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W G80 M3高亮點 贊助
2021-10-29 08:00:00路痕

三八阿花一朵花

「你這個魷魚絲幹嘛叫我寫小說?」

「不然咧?不然很無聊欸!都沒東西好看呀!」

「你以為小說想寫就能寫嗎?也要有題裁和靈感呀。」

「那你不會當做是在寫作文哦?反正給題目又不是什麼難事,老師給了你題目你就非寫不可!難道你要繳白卷呀?你就用『三八阿花一朵花』當題目好了。」

「汝老師咧!這什麼鬼?有這種題目嗎?寫了有什麼好處?我又不欠你!」

「別這麼小氣嘛...也是因為你寫得好,人家才要你寫的呀!別人寫的我還不想看咧。」

「有這種理由的嗎?算你行!不過連這種題目你都說得出來,我敗給你了,你可別怪我狠哦!」

「好嘛好嘛,你只管寫,我只管讀,不管你寫什麼我都沒意見。快嘛快嘛,你寫就是了。」

「好,那就...寫著瞧!可別後悔哦...」

======================================

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後,有一個女孩六十歲,她喜歡上一個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古人,那時他才三十八,自稱「青州聿馬」。青州聿馬之所以轟動儒林,是因為他最後在儒林外死。(按下不表)但他曾有一部膾灸人口的小說《琶琶別抱》問世,盛極一時造成洛陽紙貴,被譽為千古地衣人而傳說至今。

關於這部《琶琶別抱》到底在寫些什麼?有可能是作者錯把南蠻進口的榴槤誤為寶島最新品種的蜜枇杷被刺傷而叫大家別抱?但眾說紛云已不可...靠!但唯一能確定的是裡面是在寫一個名叫「阿花」的青樓女子的滄桑文艷史(哈麥兩齒)。

這個女孩,哦,不!是有餘的女人不知什麼原因,大概是在做資源回收時不小心撿到了這本失傳已久的《琶琶別抱》線裝書,一時視為珍寶一頭栽進了那阿Q的世界。但奇怪的是:那女孩,哦,不,是有餘的女人怎麼都把這部線裝書看成《石頭記》和《速女經》的綜合2.0版?每天加外掛像看寒劇一樣,有時像拿著「風月寶鑑」在用美肌蝸牛軟體化妝?總是看得昏天暗地日月無光...。最後竟然愛上了那書中手無縛雞之力的軟軟暖男主「硬踩塵」。一心想要回到過去,去和其實已經幾百歲的老書生愛戀。

回到過去當然是不可能的事,但奇怪的是,在她修煉了這《琶琶別抱》七七四十九天之後,她竟有一種特異功能,就是能夠醉生夢死地打破現實和夢境的結界,有時在現實中做夢進了古代,有時又在古代喝個爛醉回到現代。不過最大的問題不是穿越,是劈腿!因為她早已名花有煮,就像名叫「阿花」的青樓女子的滄桑,雖屬意於心上人但又不得不委身接客。明明長得傾國傾城傾村傾菜巿(場)卻又要用琵琶來把半個臉遮住,好讓青州的司馬為她暈船。(哎喲~不是早就叫你別抱錯了!那是榴槤...小心!)

當然這奇異的經歷不比《步步驚心》精采,但卻比《我的野蠻女友》虐心。她最氣的是那硬踩塵老是總是不解風情,衣帶漸寛終不悔(吃太飽),她只得為伊消得人憔悴...尤其吃夜巿的烤魷魚時,總是不會餵她竟然還自己獨吞。一邊啃著嚥不下的硬魷魚皮一邊吟著:

賣花道上買得一枝春欲放(屁),淚點輕勻猶帶彤霞(山)曉露痕。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醜),雲鬓斜簪徒要教郎並比看(笑話)。

什麼花什麼月?根本是一口黑牙和魷魚的香味!害她夢裡尋魷魚千百度,那魷魚卻在硬踩塵的嘴巴深處...根本是...一二三...木頭人!(老娘用眼神射死你!)

