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8 21:29:45小蜜蜂

20151112_大小劍完登半百行

  

去年走完玉山北峰後,離完登半百又近了點,山下總說得一嘴好山的土狼猛出餿主意,把恰好湊數的硬陡大小劍給搬了出來,幾經抗拒卻人算不如天算地沒走成南湖群峰,就這麼被他得逞了。

行前想說主辦的葉子功課做得勤,加上自己工作繁忙,也沒去研究這四天三夜的行程到底長怎樣。直到出發前幾天元卿說無法排開佔到出發日的工作而不能去,立馬研究三天三夜的可行性並計畫四人拆兩隊,儘管大夥同意,但可行歸可行,縮短時間走來將更操。又過一兩天,元卿說工作安排到週六,確定去不了,心裡雖覺可惜,卻反倒鬆了口氣。

 

2015.11.12

 

為了配合6:30的集合時間,雅銘犧牲睡眠提早上班並載我到土狼家附近會合,會合後便往宜蘭開去,途經南山村依往例按天數買了四顆茶葉蛋帶上山。一路邊聊登山邊欣賞雪山山脈,不覺開過不起眼的松茂林道岔路口,只得折回。

林道窄得幾乎僅容一車通行,到一大彎岔路處便該停車。下車整裝一番,十一點半左右背包上肩出發去。

幾分鐘後到一處似乎容易坍方的地方,若不是這兒路坍得窄,車子可以開到更裡面。前面有座跨越大甲溪的仁壽橋,過橋投遞入園證後再過去有塊空地…啥?仁壽檢查哨不見了!先前計畫分兩隊時還打算夜宿於此耶!之後上網查發現九月中還在的說。

 

再走一小段有個流籠頭,心想若能把我們送上山該有多好啊!尤其這葉子走得飛快,三兩下就不見人影,我和土狼跟得望塵莫及,只得隨他去了,十二點過柵欄才見他悠哉坐地哈草。

林道上生態豐富,不時有又大又漂亮的蝴蝶飛舞,後來在地上看到一隻死掉的蝴蝶,應該是曙鳳蝶吧!

12:42抵達松茂水文站,又見早下背包哈草的葉子,多日不見,腳程竟如此神速,不過也抽太兇了吧!廢棄的水文站裡有木板拼成的床,連桌椅都有,似乎是個夜宿的好選擇,但據說晚上會有蝙蝠出沒,會被嚇得睡不好。

離開不久到斷了的樂山橋,橋上坐了老神在在的葉子,看得我和土狼自嘆不如。需水量較多的土狼到樂山溪邊取水,不過我也拿了空保特瓶裝點水好煮泡麵。一會兒來了輛機車,想必有柵欄的鑰匙,與兩位來人聊了聊,原來是松茂部落的護溪巡守隊,不禁往橋下張望,卻不見魚蹤,倒是斷橋處一叢紫花開得玲瓏可愛,據說名叫小木通。

沿著簡易木梯下斷橋,約半小時抵達林道盡頭,即是天梯登山口。望著那傳說中站起來的天梯,腿都軟了,照片拍不出它的既陡且長,難怪先前看別人的照片都覺得不過爾爾。

地上有微微冒煙的篝火餘燼,為免引起火災,又不想浪費水,只好一人一泡尿解決,這才安心上天梯。

上了天梯馬上感受到它的不好惹,先前走得行雲流水的葉子慢了下來,不時氣喘吁吁地停下腳步休息,休息還不忘“呼吸新鮮空氣”,比起他風神學長真是有過之而不及。而這天梯的可怕之處在於上去辛苦,下來也好不到哪兒去,一路下坡讓膝蓋和腳趾頭都飽受折磨,簡直是絕望天梯!

