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ssan推2021 GT-R 贊助
2021-09-14 05:58:02PChome書店

不行的旅行


不行的旅行
作者:豆腐火火 出版社: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21-09-01 00:00:00

<內容簡介>

從香港打工仔,朝九晚六的納米樓奴,跳Tone來回世界各地做的腦殘遊記,閒人請進!

◎一名「無肌肉兼無脊椎」的香港女生,如何世界到處趴趴跑?
◎在旅行中笑看這個世界,似是嘻笑怒罵,實是深層的嘲諷和省思。
◎特殊編排方式+港式粵語解說+彩印圖片配主題標籤(#hashtag)+……給您不一樣的思考邏輯與旅遊體驗!

耍一耍廢,才能走更遠的路,甚至看到沿途不一樣的旅人視覺;
「不行」的旅行帶你突破盲腸,進行一場後疫情時代的非典型書上旅遊!

旅行最深刻的未必是當地的山明水秀,
反而旅途中遇見的人和事可能更耐人尋味,刻骨銘心。

到紅燈區桃色冒險時看見站在窗內赤裸的妓女,如果是我娘親,會有什麼感覺?
搭乘由女人力車夫拉的車,是不人道還是支持她自力更生?
赤裸行走在男女混浴的露天溫泉池,是羞赧還是回歸自然?
在地球66度北的冰島,當人設法逃出險境,四周的野馬居然冷眼旁觀,悠然自得地吃草?
只有10度的海水,不帶氧氣筒潛水捕魚,卻吸引眾多少女入行,只求早日儲錢出嫁?
在巴黎,桌上的食物是配菜,法式濕吻才是主菜?
……

從亞洲的日本、韓國、越南、台灣、汶萊、柬埔寨,
到歐洲的英國、法國、荷蘭、希臘、意大利、瑞士、冰島、芬蘭,到美國,
是遊記,也是心情筆記,更是對過往足跡與世界百態的關照。

所以,與其說Santorini的夕陽是美麗之最,
倒不如說它是最有啟發性的日落。

★目錄:

A. for Author
「勞役」?妹 京都
不能說的咪咪 荷蘭
我在佛羅倫斯向惡霸挑機 意大利
摩女‧擇急變 紐約
轉角遇到人生教練 瑞士
E. for Entertainment
男女混浴是咁的 別府
慢慢Jay 台中、台南
跟女僕學貓叫 東京
旅行雖奢侈但有用 荷蘭
初妓 京都
D. for Drama
金非識比 汶萊
慎入,這不是遊記 東京
透明隱身術 希臘
意式蝦碌放題 意大利
C. for Coffee Break
無限好夕陽 希臘
脫毒吧,十分西貢的真深交 台北、胡志明市
浪漫與偏見 巴黎
美婚妻 美國
B. for Bedtime Stories
變態的66度北 冰島
職職復職職 伊勢
之所以潑冷水 柬埔寨
我們不是這樣長大的 芬蘭
情育禁區 韓國
F. for Fans of Hong Kong
奇人旗事 瑞士
孤單北自由 北京
我的黑人問號 波士頓
奴隸獸與他們的產地 英國
關心港人的海島 關島
Dam_it 荷蘭

<作者簡介>

豆腐火火
我,是個極端分子,有不止一個我。
明明是凡人一個,有時卻妄想自己活得不那麼平凡。
我有一雙無肌肉兼長期乏力的腿,
偏偏這雙累事的腿,換來了不行卻難忘的旅遊經歷。
寧可讀萬卷書都不行萬里路的我,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
也曾經到美國哈佛大學及北京?華大學交流。
畢業後展開了典型香港打工仔的生涯,
朝九晚六做納米樓奴,邊做邊懷疑人生。
追求安穩卻又不甘於生活苦悶,
於是放眼世界不斷出走,沒想過留家抗疫度過了29+1。
疫情減慢了探索世界的步伐,卻沒有減弱追求突破的野心,
因而在亂世中撰寫了人生第一部處女作。
縱使有征服地球的決心,但最愛的仍然是香港,
這個家不似家的香港。
我,這個有點精神分裂的我,
長期徘徊在兩極之間,矛盾得連自己也不能理解。
我怪,但世界又何嘗不怪?

★內文試閱:

‧推薦序

這本書沒有序,我討厭為填充框架而寫的文字。沒有推薦序,又如何,賣書讚書香意義何在?明明書本來就不折不扣是作者的一面鏡子,即使邀得城中名人慷慨贈言,都不會改變這個事實,況且名人又憑什麼代表你呢?廢話少講,就即管把我蒙上沒有序的罪吧!

