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車出去玩 贊助
2021-10-30 06:40:03PChome書店

在定靜中成為自己:體會活在當下的自由與喜悅


在定靜中成為自己:體會活在當下的自由與喜悅
作者:艾克哈特‧托勒(eckhart tolle) 出版社:遠流出版 出版日期:2021-10-27 00:00:00

<內容簡介>

《當下的力量》《一個新世界》作者艾克哈特.托勒,
為煩躁的人生與世局,帶來最澄淨的靜心禮物。
不要把所有清醒的時間都花在不滿、擔憂、焦慮、沮喪、絕望等情緒,或消耗在其他負面狀態上,學會享受簡單的事物吧,覺察與自己臨在的身心安寧感受吧。

托勒精選適合靜心冥想的段落,
為你帶來內在平靜,
以及讓活力與喜悅自由生起的內在空間。
更深入自己的內在,在每一個當下處於臨在狀態,從持續不斷的、強迫性的思想之流中跳脫,保持有意識而無念,這就是定靜。在定靜的時候,你在本質上、在更深層次上比任何時候都更貼近你自己。
當內在足夠定靜,且思考的噪音逐漸消退之後,便能覺知隱藏的和諧,以及內在微妙的寧靜感,你將與寧靜共鳴,並體會由寧靜帶來的滿足與至福。

☆ 托勒希望你這樣閱讀《在定靜中成為自己》:
我不建議你一口氣就將這本書從頭到尾讀完。更有益的方式是一次最多讀一章,在那些激發你內心反應的段落停留久一點,或是將它重新讀一遍。
接著,讓這些話語沉澱,去感受這些字句所指出的真相,而這個真相,當然,其實已經在你內在了。
你也可以偶爾隨意翻開這本書,閱讀其中一頁或一段,讓這些字句指向你內在深處那個超越語言文字、超越思想的向度。

☆ 作家、教育家李崇建專文導讀
李崇建(作家):
閱讀托勒的文字,讓我覺知意識深化,從特定的狀態覺知,到時時刻刻都能覺知,內在深處即出現微妙的寧靜感,越來越深的寧靜,感受到生命之流的喜悅。《在定靜中成為自己》陳述的文字更如偈語,緩慢的閱讀身心即有所感,甚至不需要透過思維解讀,本身就帶著定靜的能量。相信這本書的出版,會為更多人帶來定靜,體驗到內在深刻的轉化。

★名人推薦:

曾寶儀(主持人/作家):
請讓你的頭腦暫時休息一下,安心地進入作者建立的場域。閱讀的過程即是靜心冥想。與自己的中心對焦,穩定能量回到中軸,發現你原本就豐盛具足。
蘇飛雅(占星師):
本書提供離苦得樂的方法,也指出敞開意識,開啟內在空間,更具有創造的力量。原來,成為「自己」無可限量。

☆ 作家、教育家李崇建專文導讀
吳若權(作家/廣播主持/企管顧問)
張德芬(暢銷作家)
陳德中(台灣正念工坊執行長)
曾寶儀(主持人/作家)
蘇絢慧(諮商心理師)
蘇飛雅(占星師)
──誠摰推薦(依姓氏筆劃順序排列)

我將艾克哈特的書放在床頭,我認為它是非常重要的靈性教誨,是我讀過的書裡面最有價值的書之一。──主持人歐普拉
艾克哈特.托勒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天才。──美國隊長克里斯.伊凡
一段溫柔的旅程,能帶領你進入一個令人驚嘆、非常特別的境地,在其中發現全新的覺知與深刻的理解。──《與神對話》作者尼爾.唐納.沃許
本書以精簡扼要的形式呈現出《當下的力量》作者托勒的靈性教誨,作者從《一個新世界》精心篩選、凝練出近兩百則改變人生的段落,為你的內在旅程提供了一個發人深省、充滿啟發的最佳良伴。浸淫其中吧,為你的生命存在尋找更多空間。──《健康與健身》
言簡意賅且鼓舞人心的靈性教誨收藏本,是讓你入睡前靜心沉澱的完美床頭書。──《心理學》
書中的智慧、撫慰與鼓勵之語,適合每一個走在內在轉化之路上的旅人。如果你正在尋找一本能帶來啟發與鼓舞,並讓你內在獲得片刻寧靜與反思的書,這本書正是你需要的。──《靈魂與精神雜誌》

