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不一樣的王心凌 贊助
2022-04-05 14:43:35小蜜蜂

20200729_南湖群峰五天四夜

 

四年前趁著勞動節假期去南湖撿尚未走過的南湖南峰、巴巴山和馬比杉山,由於元卿不放心離開小孩太多天且天候不佳而留下馬比杉山這遺珠。同年雙十節藉著孟芸想走南湖而捲土重來,卻只到南山村就讓雨給逼退。之後元卿和土狼相繼出國打拚,孟芸也接連遭遇燙傷與運動傷害......這南湖行果真難胡!

 

隨著百岳數的累積,簡單的幾乎走完而一度想依葉子所言留馬比杉山完百,但心懷虧欠的我在知悉孟芸復出山林後,還是安排了南湖群峰行。

 

此行原本也有大雄,但兩個禮拜前才走過玉山後四峰,他在二擇一的前提下只得放過後者。另外還有孟芸的同學-快手文欣,入園申請全靠她搶下第一順位,且為求保險起見,連下一週都申請得手!

 

儘管天氣預報沒有多理想,行前一晚孟芸也身體微恙,但在她的堅持下,還是「明知行難胡,偏向南湖行」。

 

2020.7.29(Wed)

 

依約於4:30到公司附近的成功國宅接文欣,雖然她晚了點出現,還是如預定時間4:45接到孟芸,真佩服自己估算時程預留緩衝的精準。

 

一路看著天色漸亮,七點出頭到南山村已是陽光普照,湛藍的天空一掃上回和孟芸來時的陰雨霏霏,不禁對此行的天候信心大增!

 

八點未及便抵達人聲鼎沸的思源登山口,儘管尚有車位,卻讓一群整裝中的山友堵著不給停,說什麼他們還有車晚點才到,這......不該是先到先停的嗎?幾經交涉後,得知晚我們一天下山,便要我等他們停好再停後面。只是等到他們兩部車都到了,卻也不先把車就定位,自顧自地下車哈拉整裝而讓我繼續停在馬路上等,實在有點扯!又等了一會兒,看他們毫不介意地東摸摸西摸摸,不耐煩下索性將車硬擠進去,先下車整裝再說。

 

其實原本是要從勝光登山口起登的,因為昨天有山友發出訊息說那兒道路整修而改到思源登山口,卻碰上這鳥事。不過也是有人還不錯的,除了停車時又將他們的車往前移到幾乎碰壁(雖然是把鑰匙交給我讓我開),出發時也主動幫我們拍合照,後面幾天更常彼此加油打氣......總之,這一時的鳥氣就在踏出第一步後漸漸消散。

 

過溪不久遇到一位漫步悠遊攝影的輕裝客,就是方才北一段山友口中說的不願換車位而讓大夥不好停的人,也因此我的車必須停到讓右側資源回收車和左側他的車勉強進出。向他致歉說可能會不好將車駛出,倒也沒怎麼不悅,想是豐富的生態讓他拍得不亦樂乎吧。

 

一個多小時後遇一落差,當年的木梯已腐朽得差不多了。上去後休息一會兒又走了20分鐘便抵達林道4.8K的勝光岔路口,見文欣走得有點慢,於是又小休片刻。接下來到登山口的2K林道平緩好走,半小時便走完,之後可有好一段的上坡呢!不過第一天也需要適應高度而不急著上,還是下背包休息吧!

 

原本靜謐的氛圍在北一段山友陸續抵達後又熱鬧起來,旁邊的協作突然跟我聊起來,但與其說是聊,不如說是在碎念,還頻頻說不要把平地的壞習慣帶到山上來。儘管懂他想表達的,也不是針對我在念,但見他嫉惡如仇的神情,還是有危機感地怕他講到情緒上來而藉機謝別,沒想到也跟著起身要走,心知速度沒得比,索性多拍幾張照好讓他先上。不過他老掛嘴邊的「不要把平地的壞習慣帶到山上來」在南湖山屋惹了位山友,兩人你一句我一句互不相讓地嗆著,而讓我在下山後接到小妹來電了解情況。據說那山友告上太管處,導致協作繼不能先搭帳篷佔營位之後,又不能佔用廚房堆東西。儘管事發當下我確實在現場,但也難說誰對誰錯,畢竟分別站在他們立場看都沒錯,但只要雙方忍住衝動少說一句,彼此尊重而共同解決眼前的問題,其實真的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

 

11:21尾隨協作陡上,近半小時追上早一步上來的女協作,似乎是方才那位協作的太太。我是沒敢超越協作,且文欣上坡也不快,倒是孟芸如脫韁野馬直衝而上,直到12:19到松風嶺才又見到她,早躺在樹下不知睡幾回了。對比奮力上攀緩步而行的文欣,腦中閃過龜兔賽跑這童話故事,只是現實中如脫兔般的孟芸一路都能遙遙領先。

 

12:48抵達距登山口1.7K的多加屯避難小屋附近,三位布農登山隊的協作饒富興致地喝著啤酒,而對面的聖稜已因雲霧而看不清。

 

孟芸在不遠處的多加屯前山水利三角點處等我們,更精準的說法是在等我們幫她拍照,只見她忙著整裝並補妝,但我不太會拍人像照啊!趁著她補妝,文欣逮著機會先行,但不久又被孟芸超前而去,腳力真是了得!

