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6 22:05:05小蜜蜂

20190724_奧斯波捷十五日遊_波蘭

 

本篇行程摘要如下:

 

7/29  ZakopaneKraków

7/30  Kraków

7/31  KrakówKielceKrajno Pierwsze

8/01  Krajno PierwszeCzęstochowaPawłowice

8/02  PawłowiceWrocław

 

2019.7.29(Mon)

 

連續兩天健行似乎沒能完全抵銷時差,六點不到就醒來了,而大夥七點多也起床,就等八點的早餐。連住兩晚的Willa Daga是此行第一家有附早餐的民宿,一早便見老闆與她中學大小的孩子在廚房忙碌地準備豐盛的食材。

 

時間一到便見房客湧入餐廳,有對房客昨天也去了海洋之眼。端著盤子夾了許多火腿、起司、青椒和番茄,就座後一一夾入麵包裡,配著蘋果汁,就像在吃Subway,兩天各吃了三個呢!

 

吃著吃著,盤裡停了隻飛蟲,仔細一瞧,可不是昨晚那叮了我的惡蜂!也不知是來討饒還是來挑釁的,總之敵不動我不動,待牠自行退去。倒是相機揹帶也攀了隻帶翅的綠色蚜蟲,這我可沒在怕的,攆走便是。

 

離開札科帕內(Zakopane)往克拉科夫(Kraków)路上,沿途比較各加油站的柴油費率,最後挑了家5.13茲羅提(zł)LOTOS - Stacja paliw - Tenczyn。等候前車好一會兒,卻見他加了標明紅色的LPG,回來查了才知是加氣(瓦斯)啊!

 

加完標明黑色的柴油(ON)39.11公升後,開了近一小時在橋上見有座城堡矗立於左,那是瓦維爾城堡(Zamek Królewski na Wawelu),克拉科夫到了。

 

或許是進了城市吧,不時有喇叭聲自後方傳來,此行第一次聽到。那是輛貨車,開得有些躁進,一路超車到我後方時也不客氣地叭了一聲,待他逮著機會超了去又不時叭別人幾聲,好像誰都擋了他似的,這行徑在歐洲還真不常見。

 

依著導航帶往今日住宿公寓主人介紹的停車場,卻只見一片荒地,與我行前看的google街景瀏覽有出入。倒是一旁五層樓建築寫了個P,心想可能是這兒便沿斜坡開下去。好不容易在不大的停車場停好車,卻遍尋不著繳費處,恰好來了輛車並下來一對男女,趨前一問才知是私人停車場,趕緊開出去。

 

路邊似乎可停,但沒位子,透過Maps.Me找到附近的停車場,不過在對面且因道路內側行駛路面電車又設置了矮路障而無法轉入,只得往前開,結果遇到複雜路口而不知所措,於是又前行老遠才迴轉。

 

好不容易進了停車場,管理的老先生完全不懂英文,但從管理亭外貼的費率看來應該是停24小時35波幣(pln)吧。倒是之後看路邊停車繳費機,停3小時10.6茲羅提,之後每小時3茲羅提,收費時間是10:00~20:00,算算一天也不過31.6茲羅提,比停車場便宜耶!不過由於要在這兒待兩天,期間可能不會用車,雅銘不放心停路邊那麼久。

 

不久Austin他們也來,由於才中午,還不能入住,便將行李留車上,到處逛逛去。一路上看到停車繳費機便留意一下費率,好像都差不多,倒是有人主動過來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真好心!

 

十來分鐘後過一有著藍色雕花欄杆的天橋,偌大廣場旁林立著新舊對比鮮明的建築,右邊古典鵝黃色的是舊克拉科夫車站(Kraków Główny),正面現代化的是克拉科夫之廊(Galeria Krakowska Shopping Mall),這是個大型購物中心,也有不少餐廳,重點是廁所免費,尤其相鄰不遠且相通的火車站內廁所得要收費,難怪有時連男廁都得排隊。

 

大夥打算在購物中心用餐,而我由於早餐吃得夠飽,身上又有些麵包,便把握一個小時獨探地圖上看來的右上方一塊綠地,不想卻是一大片墓園。倒是途中經過一棟紅磚建築,一群小學生剛從裡面出來,這裡是家庭軍隊博物館(Muzeum Armii Krajowej),一旁的磚房頗有歷史感,只是門窗都封了,該是荒廢了吧。

 

之後逛到某個路邊礫石地,上頭擺了兩張連體木桌椅,一旁有個牌子寫上STREFA FOOD TRUCK,雖然沒看到餐車,倒讓我想起咱東豐公園旁的Everywhere Food Truck,他們的手作漢堡很讚,可惜年初收了。

 

附近有個看起來像碉堡的地方,由於頗有隔離感又只開了扇小門,一個人的我也沒膽進去探探,這裡是Fort reditowy 12 (IVa) „Luneta Warszawska”,若有好好維護應該是個不錯的景點。

 

通過鐵路地下道返回時,左右有一道道的長斜坡,看指標似乎通往火車站月台,隨便挑一個走上去果然沒錯,他們進月台不用先買票喔?

