椎間盤也可以練? 贊助
2018-07-15 10:25:26小蜜蜂

20180428_南二段六天六夜

 

去年十一月中走新康橫斷時,小邱常指向北方說她們剛走過天天大晴的南二段,雖然沒走過的我搞不清哪一段是哪一段,仍聽得好生羨慕。回來沒幾天在郭大的Line群組看到有人揪南二段,也太巧了吧!考量全程有山屋可入住,算是目前自認可以自組隊方式去走的縱走行程,且主揪的士驊熱心又積極地蒐集行程資訊並包辦相關申請事宜,於是報名參加。只是原以為可以不用動腦的我卻因年紀最大而被推出來當領隊,還是多少花點功夫研究行程。

 

原本計畫三月初玉山開山後前往,卻因士驊不幸摔車而延到勞動節檔期,但行前一個月沒抽到嘉明湖避難山屋,這下可好。幾經討論以及每日期待有人釋出床位再抽籤未果,只好無奈地申請第一天住向陽營地,隔天再一路挺進拉庫音溪山屋。

 

4/12晚上正忙著聯繫隔天出發的合歡北峰行時,恰好也得搶4/28往池上的火車票。從沒在網路上訂票的我摸索了一會兒才大約知道怎麼訂,時間一到在系統卡很大的情況下搶到票,本該趕緊睡覺以免連兩天睡眠不足而沒體力登山,卻有隊友沒買到車票,於是又掛在網路上查詢車票到兩點多,最後還是沒有票......

 

出發前看天氣預報沒有很樂觀,前幾天都是晴短暫陣雨,後幾天也好不到哪兒去。想到去年這時節走干卓萬以及前年走南湖都遇到雨,不由信了預報而有些小悶,加上家人對於要上山那麼多天而頗有微詞,心中早萌生退意,不過主揪沒打算退,我這掛名的領隊自是說不出口,還是硬著頭皮上吧!

 

2018.4.28(Sat)

 

一早近六點多搭了從小搭到大的307公車前往板橋車站,本打算騎Youbike的,但肩上21.5公斤的背包讓我想想還是別逞強了。這麼早出門果然不會塞車,而307也一如以往開得飛快,早早抵達車站。

 

站裡穿梭著許多旅人,首次網路訂票的我一時沒找著售票口好取票,恰好遇到一位台鐵員工,竟也不知售票口在哪!還說有訂票紀錄就可以搭車?半信半疑的我走到剪票口出示手機裡的訂票紀錄,結果站務人員沒好氣地叫我先去取票。

 

在站務人員不太耐煩的指引下總算取得車票,見時間還夠就到7-11買早餐,順便用掉中國信託ATM兌換來的7-11購物金,卻被告知說台鐵的門市不能用,霎時間腦中閃過網路訂票至今與台鐵的糾葛,還真是有些犯沖啊。

 

7:40搭上往台東的410車次自強號,車箱裡還有許多空位,不過到台北就幾乎填滿。怪的是有不少人因後到的持票人而起身,晃了晃見空位又坐了去,一會兒又再換位,也不知是分段買票還是......

 

四個小時的車程裡,偶爾跟隊友更新訊息,一度也看到撒基努迎面而過,有別於螢光幕前詼諧搞笑的他,此刻一臉正經樣,眼神還頗殺的!而後頭一對身上穿戴了原住民飾品的男女一路聊得開心,聽內容似乎是旅遊團的導遊,到了花蓮就消失,火車上的空位又多了起來。

 

越是接近池上越留意到右側中央山脈不見山頭,全讓雲罩著,儘管頗覺不妙,仍以上山有雲海可欣賞來催眠自己。

 

11:45抵達池上車站,途中因會車停了好一會兒而延誤幾分鐘。走往站外的廊道上掛了許多書畫,上回走新康時也見過,不過那次是午夜抵達,今日明亮多了。

 

車站門口等了十來分鐘,從高雄走南迴過來的三位隊友也到了,簡單介紹彼此後,待主揪的士驊聯繫好接駁事宜便到家鄉池上飯包用餐。平日上班時中午偶爾也會去吃池上便當,這回可真在池上吃了,倒是這家店的青菜是要自己舀的。

 

吃著吃著,幫我們接駁到向陽的阿凱來了,等我們吃完先送到忠孝路口的全家做最後補給,再到他家休息一會兒,等時間差不多再出門,因為南橫六口溫泉處施工管制,三點才會放行。

 

健談的阿凱一路上說著過往登山煎牛排配高腳杯紅酒以及嘉明湖步道維護的豐富經歷,背包動輒三十公斤以上,雖然屁了點,仍唬得我們一愣一愣的。想我此行21.5公斤的背包加上士驊塞過來的扁帶和紅牛,以及阿凱送的香蕉,了不起24公斤吧,我還沒揹過這麼重哩!

 

近四點抵達飄著若有似無霧雨的向陽森林遊樂區,阿凱說原訂明日下山的一隊客人今天提早下山,便也幫忙交涉頂替他們在向陽山屋的床位,就是要我們支付床位的錢都甘願。只是規矩是死的,加上不知變通的管理單位,還是乖乖往派出所後原定的向陽營地去。

 

營地已搭好我們的兩頂帳篷和另外四頂,而那四頂的主人正在兩座八角亭之一吃晚餐,預計明天單攻嘉明湖回來再過一夜,然後驅車回高雄,這行程真不知算悠哉還是硬斗?巧的是其中一位女士是佳家的同事,算起來也是谷音的同事。

 

共食的士驊他們忙著煮飯及料理,而我為了減輕重量早把香蕉吃光光,無聊之餘也補點乾糧權充一餐,然後到廁所再減輕些重量,18:30便窩進睡袋好應付明天1:30起床後一路走到拉庫音溪山屋的硬仗。