四點半左右走到一段稜線的小岔路,看路跡應是腰繞,但上方卻綁了布條,見葉子已步履蹣跚,便自告奮勇探路。循布條上攀即發現是殊途同歸,再往前探一段路,發現芒草頗高且路跡紛亂,儘管此刻天空仍藍得漂亮,但這時節天黑得快,摸晚黑還要搭帳似乎不妥,恰好方才岔路前有塊空地,便折返與隊友討論後決定提前紮營。

這鋪了一地落葉的空地據說是瘦稜營地,趁著天未黑把帳篷搭好,接著煮近來夯得很的台酒花雕泡麵,六點吃完時天也黑了。「天黑了,星星就出來了」,某長官嘉勉的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但此時出來的卻是點點螢火!平常看到螢火蟲已難能可貴,登高山看到就更稀奇了,2009年的情人節在北大武喜多麗斷崖遇過,還有一次是2012年10月登屏風山下來過合歡金礦營地後,登山十年能有三次也挺幸運的。

有了這邊亮那邊亮的螢火蟲和天上不停眨眼的繁星相伴,這一夜心滿意足地睡了。

 

2015.11.13

 

一早起床,吃早餐、撇條、著裝、收帳蓬、塞背包,4:15準備出發,不過臨行前葉子的頭燈罷工,只得先綁樹上,回程再取。

滿天星空下鑽行在一人高的芒草叢裡,腦中浮現某集「侏儸紀公園」的景像,感覺隨時有人要被恐龍叼走,不禁頻頻回首看隊友是否還在。

5:40抵達披了一大塊藍白相間塑膠布的獵寮營地,這是原定第一晚的宿營點,算算昨天硬撐也許可以六點到,但天也黑了吧,且營地已有一隊人,據說是來做生態調查之類的。

下背包吃吃喝喝兼閒聊期間,有位山友下來,一問知是獨行大小霸縱走大小劍,大夥無不肅然起敬!馬上東西收一收,戰戰兢兢上山去。

六點多天色漸亮,防火巷裡的草沒有先前那麼長,儘管路跡也是亂,但走來踏實多了。



八點半在艷陽下抵達標高2801公尺的推論山,跟三角點合照後到雨量計旁坐下來休息,並欣賞漂亮的藍天白雲。前方箭竹覆蓋裸岩的漂亮山頭是劍南尖山,而那右側草坡左側森林的山頭是油婆蘭山,也就是今晚要過夜的地方,看起來還有好一段距離與落差呢!

離開推論山即可在右側林梢窺見山體廣闊的雪山,而前方油婆蘭山往左延伸而去是布伕奇寒山,再走幾步便看到有著一整片磅礡崩壁的山頭,那是很好認的佳陽山。

正浸淫在在大好天氣下欣賞山林的快意,前方卻傳來葉子的哀嚎,原來又抽筋了,比起前幾回似乎更痛苦,索性讓他坐下好好休息,也趁機回頭欣賞中央山脈北段。五、六分鐘後續行,十分鐘後又再次倒下,如此反覆幾回,實在擔心他的狀況,心情如逐漸籠上的雲霧般不樂觀。或許,得放過近在咫尺的百岳了…

十二點走到接近油婆蘭山時,先前趕過我們的一位生態調查隊泰雅族人勸我們趁著避風處就地休息用餐,在山上當然要聽原住民的話!更何況隊友需要休息。

近一點續行,走到一山坳處見路跡頗亂,便讓隊友先休息,我取左探路去,走個幾步路看到營地就在前方,便讓隊友也跟著來。

營地週遭草叢有不少保特瓶,想必是前人留給後人用的,不過許多都放到長綠藻了,也不知能不能喝。由於風有點大,又知道油婆蘭營地有上中下三區,便往左上行找到中營地,感覺風小一點,再往上到油婆蘭池便是上營地,比較之下決定就住在中營地。

這時才一點多,其實是可以依計輕裝取大劍,但葉子似乎已不行了,而土狼也甘願喝油婆蘭水而不去大劍劍南鞍部下切取水,於是就地紮營。



這油婆蘭池水色有如濃茶,風味較能高南鞍的陳年箭竹茶更為“豐富”〈五味雜陳〉,那滋味不論在嘴裡還是腦海可說是繞樑三日〈餘悸猶存〉,不過為了活命,就喝吧!更何況油婆蘭水不失為解便良方,那幾日排便超順暢,且下山後一個禮拜無意間翻出一水壺,裡頭有褐色水,一時不察打開便聞到那熟悉的味道,倒進盆栽並清洗後馬上去蹲廁所,真神效也!