 

站裡晃了晃便通往克拉科夫之廊,兩點與仍在用餐的家人會合,途中還遇到閒晃中的Austin。吃完雅銘塞給我的口袋餅,並與柏漢會合,一同往舊城區逛去。

 

原本走在綠意盎然的城東綠廊上,先行離去的Austin傳來他們所在地的照片,看來是城北的克拉科夫瓮城(Barbakan Krakowski),便轉往那兒去。途經淺綠色屋頂的尤利烏什·斯沃瓦茨基劇院(Teatr im. Juliusza Słowackiego),在一片小花園的襯托下,頗有皇宮之勢。

 

沿著掛滿畫作的古老城牆,穿過聖福里安門(St. Florian's Gate)便是克拉科夫瓮城。繞行一周,感覺像是鑰匙孔造型,附近遊客如織,難怪有許多等著招攬生意的馬車,尤其每輛都配有一位戴帽子的美女車伕,為這城市增色不少。

 

接著往紡織會館(Kraków Cloth Hall)去,因為Austin他們又早我們一步到了。途中經過CAMPER,喜歡這牌子的雅銘進去逛了一下,不過價錢比多年前在羅馬西班牙臺階前逛時貴了許多而下不了手。

 

紡織會館就在中央集市廣場(Rynek Główny)上,見熙來攘往遊客間有個調皮身影穿梭在降溫水霧中,可不是冰冰!一夥人又會合了。

 

廣場周遭最醒目的就是聖母聖殿(Kościół Mariacki),很特別的是兩座塔樓造型與高度都不一樣,在拍照時似乎有干擾效果,怎麼拍都找不到水平線,挺惱的!

 

往城堡的路上有許多換匯所,匯率各有高低,最好的是1歐元兌換4.28茲羅提,且免手續費,至於有家雅銘說網友推薦的則是4.20。另外就是歐元換茲羅提匯率相同的兩家,持美元去兌換的匯率也不一定一樣,所以換匯時要依幣別多比較。不過有時也是看運氣,隔天再進城時,發現匯率又比今天好些。

 

沿著斜坡走到紅磚牆下的伯娜丁門(Brama Bernardyńska na Wawelu),雅銘買了看噴火龍的票,但嚴格來說是進龍洞(Smocza Jama)的票,因為只看噴火龍其實是不需要票的。

 

順著桑多梅日塔(Baszta Sandomierska)旁階梯走到城堡前綠地,最醒目的就是金、綠、黑屋頂的瓦維爾主教座堂(Katedra Wawelska),大夥在這兒拍照,順便也到對面會展中心(Centrum wystawowo - konferencyjne)上廁所,在歐洲真的是看到免費廁所就加減光顧一下。

 

龍洞的入口在小偷塔(Baszta Złodziejska)前,沿著螺旋樓梯往下走,越走越暗也越走越陰冷,直至石灰岩溶洞,原來城堡裡還別有洞天啊!只是沒來得及細細品味這混雜著古樸磚柱的洞穴,直射而入的亮光與酷斯拉般的龍形雕飾便將大夥引出,就這麼遁至城下,也不過六七分鐘光景。

 

諸多遊客擺出各異其趣的姿態與龍合影,突然聽到一陣變電所常可聽到的兹茲電流聲,循音看去,龍嘴噴火了!之後又噴了數回,每回幾秒鐘,但好像沒有規律性,有間隔三四分鐘的,也有一分鐘不到的。

 

本是衝著噴火龍來的,嗨啾卻只想攀爬高聳城牆下陡峭的岩石,小丸和冰冰也跟了去,只是冰冰爬到一半就怕了,沒想卻被我手上那瓶先前在SPAR買的汽水給誘了上來,之後就再也不怕地上上下下,倒讓他爸在遠處看得一臉凝重。

 

正要離開城堡時,前方出現一堵沙塵之牆,就像電影神鬼傳奇中的場景,一時間昏天暗地、狂風大作,直至轉入城南的Bernardyńska路,一會兒卻嘎然而止,左側參議員塔(Baszta Senatorska na Wawelu)上頭還露出一方藍天呢!

 

20分鐘回到來時經過的古樸鐵路高架橋(Wiadukt kolejowy w Grzegórzkach),橋邊有個農產市集(Unitarg - plac targowy k/ Hali targowej),當時路過也不以為意,卻讓岳母給記下了,後天一早大夥還睡著,見我起床便要我帶她來逛,結果她熟門熟路得很,完全不用人帶,只需要有人翻譯而已。

 

沿著一條綠廊走,今晚入住的公寓(Cosy and Bright Apartment - Old Town)就在不遠處。有趣的是,從沒見到面的老闆將鑰匙盒鎖在對街地下室透氣窗外鐵窗上,而我們的房號2324與其他兩碼的不同,想是因為內有兩房吧。

 

除了兩房,還有連在一起的廚、餐與客廳,以及不小的衛浴間。巡視完後,將兩房讓給Austin一家四口以及初次來歐洲的柏漢夫妻倆,岳母和我們一家三口睡客廳沙發,只是我又睡地上去了,此行為了讓妻小睡得好,常打地鋪呢!