 

2018.4.29(Sun)

 

向來習慣醒來後一小時出發,最多一個半小時,今天卻直逼兩小時,等得我都睏了,大概是大夥第一天還沒進入狀況吧。

 

摸黑走到遊客中心後,上回走新康是取左走松景步道,由於是我們不愛的階梯,士驊決定取右走車子也能走的路。一行人由我這掛名的領隊在黑暗中憑著頭燈緩步而行,或許是不習慣我一開始走較慢的節奏,士驊幾度超車,但都撐不了多久又被超越,於是就這麼你超我趕地走了兩小時到向陽山屋。

 

5:30的山屋已有些熱鬧,吃點東西並休息半小時後上路。或許是坡度較陡了,亦或許是我已不再慢慢走,士驊與隊伍的距離越拉越遠,即便放慢腳步,也始終保持一段距離,想到今天還有漫漫長路,不禁有些擔心摸黑走沒走過的路以及渡溪。

 

近七點時在好好池營地遇到林心聖嚮導,雖然沒跟過他的團,但孟芸跟過,四年前和她走玉山主北時有遇到。儘管他應該不認識我,還是厚著臉皮跟他拍了張合照。

 



上回走新康時放過好好池,這次見佳家和谷音要去便也跟上。不大的褐色水池看來頗深,似乎不會乾涸。這兒也是欣賞關山、南一段到北大武山的好地方,據說再往前走還有一池,但為保留體力還是止步於此,之後有緣再說了。

 

離開營地不久便鑽出林子,幾株玉山杜鵑在艷陽下展現耀眼潔白與夢幻粉紅,後頭又是關山到北大武山,幾朵白雲飄浮其間,這美景讓我們忘卻一路的上坡,直奔向陽名樹。

 

名樹這兒免不了休息拍照,但士驊晚了20分鐘才到,想我們從營地走到這兒也不過半小時,這速度差太多了,也難怪他終於鬆口說不上向陽山了,但似乎還不放棄三叉山!

 

離開名樹不久便走在向陽崩壁上,見那羊腸小徑般的南橫公路穿梭在幾塊崩壁間,不禁想起嗨啾小時候看到山林有崩塌處都會說受傷的山,小小年紀就能感受到大自然的脆弱。

 

續行翻過山稜可見山體廣闊的雲峰以及其後的玉山山脈,再走一段便於9:33抵達向陽山登山口。上坡很厲害的佳家和谷音走得正順而打算直攻嘉明湖避難山屋再大休,想休息片刻的我便留下來等士驊。

 

這一等就等了快半小時才見他步履蹣跚地走來,直說呼吸節奏怎麼調都不順,又說之前摔車讓他體力差很多。由於沒一起走過,也不知本來狀況多好,只覺他帶了許多非必要的東西,但有些真出了狀況卻又能派上用場,林林總總加一加導致負重近30公斤,幾乎是協作等級了。好不容易等他休息夠了,一站起來要走又說胃痛,於是再下背包找胃藥吃,之後也走走停停的,走得我越來越焦急,擔心的已經不是只有今天摸黑而已了,往後幾天還走得下去嗎?

 

見他停步的頻率越來越高,時間也越拉越長,索性依他說的先走,我打算到山屋再回來幫他揹背包。10:50抵達山屋見佳家和谷音在門口,據說已到了超過一小時,那乾脆請谷音去幫士驊揹背包,我把握時間休息吃東西。

 

等待期間有隊年齡頗大的山友正準備下山,幾個人商請協作幫忙將背包揹下山,雖然也是秤重照算錢,但覺腳扭到的那位還說得過去,其他人實在不該貪圖輕鬆而臨時加諸協作不必要的負重。

 

好一會兒才見士驊和谷音到來,沒想到背包還在士驊肩上,也太有骨氣了吧!不過胃不舒服的他吃不太下為他煮好的泡麵,有口福的我便幫著吃了些。而為了能讓他恢復點實力,大夥也幫忙分擔些重量,於是我分到了頗有份量的腳架,且之後幾天也偶爾不小心就纏上我的背包。

 

11:34離開山屋後由我押隊,大夥也盡量走在一起好有個照應。一個小時後見一對父子分坐在步道兩邊休息,父親微笑地看著年方五歲的小男孩,關愛之情流露其間。

 

居高臨下看到小山峰旁的迎賓樹之際,遠方山頭周遭雲霧繚繞,感覺真不妙。13:38抵達三叉山岔路口,士驊早在嘉明湖避難山屋就放棄登頂了,佳家和谷音更是頭也不回地腰繞而去,真是明智的抉擇。

 

到新康岔路口十來分鐘的草坡上光影變化萬千,有時全亮,有時全暗,更常有一塊塊雲影奔馳著,若不是前途未卜而擔心摸黑,真想坐下來欣賞。不過大夥到了嘉明湖還是克制不住地坐下來好好看個夠,我也拿出本來要在向陽或三叉攻頂時吃的橘子,細細品味山旅的酸與甜。

 

回到新康岔路口時雲霧四起,為了專心趕路便將相機收了,不過士驊還是堅持掛脖子上,直說拍照可以讓他調節呼吸節奏,挺妙的。

 

14:48上背包往雲裡去,15:12和佳家走到風吹得狂的南二段岔路口,等了近十分鐘才見谷音押著士驊出現,也終於肯收相機了。

 



此去是我們四人都沒走過的路,大夥盡量走在彼此看得見的範圍內。平緩而下的草坡上,一叢叢玉山針藺被風掃得低低的,偶爾看到右側雲霧中探出一個黝黑的山頭,那是新康山啊!