搭好帳篷煮起泡麵,便是陳年花雕也不敵油婆蘭水,只好邊吃邊欣賞雲霧沉降後的大劍劍南連峰以及其後的雪山,希望視覺的饗宴能讓我忘卻味覺的錯亂。

大劍劍南鞍部出現兩頂帳篷,是生態調查隊搭的,彼此隔空呼喊打招呼挺過癮的。四點半後見來時山稜有人現蹤,不久也來當我們鄰居。來人頻頻抱怨尚未跟上的隊友走太慢,但他們只用一天就幹掉我們辛苦走了兩天的路,也沒得嫌了吧!不過兩位山友的出現,在葉子八成走不到以及土狼不願走小劍的情況下,似乎是我登小劍的一絲希望…

 

2015.11.14

 

儘管昨天隊友說不去小劍,今天還是早早起床,走到哪算到哪吧。不過三點四十分出發時葉子的手電筒鬧脾氣,只見他鑽進帳篷裡忙亂地掏出電池換來換去。連兩天的開始都因照明而小挫,真是不祥之兆啊!幸好有滿天星斗讓我們起碼對天氣有信心。

由於擔心葉子的狀況,刻意放慢速度,結果沒多久就被鄰居趕上。欲讓追兵先行,卻客氣地跟了我們好一段,直到我們要休息才肯超越。隊友見狀說不去小劍並要我跟著山友一起去小劍,考量自己狀況較前兩日好且對方同意,便跟了去。

山友名Shark,腳程和經歷令我Shock!據說登山才一年便累積近四十座百岳,難怪能維持腳力。我一路緊跟不敢亂拍照,深怕一停步屏氣就再也跟不上了。

六點出頭見東方天空顏色變得快,大甲溪谷上又有滿滿的雲海,Shark總算停下來拍照,而我一路掛在脖子上的相機終於有用武之地。



6:08太陽從中央山脈一點一點昇起,萬丈光芒直射而來,也掃過群山,照亮後面的雪山西稜、方才走過的布伕奇寒山以及隱身其後的大劍山,當然還有前方即將登臨的佳陽山。

欣賞15分鐘的美景後續行,十多分鐘見一樹堪稱佳陽名樹,難得Shark又停下拍照,趕緊搶拍幾張。

再走不久他想撇條便要我先行,我也樂得邊走邊拍照,天氣這麼好不拍可惜啊!只是悠哉個十來分又被趕上,馬上切回急行模式。

7:27在藍天之下登臨佳陽山,我的第48座百岳。

一上去便被Shark叫去幫他拍攻頂照,本以為順光拍個一兩張留念便輪到我了,沒想到他老兄四面八方都要留念!大概是他的習慣吧,幫我拍時也要我這邊一張那邊一張。

 

拍完後正要賞景,什麼?他揹起背包往小劍去了!即便是跟他說有觀音圈也留不住,只得匆匆拍個幾張,邊惋惜邊拔腿狂奔而去。

往小劍的路相較於布伕奇寒到佳陽間的路其實不難走,且林相優美,可惜死命追趕到劍山的兩個小時內只拍了三張照片,若不是心知該掌握時間以免回程摸黑,才不願乖乖就範呢!