‧作者序

某某說:「你不要推薦序,那自序呢?」

我,全身沒半斤肌肉,擁有一雙長期乏力的腿,偏偏這雙累事的腿就換來了「不行」卻難忘的旅遊經歷。
平日Google Map預測走十分鐘的路,我搞二十分鐘,雙倍是基本。超過十分鐘的路?口裡說得,身體卻很誠實,只要稍為走動,全身的贅肉就開始像豆腐般晃動,當嘗試走快一點,或者走遠一點,兩條腿的神經線就會發出痕癢的訊號,不禁狂抓,令人抓狂。假如四肢動作大一點,一不小心就瘀了,猶如豆腐被壓碎一樣,全身散哂,一點都沒誇張。
由於無時無刻都如軟塌的豆腐一樣,彷彿沒有脊骨,也沒有肌肉,終日就坐在車上滑來滑去,然後被運到世界各地,就這樣成功硬闖了不少國度,身邊的老司機拓嗨就是這樣練成的。看到這裡,可能已經忍不住咒罵「死港女」,但單憑表面,有理無理標籤化,一窩峰加把嘴先罵為敬,那又何嘗不是典型的港燦呢?而且書名不就已經說了這是「不行」的旅行嗎,都說了,還要看?
「不行」,自然有「不可以」或者「不達水平,不合標準」的意思,不過在廣東話,「不行」又有不走路的意思,所以《不行的旅行》其實既有「糟糕」的意味,也表達了不太用腳「行」的旅行。在世人眼中,不是馬拉松式的背包行或者環島單車遊,又不是去冷門的危險國度等等,基本上就等於沒有主題、沒有風格、沒有深度的旅行,內容自然不行,一來沒有吸引力,重點是哪有市場,說穿了就是沒有出版的價值。雖然遊戲規則是這樣,但恕我不能理解,按框架選材,配創作嗎?千篇一律,妄下定論才真的不行。我怪,但世界又何嘗不怪?
旅行,不就是要在平日勞碌的生活中停一停,休息一下嗎?坐一坐,耍一耍廢,才能走更遠的路,沿途甚至看到不一樣的旅人視覺,難道只有背包行才有旅行的意義,要苦行般的模式才可悟出人生道理?沒有試過「不行」的旅行,又憑甚麼說不行呢?現在你翻著這本書,不也是去了趟「不行的旅行」嗎?盲腸是需要突破的。
踏上這無盡旅途,慵懶地跟隨自己的步伐探索,卻又貪心地要征服一個又一個目的地,堅持舒適地離開舒適圈,矛盾就是基本,我的人生也大概如此。
行啦,出發!

*警告:這是一本常人眼中文筆很爛,兒童不宜的書,慎入!

‧摘文

摩女‧擇急變 2019年6月.紐約

身為無雀?腳仔,每次訂酒店最關心的莫過於電梯和廁所了。當住過Easy Hotel,體驗過在只有一個身位闊的樓梯間抬行李,喘著氣拾級而上是多麼的uneasy,又試過半夜凍冰冰睡眼惺忪要衝出房間走一大段路痾夜尿,就發現住宿的錢不是說慳就慳,畢竟港女也不是浪得虛名。

去紐約前經過精挑細選,本來以為在Lower Manhattan的金融區訂了一間CP值頗高的酒店,到步才發現被酒店旁邊那棟大廈邪住,每次經過十字路口,抬頭望見大大個J.P.Morgan入口,心裡不禁黯然。我站在馬路上的交叉點忍不住又再憶起那一次的人生交叉點,然後一步一步遠離,若無其事地展開新一天的旅程。

為了貼地感受華爾街實況,揭開狼人真面目,旅伴和我刻意在交易日的早上繁忙時段由金融區出發,一手捧著熱咖啡,一手挽著bagel走到華爾街朝聖,沿路眼見金融才俊西裝骨骨,OL踩著高?鞋扭著蜜臀揮灑自如,那種New Yorker的自信簡直羨煞旁人,精英中的精英果然散發著一種氣質,像是長期有光環包圍全身,去到邊都發光發亮。身穿牛記笠記向著華爾街進發的我,又憑什麼發夢擠身這個行列,與華爾街精英共事呢?
記得兩年前的某天,身穿little black dress的我,流著長長的黑髮,梳著典型竹昇的一九分界,踩著幾吋高?鞋,踏入中環的甲級寫字樓,坐在摩天大廈眺望維港景緻,chok著美式口音的英文面試,到今日仍然覺得「OMG…I was like... I can’t believe I made it...it was literally, the toughest interview…」。見工橫跨香港、星加坡和美國,過五關斬六將,從電話收到offer 那刻,我努力地掩蓋著內心無比的興奮,收線後,仍然不太敢相信這事實,一身飄飄然。