 

每每走到先前看到的草坡盡頭,卻見下面又有一片草坡,本該是柔美草原的這一段在陣陣寒風吹襲又擔心摸黑的窘況下,卻成了無止盡的折磨。

 



16:29瞥見遠方濃厚雲霧下的一小塊紅,那是山屋!頓時士氣大振,儘管還在幾重草坡後,和佳家兩人如脫韁野馬般飛奔而去。不久見拉庫音溪在山谷蜿蜒著,卻直到17:09才穿過一片草原下抵溪畔,而拉庫音溪山屋就在彼岸。

 

靠著前人疊石和架繩,免脫鞋便可直接橫渡,過溪後有個小落差需上攀,見狀先下背包取水,省得待會兒還要上下。將水瓶裝滿水後,谷音和士驊也到了,待他們渡河再一起往山屋走,卻見先走一步的佳家仍坐在山屋前發呆,真悠哉!

 

下背包後趁著天還亮著,先去探探明晨得摸黑出發所走的路。面對山屋往左走約一分鐘便又到溪邊,可輕鬆過溪,對岸有明顯布條,只是這溪的流向怎麼跟剛剛一樣往左?往下游走一下發現匯入先前那條,原來山屋建在兩溪交匯處啊!感覺總有一天會被大水沖掉,且為了住這山屋還得渡兩段溪,相較之下先前溪畔的一大片平整草原似乎更妥。

 

掬起冰涼的溪水洗把臉抹抹身子,頓覺清爽多了,趕緊回山屋跟隊友說這邊較近也較好取水。

 

取出爐具先燒明天要喝的水,順便泡好早上要吃的乾燥飯,然後才煮快熟的乾燥海鮮泡菜湯和麵線權充晚餐,日復一日,省時又省瓦斯。此行一顆用過一次的230克瓦斯都還用不完,挺神的!不過後兩晚因故沒煮晚餐就是了。

 

20:15在水鹿的叫聲中窩進睡袋,一會兒便昏昏入睡。

 

2018.4.30(Mon)

 

儘管士驊定了1:30的鬧鐘,卻只有我醒來,直到45分才有人起身。由於自知吃東西慢,便把握時間邊收拾邊吃乾燥飯,加上蹲廁所,不到一小時就好整以暇等著,卻直到3:20才得以出發。

 



超亮的月兒高掛天空,還有雲絲和滿天星,一掃昨日雲霧籠罩的陰影。沿路攀升到4:42時,新康山後頭早掛上紅彩。5:21更見太陽從新康山左方雲海竄出,上頭還有扣人心弦的雲絲,而那又圓又亮的月兒還在另一邊懸著,成了日月爭輝之景!

 

美景當前讓我愣在那兒,直見士驊早停步取出相機拍個不停,才意識到要下背包拿相機。

 



旭日東升除了讓天空美得精彩,暗沉的草坡也換上金縷衣,遠方的關山和向陽山沐浴在晨光中,一整個生意盎然!

 



天亮了,視野清楚了,也開始計較路的遠近了。只見山徑延著緩稜迤邐而去,依稀有里程碑、基點樁或枯枝穿插其間,大夥猜著爭著便於6:34攻上南雙頭山,此行第一座百岳,也是我的第63座百岳。

 



南雙頭山有360度的視野,山體廣闊的雲峰和未來幾天要走的南二段群峰、玉山群峰、郡大西巒、八通關山、秀姑巒山、馬博拉斯山、馬利加南山、新康山、三叉山、向陽山以及關山,山頭多到眼都花了。而看到接下來的路蜿蜒曲折、高低起伏,腿都軟了。不過回顧昨天從登山口一路上攀到向陽三叉,再下切至拉庫音溪,現在又討回一點高度,完成南二段的信心油然而生。

 





山頂留戀近一小時,終究得離開。約半小時路過山頂可見的甕形看天池,一旁也有塊營地。

 

八點四十左右休息片刻,9:10過一塊有架繩的岩壁,難度不高,甚至不需要拉繩,但潮濕時還是拉繩安全些。

 

9:31路過雲峰下三叉營地,近十點抵達雲峰東峰下岔路大休,和佳家吃起平常算早餐的午餐。至於士驊和谷音的到來,已是半小時後的事了。

 





11:07在佳家的催促下輕裝出發往雲峰,短短四分鐘又拉開一段距離,好像是士驊腳痛而需調整鞋子,這一路狀況還真多。不遠處便是赫赫有名的刀片岩,馬上乖乖將相機收了再走,但其實不難通過,只是一時也懶再取出,有需要時拿手機加減拍一下就好了,趕路要緊。

 



11:46看到一棵樹拔地而起,鶴立雞群於箭竹矮灌叢間,長得跟魔戒裡面的樹人頗像的,該有人封為雲峰名樹吧,不過離峰頂還遠著呢!尤其每走上一個山頭又發現後面還有,真是峰峰相連到雲峰啊!雖然都沒多陡,但也挺磨人的。加上雲霧漸湧以及預報有降雨的可能,後頭士驊和谷音又不見人影,心中壓力相較於昨天也不小。

 

儘管仍有藍天,但前方已是一片白,12:50和佳家兩人在“狼來了”的心態下不敢置信地登上名符其實雲霧繚繞的雲峰,我的第64座百岳,也是佳家的第36座,加起來恰好100耶!

 

雲峰的雲讓我們只能乖乖坐下來休息吃東西,偶然散去些才搶拍幾張藍色背景照,晚了半小時到來的谷音和士驊也恰好擁有一小片藍天,真幸運!