9:40抵達劍山,我的第49座百岳。

Shark悠哉地坐在路口啃麵包,據說已到十來分鐘,本以為我的來到便可以拍攻頂照了,結果不行!得等他吃完。也好,這一路趕趕趕,加上油婆蘭水的催化,我要去蹲了。

解放後見他還在吃,我也趕緊囫圇吞棗一番,並拿出橘子與他分享。見我在進食倒也不催,反而收拾起周遭插了箭竹枝葉集水的瓶瓶罐罐,因他認為那些都是山友偷懶不帶下山而製造的垃圾。我當然覺得數量是多了點,但也沒必要全倒光光並把它們集中起來吧,畢竟那有可能是救命水,更何況搞了老半天也沒要帶下山,真成了垃圾堆。

一會兒總算可以拍攻頂照,抄起亮嘉的手作木刀權充小劍,拍完照便拍拍屁股走人,劍山啊劍山,後會無期。

離開小劍不遠才留意到可俯瞰德基水庫,對岸山坡上有條寬敞的馬路,不知是否小時全家出遊走過幾回的中橫?

回程如來時一樣一路無休,12點時看到今天最後一片藍天,12:37重返佳陽山已無展望,和先前上來時的無敵視野有天壤之別。山頂沒見著Shark,想必是不等我了,索性下背包吃吃喝喝,為稍後的路程儲備能量。

 

休息十來分鐘後將相機收進背包,得認真趕路了。一路有指向牌和防迷亮黃鐵牌導引,且路跡還算清楚,只要沒起大霧或摸黑是沒什麼好怕的。

兩點半經過腹地不大的老伍營地,營地旁箭竹叢立了幾支保特瓶,顯然沒遭到Shark的毒手。

15:49抵達來時摸黑沒留意到的布伕奇寒山,周遭林相也挺漂亮的,見雲霧漸湧,趕緊速速離去。

 

16:37遇到葉子並得知土狼就在前方不遠處,心裡踏實多了,只是沒去小劍的他們怎會被我追上呢?更何況他們還打算攻完佳陽要回馬槍續攻大劍耶!一問才知疑似油婆蘭水作祟,讓葉子上佳陽前肚子痛到幾乎不能走,幸好有土狼和另一位鄰居一路相伴。

接下來便換我陪著葉子走,五點過003指向牌後便往霧裡去,總算在17:12回到營地,周圍又多了幾頂帳篷呢!

帳篷裡和土狼一人出蝦叔叔一人出啤酒小慶功,可惜葉子累到無法來共襄盛舉。而外面又是風又是霧的,和土狼也懶得煮食,乾糧吃一吃倒頭就睡,刷牙?再說了。

 

2015.11.15

 

一早起來碰到帳篷便聽到細微的叮噹聲,出帳才知裡外都結了霜。夜裡氣溫顯然低於零度,凝結了雲霧也還我們清朗。深深吸了滿腔冷冽,清醒了遊走在似睡如夢的一夜昏沉,仰頭望向星空,許下今日順利完登半百岳心願。

四點出發走在劍南尖山的平緩草坡中,悠哉得幾乎忘了大劍名列十峻之一,進入矮樹叢後,馬上有刺柏小蘗之類的招呼來客,接著的陡上攀爬更再再提醒勿忘十峻之艱險。

六點攻上大劍山,半百岳達成!

太陽隱身在中央尖和甘薯峰後的雲海下,猶抱琵琶半遮面似的欲拒還迎,惹得隊友和Shark苦苦等候而遲遲未攻頂,我也得以擁有二十來分鐘獨享大劍,只是天寒地凍的,手指頭凍得發疼。

往北看去,幾個山頭後的雪山有如張臂歡迎般岔出西稜與志佳陽,由於沒研究也沒走過西稜,什麼頭鷹山、火石山、大雪山、中雪山完全認不得,而該路線動不動就封閉,也不知哪天才能登臨其上?西稜後一平緩山頭有人工建築,該是樂山基地吧。



順著來時的稜線看去,一大片草坡連到劍南尖山與油婆蘭山,接著是山頂滿滿都是樹的布伕奇寒山,再過去是明顯落差後再攀升到看得到一點崩壁的佳陽山,而稜線的尾端就是劍山,劍山後的山塊正是白姑大山,視線延伸而去再拉回可看到玉山、干卓萬群峰以及中央山脈南段和北段,視野相當棒!