意識到那些不屬於你的東西層層剝落,你會發現真正的自己一直都在
──曾寶儀(主持人/作家)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金剛經
任何想要闡述真理的想望,都因為語言的貧瘠與鎖定,或是被閱讀者對文字原有的理解影響,反而成為另一種牢籠或限制。但我們依然可以透過閱讀,試圖接近那個無法言說的能量場。
所以我會邀請大家用一種非常規的方式進入這本書。
請讓你的頭腦暫時休息一下,安心地進入作者建立的場域。
閱讀的過程即是靜心冥想。與自己的中心對焦,穩定能量回到中軸,發現你原本就豐盛具足。
若是每一刻都能覺察地活在當下,意識到那些不屬於你的東西層層剝落,你會發現真正的自己一直都在,閃閃發光。

★目錄:

導言
Chapter 1 超越思想
Chapter 2 當下這一刻的力量
Chapter 3 我是誰?
Chapter 4 覺醒
Chapter 5 內在空間
Chapter 6 你的生命目的
Chapter 7 成為臨在的
Chapter 8 意識
Chapter 9 內在身體
Chapter 10 與一切生命合一

<作者簡介>

艾克哈特‧托勒(Eckhart Tolle)
出生於德國,英國倫敦大學畢業後,曾於劍橋大學擔任研究學者。
艾克哈特.托勒是當今國際上最啟發人心且具有遠見的靈性導師之一。他不隸屬於任何特定宗教或思想傳統。在他的著作和研討課程裡,他以永不過時、言簡意賅的方式,傳達了古代靈性大師簡單而深刻的訊息:我們可以擺脫痛苦,獲得內心的平靜。
托勒的全球暢銷著作《當下的力量》與《一個新世界》已翻譯成52種語言出版。他的教導強調臨在的力量與意識的覺醒狀態,以此超越小我與渙散的思想。托勒將這樣的覺醒視為人類進化之路上必要的下一步。
《紐約時報》形容托勒為「美國最受歡迎的靈性作家」,2011年《沃特金斯評論》(Watkins Review)稱他為「全球最具靈性影響力的人物」。

譯者:蔡孟璇
東海大學外文系畢業,加州州立大學語言學碩士,曾任出版社編輯多年,並獲兩屆「梁實秋文學獎」譯文組評審獎。譯有《能量醫療》、《心靈能量》、《奧修心的十四堂課》、《釋放更自在的自己》、《阿迪亞香提覺醒四書》、《告別娑婆3》、《你就是世界:克里希那穆提90篇經典對話錄》、《覺醒父母》、《轉念,佛心自在》等近三十部心靈勵志類作品。

★內文試閱:

‧導言

這部《一個新世界》的姐妹篇,收錄了我從原書精選、特別具有啟發性或適合用來靜心冥想的段落。因此,我不建議你一口氣就將這本書從頭到尾讀完。更有益的方式是一次最多讀一章,在那些激發你內心反應的段落停留久一點,或是將它重新讀一遍。接著,讓這些話語沉澱,去感受這些字句所指出的真相,而這個真相,當然,其實已經在你內在了。你也可以偶爾隨意翻開這本書,閱讀其中一頁或一段,讓這些字句指向你內在深處,那個超越語言文字、超越思想的向度。這些文字所指出的真相,也就是意識的永恆向度,是無法透過散漫的思想與概念上的理解來達成的。
本書並非《一個新世界》的濃縮版,雖然它囊括了該書中最強而有力的指示,但關於小我的內容相對很少,也沒有任何關於「痛苦之身」的內容。換句話說:如果想了解並學習如何覺察你內在那些阻礙全新意識生起的心理情緒模式,就必須閱讀該書。
對於已經讀過《一個新世界》,甚或讀過不止一遍,且在內心深處產生共鳴,並已透過它體驗到某種程度的內在轉化的朋友們來說,本書將對他們發揮極大助益。本書的資訊內容其實相對而言不重要,也就是說,閱讀本書不是為了學習新事物,而是讓你更深入內在,更處於臨在狀態,以便從持續不斷的、強迫性的思想之流中跳脫。如果你內在無法認出文字所指的意涵,哪怕這個認知似乎十分生疏或一閃而逝,那麼這些文字就變得沒有意義,不過就是一些抽象概念罷了。但是,如果你出現這樣的認知,那表示覺醒的意識已經開始在你內在生起,而你閱讀的那些文字扮演了推手,將它引導了出來。
如果你在本書讀到某個段落讓你覺得很震撼,我想讓你明白,你的感受正是你自身的靈性力量,也就是你本質上的真實身分。只有靈性(Spirit)能認出靈性。