 

13:45離開雲峰,一行人不免又分成兩隊。14:45到刀片岩,14:55便回到雲峰東峰下岔路,谷音和士驊則晚了四十分鐘才到,一來就提議讓我和佳家先走。依這時間和速度,極可能摸黑,也因此大夥對於「全隊盡量走在一起」這基本概念早鬆動了,於是決定佳家和我先到山屋打點,好迎接他們的到來,而我也留了瓶水給士驊喝,同時幫忙分擔部分重量。

 

15:45別了令人擔心的兩人,配合不太休息的佳家馬不停蹄地走著,17:05見一泥灘以為是別人紀錄上的黑水塘,但再走不遠有棵高聳白木旁的池子才是,水色還真暗沉!不過黑水塘前後的林相挺美的,只是行色匆匆的我們已無暇留步欣賞。

 

17:52見新康山旁雲海仍有一點陽光,夕陽西下在即,而我們還不知何時可到山屋,心裡不禁有些焦躁。

 

18:10雲霧稍散,斜陽照進我們這片山坡,對面山坡上的紅瓦山屋也隨之現形,更見水鹿奔馳著,心也跟著雀躍不已,驅動早已疲乏的雙腿三步併兩步邁進,終於不用摸黑地在18:26抵達轆轆谷山屋。

 

山屋裡有隊逆走南二段的山友,燒水煮晚餐之餘也閒聊一番,順便打探八通關附近的路線,據說舊路不難走,但由於往東埔方向裸露感較大,不建議走。熱情的他們還拿了些蔬菜給我們加菜,剩情難卻下收了些平常不太吃的四季豆丟進湯裡,吃了果然起雞皮疙瘩,不過真的清甜,且在山上能有蔬菜吃是很幸福的,更何況還不用自己揹。

 

不久外頭有人喊說月亮升起了,而且是紅色的,走出屋外果見一輪紅月掛在左側山稜的鞍部之上。拿了相機想拍下,卻成了米黃色,若要呈現原色大概得調白平衡,但實在沒那閒情逸致慢慢玩,畢竟還有兩位隊友未到。

 

七點多時,對講機傳來谷音斷斷續續的聲音,從回應聽來似也不清楚我說的,儘管無法掌握狀況,但起碼平安無恙。一會兒又傳來聲音,這回清楚多了,莫非距離較近了?走出山屋一看,對面山腰可不是兩個小光點移動著!雖然還遠著,但一直懸著的心終於可以放下。

 

士驊和谷音於19:50抵達山屋,而厲害的佳家早備好熱水和晚餐,讓大夥得以在九點前(20:53)休息。

 

2018.5.1(Tue)

 

今天是勞動節,難得可以睡到4:35才起床,前兩天可都兩點不到就起來忙了呢!近五點時外出迎著月亮往廁所去,而它昨日東升之處已有日出將近的紅霞,天亮得真早!

 







六點時太陽早該出來了,卻讓雲擋著而沒能照進山谷,不過天空仍是湛藍的,也飄著跟昨日差不多的雲絲,美則美矣,總擔心是變天的徵兆。實在想早早出發以免遭遇氣象預報的午後短暫陣雨,卻碰上士驊這慢郎中,直拖到超過六點半才出發。不過屢屢有狀況的他還能一路走來並說說笑笑,也實在是厲害啊!

 

隨著高度攀升,昨天走過的南雙頭山與雲峰一一現形,較遠的新康山與向陽山也不甘寂寞地在後面搶鏡頭,而優美山谷中的一點紅則是住了一晚的轆轆谷山屋。

 

7:39抵達轆轆登山口,等候隊友並休息16分鐘後輕裝前往時程相當於半小時來回石門山的轆轆山,這樣想應該會輕鬆些,就好像昨天的雲峰堪比來回三小時的合歡北峰......

 



不明就裡的我往里程樁旁下切,卻感覺不太對,請隊友停步並探了一會兒,直到後頭說找到路才撤回,原來路徑在回山屋方向幾步路。循布條走約兩分鐘有個小平台,正是轆轆東峰,由於被一些林木給擋了,除了來時山頭,依稀可見玉山群峰與即將攻頂的轆轆山。

 

離開轆轆東峰後先下切再上攀,8:15輕鬆踏上轆轆山,我的第65座百岳。

 





山頂視野極佳,舉目所及的山頭與南雙頭山幾乎一樣,甚至多了八通關草原和轆轆谷可看,離玉山群峰也近了些。而原先不起眼的達芬尖在幾條綠意盎然的山稜簇擁下,以相似於中央尖某角度的山形突起於南二段之間,不再是玲瓏小巧的指頭。

 



飽覽群山並休息半個多小時後下山,9:05回到腹地不大的登山口,等候隊友到來並把握時間補充熱量,同時也欣賞著湛藍的天空。休息了二十分鐘左右背包上肩,再度往北挺進。

 



十點看到左側有座雙山頭的山,看起來好像屁股,背後還襯著玉山群峰!而五十分鐘後攀上一落差處,續行一小段再回頭可見石猴造型的峭壁,不禁聯想先前那屁股山莫非是蟄伏於玉山下的美猴王不小心露出的?

 

過石猴開始有些落差較大的陡上,便和佳家稍微休息一下並等等速度似乎快不起來的士驊和谷音。十五分鐘後續行,之後大致維持一小時休息一次的節奏。

 



12:42抵達一塊草地,草地上長了不少一圓銅板大小的白色小花,該是黃斑龍膽吧?另外也看到有著漂亮藍色尾巴的石龍子,可惜被牠一溜煙跑了而沒能拍下來。附近兩窪淺淺的黑水塘裡有許多水鹿腳印,若紮營在這兒,晚上應該挺熱鬧的。

 



儘管已中午,也該休息用餐了,但塔芬池似乎就在前方,於是又走了二十分鐘,終於看到傳說中的同心圓,中心是倒映著天空和樹的淺淺一攤水,往外依序是深色的濕土、淺色的乾土、深色的枯草以及綠色的植被。

 

池畔草坡休息吃喝,然後躺下來瞇了一會兒,13:56才見士驊和谷音拖著緩慢的步伐到來。原來士驊腳趾頂到雨鞋頭而痛到快不起來,谷音也配合緩慢的速度而亂了自己的節奏,真難為他了。

 

分了些水給缺水的兩人,再幫士驊分擔點重量,14:40背包上肩,接下來一路上坡,直到三點看到一塊寫著「塔芬山」的鐵牌靠在三角點前,我的第66座百岳,六六大順耶!