 

13:32在文欣的指認並鼓吹下,往左鑽入箭竹叢裡,還真是不到1分鐘抵達多加屯山的三等三角點,周遭多是一人高的箭竹而沒展望,拍完攻頂照便趕緊追孟芸去。

 

不遠處的長陡下更明顯看出文欣上坡不快之外,下坡也不太敢走,於是之後一路多觀察並適時提醒她可以怎麼走,儘管一時半刻改不了,幾天下來倒也漸入佳境。

 

15分鐘後又看到路邊等了好一會兒的孟芸,先前留步於多加屯避難小屋附近的協作也追了上來,此行跟他真的很有緣,也難怪在南湖山屋還來找我聊天。

 

不遠處有個開闊地,附近開了許多臺灣龍膽,欣賞那美美的粉藍小花之餘,心裡也念著當年和土狼從中央尖回來時,便是在這兒遇著一堆妹子捧得他樂的!

 

不久遇到一群起身欲前行的協作,赫然發現又一女協作,且挺眼熟的,那是帶我走干卓萬的小妹呀!原來她轉入阿凱登山服務團隊,當起雲稜公主了。另外還有位阿鴻,據說上過節目也救過狗,對高山植物很有研究,此行分別在雲稜和南湖山屋受他們照顧,真是萬分感謝!

 

兩點半後抵達木杆鞍部,小休片刻卻見文欣似乎頗累,離開後走了一段到11.5K又要休息喝水,不禁擔心接下來四天能否順利走完?幸好今天下榻的雲稜山莊就在不遠處,現在也才三點,可以早早休息再看明天是否好些。

 

15:18抵達雲稜山屋,等候多時的孟芸迎上前來,果然要人幫她拍照,且三兩下快門是敷衍不了她的,還有脫帽、脫外衣、搭太陽眼鏡......等不同造型各來幾張,更扛來早卸下的背包再來一輪,真是精力旺盛!

 

進山屋後發現我們的床位51-53是二樓小房間,十多年前第一次走南湖也睡過,窩在裏頭從背包翻找炊具時,不時憶起當年點滴......那時的山友、領隊和協作如今已少有仍在山裡走的了......

 

時間尚早,天也亮著,直接到外面架起爐子煮泡麵,打算吃完就早早就寢,畢竟才第一天,得好好保留體力才行。

 

2020.7.30(Thu)

 

儘管今天只會到南湖山屋,不過忌憚於天氣預報有午後雷陣雨,還是早早起床準備,五點便辭別小妹離開雲稜。

 

夏日天亮得早,不到十分鐘抵達舊雲稜岔路口便可關頭燈了。偶爾透過林梢瞥見中央尖山以及雪山到品田山間的聖稜,上頭的天空可都是雲,感覺真不妙!

 

岔路口後仍有一段輕鬆的下坡,之後便得努力攀升。一度走入平坦松林裡,本以為可鬆口氣,不久卻又走在頗陡的盤根錯節瘦稜上,還有不請自來的小雨,挺折磨人的。

 

正因奮力陡上而逼得一身熱,突然一陣冷風襲來,視野隨之豁然開朗,可終於攀上審馬陣草原了!幾位帶著小孩的山友迎面而來,據說因天候不佳提早下山,不過仍有另一家留在南湖山屋。

 

近八點抵達審馬陣山登山口,下背包走個2分鐘便登頂。孟芸熱心地幫我拍了好幾張攻頂照,心想這審馬陣山沒展望,天候又不佳,我還穿著雨褲,且也不是初登,拍那麼多幹嘛?等到換她當主角便秒懂了,只見她頗有架勢地換著一個又一個姿勢,文欣和我便得乖乖拍了又拍,哈!

 

離開審馬陣山後,走在迷濛蒼茫的草原上,偶有陣風小雨,不禁擔憂走不快的文欣以及接下來的天氣。倒是孟芸頭好壯壯的,饒有興致地在審馬陣山屋岔路口再拍一輪。

 

一路上盯著漸行漸遠的孟芸,也不時回頭看望一樣漸行漸遠的文欣,以及其後的朦朧聖稜,終於在十點左右抵達南湖北山岔路口。

 

下了背包往北山去,5分鐘便登頂。本該有360度展望的南湖北山因天候不佳而有侷限,但仍能看到整個聖稜,至於南湖大山和中央尖山都讓雲遮去部分,蘭陽平原則在雲海之下。

 

陣陣強風吹襲下,草草拍完登頂照便逃回岔路口,小休吃點東西便往五岩峰挺進。蒼茫中的岩稜走來不覺險,倒是有些路段拉起繩索阻斷而需改道,不知封鎖線外是否坍了?