6:16太陽終於從遠方雲海躍出,在這天時地利下完登半百岳真是再好不過,一會兒隊友上來再湊人和,完美極了!

這幾天走得辛苦的葉子一上來就拎了罐可樂給我,說行前尋覓許久卻找不著有我名字的瓶身,只好帶上「LOVE」,聽完更感動了!

山頂上也不過就五人,卻有拍不完的攻頂照,就是背光臉全黑也拍,這是Shark的特色,哈!

瘋了一會兒看到油婆蘭草原上有塊亮光,那是油婆蘭池,再往左便是我們的帳篷,想到今天下山有得趕,趕緊收拾玩心離開。不過醉心於十峻的葉子想獨佔大劍一會兒而要我們先走,放不下心的我只得在假山頭躲著,讓他滿足個夠。

回油婆蘭的路上見葉子頻頻回首留戀而走得慢,原已收相機打算快步下山的我索性取出來拍個夠,似乎連谷關七雄都拍到了。

 

九點多到營地先拆帳篷曬乾,等待期間吃吃喝喝好減輕背包重量,接著整理好背包再收帳篷,多有效率啊!只是姍姍來遲的葉子一回來便癱坐,一會兒脫掉雨鞋調整,也不要我們幫忙收帳篷,沒事幹的土狼和我只好發呆閒晃。

十點半終於要離開這住了兩晚的營地,由於不想摸黑,且考量大家走得快的地形不一,而路跡也清楚,便講好不用非走在一起,各自努力去。

一路飛奔而下,近一個小時便經過推論山,不到兩小時抵達生態調查隊休息差不多準備離去的獵寮營地。下背包吃吃喝喝,十來分鐘後土狼出現,聊個幾句換他吃吃喝喝,我繼續下山。

防火巷裡草長得長,見右邊樹叢下松針鋪徑又直又長,行走其上就如高速公路般暢快。無意間發現左側草叢裡有一池水,似乎是沒人記錄過的水源。

13:13經過第一晚夜宿的瘦稜營地,葉子的頭燈還吊在樹上,正得意於自己不到三小時就走完第二天走的路,並依先前經驗取右走樹林邊,儘管前方路跡不明顯,卻還是信心滿滿地走下去,如人中呂布般左衝右突,直到往哪兒都看不到路徑,並因腳下松針土石鬆軟滑了幾回而剷出一堆炭灰,總算相信自己走錯路了。欲回頭上攀,卻處處被掉落地上的枝枒箝制,反倒向下滑落,我有如陷入蟻獅流沙坑做困獸之鬥的螞蟻,腦中還浮現「完登半百男子消失在大小劍絕望天梯」之類的畫面,真慌了…

將手中登山杖深深插進土裡好穩住腳步,接著深吸幾口氣好緩和心跳,拿出手機打電話給土狼和葉子都不通,心想先前超越的生態調查隊和土狼應該在附近,於是便一聲聲地呼喊,經過五、六分鐘的獨角戲,總算有人回應。儘管沒見著人,卻直說我走錯路了,要我往上並往右切回路徑,聽口音明顯是生態調查隊的那位泰雅人,原住民聽音辨位的能力真強!有了他的指引,彷彿吞了定心丸和大力丸,一步一步要回高度,終於切回正軌,遇上停下來等我的他們。

一見到人,心跳得狠,氣息也亂,腿都軟了。他們要我休息一會兒並一起下去,人真好!很感謝他們的幫忙,讓我能很快脫離險境。不過聽到我呼叫也停下來的土狼出現後,還是和他一起走了。

