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得利芝麻明E『日本境內版』正貨 贊助
2022-08-02 23:00:55魚小草

妖惑

        卡洛斯‧帕提諾從小就覺得自己格格不入,不論是公司、學校或朋友,甚至也不擅與家人相處。

        父親是赫赫有名的鬥牛士,雖然早已被母親勒令退休,但偶爾還是會擔任鬥牛季的嘉賓,大哥繼承外公的事業,二哥打理父親位於華瑞斯的產業,三姐成為夢寐以求的模特兒,而他,因為不喜愛與人社交,於是選擇繪畫維生。

        「卡洛斯,給你下最後通牒,今年底前,你再不帶個女友回來,你就給我搬回來住。」龔以羚開朗的聲音從手機傳來。

        「嗯嗯嗯….我知道….好的嗯嗯」卡洛斯將手機放到一旁,手正在畫布填滿繽紛的顏色,了解他的人,一聽到嗯嗯系列固定回話功能,就能知道他又開始心不在焉,忙碌著繪畫。

         「卡洛斯!」突然一個高分貝的聲音,差點沒震破玻璃窗。

         「是!母親大人!我在聽。」卡洛斯只好停下手頭工作,無奈將眼神飄到窗外景色。

         「下周亡靈節,一定要回來!否則哼哼你知道我的」語帶威脅的口氣,連遠在加州的他都感受到寒冬的顫慄。

         好不容易終於安撫了母親,但他也無心思再繼續未完成的畫作,他揉揉額角,注定孤獨一生的自己,到底要如何完成這艱難的任務呢?

 ------

         華瑞斯城位於墨西哥邊境,與美國艾爾帕索,僅一條格蘭河相隔,世上給了它最惡名昭彰的謀殺之城,高犯罪率及毒梟充斥,縱使世上給它貼上了標籤,但這裡的人們仍熱情幽默,生機蓬勃地過日子。

         臨近亡靈節,街道上的觀光人潮變得比平日更多,卡洛斯在瓜達露佩聖母聖殿裡,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邊緣安靜的角落,默默地禱告,祈求天父讓母親打消念頭。

         旁邊座位在人離開後,落下了手機,卡洛斯想起剛剛坐下前,正好與她點頭示意,印象中是位華人女孩,他依照記憶尋找失主的特徵,好把失物歸還。

         Perdon.」他喊住前面那位女孩。

         Hola... ¿Habla inglés?」她生疏地說著。

        「妳的手機!掉在椅子上。」卡洛斯直接將手機遞給她,便點點頭地離開了。

         「謝謝」壬羽有點錯愕,不知道是在他鄉聽到熟悉的語言,還是能在這遇到拾金不昧的人太過難得,又或者是對方簡潔迅速完成任務就轉身離開。

 ---

         卡洛斯覺得緣份實在是捉弄人,他看著站在餐館前,與老闆比手畫腳的女孩,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最後,他還是維持父親善於幫助有難女子的美德,前去搭救她,幫她完成點餐。

         「謝謝你,真是太謝謝你了,今天這頓我請吧!」壬羽滿是感激之情,不然墨西哥餐桌上永遠少不了辣椒、檸檬和起士,偏偏她又一點辣都吃不得,差點得餓肚子了。

         「沒關係。」卡洛斯連忙婉拒,讓女生付錢這件事,也是家規裡絕對嚴禁的。

         正當他不知道怎樣推託時,他餘光看到店外幾個可疑的人物,剛剛似乎也在教堂看過。

         「這位小姐」他神情嚴肅。

         「請叫我壬羽,天干地支壬癸的壬,羽毛的羽。」

         「妳被人跟蹤了」卡洛斯說明,落單的女子在墨西哥是十分危險的,況且她又是觀光客,更是肥羊。

         最後,他留下母親的手機號碼給她,讓她情形不對就聯絡,「我母親是華人,正居住在此地,所以妳不用擔心語言的問題」然後,他就將他們的帳單結清後離開。

         獨自一人用餐的壬羽,呆滯地盯著手上的紙條,正常不都是留本人的電話,寫媽媽電話的操作,真是創舉,究竟是她不夠可愛,還是不夠美麗,連點魅力都沒有嗎?

 ---

         亡靈節,帕提諾家族緬懷了過世的家人,父親迪卡斯還跟隨流行地演唱了一曲『Remember Me』。

         「好懷念萬聖節喔!每年都能奪名,雖然PAPA都要氣暈了!」三姐以前可是最熱衷這種嚇人的活動。

         「假如母親能允許我們指甲伸出就好了,朋友們肯定覺得超酷!」二哥個性也是很跳脫的,老是偷穿大哥的衣服,讓其他人混淆他們的身份,他對此惡作劇樂此不疲。

         大哥坐在二哥對面,像是照鏡子般,但是個性沉穩的他,與二哥簡直是天壤之別,若是不看穿著或談吐,可能真會混淆。

         三個哥哥及姊姊的臉孔深邃,較像父親,而卡洛斯則更偏向母親華人血統,連個性也一樣拘謹、害羞。

         「好了,可以吃飯了。」龔以羚拍拍手,示意孩子們用餐。

         滿桌豐盛的菜色,一半墨式TacoQuesadillaSope,另半桌則是餃子、炒青菜、煎蛋之類的中式菜餚,絕對可以滿足每個人的胃。

        在用餐途中,卡洛斯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能不說話就不說話,絕對不能引起母親的注意。

      「卡洛斯」龔以羚開口,卡洛斯心想糟了,天父不祐我!