 

十一點半後抵達南湖北峰,朦朧中依稀可見上下圈谷與南湖山屋,周遭搭了幾頂帳篷,南湖大山山頭則讓雲抹了去。

 

沿著碎石坡陡下,意外瞥見不知是正要綻放還是將萎的粉紫色南湖柳葉菜花朵,小小的植株卻有不相襯的大花朵是其特色,綠色似革質的葉緣泛著紫紅色描邊,末端新葉又成微包覆狀,看起來頗像許多人喜愛的多肉植物。

 

不到半小時便下抵南湖山屋,門前依山友要求褪去雨具,折騰好一會兒才進屋裡找到床位並安置好背包,旋即取出水袋往山屋旁的溪溝取水去。

 

儘管天氣不甚佳,但杯水車薪的微雨填補不了多時的乾旱,得沿乾溪溝上溯才覓得涓滴細水流淌於協作架設的長鐵片並匯集在鋁盆。小心翼翼舀起一杯又一杯的水並倒入水袋裡,除了怕揚起盆底泥砂,更珍惜一點一滴的水。

 

回山屋後往廚房去,裡面沒幾個人,檯子上卻散落許多沒開火的爐具,一位好心山友見狀挪開他的好讓我燒水,而先前提及的一位山友與協作吵架事件就是在這時發生的。

 

冒著一身熱氣的協作卸下負重後便開始唸說山友們把屋內地板搞得又濕又髒,到了廚房也抱怨山友都不收爐具並要大家清出某塊區域好讓另一團隊的阿鴻可煮食團膳......先前讓位給我的山友聽了便不以為然地數落起協作-沒先卸除雨具就進山屋的是誰?最常霸著廚房空間不收的是誰?......雙方有一句沒一句地嗆著,更互指商業隊與自組隊的不是,不敢插嘴也不知該如何勸的我只能乖乖移爐好讓出協作指明的區域......

 

燒好水也吃完泡麵後,將爐具收回床位,出外刷完牙便上床呼呼大睡,儘管才兩點多。七點多醒來,山屋裡的燈已亮,精力旺盛的孟芸終於也窩進睡袋,倒是文欣還在到處晃,看來短短的雲稜到圈谷沒能累倒她。

 

2020.7.31(Fri)

 

今天的目標是我也沒走過的馬比杉山,且為了能在東峰看日出,四點便出發。不過水氣頗重,想看日出得碰運氣了。

 

一行三人沿著溪溝旁小徑往上圈谷去,黑壓壓的也看不清周遭地貌。半小時抵達距東峰0.7K的里程碑,12分鐘後又見0.5K的岔路口指標。順著指標左行12分鐘抵南湖東峰名樹,後頭山稜邊襯著粉紅色雲霧,美極了!

 

5:12登上南湖東峰,微亮的天色下不時有狂風夾帶濕冷水氣襲來,本打算拍完攻頂照便速速離去,卻見方才粉紅雲霧正轉為橘色,留步一會兒果見太陽在雲霧中自山稜升起,也算是見著日出了,不過看來這時節見著到太平洋上的日出得再更早出發。

 

欣賞完日出正要往馬比杉山去,卻見一人柱著雙杖腳踏涼鞋快步上來,感覺很厲害。幫他拍完攻頂照後,也主動幫我們拍合照,然後就此別過。不過咱們沒多久就併成6人團了,因為他們離開東峰不久就有點小迷路,而且有位愛拍照的厲害攝影師,而我們這邊也有喜歡讓人拍照的孟芸,自是一拍即合。先上來的是阿寶,愛拍照的是阿耀,兩位是兄弟,另一位是他們的表弟-佑佑。

 

不到50分鐘來到陶塞峰下,孤絕挺拔的山形耳聞已久,雲霧裡有如潑墨山水,更帶著仙氣,讓我不敢有一絲征服之心。

 

仰望一會兒便趕緊續行,只因路迢且天候難測。走到峭壁下不見來人,心知陶塞峰前正上演外拍戲碼,顯然急不得也,索性坐下吃點東西,享受此行少有的寧靜。

 

一會兒才見雙姝身影,卻不見三兄弟跟上,看來先前都是孟芸個人秀,而此刻三兄弟正忙著補拍吧。

 

不久遇一疑似岔路,四周看了看決定取左援繩上攀,續行20分鐘後登上稜線,視野豁然開朗,只見蘭陽平原全在雲海之下,邊緣有個稍黑的身影,可不是龜山島嘛!只是其他人似乎沒慧根,望了老半天沒找著,反指我瞎說了。直等我將照片放大再放大,才改口「哦~還真的有耶!」。不過隔天在山屋前和志工聊起龜山島,她也不信我有看到,還考我龜首朝哪,待我說朝右才信了。

 

回望可見南湖大山與陶塞峰分列左右,因為距離遠近差異,陶塞峰高了不少,不過這角度就只是一般山頭樣了。下方是待會兒回程要走的大濁水南溪(和平南溪)溪源谷地,而谷地彼端山稜阻隔之下看不見明日要走的南湖南峰與巴巴山。

 

由於三兄弟還沒跟上,我又得充當攝影師,直拍到來時山稜依序出現他們和其他山友,這才得以續行。不過能藉此駐足賞景也不賴,更何況天色漸開,心也隨之而安。

 

一行人在稜線上起伏著,前方突然出現一平台狀的山頭,峰頂巨岩散布,彷如祭壇,那是南湖東南峰。說來也玄,原先天已漸開,一度還看到中央尖山探頭,卻在接近祭壇似的峰頂時雲霧漸湧,一會兒便抹去山頭以外的景色,而周遭除了身上的衣物,也全成了黑與白。正欲敬畏地速速離去,後頭又上演外拍秀,只好把握時間下背包吃喝。

