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undai電跑車690匹馬力 贊助
2018-10-13 23:30:38不務正業

【2018-7 巴黎】 Day 1 巴黎歌劇院 & Batobus遊塞納河

早上七點半飛抵巴黎戴高樂機場,入關拿行李,搭上從SIXT預約的機場接送休旅車,在高速公路塞了一下下後,十點多抵達要連住六晚的公寓-Caumartin 64前一晚住客剛走,公寓還沒打掃好,我們只能簡單check-in,寄放行李,然後出門開始逛大街。



 

離公寓最近的景點是Garnier Opera,也稱Opéra de Paris,先帶青少年來參觀這棟金碧輝煌歌劇院。

 

歌劇院建於西元18611875年,法蘭西第二帝國時期,由拿破崙三世下令建造,這棟建築是新巴洛克風格的代表之一。

 

《歌劇魅影》的故事背景就是這座歌劇院。

 

一進入,便覺氣勢非凡。

 

順著階梯走上表演廳。

 





超華麗。

 

走上階梯往下眺望。

 

法國歷任皇帝不斷加稅,擠榨民脂民膏,除了用來擴張領土,就是拿來蓋一棟棟奢華建築,難怪百姓不斷大革命。

 

從窗戶往外看,看見巴黎典型街道風光。

 

除了表演廳之外,還有好幾個華麗大廳。

 

行前本來考慮買票進場聽歌劇,但這陣子的演出都不是耳熟能詳戲碼,坐在這裡聽三小時,父子三人肯定會擺臭臉,還是進來參觀建築就好。

 




另一個華麗大廳。

 

這個廳更是金光閃閃,瑞氣千條。

 

法國的王公貴族真的太懂得享受了。

 

站在露台,全覽歌劇院大道兩旁典雅氣派建築。這條路底盡頭就是羅浮宮。看起來似乎不遠,可是又累又渴又餓的我們,下一刻走得好辛苦。

 

眾所熟知的巴黎美麗街廓風貌,來自19世紀的巴黎改造Transformations de Paris sous le Second Empire),或稱奧斯曼工程(travaux haussmanniens),主要進行於1850年至1870年。

 

19世紀之前的巴黎,市中心擁擠陰暗、危險且髒亂,拿破崙一世曾經計劃重建巴黎,但在位時間不夠長,未能竟志。法蘭西第二帝國時,拿破崙三世任用奧斯曼,大刀闊斧進行都市更新。拿破崙三世自七歲起就流亡在外,他到過義大利、瑞士、英國和美國,英國倫敦寬闊道路廣場和大型公共公園讓他留下深刻印象,於是,上位後,積極進行一連串改造,包括重建下水道,拓寬馬路,開闢林蔭大道,此外,嚴格規定使用建築物使用同樣建材統一樣式,且建築物高度維持在35公尺。隨著拿破崙三世陷入政治危機,奧斯曼被迫下台,拿破崙三世也在普法戰爭中被俘失勢,但兩人聯手打造的巴黎,為後世子孫留下用之不竭觀光財,。

 一群小學生進歌劇院戶外教學,個個拿著筆記本努力寫下心得。

 

每一個轉角都無限華麗。

 

離開歌劇院,繼續往塞納河方向走,接下來行程是塞納河遊船。

 

順著歌劇院大道Avenue de l'Opera走到羅浮宮,路程僅僅2公里,可是我們口渴肚子餓又有時差,青少年臉快臭起來了。

 

走到羅浮宮還不能停下腳步,要繼續往前走到塞納河坐遊船。

 

塞納河遊船有不同船公司Bateaux-MouchesBateaux Parisiens…,不同出發點,不同套餐組合。綜合比較之後,我選擇Batobus,一日票17歐元,可以在各個停船點隨上隨下。


 

 

時差疲憊之際,坐船看風景最適合。

 

亞歷山大三世橋。

 





很快的,艾菲爾鐵塔到了。

 

在這一站下船,本來是想走到附近新開張的Shopping Mall - Paris Beaugrenellegoogle一下,大約要走一公里。評估此時此刻三位同伴的意志力和體力,就算走得到,臉也應該超臭了,算了,決定放棄購物中心,簡單在碼頭邊吃吃三明治就好。

 

補充熱量稍稍休息後,繼續上船遊塞納河。

 





塞納河左岸的奧賽美術館。

 

來坐遊船,有一半用意是打發等Check-in的時間,我們最少要在外面遊蕩到下午兩點才能回民宿公寓入住。雖說Batobus的票能每站下船觀光再上船,但時差發作超累,不要說下船觀光,連坐在船上都快睡著了。


沒想到勤儉持家的老爺,這時竟然還說,船票買了就要用到極致,聖母院這站再下船參觀一下吧。

 

我們只好恭敬從命了。

 

要進聖母院的人排了長長一串,我們直接跳過放棄,找間店休息喝飲料比較實在。

 

隨便挑了一間看起來生意不錯的咖啡店,想學歐洲人坐在戶外喝咖啡,結果,戶外座好幾根香菸同時齊發,最後還是乖乖躲進室內避空污。

 

這間店有賣甜點和麵包,不少人進來外帶,忍不住手癢買來嚐嚐味道,嚐過的心得是,台灣的甜點和麵包一點都不輸巴黎。

看看時間,差不多了,總算可以回公寓休息了,趕緊搭船往回走。

 

塞納河上有兩座島,西堤島和聖路易島,遊船繞過聖路易島最東側,再往西開回羅浮宮。

 

天空慢慢放晴了。

 




西堤島最西側。

 

塞納河上,一座又一座的橋。

 

翰翰突然問說,心鎖橋是哪一座? 可以買個鎖鎖上去。嗯,青少年的旅行重點跟老人果然家差異很大。

 

還好今天巴黎涼涼的,熱浪來時,坐這種全採光的Batobus,沿途應該會不停咒罵。


 

每每看到青少年舉起手機拍照,阿母心裡便感到欣慰,這表示青少年對此行程有點興趣。

 

心鎖橋,橋上沒看到甚麼鎖,大概已經被資源回收掉了。

 

過了心鎖橋,Batobus羅浮宮站就到了。

 





青少年拍的羅浮宮。


正在猶豫要不要從這裡坐地鐵回公寓,突然想到應該先買好Paris Museum Pass,明天一早去凡爾賽宮時,才不用大排長龍,所以,我們順路走進羅浮宮地下室買Pass

一走入,發現萬頭鑽動,天啊,都下午三點多了,排隊入場的人龍還好長。

 


羅浮宮實在太熱門了。

 買好Paris Museum Pass,今天行程也接近尾聲,總算可以回公寓休息了。心情放鬆下來後,好像又有力氣行軍,父子三人於是決定靠雙腳走回公寓。順著歌劇院大道,一路欣賞街景,走回巴黎的「家」。

 

待在巴黎七天六夜,我們在歌劇院大道走上許多回,這一幕風景,青少年肯定不會忘記。

 

看到春天百貨華麗尖頂,便知道公寓到了。

 

到超市買齊這幾天需要的食物飲料零食。

 

然後,兩兄弟回公寓,老爺和我繼續前進春天百貨和老佛爺百貨公司。逛了一圈,完全沒有購買慾,空手而回。

 

巴黎第一晚,在公寓煮泡麵吃。

 

巴黎行第一天心得,巴黎旅遊是用錢堆積出來的。參觀歌劇院花了40歐,Batobus 1 Day Pass四張票總共68歐,兩張 4 Days Paris Museum Pass 要價124,波旁王朝留下的祖先財,讓法國人代代享用不盡。


今日路程。



晚上臉書跳出回憶,一年前的今天在德國科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