 

隊友陸續上來後,免不了拍攻頂照,見大夥跳得開心,一直擔心跳躍可能誘發膝痛的我想說都六六大順了, 乾脆賭一把跳他一跳,而佳家也厲害地捕捉到,想我以前跳很多次都還不一定有一張成功的呢!

 

休息吃喝之餘發現一旁還有顆山字三角點,而臨去前士驊照例架好相機拍合照,欲拍第二張時大夥發懶沒人要多走一兩步去按快門,於是猜拳決勝負。團結的隊友們有志一同地出了剪刀,偏就士驊出了布,肯定是相機認主人!哈!

 

四周雲霧漸湧,陽光時隱時現,東邊已有雲海形成,但仍可見醒目的達芬尖山以及玉山群峰,南邊則因樹木遮蔽而看不清來時路。

 

三點半左右收了相機離開山頭,不久遇到一崩塌處,土石脆弱得一踏就崩,小心翼翼試探才下了去,隨後而來的谷音卻不小心滑一下而受了點皮肉傷,經士驊包紮後,小休片刻續行。

 

陽光在我們離開塔芬山便不再害羞地躲躲藏藏,本打算取出相機一路拍照,但想到甫發生的小意外讓我打消念頭,還是專心看路並應付各種地形為佳。

 

16:50看到谷中陰影下的紅色塔芬谷山屋,能這麼早到山屋真開心,感覺此行漸入佳境了。

 

前人在山屋附近收集了一些獸骨,拿起來超乎想像的輕,以至於擔心塞背包裡會被壓碎而沒幫風神帶回來。

 

屋簷下鐵椅上的水壺裡有些水,看起來挺乾淨的,便拿出小毛巾沾水擦擦身子,感覺舒爽多了。另外也趁著還有陽光,將襪子晾在箭竹上曬一曬,期能減少點異味。而賢慧的佳家早拿了空瓶到前面草堆中的活水源取水,至於士驊和谷音則晚了半小時到。

 

山屋裡香氣滿溢,那是士驊帶來的高粱香腸,連日未嚐肉味的我夾了塊來吃,滋味不錯,但似乎有點酸味,莫非壞了?見大夥吃得津津有味,也不好提出疑問,不過相較於隔日吃的鹹豬肉,還算好的了。

 

餐畢將東西大概收一收,20:08便窩進睡袋,熟睡了一兩小時後醒來,然後睡一段醒一段,最近幾次上山時都是這樣的睡眠模式。山屋裡只有我們四人,不太吵,但夜裡還是被幾聲巨響吵醒,似乎是士驊拿東西砸老鼠。瞧這山屋裡不知是誰堆了許多米、綠豆、蔬菜、罐頭、調味料和其他食物,也難怪會引來鼠輩。

 

2018.5.2(Wed)

 

一早3:41起床,不意外地又拖了近兩小時而於5:30出發。向來起床後一小時就能出發的我不禁說今後讓我多睡半小時,但想也知道是開玩笑的,每次鬧鐘一響還是我第一個醒來。

 



儘管陽光還沒照進山谷,抬頭卻已見藍天,而先前紅得漂亮的雲霞已轉為米黃色的小雲朵。

 

上攀二十分鐘後停步讓大夥脫外套,至於我則是出發前就脫了,畢竟一開始就上坡是會熱的呀!不過持續陡上也讓我不時將手扶上樹幹,心中默念著:「樹啊!請給我力量吧!」,這是我覺得力有未逮時的習慣,每每這麼做時,彷彿有股力量支撐我走下去。

 



6:45穿出林子走入一片讓樹圍著的草原,天很藍,有條弧狀白雲從太陽左邊往我們這邊畫過來再往南旋了去,似乎就罩在南二段上空,挺妙的。

 

又進林子約十來分鐘後,過了距大水窟8K里程碑不遠處依稀有個水池在路徑右邊下切,順著步道再往前走一段可清楚看到整個水池,也較容易走近一瞧。大致呈葫蘆狀的水池隱身於林中凹地,池畔有許多腳印,看來是水鹿天堂吧!

 



離開水池半個多小時後,陸續出現一些崩塌地,索性趁休息時將相機收了好專心應付,終於在8:36走到達芬尖山登山口。

 

昨晚已將攻頂包準備好的我邊吃喝邊等候隊友收拾得差不多後,往岔路走約八分鐘便攻上達芬尖山,我的第67座百岳。同時也完成了臺灣三尖-中央尖(2014)、大霸尖(2016)和達芬尖(2018),而我的百岳數也剩下三分之一了。

 





達芬尖山雖然沒有基點,高度也不高,但卻有360度的展望,最搶眼的當然是順光下的玉山主東北南和東小南山,鹿山也應該看得見,只是沒爬過而認不得。再來是郡大、西巒和八通關山及其西峰,連八通關草原都看得見。八通關山與大水窟山交疊的稜線之後也可看到中央山脈北段,接下來還有大水窟南峰、溪谷、新康山以及這一路走過路過的諸多山頭,精彩萬分!