 

離開峰頂進了樹林換隊友要補充熱量而暫歇,出了林子迎來一大片迷霧草坡。不久見一看天池,附近立了根三岔路口指標,距馬比杉山還有1.7K。算算從東峰到這兒3.2K走了近3.5小時,這速度雖然不快,但也還行,畢竟一路上不時有孟芸專屬的外拍活動。倒是北一段隊已有兩位先鋒追了上來,之後到馬比杉山前就互有先後了。

 

小休片刻續行,不久進入挺拔的參天林木中,一塊營地旁的倒木吸引大家駐足,不小心又拍起照來,且除了阿寶三兄弟,連北一段的先鋒二人組也來湊熱鬧,大家都被孟芸傳染了。

 

9:37看到距馬比杉山1K、南湖東峰4.3K的路標,依這路標算來,東峰到馬比杉山是5.3K,但前一個路標算來則是4.9K,而且之後還有個倒在路邊的路標,也不曉該以哪個為準。

 

十點登上馬比杉山,我的第84座,也是此行7座中唯一能讓我有進帳的百岳。

 

山頂平坦開闊,雲霧遮掩下,來時方向僅見碩大的東南峰,偶然稍褪才能看到後頭小小的陶塞峰。幾度藍天乍現,甚至讓中央尖山現了蹤,但終究曇花一現地隱去山頭。東邊多雲海,雲海之外仍能看到龜山島。有條小徑延伸到左側小丘,一旁還有看天池。

 

除了北一段的先鋒二人組,其他山友也陸續來湊熱鬧,算算在峰頂已待了一個多小時,該讓孟芸停止外拍活動了。

 

一個小時後返抵大濁水南溪三岔路口,已是該放飯的中午,吃沒幾口行動糧,又讓孟芸喚去拍照,且還出動三位攝影師,也太愛拍了吧!

 

好不容易關了相機而往大濁水南溪去,半小時抵達散落著巨石與看天池的漂亮草坡谷地,忍不住抄起相機,卻拍不出壯闊之美。阿耀率先跳上一顆巨石睥睨群雄,引得孟芸躍躍欲試,連特殊地形走得頗生疏的文欣也跟了去,老天爺更賞臉地掀去白雲而露出藍天,襯出山稜後南湖東南峰與陶塞峰的白色山頭。

 

大濁水南溪乾溪溝就在不遠處,指標寫著往石洞獵寮0.1K,當下發懶沒去探一下,離開後稍晚仍有餘裕加碼走南湖大山才覺可惜了。不過當下是對路程與腳程的不確定,一旦到了熟悉可掌握時程的地方才敢加碼。

 

一旁有棵長了青苔的大石上疊了很多石堆,後頭樹上還綁了布條,不知有什麼特別的含意,倒是有山友追上,又是北一段的先鋒二人組。

 

大夥沿溪溝在白花花的東南峰看顧下行進著,寬闊的溪床兩岸時而草原時而森林,還有軍艦形的大石。偶有不礙事的倒木擋道,跨越、鑽過或繞行隨人高興。

 

二十來分後依樹上布條往右鑽進林子,接著走在右斜45度的突出白岩層並一路上攀,半小時後已攀升不少。回望可見顯眼的東南峰在溪谷左側,白靄靄的岩峰上凸起一顆石頭,下方碎石有宣洩而下之勢,不過離溪谷還有一段距離便嘎然而止。稍近的陶塞峰在整片綠樹簇擁下探出灰白的雙岩峰,岩理呈45度角往右下傾斜,恰與先前經過的白岩層相符。溪谷右側山稜下有塊區域倒木甚多,不知發生過什麼事?

 

續行不遠有些朽木與鐵皮似的人為物,該是陶塞山屋遺址吧。緊接著看到一塊頗舊的指標寫著南湖山莊,然後又走在乾溪溝上。不同於先前的開闊溪谷。這回稍窄且崎嶇,甚至有峽谷地形,溪床石頭也大多了。

 

循著疊石走著,偶然從林稍瞥見又一白色岩峰,錯綜複雜岩面之上的山稜似有非自然物,透過相機長鏡頭拍下並放大,果有峰頂碑,碑旁有一人摀臉坐著,看那方向應是清晨登上的南湖東峰,另外也可看到南湖東峰0.5K里程碑所在的四岔路口。

 

出峽谷地形不久,前方出現碎石坡,儘管這小時熟悉的溪澗地形讓我在石塊間走跳得起勁,其他人卻有些吃力而需休息片刻。順著溪溝走勢左彎,碎石坡後轉為白色左下傾斜岩面,岩面下有塊平整的碎石,似乎是個營地。從這塊地往上攀個幾步就有清澈水潭,忍不住汲水淺嚐,一入口便覺沁涼甘甜,當即取出杯子多喝幾口,暢快無比!

