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01 23:18:01吳毓庭

音樂的滋味

    2014創作方冬令營最令我難忘的畫面之一是新竹教室進階班的孩子們把自己的海報貼上牆的那些時刻。他們繽紛的海報留下了小組討論出的店名與信念,也留下了一種珍貴的、和週遭環境展開對話的渴望。

    「愛炒架」與「飛翔蛋」是立刻攫獲我眼光的兩個名字。前者為熱炒店,直覺烘托出食材於鍋中翻炒那種奔放、豪爽的模樣,若有朝一日開成,應是我願時時招來三五好友一聚的私房店家;後者則是以蛋料理為主,一心開發出「蛋」的極致變化,便如費盡心神呈現出一事、一物每一個面向的光亮,是多麼珍貴的一種付出與守候。我自己則很愛「盛食」,這個裝填心意的動作,與一個和「誠實」相關的諧音,傳遞出一份非常家常的、素樸的心意,流露出剛剛好的溫度。 

    由於規劃一個古典樂展演場域是我自投入音樂說演工作以來時時盤旋於心頭之事,常常想著場域該有何種氛圍、節目能夠如何做得更有意思、可以用哪些餐點搭配,便會為忙碌的教學生活再添上許多熱烈的動力與踏實感,因此當我在冬令營看見這一張張海報,便自然而然浮生出許多好奇:畫海報時他們看得見店裡的色彩嗎?他們會在規劃的過程中體驗到諸多有趣的體驗嗎?他們會如何在心中留存這個未來的計畫?

    為了讓他們食堂的風華自食物散佈,也自空間蘊含,於是在聆聽完舒曼的《青少年曲集》後,我讓孩子為自己的店家選擇一首主題曲,讓這空間不僅有硬體的精緻,還要有軟性的催化。如我所期待,選擇的過程中,各店的負責人們再度思索起為何要開設這家店,甚至,他們不停回頭哼唱起音樂,試圖從音響變化間確認開店的初衷與期許。 

    這一道選擇的確讓某些店有了更紮實的精神。「抹茶工房」原本是一個比較沒有那麼出跳,且似乎已經存在於現實世界的店名,負責人們想了又想,決定主題曲是〈田園之歌〉。他們說:草綠色的抹茶粉與田園鄉野嫩綠的稻田具有同一色系,能帶給客人和諧的畫面感,而〈田園之歌〉裡,每一段從一個人聲(一個聲部)到許多人聲加入(和絃匯聚出的聲部)的鋪陳,更呼應了他們對這家店的期許─希望來到此地,大家都可享受團體群聚出的溫暖,即使落單,也能找到同行者。原本音樂是一劑調味,卻因為與店家精神緊緊相依而成為主體特色。

 

     隔天冬令營最後一日,每個孩子都領到了由秋芳老師特別挑選的米多田餐盒作為午餐,盒中有香蔥麵包、熱狗麵包、巧克力豆豆麵包、米多田與馬德蓮,這些麵包、糕點口味各有其獨特細節,很值得細細分辨與品味。 

    這樣的細緻正好接近舒曼的習慣。舒曼從小就極敏感於自身不同性格,創作之路上時時把不同的自己悉心拆解,外放的、內斂的、犀利的、優柔的,並為多面性格各自安上姓名,讓他們成為獨立發聲的個體,最後甚至走入現實世界的著作與創作。

    正咀嚼午餐的孩子們也能一直帶著細緻的心去認識自己與世界嗎?想看看中壢教室進階班的孩子們,在聽完《青少年曲集》,事隔兩日之後,會如何以實際行動回答這個問題,於是在結業課堂上,讓各小組花了些時間來幫剛剛吃完的午餐細項尋找各自的主題曲。 

    細微差異始於各組的思辨,但結果卻又並非全數偶然。許多組別會把鹹麵包和〈士兵進行曲〉、〈勇敢的騎士〉相連,宛如音樂裡前行的動感和鹹味所帶來的飽足感暗藏著因果關係,而甜麵包和〈夢幻曲〉、〈最初的喪失〉等這類較柔、較抒情的樂曲相互振動,貼近女性的溫柔形象。有孩子也會從口感來聯想。灑上糖霜,外皮略酥脆的米多田,如〈劇院的回聲〉,有意想不到的曲折;咬下時出奇不意蹦彈出巧克力豆的黑糖麵包,擁有明顯與麵皮不同的口感,如〈快樂的農夫〉,在哼唱曲調裡,襯著從頭至尾輕快、雀躍的腳步。

    進食的體驗與記取於心的音樂,交織成獨特的記憶,我在想,音樂突然有了特別的口味,食物有了相異的強度與節奏,這個冬令營應該能啟動孩子某一處尚未發掘的認知系統吧。我更希望這樣的回憶能出現在過去,也能出現在未來,也許有一天他們會回頭告訴我哪一首樂曲與哪一道菜餚有著同樣的創作細節與文化底蘊。我著實期待著那一次的回甘,但無論那一刻是否到來,看見孩子們為自己尋覓到音樂的滋味,已是我這個寒假說演、教學生活裡最飽足的一場盛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