 

安排好房間並讓小孩先洗澡,畢竟有10個人要洗浴,且還要洗衣服,得把握時間。幾個大人去停車場搬運行李,再到巷口的小商店(LEWIATAN)補貨,接著就看女士們在廚房大展身手,晚餐有著落了。

 

2019.7.30(Tue)

 

昨晚從地圖看到附近有一大塊綠地,這次可是有標上名字的,Botanic Garden,總不可能又是墓園了吧。本打算獨自前往,結果柏漢夫妻倆也要去,有人同行當然好囉!

 

十來分鐘便抵達位於Mikołaja Kopernika路上的入口,地上擺了些待售的小盆栽。入口旁的木屋便是售票處,行前查到門票是9茲羅提,但不知為何只收5茲羅提,上網查了官網,似乎當我們是26歲以下的學生了,哇哈哈!

 

這裡其實是雅蓋隆大學植物園(Ogród Botaniczny Uniwersytetu Jagiellońskiego),建於1784年,是波蘭最古老的花園,裡面的花草樹木種類繁多,也不乏有我認識的,像是桔梗、松葉牡丹、含羞草、南美紫茉莉、蜀葵、向日葵、百日草、紫錐菊、華八仙、高山烏頭、網紋草......等。透過解說牌也才知道acer是楓的學名,以及先前在斯洛伐克看到的長尖耳動物是歐亞紅松鼠。另外也有幾座溫室,種了棕櫚科植物、食肉植物、仙人掌、火鶴、荷花以及蘭花,尤其是蘭花館,或許是見我欣賞得認真,打理溫室的老太太特地打開幾個櫥窗讓我看個夠拍個夠,感謝之餘也讓她看我種的綬草、蝴蝶蘭和艷紅鹿子百合,無法以言語溝通的兩人,就在這美麗的花卉交流中拉近距離。

 

處處有驚喜的植物園讓我流連忘返,即便柏漢夫妻倆趕赴旅伴的蘋果烤鴨之宴,還是繼續逛著,除了在一水塘看到許多悠游的蠑螈,碰面多次且不時盯著我看的的東方女子終於問了我從哪兒來,只因覺得我像日本同胞。從千葉嫁來波蘭的她也曾到台北玩過,一旁則是她婆婆和小孩。我也跟她說常去日本玩,去年才走訪紀伊半島的和歌山、高野山、熊野古道,以及名古屋、琵琶湖......等。對於我沒帶登山裝備就從斯洛伐克一日上萊希山並下到海洋之眼感到不可思議,不過再聽到我在台灣常爬三千公尺以上高山就不意外了。

 

兩點半離開植物園,地圖顯示東北方不遠處有兩個標示為城堡的點,結果才走了8分鐘就到了,只是不見拔地而起的城堡,徒留兩塊簡易保存的廢墟(Bastion V Lubicz)。不死心地探查一番,只見雜草與零星垃圾,以及紅磚牆上的塗鴉,這才甘願離去。

 

沿著Lubicz路西行往舊城區走,途經頗有現代感的克拉科夫歌劇院(Kraków Opera),以及雅銘鎖定要大買特買的齊葉雅(Ziaja),還有立了尊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Jana Pawła II)雕像的克拉科夫射擊公園(Parku Strzeleckim w Krakowie)。在波蘭常可看到若望保祿二世紀念碑,畢竟是波蘭人,而且是四百多年後才又出現的非義大利人教宗。

 

特地繞路而逛到Stary Kleparz傳統市集,或許是晚了點,人並不多,兩位老婦坐著聊天,其中一位衝著我嘟囔,感覺有些不友善,便快步離開這本就不是我愛逛的場域。

 

離開市集便是有尊騎馬雕像的格倫沃爾德紀念碑(Grunwald Monument),位於揚‧馬泰伊科廣場(Jan Matejko Square)上,正對著克拉科夫瓮城而去。揚‧馬泰伊科是波蘭有名的歷史畫家,瓮城旁有個方框裡的雕像便是他。

 

繞過滿滿都是人的瓮城及聖福里安門往西側綠地走,經過水池又走到Basztowa路上,一旁有簡潔俐落的單車架,僅剩的兩輛藍色自行車很快被人牽走,這是克拉科夫的city bike(wavelo) STARE MIASTO站。

 

對面有棟氣派的紅磚建築,綠頂尖塔上還有顆圓球,一旁有個吊了青銅綠的帆船並下錨的雕塑。昨日也曾在某屋舍看到黃色帆船雕塑,地處歐陸中心的克拉科夫並未濱海,不知這帆船有何特別含意?不過有條維斯瓦河(Wisła)就是了。

 

在昨日沒走過的舊城西側閒晃,經過幾座看起來很有古味的教堂,偶有修女從不起眼的小門進出,不覺又走到中央集市廣場。

 