 

陸續有山友超越,暢飲後的我們也跟著上路。水潭後還有幾潭,這一段也是峽谷地形,不消十分鐘便通過,頓時豁然開朗,眼前正是白色坡面上有緩稜的南湖東峰。

 

取左入林,不久穿出後是個有許多小球般的箭竹叢坡面。循坡而上,目標明顯的南湖東峰0.5K里程碑就在前方鞍部。

 

三點半抵達鞍部,回頭可見先前走過的溪谷以及左側山稜上錐狀的陶塞峰與看似寬闊的南湖東南峰,孟芸緊追在後,文欣也在不遠處,後頭還跟了幾位山友。大夥到齊後,陽光一掃陰霾而不再忽隱忽現,心情大好之餘提議加碼南湖大山,以免明日天候難測,於是小休片刻後轉進。

 

孟芸在後頭悠哉漫步,文欣則是一股腦地走在前頭,不久還是被我們趕過。20分鐘後抵達距南湖大山0.8K的主東岔路口,由於文欣已顯疲態而問她是否仍要上,骨子頗硬的她堅決不往圈谷下。想這季節天黑得晚,且接下來的路雖不敢說熟到矇著眼也能走,但摸黑回山屋也沒什麼難度,就上吧!

 

臨去前欣賞一會兒陽光下的圈谷,谷裡紅頂山屋與二十來頂色彩繽紛的帳篷相映成趣,幾個小人兒移動其間,彷如雞犬相聞的世外桃源,若不是仍有目標而得小趕一下路,真想坐下來細細品味。

 

留下背包後往南湖大山挺進,12分鐘抵達距峰頂0.54K的主南岔路口,依指標取右而上,不久風起帶來雲霧而讓藍天消失,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脫兔般的孟芸早隱身於雲霧中,走不快的文欣又不讓我幫她揹背包,也只能乾著急。一度聽到前方人聲鼎沸,微散的雲霧裡依稀見著藍天以及幾個人在岩石區。

 

岩石地形讓文欣走得更慢了,卻也因這耽擱,雲霧再湧而能看到觀音圈。過岩石地形到一小峰頭,終於肯將背包交給我。續行一小段終於在雲霧中看到前方有里程樁與山頭標示,一旁還站了個人,該是早已登上南湖大山的孟芸吧!一顆懸著的心總算不用再七上八下。

 

16:54抵達南湖大山,可惜因雲霧而一片蒼茫,不過短短幾分鐘裡氣象萬千而得以一覽藍天、白雲、雲海、迷濛圈谷和再現的觀音圈,甚至在回山屋的路上還遇到近在咫尺的長鬃山羊,我想這是老天在獎勵我們的加碼吧!

 

回到山屋已六點半,儘管月亮已升起,但天還亮著。取了炊具到廚房,阿鴻看我們拿出泡麵,直說吃那個沒什麼營養,必須交給他“消滅”,而我們替他解決剩飯剩菜,聽起來真是好主意,哪有不從的道理!實在感謝阿鴻的招待,讓我們在山上有佳餚可享用。

 

2020.8.1(Sat)

 

由於昨天先撿了南湖大山,今天也不趕早去看日出了。五點多的天空滿是彩霞,西邊山凹處可見仍未醒來的雪山,以及志佳陽大山、大小劍佳陽山和雪山西稜。一會兒南湖大山山頭亮了起來,想必一早登臨其上的山友都能欣賞到美好的日出,而我們真該動身了。

 

出發半小時後看到一朵南湖柳葉菜,可惜還是沒拍好,看來得再來一次了,加上想看奇萊喜普鞋蘭、要陪風神和大雄來完成五岳、陪土狼撿馬比杉山......,想上南湖的理由可多著呢!

 

半小時抵達主東岔路口,比起昨晚花了40分鐘從這兒下到山屋,速度快多了,看來經過一夜的休息,文欣恢復得不錯。只是這天空藍得很,昨天加碼上南湖大山倒是多餘了,不過山中本難事事準,能享受過程並平安下山遠勝一切。

 

十分鐘後抵達視野極佳的主南岔路口,除了可回望晨光下閃耀金光的主東鞍部以及東峰到馬比杉山連稜,更有直插天際的中央尖山以及其後的閂山鈴鳴、畢祿鋸齒連峰、合歡群峰、白姑大山、奇萊北峰和尚未走過的奇萊東稜。

 

右上方有三人自南湖大山下來,分別身著黃白藍上衣,可不是阿寶他們三兄弟!於是又自然而然地併團,還請陸續到來的山友幫我們拍團體照呢!

 

離開岔路口下切不久,後方傳來一聲慘叫,留步待人跟上後,原來是腳踏涼鞋的阿耀讓岩石劃傷了左腳姆趾,霎時血流不止,趕緊坐下來處理傷口並包紮,然後又若無其事地起來行進,真鐵漢也!

