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族重返職場最擔心這些事TOP5 贊助
2021-10-30 06:10:02PChome書店

關係修復力:心理學大師教你從衝突、裂痕中培養更高的適應力,重拾人與人的連結


關係修復力:心理學大師教你從衝突、裂痕中培養更高的適應力,重拾人與人的連結
作者:艾德‧楚尼克、克勞蒂亞‧高德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1-09-01 00:00:00

<內容簡介>

「就算是再親密的人,也有百分之七十的時間合不來。在分分合合的過程中,只要願意修補裂痕,信任感就會提高,關係就會更緊密,自信心也會提升。」――艾德.楚尼克

「書中有許多堅實的研究和案例,讓我們重新發現,原來早年以及成年後的親子關係都是奠基於失和與衝突、混亂和失序的日常,並將所有生命中的片段,當成壯大自我的人生練習場。」 ――諮商心理師 黃之盈

*全球各大心理經典作家強力推薦:范德寇(《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雪莉.特克(《在一起孤獨》)、蘇珊.強森(《抱緊我:扭轉夫妻關係的七種對話》)

我們常以為,人與人關係緊密,就是彼此有許多共同點和興趣,一拍即合。但事實上,心理學研究指出,人與人合得來、相處融洽的比例很低。不管是跟家人相處,或是與伴侶或同事互動,總是會分分合合、吵吵鬧鬧。但心理學大師楚尼克告訴大家,這些波折不但沒有壞處,而且還是發展情感與社交能力最重要的因素。

楚尼克博士在1970年代發明著名的「面無表情實驗」。他發現,寶寶不用人教,也會去主動引起照顧者的注意,嘗試修復關係。這個實驗大大轉變了我們對人性的觀念。原來修復關係是人的天生技能,除了重拾人與人的連結,還能夠讓自己找回解決問題的信心,把過去的負面感受轉變為正向情緒。從失和到復合的過程中,心靈會更加茁壯,在遇到壓力與創傷時更有韌性。不誇張地說,混亂失序才是強化人際關係的關鍵。

本書奠基於楚尼克博士的實證研究,再加上高德醫師的個案說明,讓讀者能從熟悉的情境中找到自己當前所面對的問題,並從全新的角度看待過往的人際關係,更能把人生的種種不順遂當成向上的推力與種子。

★本書特色:

1 介紹劃時代的「面無表情實驗」,從母嬰關係看出人際發展的模式。
2 透過重要的兒童心理發展理論,說明母親只須要成為「夠好的」,不必事事要求完美,人際關係也是。
3 韌性根植於幼年時不斷面對正常的人際關係壓力。
4 透過神經系統解釋,身體會記憶相處時的不愉快,遇到類似的困難時,會一再出現逃避或對抗的反應。
5 透過不同案例(親子、朋友、伴侶)說明,只有嘗試修復關係,才能全身心重新設定自己的人生觀。

★專家推薦:

愛心理創辦人、諮商心理師 吳姵瑩/暢銷作家、諮商心理師 黃之盈/暢銷作家、諮商心理師 莊博安/暢銷作家、諮商心理師 陳志恆/哇賽心理學創辦人兼總編輯 蔡宇哲

「只要我們保持開放的心胸,時時準備修復關係、與人重新連結,就能得到到療癒的能量。」精神科醫師范德寇(Bessel van der Kolk),著有《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

「作者全面地呈現出現代人的人際關係。不管是孩子或成人,最需要的是面對關係中混亂與矛盾的那一面。我們得不斷專心,以傾聽對方的心聲。這本書帶給我們思想上的啟發,並驅使我們重拾人與人的連結。」社會學教授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著有(《在一起孤獨》)

「這是一本充滿智慧的書。作者不會用那些花俏的語言教你與孩子、伴侶打造完美的關係。而是要讓讀者琛深深體會到,人生的不完美如何讓我們更強壯。」婚姻治療師蘇珊.強森(Sue Johnson),著有《抱緊我:扭轉夫妻關係的七種對話》