許多馬車停在廣場邊,儘管遊客很多,卻沒什麼人搭乘。正研究該往哪兒去,原本若有似無的雨突然大了起來,便順水推舟地進了原本沒打算逛的紡織會館。

 

會館裡不乏和我一樣躲雨的,更多的是逛著一攤又一攤紀念品的旅人,而比起琳瑯滿目的商品,攤位上方拱廊壁的徽章圖案更吸引我,有鷹頭、人面、武器、建築......等,可惜我沒怎麼研究,看不出什麼名堂。

 

面對市政廳鐘樓(Wieża Ratuszowa)欣賞雨中即景,身邊混雜著多種語言,依稀可聽出英語、韓語、粵語以及熟悉又陌生的彼岸中文。偶然飄來的菸味讓我移往他處,卻見人潮再現廣場,原來雨勢已歇。

 

大雨洗滌後的聖母聖殿在烏雲襯托下格外鮮明,不禁愣在一旁望了許久,直至一物遮蔽又移開,視線也隨之而去。那是把白傘,傘頂立了旗竿,竿上掛了面英國國旗,撐著傘的是位身著黑色細肩帶連身褲裙的曼妙女子,後頭跟了位東方女子及西方男子。傘面標著”Free Tours”,該得先申請吧,不然還真想跟上去。

 

特地挑了昨天沒走過的路往瓦維爾城堡去,卻意外挑上克拉科夫最古老的街道-Kanonicza,相較於昨日走過的鄰街-Grodzka,靜謐許多。

 

街底過馬路沿斜坡而上便是城堡,但為了看清屋頂金字,先右移幾步瞧瞧。儘管都是看得懂的字母,兜起來卻是一竅不通,亂湊之下倒出現跟自己有那麼點關連的PGEC1895等。

 

斜坡盡頭柵門前請一對老夫婦幫我拍照,老太太說先生比較會拍,於是老先生不好意思地一手搔頭一手接過相機,認真地找角度拍,尤其跟我比了比說必須要拍到後面的騎馬雕像(Tadeusz Kościuszko Monument),回來查了才知紀念的是很厲害的人物,打過美國獨立戰爭,解放農奴,更為波蘭獨立奮鬥不已。

 

沿著高聳牆邊走,有個特別的窗口,方整灰白砌石包覆在三層小紅磚之外,凸顯出城堡的厚實與古樸。

 

再往前有兩棵大樹立在牆邊,牆下便是維斯瓦河,河畔有人慢跑、散步、騎單車以及練雜耍的。夕陽西沉的黃光將城牆照得美極了,卻也提醒了我該回去與大家會合,於是再看一眼噴火龍,才別了這仍未逛遍的瓦維爾城堡。

 

2019.7.31(Wed)

 

七點多在岳母的帶領下,與柏漢夫妻倆一同前往附近農產市集。這露天市集賣的多是蔬果,或許是早了點,空攤位不少,逛的人也不多,但岳母仍買得很開心,不到十分鐘便入手草莓、藍莓、番茄和白櫻桃,臨去前還挑了幾穗長玉米,真是快、狠、準!

 

從出門到回來也才半小時,難怪其他人還睡得甜,不過也可以起床了,便沒怎麼忌憚地準備早餐。岳母從冰箱裡拿出Austin遺留幾天的烤雞說該丟了,儘管不愛吃雞胸肉,不喜歡浪費的我還是拿來將肉剝下,然後摻點醬油和鹽巴在鍋裡拌炒,沒想到意外的好吃!真讓平常沒下廚的我萌生那麼一下下的信心與一點點的興趣,不過家有堪比名廚的蜂媽在,還是幸福地吃她煮的就好。

 

9:40拎了行李下樓,將鑰匙鎖回對街地下室透氣窗外鐵窗上,而我們的車子因為昨日Austin駛出停車場而改停路邊,近多了。

 

開了2小時抵達凱爾采(Kielce),由於不知有什麼景點,將車停在Czerwonego Krzyża路邊,僅買了2茲羅提1小時的停車費。隨意逛了附近的聖母升天聖殿主教座堂(Bazylika katedralna Wniebowzięcia Najświętszej Maryi Panny),以及已成為國家博物館的凱爾采克拉科夫主教宮(Dawny Pałac Biskupów Krakowskich),也進了遊客中心,熱心的職員介紹哪裡可逛以及免費廁所所在,於是便走到Henryka Sienkiewicza這條整齊漂亮的街上,據說街名得自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呢!