‧導讀

為更多人帶來定靜,體驗到內在深刻的轉化
──李崇建(作家)

我的生命在二十年前,學習了薩提爾模式,打開了一道大門,從內在而外在漸漸轉變。內在浮躁不安的狀態,從無意識逐漸有意識,影響了我對周遭的反應,懂得如何與世界共處,從而改善了家庭的關係。
然而十年前我認識托勒,閱讀了《當下的力量》以及《一個新世界》,找到一條門裡的祕徑,讓我深刻洞見內在,將意識往深處扎根,連結了生命的本質,體驗內在靈性的力量。
若由薩提爾的冰山來看,我逐漸從冰山的「思維」,進入體驗渴望與大我層次,辨識「思維」與「體驗」的縫隙,更有意識理解與體驗冰山。彷彿瞬間開啟一條路,一條清晰的覺察之路,分別小我與大我之間,更自由地進入靈性層次。
˙托勒帶給我的辨識
托勒帶給我什麼呢?
學習薩提爾模式,讓我覺察並且懂得,我的感受與念頭,原來在行為之下發生,驅動了表象的行動,也理解我大部分的感受,還有大部分的念頭,為何產生的所來之處。
因為對「感」、「知」的理解,我對自己漸漸有了接納,已經進入了一部分體驗,但畢竟是思維的工作,雖然體驗了生命深邃,但不是全然「體驗性」的辨識,意識並非如此自由與清晰。
托勒的書讓我意識,且是專注的意識存有。
舉個簡單的例子說明。十年前我覺察自己,在某些狀態之下,我的胸口感到窒悶,胸口稍悶的感覺,是一種細微的感覺,其實經常在身體發生,以往我並不覺知,若不覺知便不知道影響。一旦我有覺知了,我覺察自己語速急促,我的應對受到束縛,都與胸口的窒悶有關。
以往就算我覺察胸悶,但是我未覺察控制,對於自身與情境的控制:我想控制那個場面。那是一種常被忽略,不被意識的狀態。
一旦我有了覺知,我的應對方式呢?我刻意讓語速緩慢,也讓回應緩慢下來,但是我不意識的是,我有個潛在的思維:不接納自己的狀態,仍舊想透過緩慢下來,達到對自己的克制,達成對場面的控制。
˙內在的運行程序
閱讀托勒的書之後,我覺知能力更深了。一旦覺知胸口的窒悶,我看見思維的運行,即是想要達成「控制」。當我意識到「小我」,我開始能觀察胸悶,或者全然接納、體驗胸悶,而不是執著於「不胸悶」,執著於我的應對是否完美?
當我觀察了、體驗了感受,若是有一瞬間意識偏離,我發現思考就進入了,可能是:「即使我體驗了,觀察了,還是這樣呀?」、「要去觀察與體驗感受,實在是很困難呀!」、「我就是做不好,就是做不到……」這些思維模式的產生,若非有意識的覺知,瞬間就回到小我的處境,顯生出新的焦躁感,焦躁感產生新的思維,也產生了新的應對,讓我內在的運行進入慣性,再一次被「小我」卡住了,即無法進入存有的體驗中。
《在定靜中成為自己》書中托勒陳述:「覺知和思想之間有什麼樣的關係?覺知就是思想存在的空間意識到那個空間自己。」
關鍵在那個空間自己,不是被過往經驗綁住的自己,過往經驗殘留求生存,應對世界的那個我,並非獨立的一個存有,而是成長過程中學來的「小我」。
托勒在書中隨後說:「你的內在目的是覺醒,就是這麼簡單。」這個目的看似單純,卻常在心智操控之下,背後藏著一個控制的企圖。這即是托勒說的:「小我欺騙了我。」
當我看見了內在目的,只是為了覺醒而已,一旦覺知了小我的運行,辨識了小我的出現,小我瞬間就瓦解了。
托勒的陳述很清晰:「擺脫小我其實不是什麼大工程,只是一件非常小的事。你所要做的就只是覺知到你的思想和情緒──就在它們發生的當下。這其實不是一種『作為』,而是一種帶著警覺的『看』。」