「作者不教我們尋求完美的關係,畢竟人與人相處時總有起伏,而我們總是會犯錯,但修復關係才是真正的關鍵。唯有如此,我們才能一起創造新的生活意義,感情才會更好、更長久。」心理學家約翰‧高曼(John M. Gottman),著有《七個讓愛延續的方法》

★目錄:

推薦序 不用再把過去的傷,寫到未來的故事裡! 黃之盈

前言 重建人與人的連結
緣起/放下掌控學會,學傾聽:高德的生涯轉變/楚尼克的研究里程碑:面無表情實驗/站上巨人的肩膀上學習/經營關係就像疊積木,難免會倒塌/從研究與實務來理解關係修復力

第一章修復關係就能為心靈帶來能量
失和是常態,沒有完美融洽的關係/及時修補裂痕/個人的生活意義會影響相處的模式/由新關係建構新的生活意義/人從一開出生就投入人際關係/吸收新資訊、接受刺激,才能提升社交能力/胎兒也會受環境影響/過於壓抑的父母會教養出自我要求過高的孩子/一味避免衝突不會讓感情變好/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成功的祕訣就是「不怕犯錯」

第二章夠好就好
不完美才美/接受不完美的關係,家人和伴侶才能做自己/執著於完美的關係,只會令彼此焦慮/修復關係前先學會傾聽/孩子成長前,會先經歷退化的狀態/與其尋求專家建議,不如一同度過難關

第三章放心使「亂」
如何確保安全感?/神經系統決定我們的人際關係/來自表情和聲音的安全感/為什麼我們需要社會連結?/哈利王子的蛻變之路/將高敏感轉化為特殊才能/父母變威脅,管教成危險/先天特徵與後天經驗共同構成親子關係/親子探戈才精彩

第四章停止怪罪遊戲
安然自處/從面無表情實驗看自處共存/觀照內在小孩/相互調節,共創意義/調節力不容小覷/怪東怪西於事無補,認清自己的責任才有幫助/關係、關係、還是關係

第五章反思韌性
韌性根植於幼兒期/不時面對日常的壓力,就能累積經驗去面對大魔王/童年創傷會影響成年後的人際關係/關係緩解逆境/花一點時間修補裂痕,才能培養韌性/童年時的小創傷,也會阻礙自己變成好爸媽/超越逆境

第六章懂得遊戲規則就能找到歸屬
從遊戲中學會人際關係的互動模式/各地禮儀不同,但都是透過交流互動在培養感情/人際交流就像打網球,需要透過非語言的默契行為/職場上更需要犯錯與衝突的空間/遊戲START

第七章科技生活如何讓人與人變得疏離
要解決3C產品成癮的問題,先從親子關係著手/社交媒體不能挽回自尊心/3C成癮是症狀/當科技取代真實互動

第八章當意義出錯
透過新的人際關係來化解累積已久的情緒問題/經歷流產的母親,需要好好哀悼才能復原/帶著好奇心認識自己的孩子/唯有在愛與關懷的環境中,嬰兒才能健康長大/童年的互動經驗,身體會記住/了解孩子內心深處的煩惱,才能治好他的分心問題/基因只能決定人的反應,但後天的人際關係才會決定生活態度

第九章猶如馬賽克藝術的療癒過程
發揮創意,找出專屬的自我療癒方法/生活就像戰場,無處不帶來創傷/在治療過程中好好面對被冷落的心情/投入新的人際關係

第十章發掘未知蘊藏的希望
毫無彈性的信念就像暴君一樣令人窒息/人與人相處時要保留空間,接納彼此不確定的因素/接受自己並非全知全能,才能培養真正的同理心/面對人際關係,過於簡化的解方只會令人無法成長

第十一章 不合到連結與歸屬
傾聽,從初生開始/透過專業人士的協助,讓新手父母不再慌張/想要實現安和樂利的社會,要在親子關係中撒下希望的種子/從個人開始修補裂痕,以創造連結更密切的社會

