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駛可滾了Volvo推無需監控自駕 贊助
2021-12-02 16:50:47Montblanc

曾參殺人

 

「您來公司接我們的主管之前,長期被漠視的結果,才真的是讓我們有事情也不想說,因為說了也沒用。

這四個多月以來,我跟您反映報告的時間,可能都比之前10年加起來還多了。」

這是昨晚加班時跟阿風線上討論事情時,他對我說的。能怎麼辦?他們沉默習慣了,也被霸凌習慣了。要怎麼改掉這樣的心態?

捏緊怕掐壞,鬆手別部門就開始有話說。

白疵會計從不曾放過在主管會議裡羞辱我和二個課的機會,昨天白疵會計突襲,說「太陽能廠商」進廠施工,沒簽「廠商入廠規範簽名表」,鬼知道那是什麼東西。說承辦單位都沒做到工安。鬼話連篇,我要求阿風讓廠商每天點名,開工具箱會議,簽下「承攬商危害因素告知單」。那個鬼做出來的鬼東西,聽都沒聽過,發生工安事故也沒有任何效力的爛文件,誰管你啊。

我只跟大哥說:

「廠商施工期間每天ㄧ早都開工具箱會議,所有施工的工作人員都造冊列管,也都簽了「承攬商危害因素告知單。」」因為這張表單的作用,我告訴過大哥。大哥只問白疵會計:

「這張表單是不是法規要求的?」白疵會計只說:

「那是公司內部設計的。」

我不再說話。

下班後發訊息給阿風,問他知不知道有這張表單?廠商有沒有簽過?阿風不確定。

他下年度就要管理整廠的職業安全衛生業務,表示現任的廠務哈巴狗沒交接清楚。

今天一早,他拿著本子遞給我,說表單在警衛室,簽名欄位有「太陽能廠商」工地負責人簽名。我要阿風把讓廠商簽過名的表單掃描一份給我。

我把這些表單原封不動的貼在內部通訊軟體的總經理群組中。

白疵會計愈用力羞辱我,反彈的力道會愈大,我只是讓所有主管知道白疵會計是怎樣的人而已。

「曾參殺人」殺到的可能會是自己,我截圖給了阿風,讓他知道,不論誰想霸凌管理課和採購課,你會殺到自己。我是課級參加部門主管會議又怎樣?我的甲級安全管理技術士證照,不是白拿的。

多麼讓人心疼和擔憂的二個課。可以想像這二個課過去這些年過得多麼的苦悶與憂鬱,誰都可以攻擊和霸凌,連自己部的部級主管都可以砍殺不手軟。

現在品保部用人會要我評定薪資,製造部召募會請我幫忙看人,凸子要幫部屬加薪也知道該知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