我反覆有意識在覺知中,一開始是個混亂過程,讓我手忙腳亂卡住,小我不斷跳出來「作祟」,但只要有意識的覺知,內在目的就是覺醒,就能越來越有意識的觀照,身心開始發生轉變,漸漸體驗深刻的能量之流。
因此《在定靜中成為自己》指出:「當意識不再完全被思考行為所吸引,部分的意識將會維持在無形無相、未受制約的原始狀態。那就是內在空間。」、「在有意識受苦的過程中,蛻變已經開始發生。痛苦的烈焰將轉變為意識的光明。」
在這個層面上,還有一個重要的訊息,即是「放空」的狀態。
很多人在以為自己正覺知,或者進行靜心練習,會進入無意識的「放空」狀態,薩提爾模式稱之為「打岔」,但是意識卻無所覺察。
托勒說明:「空間意識與『腦袋一片空白』(spaced out)一點關係也沒有。」
當以覺知為目的,專注於當下的意識,久而久之,及脫離了舊的慣性,越來越能體驗「禪宗所謂的『悟』,就是一個臨在的時刻。」
˙我即我本是
為何進入臨在、進入當下的狀態,就能感受到定靜?就能「意識覺知暗流的存在?」就能感受當下的力量呢?
腦神經科學家,對此做出了實驗說明,說明大腦的意識,影響腦神經的發展,也影響著表觀基因變化。
托勒在本書中說:「維持不變的是意識之光,而感知、經驗、思想與覺受在其中來來去去。那就是本體,是更深層次的、真實的『我』。」
生命是因為接納與愛,生命體驗了價值,不因為生命做了什麼?而是生命本身即是。因此存有的意義,在於存有本身。
我再回到前面的例子:當我意識到胸悶,若我接納如此狀態,全然的關注與觀照,那個被接納的狀態,沒有任何的執著,沒有任何的思維干預,生命就不需以胸悶回應,也就不會因胸悶而應對世界。
設想這個情境:一個剛出生的嬰兒,因為長期臥在嬰兒床,頭頸脊椎尚無力量,無法自由活動的狀態,久臥而感到胸悶狀態,孩子會以哭鬧來表達。
父母聽見孩子哭鬧,不需要任何責備,不需要任何期待,只要將嬰兒輕輕抱起來,接納孩子這樣的狀態,全然的接納與愛撫,孩子的窒悶感消失了,孩子也停止了哭鬧。孩子能感受到生命流動,一種和諧定靜的能量。
但須提防小我的「作祟」,全然的接納本身,就只是接納而已,全然的觀照目的是覺醒,但是在觀照的背後,小我常常悄悄出現:我接納了,我觀照了,我就會得到定靜了,就能體驗生命之流。
小我常在各種場合現身:「這世界無法給你這些東西,但是當你不再懷抱這些期待時,所有自己創造的痛苦就會結束……內心不會對它們產生執著,也就是說,你不會對這個世界上癮。」
托勒的這一段話,正是有意識的覺知。
˙托勒帶來的禮物
閱讀托勒的文字,讓我覺知意識深化,從特定的狀態覺知,到時時刻刻都能覺知,內在深處即出現微妙的寧靜感,越來越深的寧靜,感受到生命之流的喜悅。我因此進一步理解了、體驗冰山渴望與大我層次,從自我而至應對世界,我逐漸擁有更大空間,更深的洞見也隨之而來,生命較常處於自由與創造狀態。
因此有一陣子,我隨身帶著托勒的書,托勒的文字如詩歌,雖然不易一下子明白,但是文字帶來的能量,在反覆咀嚼之後,帶來一種深刻的體驗,初始不明白為何?卻是一種浸潤的洗禮。
此次《在定靜中成為自己》一書,所陳述的文字更如偈語,緩慢的閱讀身心即有所感,甚至不需要透過思維解讀,本身就帶著定靜的能量。確實如托勒在本書導言中所述:「這些字句指向內在深處,那個超越語言文字、超越思想的向度。」
相信這本書的出版,會為更多人帶來定靜,體驗到內在深刻的轉化,這也是托勒帶給我的禮物。