謝詞
註釋

<作者簡介>

艾德・楚尼克(Ed Tronick)
認知發展神經學家、臨床心理學家,現任麻州大學波士頓分校特聘教授及哈佛醫學院新生兒醫學部研究人員,其研究領域為嬰幼兒神經行為與嬰幼兒社會情感發展。楚尼克於七年代首創面無表情實驗,提出失和與修復理論。他認為,從親子互動的模式,就可以找出個人心理問題的癥結。他更遠赴肯亞、尚比亞、秘魯、格瑞納達等國,考察不同文化的教養方式。其期刊論文及科學文章逾四百篇,曾受邀至美國國家廣播電台及各大電視節目分享數十年研究心得。

克勞蒂亞・高德(Claudia M. Gold)
兒科專科醫師、作家、教師、講者,擁有逾二十年的一般兒科及行為治療經驗,現從事幼兒期心理健康治療,並在多個機構擔任研究人員:麻州大學波士頓分校「嬰幼兒心理健康計畫」、波士頓兒童醫院布列茲頓研究所及波克夏精神分析研究所。高德博士時常應邀出席演講,為許多家長及專業人士解決教養上的疑難雜症。著有《沉默的孩子》及《把孩子放在心中》(Keeping Your Child in Mind)。
個人部落格《珍視赤子心》:http://claudiamgoldmd.blogspot.com/

譯者:盧思綸
專職譯者。

★內文試閱:

‧推薦序

不用再把過去的傷,寫到未來的故事裡!
諮商心理師 黃之盈

「即便和再親密的人相處,百分之七十相處不和都是常態。在分分合合的過程中,你的自我將更加茁壯且懂得怎麼修復關係!」收到這本書的推薦邀請時,心情非常激動,從電子檔到自行印出閱讀完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一次次看下去,都有著不同層次的感動!
在我的實務工作中,許多親子關係、師生關係、生生關係,都是從關係中體驗到「分分合合」的關係。加上我們身在華人社會中,修復的方式常常不是透過「講開」,而是「請吃一頓飯」、「喝一杯酒」、「揪出門」、「打岔聊些其他的」,最後卻繞不回分歧點,對於「要再度講開」總是感到彆扭,導致問題失焦。
本書作者運用關係修復的研究,加上實務經驗和「研究的延伸」,解讀早年創傷和修復經驗的祕密,並結合兒童心理學、神經科學與嬰幼兒時期社會情感發展的關鍵。從作者群的研究及難得的實務視野望去,就像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引領我們從過去「早年依附關係發展研究―面無表情實驗」過渡到「現代數位時代3C原始人―後疫情時代中無可取代的3C親職育兒」。
在生活中,我是一名諮商心理師∕專任的輔導教師,同時也是一名照顧幼兒的全職母親。我的生涯完全投入在社區和學校諮商工作、親子諮詢及家庭育兒,因此累積了大量的實務經驗,並出版過三本心理勵志的療癒書籍,主題包括婚姻、家庭和如何進行系統性的個案概念化。