 

雖然沒找著免費廁所,不過麥當勞救了我們,本打算就此買午餐,但正值用餐時間,看來有得等而放棄,就連雅銘念了數回而終於可以進去一逛的瓢蟲超市(Biedronka),也因排隊結帳人潮而退出。倒是柏漢他們找到一家據說越南也有的Ali baba沙威瑪店,不過候餐時間可能會超過停車時間,於是我和雅銘先去取車再會合。

 

20來分抵達Krajno Pierwsze村落的u Skiby民宿,宿主不擅英文,便派出她中學兒子來跟我們溝通,結果原本只訂三間房卻給了四間,完全包棟了,而且一樓廚房還有泡麵和米讓我們煮粥,超好的!於是隔天留下小費以示感謝。

 

Austin他們晚了點到,分配好房間後,大夥拿了麵包、零食、水果和飲料到後院草皮亭子裡,同時享用開闊的視野,而小孩子們盪鞦韆、游泳、堆沙,挺愜意的。

 

隔鄰圍籬寫了 BEVERLY HILLS RANCH”,院子裡還立了美國國旗,更有位紅衣大叔問嗨啾她們會不會講英文,莫非這鄰居來自美國?透過與他攀談的Austin口中證實果然是,當年為避開共產黨統治而移民去美國,如今返鄉經營民宿。

 

隨著夕陽西下,頗涼的氣溫將大夥趕進屋子,結束這悠閒的一天。

 

2019.8.1(Thu)

 

7:30的早晨延續昨日的涼爽,甚至有些寒意,薄薄的山嵐如夢似幻地傍著窗外不高的遠山,美呆了。

 

三個小孩下了樓就跑去跟蘿拉(宿主養的狗)玩,一會兒美香也和嗨啾到草皮上打羽球,大夥直摸到十點多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途經一城堡廢墟,雖曾動念停下來探個究竟,但距離目的地還有半小時,且已中午了,還是放過吧。回來查了是十三、四世紀就有的城堡(Zamek w Olsztynie),曾是軍事要地。

 

12:45抵達琴斯托霍瓦(Częstochowa)的光明山修道院(Jasna Góra),就近停在7 Kamienic路邊卻因銅板不夠而無法繳足2小時停車費,幸好有位帶著小男孩吃霜淇淋的女士伸出援手才得以安心去看黑面聖母。

 

原本也跟了那對母子往兩棵大樹走,不過左側有棟塔樓建築,再過去有個門,門上還有金、紅、綠塑像,許多遊客從那兒進出,便轉往那兒去,果然是聖母抱聖嬰像。

 

穿過那門又迎來一門,這門上又有雕像,且是黑面黑手金身聖母聖嬰像,莫非來琴斯托霍瓦的目的已達成?不過都要停2小時了,還是逛下去吧。

兩旁有些像是求平安的窗口,接連穿過幾個門,直抵塔樓前白牆遊客中心。

 

一旁橘牆上有兩個像是日晷時鐘,但卻顯示12點,差了1小時。牆下門廊頗暗,卻有許多人進出,於是跟進,正是光明山修道院聖殿。聖殿內有許多小殿,不乏虔誠信徒跪地禱告,倒讓我們這些沒有信仰的遊客顯得突兀,加上雅銘說某殿內供奉的就是黑面聖母,來這兒的目的已達成,於是便往外走。

 

城牆上看聖殿建築也很漂亮,免不了又看到若望保祿二世雕像,另外也看到一些雞的雕像,此行挺常看到的,不知有何意義?

 

先行前往用餐的Austin一車傳訊說他們到了,雅銘前往接引,我則是把握時間繼續逛,因而意外地逛到若望保祿二世紀念館,裡面除了展示許多照片,也不乏穿過的衣服、坐過的椅子以及用過的器皿等,同時也播放著影音,迴盪在不大的空間裡,彷彿一代聖人就在身邊庇佑著來人。

 

儘管非信徒,虔敬的心仍感動了祂吧!聖潔歌聲四起,引領我再入聖殿,只見許多人單膝跪地,隻手橫在胸前並吟唱著。循眾人目光看去,先前的黑色欄杆開了左中右三道小門,中間神龕上掛著的可不是抱著聖嬰的黑面聖母像!原來先前以為的偏殿才是目標所在啊!

 

聆聽了好一會兒療癒聖歌,突然止歇時頗感悵然,卻見前方騷動,眾人亂中有序地跟著隊伍從左側小門進去,再從右側小門出來。昏暗狹窄的通道裡多是宗教相關的,我當然是看不懂,倒是許多人真的很虔誠,一路跪著走完,令人感動。

 

臨去前回望黑面聖母像,右臉的兩道疤清晰可見,據說曾流出血而嚇退盜賊,也曾大顯神蹟庇佑教堂以及波蘭,看著看著不禁想到咱黑面媽祖。

 

雅銘她們在停車處附近棚子下小賣店吃冰淇淋等我,接過漢堡囫圇吞棗吃完好前往今晚下榻的飯店,其間調皮的冰冰打翻冰淇淋掉地上,免不了被修理而狂哭。

 

取車時恰好停了將近兩小時,雅銘自告奮勇駕車,讓我得以沿路賞景,卻碰上修路而塞車,從Sygic的路徑看來,原本的路已成一片土丘,而地圖中卻沒有現行之路。道路整修在歐洲並不少見,也遇過原本是十字路口卻變成圓環的,最怕的就是這種整條路不見又開在地圖上沒有的路,所以每次到歐洲都會試圖下載最新地圖,但難免有時間差。

 

小塞一會兒又暢行無阻,卻留意到路邊出現藍底白字還帶有相機圖樣,這礙眼又帶點親切感的標誌不就是台灣最多的測速照相嘛!約一百米後的斜坡之下有個黃色方框,就是它了!

