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6-04 12:48:53Rounder

陰影可及的範圍

 

 
 
 
是時候走了
負傷者。負傷了就不宜再繼續狩獵
不宜在空礦的草原逗留
不宜在返家路上
抄小徑
你知道,當夜晚像幕緩緩降下
在恐怖片裡
總有些路燈來不及亮起
一些雲擋住了滿月
陰影可及的範圍內
狼人變身到一半
縮回人形
靜靜盯著巷子底一名少女
又抬頭看了看天空
 
天空底下,也可能是另一名少年
可能是某男孩的母親
某女孩的父親
某星座,某血型
某年某月誕生,在平安夜
在愚人節
在二月二十九日,在五月三十五日…任何人
任何人頭頂的雲都可能飄走
天體裸露
如此深邃的黑暗像一個完美的隱喻在等誰引用
可能是你
當冷冷的月光
像不出聲的見證者
目擊了一隻手探向另一隻手
觸發尖叫的聲音
 
或是在巷口?你知道
在犯罪片裡
任何案發現場都在預料之內
或盛產乳汁的密室
或心房裡的豐饒之海
靜脈流域
骨架鐵塔
都不該被輕易路過
一道目光
一根毛
都不該。讓他們待在
生活可及的範圍外
幸福可及的範圍外
父親和母親,都這樣那樣提醒過
你似懂非懂,你開始理解
你經歷,你陷入
痛裡面。你煮湯療癒自己
過程包括但不限於:
斬首一隻雞,折下翅,拆去腿,掏空臟器,塞入藥材,燉
水滾。你想像那隻雞的靈魂已被超渡了嗎?
你想像那隻雞如果還有感覺
只是想像就燙傷了自己
你想:原來人真的會溺死在自己的記憶裡
你想:如果那些記憶能遠離
到眠夢可及的範圍外?
如果星塵真的有機會被擦拭乾淨?
 
是時候
取出子彈了。裝填,校準,開保險,扣扳機
對著月亮鳴槍
鐫刻著「遠方」的彈殼
鐫刻著「夢想」的彈殼
鐫刻著「愛情」的彈殼
擊發後就掉在地上像廢棄包裝紙
子彈在身體裡
是時候從血肉裡取出子彈了
就算到現在還不知道
射程可及的範圍外
走多遠能避免成為獵物?
 
在陰影可及的範圍內
你也抬頭
看了看天空。雲又飄走了
你知道雲是無辜的
月亮也是無辜的
但,「我也……」你說。路燈忽然就亮起來
月蝕
以傷口
安慰另一個傷口
 
 
 
 
 
 
圖:達姆。
(原載於二○二四年三月十八日自由時報副刊)(太陽花十週年!)
 

上一篇: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