在我的書籍中,讀者也能看見許多實務案例,足以說明「童年建構的扭曲經驗,會持續影響成年的你,甚至建構出錯綜複雜的網」。成人創傷奠基於早年創傷經驗,當建構出的世界是不可信的、危險的、自我是無能的,就更容易重複創造糟蹋自己的經驗,也就是「讓過去的你,來糟蹋現在的你!」。在我的三本著作中,我設計了多達九十二個自我療癒的方式,試著帶領我的案家一起穿越衝突,找到自我整理和自我超越的管道。
也就是說,在我的工作主軸,就是在實務經驗中協助關係修復和促進親子關係。即便在這方面多年駐足研究和實務經驗,已經擁有許多心理預備、自我覺察的習慣和對應孩子情緒回應的方法,但回到母親的角色時,卻也在日日起床到睡前的黃金十四小時親子互動裡,感到耗竭、心累和無助。這讓我深刻感受到,身為家長更需要了解許多心智發展的歷程,更要清楚理解,在嬰幼兒的早年時期,父母若想恢復氣力和自我照顧,必須先接納所有的失和,才有力量重新鼓勵自己、修復關係。
人天生就有自我修復的能力,以及關係靠近和自我保護的天性,書中有許多堅實的研究和案例,讓我們重新發現,原來早年以及成年後的親子關係都是奠基於「失和與衝突、混亂和失序」的日常,並將所有生命中的片段,當成壯大自我的人生練習場。在作者的帶領下,身為父母的我們便知道,對生活感到心累和找不到盼望時,只要重新找回耐心、標誌情緒並且使用語言將情緒和心境具象化,就能夠自我修復。此外,家長也應該允許孩子將混亂、失序和心累視為日常。透過這些觀點,我們才能重新接納自己,化解親子關係中的各種狀況劇,找回專注解決問題的信心。養兒育女的過程中不管有什麼波折,其實都只是關係奠基的養分,只要聚焦在「修復裂痕」,就會把重點放回發展彼此的情感與社交能力。
溫尼考特曾說:「患者都會在我們的療程中畢業,進而發現活著本身就是個有意義的療程。」擁抱混亂、面對失序、學會修復、接納複雜,就是人生修煉場上,你我正在進行的生命功課!這條路上你並不孤單。牢記修復原則,珍惜現下關係,舉凡亙古至今的學者、大藝術家、平凡如你我的人,都在各自的跑道上共學著,共勉之!

‧摘文

第二章 夠好就好

人手失手,馬有亂蹄,不管是養小孩、談戀愛、跟新同事打好關係或是人生路上的任何挑戰,誰都會有失策的時候。作決定與行動時一時疏忽,事後來看,就會發現漏洞百出。不過,關係本來一定會有缺陷,我們靠著修補它們來獲得能量,除了化解不安與煩惱,同時培養自身的創意、凝聚力和複雜性。化解混亂失和,重新連結,不僅帶人喜悅,也讓人有所成長。這個想法也許令你吃驚,畢竟大多人都期望自我及人際關係完美無瑕。能與重要的人「心有靈犀」,總是令人嚮往,當中彷彿有種神祕的吸引力。滿心期待關係美滿、情感協調,一旦事與願違,便會大失所望。