 

之後見許多草捲散布在黃草坡上,直想下車看個過癮,偏偏方便停車處的草捲離我們老遠,只能徒呼負負。

 

快到目的地時,剛好看到瓢蟲標誌的招牌,當然要去逛一下這波蘭最大的連鎖超市。不太標價的琳瑯滿目商品和看不懂的波蘭文讓人不知從何下手,但還是買了點飲料和水果,以及柏漢推薦的越南泡麵。倒是店員收錢時直接忽略小數點後的部分,不知是否懶得算那麼清?

 

四點半抵達此行最高級(據說三星級)的宮殿飯店(Pałac Pawłowice),外觀看起來真有皇宮樣,房內擺設也頗有質感,且一旁有座鳥園,飼養孔雀、火雞和幾種漂亮的公雞。只是行前期待的游泳池、芬蘭浴室、紅外線桑拿、SPA浴缸、鹽洞和日光浴室,規模很小而起不了興趣,房裡沒冰箱也稍有不便。

 

見時間尚早便獨自外出亂晃,臨去前看到門口陳列許多小紙卡,似乎是介紹波蘭和捷克的旅遊景點,見有漂亮的便收集下來,以為日後再訪的參考。

 

飯店外不遠處有個兒童遊樂場,遊樂設施下就是沙土與草地,相較台灣公園裡全人工設施,感覺更貼近自然些。稍晚幾個小朋友過來玩得不亦樂乎,尤其愛玩那坐在裡面就可以靠雙手自轉的,而小丸也厲害地完成兒童版極限體能王,還協助冰冰在單槓上擺盪前進,雖然後來冰冰力竭而摔到地上,還是興致勃勃地想追隨姊姊腳步完成。

 

續行所見,像極台灣傳統農村,除了有石砌牆,也有紅磚屋瓦,不時還有雞、鴨、鵝在路上閒晃,更有猛犬緊追狂吠,幸好多在圍籬內,少數在外的幾度要衝來,幸好都被主人喝止,而大小堪比警衛室的迷你教堂也像咱小土地公廟。倒是草捲就不是台灣有的,硬要類比的話,大概就是稻草人了,但這年頭哪還有這玩意兒?連麻雀都少了呢!

 

走到來時的馬路(Gmina Gorzów Śląski),略顯沉重的烏雲下,有著廣闊的黃色麥田與錯落的草捲,間以幾排綠樹。一輛紅色小車緩慢移動著,似乎正在製作草捲,不久便見車子駝著草捲駛入速限90的馬路,儘管賣力前行,仍不時有車子呼嘯而過。

 

平行於馬路的小柏油路上,看過幾回爸爸帶著小孩騎自行車,就是不見媽媽帶,或許正在家裡準備晚餐吧。

 

又走了一段,旁邊有輛車煞得急,駕駛座內頭上頂著太陽眼鏡的光頭大哥隔著馬路問我要去哪,大概是要載我一程吧。儘管來往的車不是那麼多,但都開得飛快,實在替停在路上的他擔心,道謝之餘趕緊說我只是到處逛逛,就住在不遠處。

 

看著揚長而去的車子,西方的天空突然開了個洞,斜陽就這麼映照在麥田與草捲上,美極了!頓覺這一切都是黑面聖母的恩典吧。送來波蘭人的熱心與善意之餘,更賜我這期待已久的草捲美景,之後還與小孩們同樂並共賞夕陽呢!

 

2019.8.2(Fri)

 

七點多下樓享用早餐,吃的東西跟前幾天在札科帕內的差不多,不外乎麵包、起司、火腿、小黃瓜、番茄、甜椒......等,歐洲的早餐大概都這些吧。

 

九點多離開飯店後,帶大夥到昨天遇到善心人士處......不為尋人,只為讓大夥親近草捲。

 

走在粗硬的麥田裡,不時可見殘留麥穗,直至超過一米高的草捲前。柏漢一一將小朋友們抱上去,頓時比大人高了。美香也讓柏漢抱了上去,不過據說草捲會動而不太敢站起來,萬一滾動起來就糗了。

 

開了兩小時的車抵達嗨啾暱稱為「樂樂拉夫」的樂斯拉夫(Wrocław),誠如先前的克拉科夫也變成帶有疊字的「克克拉夫」。這兒是個以小矮人裝置藝術吸引眾多遊客的城市,還發展出App(Go Wrocław Krasnale)協助旅人有效率地一網打盡,不過我是回來後才查到有這App

 

或許是早了點到,今晚投宿的UP'arts還沒傳來住宿及停車相關資訊,折騰了半個多小時終於得以進入停車並將行李送進房間。窗外可俯瞰奧得河(Odra),河畔房子多在修建中,最有可看性的就是跨越其上的藍色鐵橋(Most Sikorskiego)。不過這條往西北流去的奧得河之後會成為波、德兩國的界河,還會流經曾去過的法蘭克福呢!