‧摘文

Chapter7 成為臨在的

我們可以學習如何不讓一些狀況或事件持續活在我們心智中,而是將注意力持續帶回最原始而永恆的當下時刻,不再受困於心理劇的編造裡。那麼,我們的「臨在」也會取代思想和情緒,成為我們真正的身分。

***

只有臨在能讓你從小我中解脫,而你也唯有在當下這一刻才能夠臨在,而非在昨天或明天。只有臨在能鬆綁你心中的過去,進而轉化你的意識狀態。

要保持警覺。如果你有覺知,就能辨認出頭腦裡的聲音,識破它的真面目:它只不過是一個受到過去所制約的老舊思想。
如果你內在有一份覺知,就不再需要相信你所想的每一個念頭。那只是一個老舊的思想,如此而已。而覺知代表的就是「臨在」,只有臨在能消融你內心無意識的過去。

禪宗所謂的「悟」,就是一個臨在的時刻,一個從頭腦裡的聲音短暫出走的現象,那個聲音就是思考過程,以及思想反映在身體上的情緒。這是內在空間的生起,而在這之前,只有紛亂的思想與情緒騷動。

***

要終結數千年來折磨人類的這場苦難,你必須從自身開始做起,隨時都要為自己的內在狀態負起責任,而隨時指的就是現在。問問自己:「在這一刻,我內心是否有任何負面狀態?」然後,保持警覺,留意你的思想與情緒。
小心那些以各種形相顯現的低強度不快樂狀態,例如不滿、緊張、覺得「受夠了」等等。要小心一些看似能合理化並解釋這種不快感,其實卻造成這種不快的想法。
在當下覺知到自己內在的負面狀態,並不表示你失敗了,反之,這表示你成功了。直到覺知出現,你才能打破與內在狀態的認同,而這種認同就是小我。

***

隨著覺知的到來,與思想、情緒和慣性反應認同的情況將會解除,但請不要把這種現象與否認混淆在一起。那些思想、情緒與慣性反應被認出來了,而在這被認出來的當下,認同即自動解除了。
你的自我感、你對自己是誰的認識,會經歷一場轉變:在此之前,你是思想、情緒與慣性反應;而現在,你是覺知,是觀照這些狀態的有意識臨在。

透過覺知,情緒甚至是思想都會去個人化。它們非關個人的本質被認出,因此它們不再帶有自我。它們就只是人類的情緒、人類的思想。你全部的個人歷史終究不過是一個故事、一大串思想與情緒,其重要性將退居次位,也不會再盤踞在你意識的最前線。
它不會再構成你身分認同感的基礎。你是臨在之光,那份一切思想與情緒發生前即已存在、比它們都更深層的覺知。

***

負面狀態是不明智的,它永遠屬於小我。
每當你處於負面狀態,你內在有某種東西其實想要這種狀態,而且將它感覺為愉悅的,相信它能讓你獲得想要的東西。否則,誰想抓住負面狀態不放,讓自己和他人都過得慘兮兮,還為身體創造出疾病呢?
因此,每當你內在出現任何負面狀態,如果能在當下覺知到自己內在其實以此為樂,或相信它有實用目的,你就能直接覺知到小我。
當這一刻來臨,你的身分認同便已經從小我轉移到覺知了。這意味著小我正在萎縮,覺知正在成長。

如果你在處於負面狀態時,能夠領悟到「此時此刻我正在為自己製造痛苦」,這就足夠讓你克服受到小我與慣性反應制約的各種限制。
這份領悟能為你開啟無限的可能性,而這些可能性會在覺知出現時來到你身上──亦即來自其他遠遠高出的智慧、讓你得以處理任何情況的做法。
在你認知到負面狀態其實不明智的那一刻,你就能毫無牽絆地放下自己的不快樂。

***

在一段關係中,有越多共同的過去,你就越需要臨在,否則你就會被迫一再重複體驗過去。

一段真誠的關係不會讓小我利用其製造形象與追求私利的手段來主導。在一段真誠的關係裡,會有一份開放而警覺的注意力向外流動至對方,當中沒有任何欲求存在。這種警覺的注意力就是臨在。這是創造一段誠摯關係的先決條件。

***

當你注視、傾聽、觸摸孩子,或幫忙他們做一些事的時候,你是警覺的、定靜的,完全臨在,除了當下那一刻如是的樣子,別無所求。如此一來,你便為本體創造出空間。
在那個時刻,如果你是臨在的,你便不是一個父親或母親,你就是警覺、觸摸與定靜本身,是「臨在」在傾聽、在注視、在觸摸,甚至說話。你是作為背後的本體。
我談論這件事時雖然以你和孩子的關係為例,但是當然,這個道理同樣也適用於所有的關係。

如果你忽略臨在,「作為」是永遠不夠的。

多數人只看見外在形相,卻對內在本質毫無覺察,正如他們對自身本質毫無覺察,只與他們的肉體或心理形相認同。然而,一旦你的感知中開始有某種程度的臨在,帶著定靜、警覺的注意力,那麼你就可以覺察到神聖的生命本質,覺察到常駐於每一種生物、每一種生命形式內在的意識或靈性,並且認知到它與你自身的本質同為一體,從而愛它如愛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