 

達芬尖山也是此行能累積的最後一座百岳,接下來的八大秀已於六年前走過,於是行前早計畫在這兒慶祝一下,除了每天都有的橘子,以及士驊堅持帶上的紅牛,我還準備了小時愛吃的柑仔店零嘴-紅色魚片以及這幾年才出現的白蝦蝦酥,大夥在山頂糜爛了一小時後才甘願離開。

 

回達芬尖山登山口收拾整裝後,十點半續行,不遠處的草坡有一堆廢棄鐵條,草坡下的凹谷邊似有乾涸的水窪,凹谷的另一端可見玉山群峰,這兒便是達芬山屋舊址。

 

再往前走一下,回頭可見甫登臨的達芬尖山,綠意盎然的它左側卻崩了一片,走遠些再回頭更見尖山前的山稜有多處崩塌,也許過幾年就不好走了。

 

11:30過距大水窟5K里程碑後續行一小段休息吃午餐,12:25再度啟程。12:574K里程碑下看到兩個水鹿頭骨,又猶豫是否幫風神帶回。考慮再三後取下一顆鬆動的牙齒,姑且交差。不遠處的林邊有窪黑水塘,這獸骨該是在那附近找出的吧。

 





接下來的路風景很棒,不時可見新康山、玉山群峰以及來時的南二段,更有許多崖邊踏點可攬勝或試膽,一度為了拍照角度而站到腿都抖了起來呢!不過更精彩的是變幻多端的雲,先前已有些小飛碟雲,如今卻越來越多又越來越大,美則美矣,不禁也擔心預報失準而有的好天氣是否仍能維持?

 




14:42過一小段此行少見的石瀑後休息片刻續行,接下來多走在草坡之上。或許是要扳回面子吧,昨日狀況不佳的谷音一馬當先衝上一片立了根指標的草坡,正是有顆山字三角點的南大水窟山,時約15:43

 





南大水窟山周遭都是漂亮的柔美草坡,也可飽覽群山,除了玉山和南二段群峰,雲海簇擁下的新康山依舊是焦點,而山形如金字塔般的馬利加南山也很醒目。

 





16:05離開後走在綿延不絕的漂亮草坡上,一路美景相伴,愜意極了。16:27見遠方草坡有幾條交錯的路,莫非是傳說中清朝與日據時代的兩條八通關古道?一會兒可見右側下方草原上有棟吸睛的紅色建築,正是今晚下榻的大水窟山屋。只是那期待已久的屋後大水窟竟完全沒水!

 

16:41抵達山屋,屋裡已有五人隊愜意地烹煮晚餐,見我們到來便挪了位子讓我們可在右邊聚居,而前往南營地方向取水時也先支應水好讓佳家煮飯燒水,還告知接下來的天氣變化,真是好心的山友。

 

其實本來懶得去取水的,和佳家以及谷音算了算身上剩的水,並密謀明天到秀姑坪時把士驊押下白洋金礦山屋,並將水全數交給上秀姑巒山的兩人,不夠的話再從山屋燒水送上秀姑坪補給。如此一來佳家和谷音比較好掌握時間上山,而早去過的士驊和我則可以樂活一天。只是漸入佳境的士驊不願鬆口放棄上秀姑巒山,且真要放兩位沒走過的隊友走也是有點不放心,討論到五點多終究還是決定去取水。

 



儘管山友說來回約一小時的取水之路平緩好走,且有往南營地1.5K的指標,但附近誠如先前所見的有上下兩條路,谷音和我探勘一會兒後半信半疑地選了條走,並努力記住附近的地形地貌。

 



擔心摸黑的兩人越走越快,過了二十來分仍未見水,谷音問說要不要設停損點,於是決定再走十分鐘看看吧,不過心想都來了哪有空手而回的道理。所幸沒多久看到一紅色立牌上寫了「往水源10分」,總算定了心地走到穿越路徑的小澗。

 

取出瓶瓶罐罐一一裝滿,順便拿出小毛巾擦擦臉和身子,若不是天色將暗,還真想脫鞋泡泡腳。

 

18:25天色已略暗,身著粉紅外套的佳家在乾涸的大水窟旁顯眼得有如汪洋中的燈塔指引我們下丘而去,三人開心於順利取水歸來,和谷音兩人更揹著水賽跑到山屋呢!

 

佳家和士驊已備妥晚餐並說有我的份,盛情難卻下便依了,只是那本該香噴噴的鹹豬肉吃起來味道不太對,但想到都辛苦揹上來了,還是默默地吃掉,隔天早上果然拉肚子,且出發不久士驊也鬧肚疼。

 

七點半後有人說水鹿出現了,出外一看果然就在我先前灑尿的地方,於是大夥集中火力尿在一起,之後又吸引水鹿來到面前幾公尺處。不過這兒的水鹿不像白石池那兒不怕人,不時警戒地抬頭看人,稍有動靜便退開些。

 

跟水鹿說聲晚安後,20:15窩進睡袋裡呼呼大睡。十點醒來時覺得很熱,想我這一晚狀況也太好了吧,都不用穿外套。只是一會兒發現心跳得快,太陽穴附近也蠢蠢欲動,這是犯高山症的前兆,趕緊戴上毛帽並調整呼吸,終於壓下並平安度過這一夜。

 

2018.5.3(Thu)

 

三點起床後東摸摸西摸摸時發現頭燈又不亮了,趕緊換上第四顆也是最後一顆電池。那是兩年前在福岡Bic Camera買的Panasonic低自放31900mAh充電電池,頭燈用得省的我竟會換得這麼快,且隔天早上便完全沒電,看來還是一般電池可靠些。

 

4:38出發,路過南營地指標時谷音滔滔不絕地說著昨日取水的心路歷程,看來印象很深刻喔!