 

安頓好房間後,大夥往老城區逛去,由於也快一點了,便先以餐廳為目標。可能覺得我又要只吃麵包並脫隊去逛,雅銘看著我說此行都沒跟她上過館子......天地良心啊!第一晚可不是嗎?大夥還因為我而選了烤魚當主食的呀!不過算算好像就那麼一次,這回就依她吧。

 

按圖索驥地找到Piec Na Szewskiej這家餐廳,賣的是嗨啾愛吃的披薩。做成像便利貼的菜單從1編到49號,只見大夥拿著手機卯起來翻譯,儘管店員後來拿了份幾年前的英文菜單,還是有看沒有懂,這就是我不愛上餐館的原因。啊怎知英文菜單是幾年前的呢?一來是因為編號總數不一樣,二來是因為價錢也便宜了一些些。

 

一家三口點了兩塊披薩,還不錯吃,加上一罐立頓檸檬紅茶,合計49元,直接付55元應該可以吧。而柏漢他們小倆口吃不夠還加點,只是盤裡留了許多青辣椒,一聽是因為太辣,且很像Subway的辣椒,愛吃辣的雅銘當然不放過。至於Austin又點多了而打包回去,卻成了我隔天的早餐。

 

餐廳對面的建築看起來挺漂亮的,用完餐便往那兒去,裡面有個庭園(Barokowy ogród Ossolineum),不過得從高處看才漂亮。

 

庭園北邊是圖書館(Ossolineum Institute),我們在圖書館的東北角找到此行第一尊小矮人(Krasnal Ossolinek),小矮人坐的拿的都是書,最底下的書背寫了「OSSOLINEUM」。不過這小矮人還真不好找,躲在鐵欄杆門後的窄巷口,看來得碰運氣。而就在我欣賞彼岸風光之際,嗨啾和小丸又找到第二個(Krasnal Miodek),挺厲害的!

 

紅色的Sand Bridge橋頭可看到醒目的兩座尖塔,吸引了我們往那方向去,走到一空曠處(Monument of Cardinal Boleslaw Kominek),又一銅綠色尖塔,從地圖上看來是聖十字學院教堂(Kolegiata pw Świętego Krzyża i Świętego Bartłomieja)

 

右邊藍色的Most Tumski橋整修中,便過左邊的Most Młyński橋到彼岸的座堂島(Ostrów Tumski)。一尊雕像下寫著PACEM IN TERRIS,查了才知是拉丁文,是當時教宗若望二十三世於1963年發布的「和平於世」通諭,而這位教宗也曾資助輔大在台復校。

 

雕像後有個迷宮樣的草皮吸引嗨啾和小丸去闖,不過由於一目了然,對她們完全沒挑戰性。

 

一旁有棟磚紅色的古樸建築(Kościół Rzymskokatolicki pw św. Marcina),雖然重建過,卻是樂斯拉夫最古老的教堂之一。

 

聖十字學院教堂前有個紀念碑(Pomnik św.Jana Nepomucena),大夥都往那邊的冰淇淋攤去,我卻在對面磚牆下找到一尊小矮人(Krasnal Drukarz Kacper),這是我找到的第一尊耶!

 

先前看到兩座尖塔所在的樂斯拉夫主教座堂(Katedra św. Jana Chrzciciela)就在不遠處,進去看一下便出來沿逆時鐘繞行,南邊有棟搶眼的白色建築,之後不時會留意到它。

 

將繞完時見有兩位美女在路中間擺了很多姿勢拍照,順著她們的角度看,實在看不出那景色有什麼特別的,若語言通的話真該去討教一番,哈!倒是嗨啾她們在一家書店(Wrocławska Księgarnia Archidiecezjalna)前發現了小矮人(Krasnal Wrocławiak)

 

由於大夥要追隨早已撤退的Austin和冰冰而打道回府,一心想多看看的我自是進入獨行模式,只是小丸臨去前交代我要幫她找到30個小矮人,想方才也不過找到4個,這任務頗艱鉅啊!

 

地圖上看到北邊有一大片綠地,特地繞了一大圈卻不得其門而入,只好沿著Wyszyńskiego路南行。到了Szczytnicka路口,竟有白頂的灰色流動廁所孤伶伶地立在轉彎分隔島上,似乎是免費的,但這麼醒目,有人敢使用嗎?

 

走到和平橋(Most Pokoju)上,左邊有座漂亮的藍色吊橋(Most Grunwaldzki),橋下有艘藍色船正要通過,感覺藍色在這城是挺常見的,莫非小矮人跟藍色小精靈有關聯?