不過她不能生氣,因為生氣就會回到未來,如果回到未來又要朝思夢想才能好不容易再從夢中爬回到過去。這樣很無力且很麻煩(再多折騰幾回老娘可要直接去報到了...。哦,對了,古代沒有保險套和衛生棉,下次記得買些帶過去。),有一次她手勾著硬踩塵正在陶醉於古詩詞中去年元夜時,花巿燈如晝」的花好月圓戀愛美景。結果就無來由地被甩到了樹林「不見去年人淚溼春衫袖」的現代窘境,最可惡的是她當時還穿著古裝,被過往行人當角色扮演看笑話...所以只能徒歎奈何。

現代人可以和古代人戀愛嗎?

這答案對她來說一定是肯定的!來自星星的外星人都可以地球人戀愛了!(只是吃了地球人口水會昏倒)寒劇看多了嘛,怎能不自己也去尬一腳?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在多麼文雅(雖然會搓腳鴨挖鼻孔)的詩詞世界中的風花雪月,多令人沉迷呀呀呀!最大的好處是...這樣的劈腿又不違反法律和道德...呃,好吧!只是稍稍違反一點點的道德和良心:反正那楞小子硬踩塵又不知道幾百年後的世界會變成怎樣?反正她只管不負責任地玩弄他,再把他抛在古代就好,他也沒辦法到現今來找她男性的復仇。想到這裡她就忍不住痴笑,是那種吃花的笑,她要把硬踩塵生吞活剥地吃下肚去,誰教他一副弱不禁風的書生模樣?她愛死了那味道,(弱男生就是生來給女生欺侮的),誰教小時候男生愛掀女生的裙子?

她可以像蜘蛛精、白骨精、鐵扇公主欺侮唐僧那樣,也可以用長長分叉的蛇頭,不!是舌頭,逗弄著那瑟瑟發抖的無膽小白臉許仙的臉頰(聽他嘴裡直哆嗦...背不出金剛經...)。或是把口水滴在他臉上,順著脖子流進他發涼的背脊,看他臉色紺青的可愛模樣...。她尤其愛死了唐僧,不!書生,那手足無措以為唸唸阿彌陀佛就能平安無事的模樣。真的,把男人的生命和愛情操弄在手上是女人最最過癮的權力了,原來吳承恩早就明白這道理,才會把它寫進西遊記裡。在現實中不可以不可能的都可以藉由穿越到古代來完成。

不過她從來沒想到過,這樣子來來去去穿越古今,最後終於產了副作用。

那是那個法海無端出現的時候,她才驚覺:

「你個三八阿花,沒事跑來《倩女幽魂》裡串什麼場?」

(那你又從白蛇傳裡跑來做什麼?)

「我...我...我...你...你...你!」

她最驚嚇的不是法海和尚從白蛇傳裡跳躍時空到了西遊記裡,哦,不,是香港最有名的電影裡。而是他的長相...他的長相...誰不認得他?誰沒看過他在博恩夜夜秀(下限)裡用膝蓋走路的模樣?誰不知道他出來選總統的好笑和好low...(導演,拜託!快打馬賽克!我不能再想,會被出征!)

「我什麼我,你什麼你?」(夜色茫茫,星月無光...)

「哇))))我不玩了啦!你耍賴!怎麼殺出一個程咬金?青州聿馬咧?硬踩塵咧?」

法海聽了也不懂她在說些什麼,只是口裡唸唸有詞:「大膽妖孽!還不快快現出原形?看我的法寶...。」(只有炮聲,四野回蕩,只有阿花到處飛揚....)

說著從法袍裡拿出一朵花:「這是釋尊對阿難說法時手裡的捻花,無聲勝有聲的法寶,看你往哪逃!」

她心慌意亂又不知如何擺脫這處境,就在那法海的阿花即將接觸到她身體的時候,慘叫一聲,從古代一下又跳回到自己的床鋪,醒來時還滿臉汗花、淚花和...豆花...。

======================================

「你個死阿花,好好的作文給我寫成這樣?這仇老娘一定找你報!」

坐起身來,才發覺原來是讀著琵琶行時讀到睡著了?枕上還溼了一片口水?看看鏡子裡,鬆了一口氣...自己根本不是六十歲,也沒有回到過去?!原來還徐娘半老剩有可疑的青春能揮霍?

此時剛好窗外一個無聊男子騎著腳踏車經過,嘴裡正哼著:

「三八阿花吹喇叭,都說拉米花...」

上一篇:三代木

下一篇:淡出

(悄悄話) 2021-11-02 20:24:22
(悄悄話) 2021-11-02 01:33:44
(悄悄話) 2021-10-31 23:2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