經過這段歷險,再走不快了,而當下大夥只留意到我手臉都抹上黑炭,回家後才發現小腿骨都瘀青,褲子更破了好幾個洞。泰雅人說那歧路是他們先前打火時踏出來的,很多人都走錯,土狼說他本也走錯,只是沒多久察覺有異便退回原點,我真是太不小心了。



離開後一直擔心獨走的葉子,卻始終連絡不上,下到林道過松茂水文站後總算接到他的來電,據說剛離開樂山橋,算算差我們四十來分的路程,可以放心了。巧的是跟我們一樣在樂山溪狂飲溪水,土狼還喝到流鼻血;更巧的是,在同一個地方步上我的後塵誤入歧途,也差不多耽擱了半小時左右。幸好我們都走出來了,不過以後要獨行時真的要三思,非必要絕不獨行!

五點前回到停車處,等待葉子的時間和一位在等待單攻大劍隊友的山友聊天,著實佩服他們的壯舉,而昨天也遇到一位單攻佳陽小劍的強者,回油婆蘭的路上還說考慮續攻大劍再下山,山上奇人異士還真多!

半小時後葉子趕在天全黑前出現,喘了好幾口氣,我和土狼則是鬆了一大口氣,終於可以回家了!

最後,完登半百總要寫點感言。首先要感謝土狼一年前的烏鴉嘴言中大小劍完登半百,再來是辛苦籌劃及接送並貼心準備完登半百可樂的葉子,然後是帶我前往小劍的Shark,以及指引迷津的生態調查隊。另外要感謝過去陪伴我登山的朋友們,還有引領我走入山林的九官鳥和山貓,以及拐我上玉山的一條龍表姊和表面上不一定但心裡支持我登山的家人們。當然,還要感謝大小劍給我的教訓,面對山林要謙卑、謙卑、再謙卑。百岳之路,不敢說一定能走完,但有機會又有能力時會盡力去往前邁進,真的不行時也要知難而退,留得青山在,不怕沒山爬。

 

其他照片http://photo.pchome.com.tw/mascotbee/073/

 

以下是本次行程紀錄:

 

11/12 (Thu)

----------------------------

1134 松茂林道果園停車處

1143 仁壽橋(投遞入山入園證)

1242 松茂水文站(休7分鐘)

1302 樂山橋(休14分鐘)

1348 防火巷天梯登山口(休11分鐘)

1639 瘦稜營地(宿)

 

11/13 (Fri)

----------------------------

0415 瘦稜營地

0540 獵寮營地(H2335M,休21分鐘)

0832 推論山(H2801M,休26分鐘)

1158 近油婆蘭營地(休54分鐘)

1319 油婆蘭營地(H3308M,宿)

 

11/14 (Sat)

----------------------------

0346 油婆蘭營地

0727 佳陽山(休8分鐘)

0940 劍山(休29分鐘)

1237 佳陽山(休13分鐘)

1430 老伍營地

1549 布伕奇寒山

1712 油婆蘭營地

 

11/15 (Sun)

----------------------------

0405 油婆蘭營地

0602 大劍山(休60分鐘)

0704 假山頭(休14分鐘)

0913 油婆蘭營地(休75分鐘)

1126 推論山(H2801M)

1216 獵寮營地(H2335M,休24分鐘)

1313 瘦稜營地

1424 防火巷天梯登山口(休8分鐘)

1456 樂山橋(休34分鐘)

1546 松茂水文站(休5分鐘)

1643 仁壽橋

1654 松茂林道果園停車處

 

吉米布萊特 2016-05-23 17:25:24

哇..好厲害..四天耶..

那是曙鳳蝶沒錯..

午安..

版主回應
把一般三天行程走成四天是偷懶了點哩~
你拍了很多專業昆蟲照,
說是曙鳳蝶準沒錯,
松茂林道上飛來飛去的多是牠.
2016-05-24 09:5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