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注力越來越差竟是身體警訊!? 贊助
2021-10-23 05:56:02PChome書店

數到十就親親你(2)(限)


數到十就親親你(2)(限)
作者:wankling 出版社:尖端 出版日期:2021-10-18 00:00:00

<內容簡介>

‧超甜同名泰國BL電視劇改編!
‧泰劇社團超高討論度,令人嘴角上揚的戀愛喜劇!
‧臺灣WeTV可收看全集,甜蜜追蹤停不下來!

「我所留下的痕跡,是在反覆地提醒你,讓你知道,你是我的。」
其實是大野狼裝小狼狗的年下演員攻 × 有點傻傻宅宅的小倉鼠作家編劇受!

‧香‧甜‧熱‧辣!完美泰式超貼身風味,從同居開始戀愛!
‧《真愛墨菲定律/與愛同居》導演又一甜蜜執導作品!

納十的肌膚很熱,但是舌頭更燙──基因迷亂的想。「就算你覺得害羞,我也無法停下來了。」明明說著這樣的話,帥氣的臉龐緩緩靠近,手也不安分地游移,占據主動的納十卻要求基因必須對他負責。

雖然,他喝醉時確實是對納十說出了「我喜歡你」這樣的胡話,還推倒對方,跟人家吻得難分難捨……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這荒謬的同居生活也該結束了吧?基因剛這麼想,卻聽見納十找了個理由,對經紀人說不想搬走。

「我喜歡你。」聽到納十突然的告白,基因紅著臉,一顆心又高興又驕傲。對他這麼說的人,可是優秀帥氣、人見人愛,每個人都會羨慕的納十啊……

★名人推薦:

【譯者胡矇‧真情推薦】
許多小說為了增加劇情的高潮迭起,通常會安排起承轉合的橋段,不過這本書不太一樣,它是一本可以讓讀者輕鬆地從頭看到尾的喜劇小說,而且從第一頁開始就能夠感受到作者所營造的歡樂氣氛,越是看到後面笑意就越深,我想這也就是作者的初衷,讓讀者可以笑著看完它。
角色的設定是眾人所期待的高顏值、特殊氣質、不缺物質的攻方男主角,至於受方男主角的設定,則是讓所有讀者都嫉妒不起來的天然呆萌類型,甚至會令人鼓譟著想要看到更多受方被戲弄的橋段。
即便作者的文字採平鋪直敘的撰寫手法,但是用字遣詞特意貼近時下年輕人的用語,甚至大量地使用了粗言穢語,使得劇中角色更加活靈活現,一個不小心,連嘴角都會失守。
書中的最高潮,當然是兩位主角的床笫之事,作者似乎很擅長透過文字挑逗讀者的視覺神經,讀者肯定可以從中品嚐到美味的畫面。當然好酒會沉在甕底,光是第一冊就能滿足各位的話,後面絕對會令人血脈賁張,就別讓自己太焦急地等待了,準備起來,一次看個過癮吧!

<作者簡介>

Wankling
วาฬกลิ้ง

泰國知名作家。
著有《數到十就親親你》系列,已改編為同名電視劇。

Fanpage:วาฬกลิ้ง
Twitter:@rose_wankling

繪者:KAMUI 710

譯者:胡矇
文字,可以為樂音添上幾筆風華,亦可為圖畫妝點幾抹風采,明明只是靜靜地注視,然而卻能夠驅使七情六慾無聲的湧現,即便只是無中生有的產物重組,從它現世的那一刻起便歷久彌新,譯者胡猜瞎矇也想把這份悸動藉著文字再現。

★內文試閱:

「基因先生是怎樣的人,個性怎麼樣,我知道,不需要由哥來告訴我。」
達姆安靜了下來,接著眼睛睜得像是鵝蛋一樣大。「納十,你這……這是在吃基因的醋嗎?」
「……!」
我稍微受到驚嚇,就在我思考著該怎麼開口才好的時候,達姆剛好轉過頭來注意到我,他大叫一聲,就連納十也被他嚇了一跳。
當然,當他一那樣做,納十也立刻跟著轉過來看,清楚地看到我像是變色龍一樣,一臉痴呆地攀附在柱子邊。
我們眼神交會,接著我就感受到十八號的壓力,既然我已經無法再藏匿了,乾脆就走到這兩個人面前。
「達姆哥,是你叫基因先生下來的嗎?」
「嚇!我沒有。」
「啊,是我自己下來的。」
當我一那樣說,納十這才逐漸緩和原先僵硬的表情,語調也溫柔了起來。「不想睡了嗎?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基因先生可以再去睡一下。」
「沒關係,等一下再睡,我想先把這件事情處理完再說。」
我話才剛說完,一切陷入了沉默。
我來來回回地看著達姆還有納十,而達姆則是來來回回地看著納十還有我,就只有納十一個人,毫不避諱地直勾勾盯著我。
最後是由達姆出聲建議我們到樓上談,我立刻點頭表示贊同。
這件事情看起來會談很久,一回到屋子,我先走進去,接著才是達姆以及納十。但是達姆一脫下鞋子,就立刻衝過來用手臂環抱住我的肩膀,使勁地把我推到房間,對著納十說先跟我聊一下,就迅速地進到房間關門上鎖。
動作太過俐落,讓我只能直愣愣地望向他。「達姆,你這是……」
啪!
他雙手竟然用力地抓在我肩膀上,然後一臉認真地向我靠過來。
「基因,納十到底是怎麼被你馴服的?」
「哈?」
「他這麼黏著你,他跟別人都沒這麼親近,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他這個樣子……」
「等一下,你在說什麼?」
「就在說納十啊。」
「你怎麼還是不停地說納十黏著我?」
「嗯,而且現在已經不只是黏了,你中大獎了。是這樣的,我先跟你講,納十是一個很難搞的孩子,他只會在你一個人面前表現出好孩子的模樣,這我之前跟你說過了,你應該也看見了對吧?」
「嗯,有一些住宿上的問題,納十會壓力大到生氣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壓力大到生氣?壓力大到生氣個屁啊!」達姆大聲嚷嚷。「壓力大到生氣是什麼狗屁啊?操,我的頭差點就要被他啃掉了!」
「你幹麼那麼大聲?我的耳膜很痛。」
達姆這才意識到他太過激動了,連忙降低音量:「他反而是很不高興我來接他,你沒看到嗎?就連我要把房間讓給他,他都還不領情。」
「就……嗯。」聽他這麼一說,我也跟著起疑心,但是嘴巴卻還是忍不住說:「可能是你的房間很髒亂吧?」
「不是,朋友,是他想要跟你住在一起。」達姆說話的同時又拍了我肩膀兩、三下。
「……」
「所以我才會說他黏著你呀,一提到讓他搬家的事情,他就百般不願意。操,我就說,怎麼會突然從宿舍裡面搬出來說沒有房間,甚至還刻意問起你,最後我才帶著他到這裡,如果那個時候讓我知曉……」
說到這裡,他就自顧自嘟噥,我沒有完全聽得很清楚,最後他嘆了一大口氣。
「唉……早知道這樣,我真的不應該來麻煩你的,基因。」
「現在說是能有什麼幫助?」
達姆的手從我肩膀上移開,很無奈地垂落在側身。「也是,那麼你打算怎麼做?如果你不想要讓他繼續住下去,就直白地跟他說吧,那個時候他或許就能夠理解了……吧?」
「等一下我自己去跟他說。其實,昨天我有傳Line訊息給你了,但是你沒有讀。」
「Line?喔!就是你先前說有Line給我的事情啊?」
「嗯,我留言給你說不用過來了。」
「啊?」達姆抓抓頭。「那我不是白白讓納十發了一頓脾氣嗎?」
「還不是因為你不看Line訊息。」
「但實際上你跟納十沒有什麼問題吧?納十在你面前也表現得像是個好孩子一樣,他住在這裡,我也比較放心。若是他哪天發神經跑去強暴你,那我到死之前都會感到愧疚的。」
我嚇了一大跳。「強……強暴?你在說什麼蠢話啊?」
他後來都是喃喃自語,不過因為房間裡很安靜,我才能聽見他所說的話,原本神情鎮定的臉立刻漲紅了起來,幾天前發生的事情自動地鑽進腦海裡。
$「我想要你。」$
操……這麼丟臉的事情,可能好幾年都會反覆地出現在腦中。
達姆,你可能不知道,有被強暴風險的那個人不是我,而是你的孩子啊。
「事實上,當我在拍戲現場看到他在你面前裝出一副超級乖巧的樣子,就覺得不對勁了,但是我不怎麼擔心,因為你上次喝醉叫納十過來接你,至少你們很要好,就這樣吧,後續就你們自己去談吧,有什麼事情跟我說,但如果納十心情不好的話,請不要叫我去跟他談或是做什麼事情,OK吧?」
我見他一臉嚴肅地再三確認,還有最後所說的那句話,除了翻白眼還能怎麼樣?
「嗯……那真是不好意思,讓你白跑一趟了。」
「沒關係,這樣子也好,假如你真的要趕他,我也不曉得該怎麼處理才好,我只知道,我肯定會很慘。」
「……」
這傢伙一碰到納十的事情老是很誇張。
我和他又聊了一下子之後,就拉著他的手臂走到外面。因為他突然把我拖到房間裡,不曉得納十會不會擔心,以為我在想辦法把他趕出去?如果是那樣,我看起來就真的像是一個惡劣的大人了。