 



5:15見雲海中飄著的新康山上頭天空已抹了粉妝,繽紛晨光與美景引得一行人留連忘返,而柔美草稜下的紅色山屋也目送著我們離開,靜靜等候下一批旅人來訪。心中暗許有朝一日定要回來悠哉個幾天,隔天卻發現當年走八大秀時的八通關古道西段已沒那麼好走了。

 





不久陽光穿透雲層,染黃四周草坡,一一點亮這幾天走過的山頭,心如遠方雲海翻騰,既讚嘆美景,也佩服自己能深入臺灣的心臟地帶。

 







6:12走到白木倒落滿地的草原,緩步通行其間有秀姑坪周遭白木墳場的感覺。西邊龐大山塊上突起一三角山頭,正是玉山南峰,而南邊綿延山巒正是一路走來的南二段,有座山頭被雲遮了去,真是名符其實的雲峰。

 

小心翼翼通過崩崖邊的山徑,不久便於6:39抵達大水窟山。

 





山頂視野極佳,整個玉山山塊從北北峰到東小南山一字排開,而平常像比個讚的東峰隱身在主峰前,得仔細端詳才分辨得出來。往南看也很精彩,南二段、南一段到北大武山,另外還有一路相伴的新康山。

 

想我上次來時因雲霧繚繞而無景可看,便讓隊友先往秀姑坪去,獨自一人好好補回缺憾,直到心滿意足才追人去。

 





一路除了眼前越來越高大的秀姑巒山,還可看到遠方的郡大西巒,以及明日要走的八通關山。回望也能明顯看到新康山、三叉山、向陽山、雲峰、關山以及北大武山,真是峰峰相連到天邊。

 

此行不見上回開了滿坑滿谷的玉山杜鵑,僅偶有幾株玉山杜鵑及紅毛杜鵑,以及為數頗多的馬醉木。

 

接近秀姑坪時趕過走岔了路的佳家和谷音,並於8:33抵達。儘管半途肚疼如廁的士驊還不見人影,此刻也不管他走得快還是慢,決定不拆隊了,還是大夥同行為佳。

 

9:00帶上攻頂包,全員往秀姑巒山挺進。由於忌憚於氣像預報下午變天,一路沒怎麼拍照,就怕耽擱時間,9:41到了馬博山屋岔路更破釜沉舟地收了相機,終於在10:25抵達秀姑巒山。

 

名列中央山脈第一高峰的秀姑巒山理應有無敵視野,卻跟上次一樣讓雲給遮了,擺明要我再來一趟,下次回訪該是馬博橫斷了吧。

 

一度藍天乍現,旋即收了回去,不過還是把握住短短一兩分鐘拍藍藍攻頂照,感謝老天的恩賜。

 

10:58在雲霧的催促下離開,11:20過馬博山屋岔路,並於11:50回到秀姑坪。待士驊出現並整裝後,重裝上身離去。

 

9分鐘到白洋金礦山屋,屋前石頭上有顆獸骨,儘管腦中浮現風神的殷殷期盼,再三猶豫後還是將它留在原地。而原本山雨欲來的態勢似乎趨緩,便在這兒褪去雨具。

 

印象中往中央金礦山屋的路有幾段濕滑的落差,儘管走得小心還是著了道而讓褲子黑了一片,連內褲也滲濕了,害我後來走得亂不自在的,於是14:18一抵達山屋便趕緊換褲子。

 

這雨要下不下的,趕緊拎了毛巾和瓶瓶罐罐到溪邊取水並梳洗一番,水清身心清。回山屋後不久便下起雨來,還不小呢!真感謝老天的眷顧,沒讓我們淋雨,同時也感謝隊友們邀我共食。

 

或許是最後一晚了,大夥放鬆許多而勇於指出鹹豬肉餿掉,儘管谷音不放棄地水煮後再試,得出瘦肉狀況稍好的結論,士驊仍想找地方埋了,但一路揹出感情的谷音哪肯由他去,毅然決定揹下山,好樣的!而一路狀況連連的士驊也成了大夥笑柄,呼吸不順、胃痛、腳痛、腳趾頭頂到、起水泡、水泡破了、肚子痛......說笑之餘還是很佩服他一一克服各種不適並堅持地走下去。至於此行唯一女性的佳家腳程極快,在士驊屢屢落後進山屋之際便由她撐起烹飪及燒水的任務,行前可是沒在山上煮過飯的呢!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快,一轉眼天黑了,於是18:35便鑽進睡袋。夜裡不時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還遠近交替著,不勝其擾的士驊早起來戰了幾回,一度追殺到我的領空,睜眼一看卻見老鼠在晾衣繩上走得挺順的。連日來多虧士驊夜戰而免於鼠輩橫行,不過話說回來,今晚應該讓牠叼走鹹豬肉的。

 

2018.5.4(Fri)

 

2:57起床後沒多久,頭燈就沒電了,拿出前三顆交替撐著,直到完全不行只好靠手電筒,卻還是能維持早早收拾完畢等大家。

 

4:40揹上輕盈許多的背包踏上歸途,5:10到巴奈伊克山屋,不久天色漸亮,沒有頭燈的我終於鬆了口氣。

 

5:48抵達八通關山登山口,小休片刻便頂著重裝上去,只因八通關草原到觀高之路坍塌嚴重而須繞道,想我當年可是輕裝可上的啊!

 

心不甘情不願地重裝陡上,雲霧繚繞下一路只有達芬尖和玉山主峰依稀可見,走得我興味索然。本該在西峰岔路下重裝再上,卻因士驊行前取得八通關山頂直下觀高的航跡,據說可省一半的時間,這誘因讓我們選擇重裝攻頂。

 



8:06抵達一片白茫茫的八通關山,沒景可看的我們打算拍完照就快閃走人,沒想到一路幫大家拍攻頂合照的士驊架好相機起身時閃了腰,大夥笑到差點跟他一樣爬不起來,狀況還真多啊!