 

過橋後,右邊有棟爬滿綠藤的建築,外頭除了雕像,還掛了些畫作,這兒是樂斯拉夫國家博物館(Muzeum Narodowe we Wrocławiu)。沿著博物館後河岸西行,先前造訪過的樂斯拉夫主教座堂就在彼岸,而擋在前面的那棟白色建築真的很搶眼。

 

一旁有個小山丘(Bastion Ceglarski),登上去本想覽勝,目光卻全聚焦在一位單膝跪地的女生,只見她準備了好幾根米黃色的粗粉筆,在地上塗塗改改地寫了工整的「WHAT A BEAUTIFUL DAY TO BL......」。儘管好奇不已,還是得把握時間繼續逛,畢竟還有30個小矮人之約啊......

 

返抵河畔馬上找到駕駛挖土機的小矮人(Krasnal Koparkuś),突然有大隊人馬迎面而來並往船上走,帶頭的女士身著白色婚紗,不時有人透過推車送飲料什麼的,顯然要在船上舉辦婚宴。待他們通過後,央請一對老太太幫我拍照,並以座堂島上的尖塔教堂為背景,大概是覺得這景取得好,也要我幫她們拍照留念。

 

過馬路有棟紅磚建築,裡面就像我們的菜市場,這是有百年歷史的樂斯拉夫集市大廳(Hala Targowa)

 

往南續行,途經一看起來很有歷史的教堂(Kościół dominikanów św. Wojciecha),卻毫不留步地過馬路到對面,直抵地圖上看到的購物中心(GALERIA DOMINIKAŃSKA),只為讓膀胱得到救贖。門口有個倍感親切的紅色字樣招牌,正是四年前捷奧行因行李延誤而在布拉格採買換洗衣物的NEW YORKER

 

十來分鐘後終於看到城堡造型的樂斯拉夫車站(Wrocław Główny),漂亮的鵝黃色在六點的斜陽下更有質感。站外噴水處有小孩們嬉戲著,若嗨啾她們來大概也玩瘋了吧。站內有許多往來的旅人,這時間該有不少下班的通勤者吧。

 

特地挑了不同路北返,經過一個像是風向儀的時鐘(Róża Wiatrów),附近兩座紅磚教堂都有高聳的山牆。

 

順著路左彎是個大廣場,許多年輕人在玩滑板。一旁欄杆內有個花園,沒想到是樂斯拉夫皇宮(Pałac Królewski we Wrocławiu)的花園,不過規模有點小。廣場盡頭是劇院博物館(Muzeum Teatru im. Henryka Tomaszewskiego),館前有個青銅雕塑頭像,髮際還躲了幾隻亮晶晶的鳥。

 

走到Krupnicza路上,接連在兩家店外看到小矮人(Krasnal GladiatorekKrasnal Loombard)。續行到Kazimierza Wielkiego路口,有棟看起來很古老的綠頂紅磚建築,似乎是樂斯拉夫大學的舊圖書館(Gmach Biblioteki Uniwersytetu Wrocławskiego przy ul. Karola Szajnochy we Wrocławiu)

 

許多人從旁邊一道寫有「ZAUŁEK SOLNY」的門出入,我也跟上前,過了段階梯以及像天井的空間,再穿過立了塊繪有藍色小精靈的黑板的拱廊便豁然開朗。這是個有許多賣花攤位的鹽廣場(Plac Solny),除了北面以外,其他三面都有色彩繽紛的房子。另外,儘管當下錯過了,回來透過照片發現兩支路燈上有小矮人(Krasnal Słupniki Solne),而南邊一棟漂亮的粉紅建築下也有(Krasnal GiełduśKrasnal Rejestruś)

 

東北邊有個更大的中央集市廣場(Rynek Starego Miasta),廣場上最醒目的就是市政廳(Muzeum Sztuki Mieszczańskej)以及到處都有的旅人,尤其街頭藝人表演處更是擠得水洩不通,更重要的是附近正是小矮人密集區,只不過有些會被餐廳搭出來的棚子擋到,而得不好意思地鑽進去看,不過服務生早見怪不怪,食客也多能理解,有些還因為旅人的闖入始知有小矮人而驚喜不已呢!

 

由於已七點多,連同一起找到的小矮人也才7個,接下來便全心去找,依序找到PowerekTurystaGłuchak, Ślepak i W-Skers(3)FranekTroszka i Adoratorek(2)DziupelkaCiastuś i Amorinek(2)KuźnikRogalikPierożnikJaninekBankomatki(3)Lady WolnośćWedelekWrocLovekŚpiochPożarki(2)WeteranChrapekArcik PodróżnikModraki(2)Inżynierki(2)Zośka i JędruśRejentKanapownik,合計33個,終於可以交差,卻已快九點了,這樂斯拉夫真是累死老夫啊!

 

其他照片:http://photo.pchome.com.tw/mascotbee/0100/

(悄悄話) 2020-06-18 16:19:33
榮勻媽媽 2020-05-14 09:14:53

好厲害喔!
小矮人們都找到了耶 XD

版主回應
哈哈~
還缺很大耶~
你們的埃及行也很精采喔!
2020-05-14 10:02:30
新聞台Blog小天使 2020-04-07 09:21:34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版主回應
謝謝新聞台Blog小天使 2020-04-08 09:3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