2022年星座大運勢,誰是幸運星 贊助
2021-12-20 18:24:36Montblanc

洪荒

即便我說不要再去管歐盟證照的事,心中那塊石頭始終放不下,思索著該怎麼辦,人在哪?翻著通訊錄,有個影子在腦海浮現,艾啞,怎麼會現在才想起來,這個老同事在SXS工作過,趕緊發個訊息,請他幫忙聯繫內部有力人士。

隔天,他說對方會跟我連繫,但不確定層級有多高。簡訊來了,有點高又不會太高的幾個名單,想想那種衙門,有這幾個應該可以幫得上忙,說要遠距視訊,讓資訊幫我準備筆電。這一切都在無聲中完成,一旦訊息走漏,公司會有多大的不安與動盪。

短短一個小時,我像過了好幾年一樣,我低頭央求著,只希望產品試驗報告能早日完成,公司好送去申請證照,一直一直求他們幫忙,但實驗室都在塞車,我說:

「就算是機率只剩萬分之一,我仍然不會放棄,不為自己著想,是為這二百多個家庭生計。」

還是不夠資深,沒辦法找到key man,也只是安撫我,要我別壓力這麼大,我怎麼可能亞力山小?公司能不能在明年還能生存下去,就靠我磕頭下跪有沒有效了。實驗室還是沒法給我的確定的時程,只說會盡全力幫忙,看看實驗室的量能夠不夠。

一個小時過後,我只截圖把會議通知和與會人員列出在總經理群組給大家看,我已經盡全力,把時程往前提一整個月,但仍不放棄希望在農曆過年前拿到全數產品的報告。也跟大家說是個人人脈,沒法邀請他們與會。

我不懂的是,大家仍舊老神在在的毫無感覺,還是習慣了公司的脫線行為?認為這一次還是撐得過去?

我急死,還是有人不願看到出頭鳥?別人的貢獻不是貢獻?糊塗了。沒做沒錯,多做多錯?

我多事了嗎?還是我努力的方向不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