 

做點伸展後稍稍好轉,8:36終於要下山。四周找了找傳說中的布條,找著後鑽進林子,再回到正路已是11:11,且距東埔16K,連觀高都還沒到,一點也沒省到時間啊!要知這林裡路跡時而消失時而紛亂,偶然出現布條,卻又舊到被青苔染綠,到處是蕨類與腐土,更不乏水晶蘭與蘭花,不小心還會走到深深的乾溪溝邊上。

 

一行人不斷找路看地圖,終於下到溪床邊並看到水管以及扁帶等文明世界的產物,這才鬆口氣休息。說真的不建議走這條路,看前人航跡也走得紛亂,顯然得不斷找路。不過這段迷航也讓我有個小收獲,那就是撿到一支鹿角,雖是斷的,但還留有Y形叉。

 

11:48接回八通關古道,11:52抵達觀高坪休息吃午餐,這才安下心來。

 

13:15到對關再休息一下,有隊人數不少的山友上來。儘管開了滿滿的毛地黃,由於歸心似箭而無心欣賞。

 



14:19過乙女瀑布,9分鐘後到樂樂山屋小休一下又快步離去,只因我想下雲龍瀑布梳洗一番。

 



14:56在瀑布棧橋下沾個涼、洗把臉、擦擦頭,再把一天一粒的橘子拿出來分掉,然後繼續趕路去。

 

15:37遇到要載我們下山的坤哥,心想怎這麼有閒情逸致上來走走,一問才知他聽說士驊閃到腰而要上來幫忙揹東西,真好!

 



大夥馬不停蹄下山,終於在16:02抵達愛玉亭,並在士驊的建議下每人都點了檸檬和酸梅各一碗,喝他個爽快!儘管士驊說他狀況多而要請客,但念在他為大家規劃行程並打點一切,哪有讓他出錢的道理,而我一路被叫「蜂哥」,難得不再是「小」字輩,這兩天又搭他們的伙,於是趁老闆還在舀就先付了錢。老闆也很阿莎力地只收200元,還直說看到山友平安歸來就很開心了,之後更拿了醃桃子給我們嚐嚐,臨去前再加碼一人一顆桃子,又一個好心人!

 

由於車子上不來,一行人得再踢段水泥路到東埔一鄰,途中看到一人似是MIT臺灣誌出現過的嚮導,正和隊友小聲說著,有點距離的他突然出聲說「我就是」,一聽馬上回頭央請合照並和小聊一下,他還問我有沒有遇到他們家的黑熊,腦筋轉了個彎才想起是路上遇到問我們水源的協作,而車行盡頭有輛貼了熊爪的小貨車便是他們的。

 

到了東埔先洗個澡,洗頭時竟發不了泡,直洗第二次才正常發泡,於是身體也洗了兩次,才覺自己不再是山林野人。

 

洗完澡原本計畫到水里搭火車,再到二水轉火車到新烏日,然後搭高鐵北返,如此轉來接去的實在麻煩,歸心似箭的大夥便跟坤哥商量加價送到高鐵站,順便帶去吃慶功宴。近七點時到集集「吃飯店餐廳」,點了蛤蜊絲瓜、酥香鮮蚵、三杯雞腿、炒龍鬚菜、蝦仁炒蛋、鮮魚丸湯共五菜一湯,一上菜便被份量給嚇到,結果深怕吃不完的大夥不小心就清盤,是有多想念人間美味啊!

 

其他照片:http://photo.pchome.com.tw/mascotbee/092/

 

以下是本次行程錄:

 

 

04/29 (Sun)

----------------------------

0325 向陽營地

0530 向陽山屋(30)

0656 好好池營地(26)

0756 向陽名樹(30)

0933 向陽山岔路口(46)

1050 嘉明湖避難山屋(44)

1338 三叉山岔路口

1405 新康14.3K岔路口(7)

1415 嘉明湖(16)

1435 新康14.3K岔路口(13)

1512 南二段岔路口(11)

1710 拉庫音溪(過溪取水)

1722 拉庫音溪山屋(宿)

 

04/30 (Mon)

----------------------------

0320 拉庫音溪山屋

0634 南雙頭山(53)

0931 雲峰下三叉營地

0957 雲峰東峰下岔路(70)

1250 雲峰(55)

1455 雲峰東峰下岔路(50)

1707 黑水塘

1826 轆轆谷山屋(宿)

 

05/01 (Tue)

----------------------------

0633 轆轆谷山屋

0739 轆轆山登山口(16)

0757 轆轆東峰(3)

0815 轆轆山(34)

0902 轆轆東峰

0905 轆轆山登山口(21)

1242 兩漥黑水塘(8)

1309 塔芬池(91)

1501 塔芬山(34)

1652 塔芬谷山屋(宿)

 

05/02 (Wed)

----------------------------

0530 塔芬谷山屋

0707 距大水窟8km指標後水池(8)

0836 達芬尖山登山口(17)

0905 達芬尖山(66)

1017 達芬尖山登山口(12)

1032 達芬山屋舊址

1543 南大水窟山(22)

1641 大水窟山屋(29)

1747 南營地方向取水(14)

1828 大水窟山屋(宿)

 

05/03 (Thu)

----------------------------

0438 大水窟山屋

0639 大水窟山(44)

0833 秀姑坪(27)

0941 馬博山屋岔路口

1025 秀姑巒山(33)

1120 馬博山屋岔路口

1150 秀姑坪(22)

1221 白洋金礦山屋(11)

1418 中央金礦山屋(宿)

 

05/04 (Fri)

----------------------------

0440 中央金礦山屋

0510 巴奈伊克山屋(6)

0548 八通關山登山口(5)

0806 八通關山(30)

1111 距東埔16K里程碑(距八通關2K)

1148 八通關古道(距八通關2.7K里程碑)

1152 觀高坪(22)

1315 對關駐在所遺址(13)

1419 乙女瀑布

1428 樂樂山屋(5)

1456 雲龍瀑布(14)

1602 愛玉亭(25)

1643 東埔一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