 

橫渡碎石坡鑽進林子不久遇一小水池,那是南湖池,而殘破的南湖池木屋遺址就在不遠處。一旁有兩株參天巨樹,該是玉山圓柏吧。

 

續行20分鐘有一黑色粗糙岩壁,晨陽將樹影投射其上,有如一幅水墨畫,而每次看到大片岩壁就會想起愛攀岩的蓓蓓。

 

一會兒穿出林子,右上方奇石嶙峋,手腳並用踏石而上,十來分鐘後見隊友離得頗遠且路徑將轉左便停下腳步。等候之餘瞥見左上方岩峰下有一粉紅外衣山友正欲上攀,峰頭左側有一人造樁,顯然是等會兒將登臨的南湖南峰。而上方岩稜在側光之下顯現出崢嶸的立體感,往右延伸而去,過一鞍部後有個山峰,其左後方有個廣闊的山頭,透過相機長鏡頭拍下並放大,有個橘色背包山友在一樁旁,該是南湖大山吧。

 

孟芸上來後,免不了又是這兒拍拍那兒拍拍,直到其他山友都上來並超越才甘願離去。十分鐘後攀上稜線,一覽自雪山往右經北峰延伸而去的聖稜線,包括武陵四秀和大小霸,以及雪山主東稜。再往前走更可盡覽整個雪霸山稜,像是志佳陽大山、大小劍以及其後忽隱忽現的西稜,另外還有我的完百候選之一的白姑大山。

 

續行於岩壁間,如金字塔般的中央尖山矗立在眼前,右下方山頭不知是甘薯還是無明,後頭則是畢祿山與鋸齒連峰,還有鈴鳴閂山以及合歡群峰。

 

8:15登上三兄弟率先抵達的南湖南峰,腹地不大的峰頂視野極佳,除了先前上稜所見的,還多了巴巴山往中央尖一路而去的稜線,精彩萬分!

 

為了把握好天氣,待了10分鐘便催促往巴巴山去。不久進林子到巴巴山屋遺址,有人喊肚子空虛了,於是下背包吃點東西再走。

 

出林子後可清楚看見往巴巴山的路,路上有些山友,包括方才超越我們的北一段山友。回望也可見小而尖聳的南湖南峰以及山體廣闊的南湖大山,而中央尖東峰已讓雲抹去山頭,且有染指中央尖之勢。

 

九點出頭抵達巴巴山前,儘管有輔助繩,傾斜岩理還是讓文欣有些裹足不前,為免繩索互相牽引,便在後頭提醒如何踩踏並穩定重心,花了好一會兒總算通過。

 

9:21和文欣登上巴巴山,山頂除了早一步抵達的隊友,還有其他山友,包括昨日的北一段先鋒二人組,先鋒大哥還饒有興致地拿了兩根登山杖表演魔女騎掃帚飛天樣,真挺像的!大夥見狀也紛紛玩起跳躍照,只是跟以前一樣,幫別人拍都是一張搞定,而我又是白跳了。

 

往山體廣闊的南湖大山看去,先前登臨的南湖南峰顯得嬌小,但再對比峰頂山友,卻又顯得高聳陡峭,這大小高矮都是相對而來的。而右側山稜後探出一點點白頭,該是南湖東峰吧,至於中央尖山方向幾乎都是雲了。

 

山頂待了40分鐘,見雲霧逐漸飄來,趕緊收拾離去。臨去前發現三角點上的編號是少見的藍色字,莫非是呼應基座旁開著藍紫色花的玉山沙參?

 

50分鐘後回到南湖南峰,一對母子在山頂木樁旁歇著並欣賞風景,一旁還放了少有人戴的岩盔。想我曾打算帶蜂媽上玉山,可惜她沒信心,登完合歡群峰便沒再進一步了,不過也是玉山太難抽了。

 

11點到中央尖溪木屋岔路口,已有幾位北一段山友歇著等隊友,互道珍重後分道揚鑣。

 

由於已撿完此行所有目標山頭,回程走來輕鬆愜意,一路欣賞高山花卉,像是南湖蠅子草、懸鉤子、黑斑龍膽、尼泊爾籟簫、短距粉蝶蘭......等,還有許多叫不出名字的花,另外也在岩洞下玩起孫悟空被鎮壓在五指山下的戲碼。

 

一點回到主南岔路口時,儘管時間尚早,但雲霧遮天,就不再上南湖大山了。休息片刻續行到主東岔路口,也不過十分鐘光景卻雲消霧散,清晰可見圈谷和藍天白雲下的尖聳東峰,想到昨日的霧鎖東峰以及沒欣賞到日間的上圈谷,於是繼昨日的加碼南湖大山,再度鼓吹加碼南湖東峰,而三兄弟中的阿寶也跟我們一起瘋!

 

10分鐘便抵達南湖東峰0.5K里程碑,再5分鐘到東峰名樹,之後走在傾斜破碎岩面上,並於兩點出頭登上藍天白雲下的南湖東峰。

 

越過峰頂木樁到岩稜上,雲海滿步於東方,而馬比杉山方向和南湖大山頂也都是雲,偶有消散時才能看見陶塞峰、南湖東南峰以及似乎有人的南湖頂。

 

一行四人獨享山頭,各自在起伏的岩稜間時而漫步時而坐下賞景,直到北峰上頭的雲張牙舞爪有突襲而來之勢,這才戒慎離去。

 

離開峰頂不久瞥見左下方碎石坡有動靜,透過長鏡頭拍攝後放大來看,竟是台灣獼猴!原來牠的活動範圍可達三千公尺之上啊!