如我所想的一樣,一打開門就看到納十,他沒有在自己的房間裡等待,而是靜靜地坐在沙發上,當他聽到開門的聲音就抬起頭來看。
「納十,接下來你自己跟基因談吧。」達姆先開口。
我盯著納十的眼睛,接著不禁垂下眼簾,想不出來該怎麼說比較好。就在那一刻,身旁的人突然把頭靠過來竊竊私語。
「送我下去吧。」
「不一起去吃早飯嗎?等一下我請客。」我也在他耳邊竊竊細語。
「不用了。」
「就當作是我的賠禮,讓你……」
「夠了、夠了,基因,不用靠這麼近說悄悄話,我已經被眼神刺得千瘡百孔了,趕緊送我走,快!」
達姆看起來壓力很大,舉起手來推開我,我沒站穩,一個踉蹌往旁邊退了好幾步,但是沒幾秒鐘他又伸出手把我抓過去,拖著我直接走向大門,我被這樣又拖又拉的,一時之間都傻住了。
最後我才回頭說要送達姆下樓,雖然沒有直接叫出納十的名字,但是納十應該可以理解,所以順從地點了點頭。
抵達一樓之後,達姆二話不說就直接跟我揮手道別,隨即發動車子。見他這麼十萬火急,我不禁對他感到不好意思。他才剛從外地回來,應該很疲倦,也很想要回去休息了,因此我對他說下次我請他吃飯,拍了拍他的肩膀之後幫他關上車門。
現在是早上七點,天空早就亮了,同時我的肚子也咕嚕咕嚕地在抗議了。
但是我知道納十現在肯定正在樓上等待,所以馬上轉身走進電梯裡面。一回到屋子裡,就發現納十依舊坐在沙發原來的位置上,我脫下鞋子向他走過去。
我一站到沙發前面,對方旋即站起身來。
「生我的氣嗎?」
他用低沉溫和的嗓音說出那句話,使得我愣了一下。
生氣?生哪件事情的氣?我試著感受一下內心,但是完全不存在所謂的生氣。
「如果我想要繼續住在這裡……」
「假如你真的有需要,我不會有意見的。」
「有需要。有非常大的需要。」
「因為我抓了你的小老弟,所以需要負責任是吧……」我實在忍不住脫口而出。
他似乎料想不到我會這麼說,不禁輕輕地笑了出來。
「要這樣說也行。」
「假如我讓你繼續住下去,我不會負責照顧你喔,我已經說過,我連自己都照顧不好,實際上……」我試圖要解釋給他聽,所以決定凝視著他眼睛,讓他知道我是認真的。「如果你沒有做什麼不好的事情讓我困擾,我也不會太在意,那些幫忙的事情,你如果不想做就不用做,你是個怎樣的人,保持原樣就好了,不用強迫自己為我做到那個地步。」
納十靜默地盯著我,為了做確認,我點了點頭,再次重申剛才所說的話。
十八號曾經說過想要和我再更親近一些不是嗎?所以那些強迫自己的事情就沒有必要再做了──像是在我喝醉的那一天屈服於我。那樣的話,我也能更加地認識納十。
「你也沒有……唔,做什麼?」
「牽手。」
「我知道是牽手,但是為了什麼?」
說著說著,納十突然就伸出手來牽著我的手。我低下頭望了一下之後,又抬起頭來,一副不是很明白地看著對方,直到對方露出笑容。
「據說抓住對方的手之後,就能夠感受到對方的真心。」
「……」
胡說八道。
「我看不透基因先生的內心,這樣才能幫助我更加理解呀。」
「我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發自內心的好嗎?」即便回覆的語氣很簡潔,但是我也沒有把手抽回來,低頭偷瞄著這個人的手,他把手指穿過我的指縫,與我的手相互交纏著。
我們的手緊密相貼,連一絲縫隙也沒有,我能感受到納十那隻手的厚度以及溫度。
「基因先生?」
「嗯?」
「有關那些幫忙的事情,我沒有強迫自己。」
「……」
「我不是曾經告訴過基因先生了嗎?我想要幫忙。」
「就……嗯。」
「所以說現在……基因先生還會想要讓我搬出去嗎?」
納十倒是主動把話題帶回來,直奔主題。當我一聽到這番話,努力觀察著對方神情,最後選擇反問對方。
「為什麼你會那麼想要住在這裡?」
「因為我想要跟基因先生住呀。」
「那為什麼會想要跟我住呢?想要跟你住的人多的是。」
「我喜歡基因先生。」
「喜歡……哈?」
霎時我整個身體僵化,睜大眼睛愣愣地望著僅一步之遙的納十。
納十……喜歡我?
「唔……等一下。」我抬起沒有被握住的另外一隻手阻擋。「喜歡?」
「對,喜歡。」
我皮膚下的血管強烈地收縮著,一股奇妙的感覺逐漸氾濫,湧進我的心裡,一發不可收拾,我完全沒有任何厭惡感;但是在下一秒鐘,強烈跳動的心臟就慢慢地平靜下來。
停,停,拜託停下來,我這是想到哪裡去了啊?
「你……沒有其他喜歡的人了嗎?可以讓你自在地住在一起的人。」
見納十沉默,我就更加確信,繼續說道:「也難怪你會比較想要繼續住在這裡。」
因為納十喜歡我,而且我在喝醉的時候也說過喜歡他,我們之間的好感可能讓他覺得自在,比起其他人,他更想和我住在一起。
一想到這裡,不曉得為什麼,覺得既驕傲又高興。
喔,有人喜歡,我高興得要死,而且是這麼受歡迎的人,大家都會喜歡這個孩子。
「基因先生你……」
「哈?」
起初沉默不語的納十,一聽到這裡,逐漸地加深笑容,雖然不是那種燦爛的笑容,但是看得我就快要融化了,微微地晃了晃頭。
「因為這個樣子我才會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