從某段面無表情的實驗影片中,我們看到完美主義如何讓人大栽跟頭。影片一開始,母親和她兩歲大的女兒表現出絕佳的默契,一邊玩娃娃還能幫對方接話,彷彿是彼此肚子裡的蛔蟲。看樣子,這對母女達到完全的同步性,且絲毫沒有溝通不良的狀況,其樂融融的畫面十分賞心悅目。可是到了面無表情的環節,女孩卻完全崩潰,肢體動作越來越狂亂,就連見過各種場面的實驗人員也看不下去,馬上中斷實驗。母親迅速恢復神情,嘗試與女孩互動,可是後者並不像先前的女嬰那樣和緩下來,情緒越陷越深。她不停喘氣,也對母親的安撫視若無睹,還憤怒地出手打媽媽,哀怨地說:「妳剛剛幹嘛不理我?」畢竟這是實驗,對媽媽來說,女孩的疑惑實在是天大的難題。然而,媽媽也沒有意識到女兒的痛苦,只是回答:「不要動手!」她沒有發現女兒的憤怒,於是接著問:「妳很難過對不對?」小女孩顯然不是難過,也許媽媽只用自己的角度看事情,逕自判讀女兒的感受。她一味灌輸自己的想法,但沒有聆聽女兒的心聲、解決對方的困擾。在這次實驗中,不管是媽媽還是女兒,兩人都錯失了修復失和的契機。
儘管母女一開始的互動無可挑剔,但是缺乏失和與修復的經驗,小孩便因為短暫失去母親而手足無措。我們彷彿親眼目睹,隨著照顧者片刻的離席,女孩逐漸發展的自體也一併消失了。
嬰兒有足夠的失和與修復經歷,隨著時間長大,就能跟自己說「我能改變情況」。無論是嬰兒或成人,只要在關係裡一而再、再而三經歷失和,就會逐漸發展出能動性,也就是我們在第一章談到的,有能力掌控自身生命並採取有效的行動。能動性會幫助個體建立正向的情感核心,樂觀迎戰前所未見的情況。相反的,倘若一味期許完美,個體就會錯失機會去克服艱難,成功達成完整的人際關係,也沒有辦法去挑戰彼此的界線,衝撞出火花。
在照片裡,六歲的耶米利被三歲妹妹阿耶娜一把抱住,他的眼神寫滿了疑惑,彷彿在說「發生什麼事」。在耳濡目染下,阿耶娜已經學會社交上的禮俗,看到鏡頭就知道要微笑。耶米利卻是睜大雙眼,對拍照這件事,既好奇又困惑,不只如此,他的反應也說明他對周遭環境的感受。時間快進到二十年後,兄妹擺出同樣的姿勢、微笑相擁,此刻兩人的神情洋溢著年輕人的氣息,要向世界展示自我認同。究竟成長是怎麼一回事?耶米利如何認識世界,成為這位獨一無二的青年?
從嬰兒時期,經過無數次失和與修復的過程,才創造出現在的耶米利,他此後的人生也將持續經歷這個過程,再慢慢產生成年、老年的他。
修通失和與修復的過程至關重要,是形成人我分際,區分「我」、「你」、「他」的過程。溫尼考特發現,在生成自體的過程中,嬰兒會挑戰照顧者的界線。他認為,正常的兒童才不會跟照顧者產生完美的情感協調,他們在成長過程中只會不斷製造問題和搞破壞。溫尼考特在給家長的文章中寫道:

正常的兒童是什麼樣子?會吃飯、有長大、一臉笑咪咪就好嗎?絕非如此。對父母有信心的正常兒童,會傾盡全力,在成長過程中不斷搗亂、破壞,還會消磨、糾纏和佔據父母的空間和時間,更有許多莫名其妙的恐懼……如果你希望,孩子不要懼怕自己的想法,情感能力會不斷成長。那你從一開始,就要為他提供充滿愛與能量的環境,並以寬容態度對待他。

在生長環境中,家長容許兒童陷入混亂,他就能朝健康的方向發展,對於「我是誰」會有正面健全的看法。在規範行為的同時,家長若能小心呵護孩子的心靈,便能給予他們安全感。本質上,我們就是在表達:「你現在很激動沒關係,我會待在你身邊,你不是一個人。」開頭提到的那位母親,顯然無法忍受失和,她渴望與孩子情感上完全協調,但這會破壞女兒逐漸生成的自體,並阻礙她發展能動性。

不完美才美

二十七歲的麥依是朋友眼中的人生勝利組。從小到大,她學業表現優異,課外活動又參加得多,也依照父母的期望,進入一流大學就讀。父母是傑出的學者,他們鼓勵麥依朝學術生涯發展,她也照做了,順著既定道路繼續就讀研究所。後來麥依跟一個彬彬有禮的高中老師交往,她父母最看重文化素養了,所以馬上就接受這位男友。他們敞開雙臂歡迎對方,也趕緊催促麥依結婚。從小到大她都沒有反抗過家人,也都接受父母規劃好的未來,直到這段感情走到了盡頭。事實證明,高中老師是父母眼中的乘龍快婿,卻不是她的真命天子。
有生以來頭一次,在摯友的鼓勵下,麥依拋下光鮮亮麗的一面,縱身躍入不確定的狀態,盡情品嚐失戀的錐心刺骨。她感到悲傷又孤獨,卻保有一丁點的希望。於是她離開被窩,前去當地的健身房報名。重獲自由後,麥依恢復在週末游泳的習慣,小時候她就很喜歡這項運動。某天她碰巧認識了游泳隊的成員,便接受對方的邀請加入練習。
麥依每週六都會和隊友進行晨練。在每次賣力划水前進的過程中,她感受到平靜與規律的力量,彷彿自我和身體合而為一。即使轉身出現失誤,她也會儘速恢復划水的動作。精神科醫師佩里談到,在走路、跑步和游泳等運動中,身體得快速交替動作,可以有效統整大腦、行為和情感。結束訓練後,麥依會和隊友在置物櫃旁聊天,在腎上腺素催化下,不僅團隊情誼日益深厚,麥依的自體亦是日復一日茁壯。
麥依從游泳及友誼中獲得龐大的能量,令她有勇氣轉換職涯。她渴求與他人建立更深刻緊密的連結,於是決定成為社工師。她在職訓過程中認識傑斯坦。他們在一起總是吵吵鬧鬧,與過去平淡無奇的戀情截然不同。麥依總算體會到,在失和的過程中,人與人的羈絆與親密感才會加深。
「我是誰?」「我的歸屬在哪裡?」「生命的意義是什麼?」這些問題不僅困擾著童年的你我,也隨著我們長大成人,時時刻刻震盪你我的生命歷程。精神分析師庫柏在〈優雅混亂:省思艾德華・楚尼克之研究〉中問道:「兩個人要如何達到真正的心心相印?事實上就連成人作為獨立的個體,在大多時間裡都未必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等到回過神來,我們已經不斷在衝撞他人的防線,只為了與對方建立連結。
麥依回顧自己的人生歷程,從完美無瑕的童年時期到與男友分道揚鑣的困惑階段,她其實在很難認同過去的自己。唯有隨著時間,不斷展開新的體驗和關係,麥依才能培養出更複雜且真實的自體。
對麥依來說,參加游泳隊、結交新朋友、轉換職涯跑道幫助他人以及和傑斯坦相戀,諸如此類的新體驗徹底改變了她的生命。然而,面對分手後的混亂心情,童年的經歷卻不大有幫助。
與人相處的經驗,其實會變成身體的一部分,並影響你的人生觀,重新設定自己存在於世界的意義。舉例來說,很多人發現和別人一起唱歌很療癒。合唱團成員排練時會不斷經歷失和與修復的循環,無論是分部內、分部間,抑或是整個合唱團與指揮者皆是如此。為了帶給觀眾非同凡響的聽覺饗宴,團員必須齊心協力,才能熟練複雜的樂曲。練習時勢必會出錯,但只要攜手度過磨合期,就能同聲齊唱高潮迭起的曲調。表演時,團員們紛紛湧現喜悅之情,並乘著音符傳遞給台下觀眾。