 

15:02回到南湖東峰0.5K里程碑,比昨天轉往南湖大山還早了半小時,若不是那兒雲霧籠罩,說不定我又瘋了似地提議再戰一回,不過應該沒人要跟了吧,哈!

 

15:11看到南湖東峰0.7K里程碑,轉而走在上圈谷的乾溪床上,這時又留意到右側遙遠山稜下的石坡上有動靜,那是位已快要上稜的山友,莫非另有上東峰的路?透過地圖確實有看到這麼一條路,先前在峰頂不鏽鋼基座往下看也依稀有條路,稍後也看到上攀處的疊石,以及一開始得鑽行在濃密樹叢的路徑。

 

以前走在上圈谷的乾溪溝覺得很美,如今走來亦然,但相較於昨日走過的大濁水南溪,或許是多了些人跡而稍稍遜色些。

 

行至石瀑附近,地上一塊岩石凹處積了水,水漥之上圍了圈濕漬,濕漬之外猶有乾漬,煞是有趣。不過吸引我目光的倒不是這水漥或水漬,而是這整個形狀看起來可不是胖胖版的台灣嘛!希望咱台灣吸水吸胖胖,別再缺水了。

 

到了平坦溪床不久左切,赫見溪床延伸而去的緩坡上有人用白色石頭疊出大大的2020 I U以及一隻腳丫子,實在是太有心也太有才了!不知原作者是否要年年去更新一下,202120222023......

 

沿著路徑往下圈谷去,南湖大山和圈谷就在眼前,山屋更是近在咫尺,周遭還紮了十來頂帳篷,也有人正在搭建中,但印象中十幾年前是走在偶有水潭的乾溪床一路下到山屋之後,不知現今這溪左路徑是後來才有抑或當年錯過了?

 

四點前將抵山屋之際,一對山友揹了重裝往上圈谷去,想是往更遠離塵囂之處吧,畢竟這下圈谷聚了幾十人,桃源都不桃源了。

 

進山屋取了水袋回乾溪溝,昨日水源已竭,再往上溯遇人群聚集處,顯然得在這兒排隊取水了。

 

近五點回廚房燒水,裝滿水壺後到屋外,配著仍炙的陽光所揮灑的圈谷美景享用泡麵,和山友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聊天、聊地、聊山、聊海、聊花草......真快意人生!

 

由於已是最後一晚,明日就是一路下山,倒也不急著上床休息,不過主要是期待著阿鴻的私房菜。好不容易捱到近七點,人聲鼎沸的廚房已隨日暮沉寂,這才前往享用,連同一盆盆的殘羹剩肴,吃他個飽足,真感謝阿鴻!

 

2020.8.2(Sun)

 

由於孟芸和文欣今日要去蘇澳的飯店享受,而昨晚移鋪山屋的三兄弟也要到我家附近的中華電信會館過夜,於是四點不到便一同離開這讓人想一再造訪的南湖圈谷。

 

漆黑之中緩步上攀碎石坡,偶有跟錯路跡而行至無路可去,但人多好辦事,各自散開一會兒便得以修正。40分鐘攀上南湖北峰,東方已有紅霞,微光映照即將甦醒的五岩峰,也讓南湖大山、中央尖山、奇萊合歡、白姑大山和雪霸聖稜逐一現形,尤其是地處西天的聖稜之上也輝映著紅霞,與我們所處的中央山脈隔著一灣淺淺的雲海,頗有戶別苗頭之勢。

 

日出雲上於5:193分鐘後抵達南湖北山登山口時,粉紅天際下的聖稜已染上微醺晨光,我們也醺醺然地再上北山,任由絲絲暖陽驅除一身的寒意。

 

南湖大山和中央尖山都醒來了,後頭的奇萊北峰和其他山頭也都沐浴在金陽下,北山的影子映在雪劍尾稜下,整個雪霸更是一覽無遺,而蘭陽溪上不太厚實的雲海顯得動感,似要讓陽光推往山稜。

 

身在金融業的文欣掏出少見的2000元鈔票對照著,果是北山這兒望去的南湖中央尖,至於所繪的兩條鮭魚在這蘭陽溪源頭當然是不可能出現,不過下山後在登山口附近的有勝溪倒是看到幾尾。

 

山友陸續上來,我們也順勢讓出。走在審馬陣草原上,一路有南湖中央尖和聖稜相伴,後來有顆尖尖的山頭自南湖右邊山稜竄出,該是腹地狹小的南湖南峰吧,待我們六點半過審馬陣山屋岔路口不久,上頭還出現飛碟雲呢!不過不到十分鐘煙消雲散了。

 

6:50抵達審馬陣山岔路口,短短兩三分鐘的登頂路,當然又加碼了,此行的七座百岳中,有四座登頂兩次呢!