「又!」卡洛斯舉起筷子表示聽到。 

「你什麼時候帶女友回來你沒看哥哥們和姊姊都脫單了!你呢?」 

「我自有打算,別擔心。」 

「等你打算好,姑娘都被人娶走了說真的,從小就像個小老頭,一點都不可愛」卡洛斯小時候安靜乖巧到,讓龔以羚總覺得他是穿越者。 

『兒子,你悄悄地跟媽咪說,你是不是穿越來的?是就眨兩下眼。』卡洛斯則是啥都聽不懂,直直盯著她看。 

「要找到像母親這樣,思想前衛的女生太少了!」 

「誰說的!你當你哥哥們的女朋友是男的嗎?…. 

總之,今天亡靈節還是一如往常地,被不停疲勞轟炸,另外四位旁觀者則是一臉幸災樂禍,卡洛斯表示生無可戀…. (´д`)

 

---

 卡洛斯來到聖塔莫尼卡尋找靈感,他坐在沙灘發呆。

 「嗨真的是你!」壬羽身穿泳衣披著大浴巾。

 「您好,又見面了

 「上次都沒能好好答謝你,要不今天晚餐我請你吧!感謝你的救命之恩

 然後,就這因為這頓飯,他們漸漸熟識起來,常常邀約聚餐或旅行,當卡洛斯發現畫室的畫布上都是同一個身影時,才覺得事情不對。

 於是,就開始避不見面,能怎麼辦呢?他也很慌呀!

 

『卡洛斯!出來講!我到底是哪裡得罪你?』

『你到是回我訊息呀!』

『卡洛斯!我真的生氣了喔!哄不好的那種!』

『卡洛斯……..

 

最後,壬羽直接殺到他家門口,他才一開門,就將他推到一旁怒氣沖沖地踏進裡頭,雙手插在腰上,頗有你如果不好好講,就住在這不走的樣子。

 「小羽,妳別這樣」卡洛斯訥訥地說。

 「我以為我們的感情有了默契,只差互相明說了,不是嗎?但是,你突然避不見面,連個解釋也沒有我不明白,不是都好好的嗎?」

 「不是其實我的真面目妳從來也不了解」卡洛斯面帶痛苦。

 「那你就展現出,你最真實的自己,怎能自己定論我無法接受呢?」

 卡洛斯無語,壬羽看著一言不發的他,真是氣到火山爆發。

 「很好!那就再也不見!」壬羽甩手,直接要奪門而出。

 卡洛斯一慌,深怕就此再也看不見她,拉住了她的手,卻看見她臉頰上的淚珠,那個一直樂天愛笑的女孩被他弄哭了。

 「妳別哭」急忙用另一隻手的袖子,幫她擦眼淚。

 「停!」她一手拍掉他的手,讓他更心慌意亂了。

 她突然破涕為笑,「不是生氣,是你釦子一直往我臉上刮,痛呀!」她指著臉上明顯的紅痕。

 「對不起

 「別跟我道歉,我就問你一次,真面目是什麼?有必要為了不讓我知道,就失聯嗎?你是間諜?變性人?」

 「不是那麼妳先坐好

 卡洛斯待壬羽坐穩後,漸漸顯露出,他一直不願意示人的真面目,如鮮血通紅的雙眼、銀雪般的白髮、吸血鬼般的獠牙及長而尖銳的利爪他不敢看向她,深怕在她臉上看到恐懼或嫌棄。

 「所以就這樣?」沒想到她一臉平淡。

 「嗯就這樣」卡洛斯呆呆地回應,怎麼跟他想像中的反應不同。

 壬羽看著妖怪般的外表,卻呆傻的舉止,莫名覺得有點萌。

 「你跟我來」她拉住他的手,在靠近他前,傻妖怪就迅速收起爪子,怕傷害到心愛的姑娘。

 壬羽到卡洛斯位於室內的游泳池,直接跳下。

 「小羽」卡洛斯焦急地也一同跳入泳池,然後他漸漸發現不對勁。

 壬羽身下是佈滿水藍色鱗片的魚尾,正在水面下擺動,漂亮的鱗片在燈光反射下,折射出粼粼的閃光。

 「妳」濕淋淋又傻乎乎的妖怪,好像更可愛了!

 「所以說打平了!你也不知道我的真面目,另外還有一件事沒說,我才是那個穿越來的!」


-------
源自古靈大大的捉妖,衍生出的二創
時間略趕...本來只想來個極短篇...結果...世事難料...冏

https://www.novelstar.com.tw/books/10667.html

上一篇:牽(5.6)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