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subishi 超強新車發表 贊助
2021-09-24 00:29:50Montblanc

無可寬宥


如果一個生產課長向公司後勤單位主管請求一些資訊,好幫課裡團隊要求加薪,這個白疵會計居然用「調薪的事,公司會規畫」就把這課長打發,要不是我看不下去,出手相助,會不會這課長認為我的製造單位這麼沒地位,也不過是要一些數字,竟然遭受拒絕。我要是那個課長,我應該會去翻桌,大叫「老子不幹了。」拂袖而去。

一個還靠十幾年前拷貝別家東西來生產、銷售,堂堂一個製造課長要不是有事,他會莫名奇妙的去打擾你這個白疵會計,而你領的高薪、高獎金和高紅利是靠這些低著頭努力求生的產線技術人員把公司產品一套一套組裝起來,再讓業務去賣。

你一個不事生產的後勤米蟲廢物,製造課說要資訊好幫團隊調整薪水,你不幫忙?真是無可寬宥的錯誤。

我花了二天,把他課裡所有人調薪歷成製做成一眼就可以看出的表格,包括他們起薪多少,第一次調薪是在什麼時候,調整幅度是多少,第二次調薪間隔多久,幅度是多少,依次類推。課長怎麼會不知道課員的薪水,他要的是正式的告知明確的數字,要調整哪些人,調幅多少,我也只給建議,決定還是課長該去作。就這麼簡單的事,白疵會計只會用官腔打發拜託的課長,你白疵會計的衣食父母。我要是總經理,一定馬上砍了那白疵。

一個課長怎會不知道課員的薪水概數,因爲要幫課員填加薪表,就這些數字。當那個課長知道我要出手相助時,彷彿救星出現,而我也只花了點時間把調薪歷程整理出比較容易看的表格罷了。順道建議把相關生產資訊、出勤記錄(和製ㄧ課比起來,製二課請事、病假的比例少多了)再加上調薪歷程,去幫他的團隊談調薪,就不會太困難,資料準備齊全,如果你的部主管依舊不理不睬,你可以來找我,我們聯手找大哥談。

我幫他,也在幫我自己。這一點忙還難不倒我,致少我伸出善意的手,要比整天在辦公室裡大搞團購來得有意義。

爲了這件事,我憤怒得無法入睡,起來加顆藥,聽著中島美雪,祈求明天一切都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