接受不完美的關係,家人和伴侶才能做自己

物理學家霍金研究宇宙數十載得出一番見解:「宇宙最基本的原理之一是,萬事萬物都是不完美的……倘若宇宙運行沒有任何缺陷,你和我就不存在。」霍金深知,地球要創造出生命,就需要巨分子相互碰撞,以繁衍出「瑕疵品」。由此我們得知,在物理世界,不完美也是必要的性質。無獨有偶,溫尼考特也觀察到,在人類發展過程中,不完美也是要件,打從出生起,我們需要透過缺陷才能成長。
相對於其他哺乳動物,只有人類在初生第一週會表現出異常的無助舉動,一旦受到驚嚇,便會反射性將雙臂高舉過頭。此外,新生兒的睡眠模式也毫無道理,一天到晚不是想吃就是想拉。然而,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大腦尚未發展完全,胎兒為了順利通過產道,在子宮內只會發展百分之三十的大腦,出生後才會開始發育剩餘的百分之七十,所以出生時全仰賴照顧者打理自己的世界。
正是如此,新手父母才會說,顧小孩全天候的工作。溫尼考特觀察到,假如母親產後獲得他人照顧與支持(美國文化並不強調婦女產後照護),那麼她跟寶寶會更加親近協調,他稱之為「全心奉獻的母親」,她們會以正常、健康的方式全心全意照料嬰兒的一切需求。這麼一來,嬰兒前幾週感覺無助時,就會覺得與母親合而為一。
然而,在嬰兒沒有異常的狀況下,這種情感協調只是暫時的,大約十週後,他開始有自理能力,便會開始作亂。大腦和身體逐漸成長,原始反射也會消失,嬰兒的身體會變得更加協調。溫尼考特指出,這個時候媽媽必須「反錯」,絕對不能滿足嬰兒的所有需求。註定犯錯的母親有一項全新任務,她要成為溫尼考特所說的夠好的母親(good-enough mother)。溫尼考特意識到,多數媽媽本來就全神貫注在自己的寶寶身上,一旦對方感到無助時,她們第一時間就會發現。所以,她們天生就是「夠好的母親」,他人如何也教不來。
很多人都以為,「夠好的母親」只是用來安慰媽媽的話,只是用輕鬆的口吻,讓她們不要記掛自己犯的錯。事實上,這個概念反映出更深刻的道理:犯錯與缺失是人格健全發展的必要條件。
睿智的溫尼考特指出,失敗(霍金說是「出錯」)無可避免且不可或缺。母親不應該追求完美,而是表現及格就好。嬰兒要學著去適應母親的缺失,體認自己和母親是不同的個體。當他能學會面對生命中必然出現的挫折,自體與他者的分際就成形了。
在這個基礎上,人類發展自我調節的能力,它對發展學習能力與社交能力至關重要。我們將在第四章深入談到,個體與他人一同修通犯錯、失敗的經驗,才能培養自我調節能力。溫尼考特在《遊戲與現實》中寫道:

當然,照顧者應該提供「夠好的」環境,這是個體成長發育的必備條件。有些基因確實會決定個體的遺傳特徵與傾向,帶領他長大、成為成熟的人。不過,情感要能健康發展,絕不能缺少「夠好的」環境。請注意,我沒有用到「完美的」一詞,世上只有機器才是完美的。不完美才是人類適應環境必要的特質,也是改善環境的因素。

在學術研究之外,溫尼考特也定期與許多父母書信往來。他在英國的育兒研究圈,就像《星艦迷航記》中的史巴克一樣有智慧。他寫道:

我不想被一位凡事游刃有餘、全知全能的母親養大,而是寧願她有身為人類的各種內在衝突。

身為兒科醫師,溫尼考特看遍家長與嬰兒各種互動方式。他也是有耐心的精神分析師,不斷陪在成年患者身旁,後者在沙發上一躺就是好幾個小時。結合兩種診療經驗後,溫尼考特發現,成年患者會退化到「依賴狀態」,即使是極為短暫的分離,他們也會產生強烈焦慮感,一如艾瑞克起初的狀況。他也觀察到,醫生與患者的情感交流稍有不協調,譬如停頓太久才回話,患者也會非常激動。患者不會痛苦到嚎啕大哭,即便大哭,也懂得解釋自己的行為。這些成年患者的表現就是佛洛伊德最早提出的移情,在治療過程中,把治療師當成自己的早期照顧者。
溫尼考特汲取臨床的經驗,進一步提出「真我」與「假我」的區別。他仔細聆聽像麥依這樣成年患者的告白,發現他們似乎都缺乏健全的自體感。診療兒童和成人患者的工作讓溫尼考特意識到,即使媽媽無法滿足寶寶的需求,但是付出時間摸清他想表達什麼,就能引導他去適應變動不居的社交互動,孩子的真我便會逐漸成形。
反之,假如照顧者出於各種理由無法容忍關係中的不完美,事事順應寶寶的需求,那麼後者就會發展出假我。在前面提到的實驗中,女兒非常生氣,媽媽卻堅稱女兒是難過。我們不難想像,女孩的感受總是不被接納,為了順應母親的期望、使其接納自己,女孩會否認自體的憤怒情緒,甚至讓自己難過起來。
在麥依的故事中,我們也看到到類似的順應態度,家人為她安排好康莊大道,反而阻礙了她走上發展真我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