 

七點過審馬陣後多是下切路,稍稍可制住孟芸,而文欣也快不起來,不過有擅長拍照的阿耀陪著他們,阿寶和我就無拘無束地走在前頭,只是苦了想緊跟在後的佑佑,不過途中有停下來吃喝等他就是了。

 

近八點過舊雲稜水源指標並於10分鐘後抵達雲稜山莊,長板凳前卸下背包,拎了零嘴便進屋找小妹聊天,還有熱水可喝呢!為了報答,也將一些零嘴留給她了。

 

孟芸和阿耀半小時後才出現,文欣則是再晚個幾分鐘,待他們休息一下,便辭別小妹下山去。

 

在孟芸和阿寶的快腿猛催下,12分鐘過木杆鞍部,1小時抵達滿是箭竹叢的多加屯山登山口。由於來時已隨文欣去過,便慫恿兩位快腿前往一探,待佑佑追上再小休片刻後續行。

 

一路經過多加屯前山水利三角點和避難小屋,近十一點抵達松風嶺。由於先前且走且休仍不見文欣和阿耀跟上,索性賴在鬆軟松針上吃行動糧並聆聽陣陣松濤,這回沒等到人是鐵了心不走了。沒想到才等十來分鐘就出現了,還表明無需休息,於是趕緊抄起背包跟上。

 

11:47下抵已有些人的林道6.8K,文欣終於肯休息。15分鐘後續行,半小時抵達4.8K勝光岔路口,在這兒和阿耀三兄弟分道揚鑣,不過有約了一起吃慶功宴,等會兒先在思源埡口會合。

 

接下來的林道沒有先前2K那麼平順,文欣的速度又慢了下來,不過經過這幾天的歷練,已走得比來時踏實些。至於孟芸,體力和上坡速度真讓我自嘆弗如,據說行前一晚還身體微恙是吧......

 

一路拈花惹草,偶爾拾些懸鉤子好讓嗨啾回味。兩點多到溪邊,若有似無的雨已歇,便下背包拿出毛巾梳洗,感覺清爽多了。

 

續行一段恰見久候而來的阿寶坐在一旁滑手機,然後一起於14:45出登山口。換好衣服便一路驅車前往位於冬山的餐廳-冬瓜山甕缸雞,途中在台七線還有彩虹為我們送行呢!

 

 

以下是本次行程錄:

 

 

07/29 (Wed)

----------------------------

0825 思源登山口

1017 林道4.8K, 勝光岔路口(8)

1056 林道6.8K, 登山口(25)

1220 松風嶺(11)

1248 多加屯避難山屋

1253 多加屯前山水利三角點(3)

1332 多加屯山登山口

1333 多加屯山(2)

1336 多加屯山登山口

1438 木杆鞍部(10)

1518 雲稜山屋(宿)

 

 

07/30 (Thu)

----------------------------

0506 雲稜山屋

0514 舊雲稜水源岔路口

0754 審馬陣山登山口(3)

0759 審馬陣山(11)

0812 審馬陣山登山口(3)

0832 審馬陣山屋岔路口(5)

1005 南湖北山登山口(3)

1013 南湖北山(6)

1022 南湖北山登山口(10)

1138 南湖北峰(3)

1207 南湖山屋(宿)

 

 

07/31 (Fri)

----------------------------

0405 南湖山屋

0437 南湖東峰0.7K里程碑

0449 南湖東峰0.5K里程碑、四岔路口

0512 南湖東峰(14)

0621 陶塞峰下

0746 南湖東南峰(13)

0851 馬比杉山1.7K里程碑、三岔路口(6)

0937 馬比杉山1K里程碑

1001 馬比杉山(74)

1137 馬比杉山1K里程碑

1215 馬比杉山1.7K里程碑、三岔路口(17)

1322 和平南溪(5)

1434 陶塞山屋遺址

1531 南湖東峰0.5K里程碑、四岔路口(6)

1557 南湖主東岔路口(5)

1614 主南岔路口

1654 南湖大山(18)

1738 主南岔路口

1749 主東岔路口

1829 南湖山屋(宿)

 

 

08/01 (Sat)

----------------------------

0517 南湖山屋

0549 主東岔路口(6)

0606 主南岔路口(13)

0641 南湖池木屋遺址(3)

0706 黑岩壁

0801 中央尖溪木屋岔路口(3)

0815 南湖南峰(10)

0838 巴巴山屋遺址(9)

0921 巴巴山(39)

1034 巴巴山屋遺址(3)

1049 南湖南峰(5)

1100 中央尖溪木屋岔路口

1240 南湖池木屋遺址

1302 主南岔路口(12)

1326 主東岔路口(4)

1340 南湖東峰0.5K里程碑、四岔路口

1409 南湖東峰(36)

1502 南湖東峰0.5K里程碑、四岔路口

1511 南湖東峰0.7K里程碑

1518 直上南湖東峰新登山口

1553 南湖山屋(宿)

 

 

08/02 (Sun)

----------------------------

0352 南湖山屋

0432 南湖北峰(3)

0523 南湖北山登山口

0527 南湖北山(16)

0549 南湖北山登山口(5)

0625 審馬陣山屋岔路口

0650 審馬陣山登山口

0653 審馬陣山(3)

0659 審馬陣山登山口(2)

0758 舊雲稜水源岔路口

0807 雲稜山屋(55)

0914 木杆鞍部

1005 多加屯山登山口(13)

1032 多加屯前山水利三角點(2)

1036 多加屯避難山屋(11)

1056 松風嶺(16)

1147 林道6.8K, 登山口(15)

1231 林道4.8K, 勝光岔路口(12)

1445 思源登山口

 

(悄悄話) 2022-04-13 12: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