一般人未必能體會那種激動的心情,曾經作為銀行MT(見習管理生),被視為前途一片光明,但從來都不敢自稱banker,因為一山還有一山高,在金融界打滾的人潛意識都知道,銀行業從裡到外都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一個人的身分,或者簡單一點,是作為人類要被識別,絕非憑個性、素養或者內涵,當然也有可能是「你的樣子如何,你的日子也如何」,但作為一般的凡夫俗子,公司的牌頭就幾乎主宰了身分和地位的大半、其次取決於職位和部門,幾個因素加起來在同行心目中就自然有個價,就好似名牌都有分檔次一樣,在國際大投行工作的就算得上是最高檔的名牌,頂尖的精英,中資或本地銀行自然比下去,即使在國際投行負責斟茶遞水洗廁所,也都自豪過人。

一想起跳槽後,遇上任何人問起做邊間行都可以滿懷自信,鏗鏘有力地答「JP」,不禁嘴角向上翹。一般任職於投行的,不是家底豐厚又有人脈的富二代,就是浸過鹹水的竹昇,或者讀神科出身的尖子,偏偏我這土炮港女,出身於本地大學平民到不能再平民的學系,first hon落空,master未讀,畢業後清一色在本地企業打工,沒有父幹更沒有人脈關係可以拉攏。

論技能,做媽劇停的人一街都是,連基本agency的經驗都沒有,比我條件好的大有人在,大概是連HR都百思不得其解,怕我「唔知訂」就忍不住告訴我是非典型奇芭的事實,究竟憑什麼誤打誤撞,令女上司們覺得我可以擠身「人生勝利組」呢?是一眼就看穿我奴性重,不愛夜蒲,可以一打十密密做嗎?抑或事前的起底令我略懂他們的口味,成功投其所好,就憑偽裝技倆符碌地高攀了?無論是基於什麼原因都好,也無須深
究了,反正信已遞,約已簽。

沒想到我卻一直忐忑不安,強烈的不安感來自憂慮,我很懷疑奇芭如我,平日不落老蘭,又滴酒不沾,只愛宅在家中,究竟是要如何融入一群狼人過「中產」的生活呢?人人說六點收工,唔通真係人人都六點收工?與時間競賽的日子不是未試過,黃昏六點才正式開工是平常事,今次還加了新玩法,夜晚十點開始跟美國con call,然後不足十二小時又準時出現在公司,眼見未來同事連放lunch都要見我這嘍囉,其實有錢還有時間和命享嗎?搭business class隻身飛印度菲律賓出trip,又有什麼好曬呢?我越想越不對勁,不過,為錢途和前途,也想不了太多,一於趁年輕去闖下。

食得鹹魚就要抵得渴,果然,未出發先返工,人未正式報到,就已經收到未來老細的指示,她已經急不及待為我安排好一切,確保我可以盡快被差遣。那份難得最近才擺脫了的壓迫感好像又找上門來,剛習慣了放工就拋低工作的我失眠了好幾天,沒想到未正式踏入公司,反應就已經如此強烈,對工作居然也沒有半點期待。騙得了人,騙不了自己,我開始思考為何要自討苦吃?明明就習慣說港式英語,明明就喜歡穿休閒
服返工,明明就好享受私人時間,究竟是什麼驅使我要裝著說半唐番式的英語,迫自己換套裝上班,然後明知無了期OT都飛撲去呢?被名利沖昏了頭腦的我大概是有點瘋狂,愛因斯坦曾經說過,瘋狂的定義就是一直重複相同的事情,卻期待不同的結果。是的,我說自己有點瘋狂,因為今次其實並不是第一次取得投行的offer,類似的掙扎在剛畢業的時候已經發生過。

想當年,畢業打第一份工就是大台的廉價公關,為了打這份工,我放棄了投身人工高超過一半的Goldman Sachs。大學搏盡無非為打造神級CV,令畢業有多一點選擇,然而對於有選擇困難症的人來說,原來有選擇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煩事。明明「GS」兩字就已經贏人九條街,糾結了一陣,最終一句「忠於興趣」,就灑脫地拒絕了那Recruiter,別人笑我太瘋癲。年少無知,「興趣」果然不可以當飯食,結果在大台只是打拼了八個月,畢竟在一間與時代脫節的公司工作太久也沒什麼進步的空間,於是極速掌握了要學的技能就劈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