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也吃得到了! 贊助
2021-09-08 05:04:02PChome書店

蒂姆‧沃克:美妙事物(精裝)


蒂姆‧沃克:美妙事物(精裝)
作者:蒂姆‧沃克、蘇珊娜‧布朗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1-08-18 00:00:00

<內容簡介>

蒂姆・沃克:每張相片的確都是寫給V&A博物館內某件事物,或是給某些東西的情書。我跟那些事物的關係就像是跟某個對象墜入愛河一樣。這連結到我們身而為人如何互動,如何與某個人成為莫逆之交。這是一個結交新朋友的過程⋯⋯

V&A博物館迷人特展《蒂姆‧沃克:美妙事物》,帶您一同遨遊這位舉世聞名的攝影師奇幻豐富的心靈世界。

蒂姆‧沃克(Tim Walker, b. 1970)是世界頂尖的攝影師之一,以非凡的想像力和能夠帶領觀眾進入栩栩如生的異世界而聞名。沃克和維多利亞與艾爾伯特博物館(V&A)早有淵源,二十多年前,他的三幅早期作品早在1998年就已列入館藏,2008年更擴大增收了其他作品。
本書所收入的眾多精采新作,就是從V&A博物館浩如煙海的電子收藏中搜羅所得。在策展人、館員與技術人員的帶領下,沃克探進了博物館各個廳室的最深處,甚至還爬上了屋頂、深入地底的管線迷宮,只為汲取靈感。歷經好幾個月的研究之後,他選定了一組最能夠反映出V&A博物館廣博一面的物象來當作最新創作的靈感。這項成品──包括了十套攝影作品集與一部短片──不僅十分充滿沃克精神,更能直接撼動每位觀眾的心靈。
《蒂姆‧沃克:美妙事物》是V&A博物館與當代藝術家蒂姆‧沃克的大型合作、常駐、委任計畫。這本書集結了沃克的美妙創意和眾多團隊成員的精湛才華,讓人逐步踏入沃克攝影中的美妙世界。
書中並收入未曾面世的幕後設計、初步草圖,讓各位讀者可以一窺沃克獨特的創作歷程,看他如何在V&A博物館宛如迷宮般的倉庫與畫廊間細探窮究,最後化成一幅幅珍奇相片。
本書每一章都鋪陳了每一場不同攝影,而且各章都以在V&A博物館館藏中精心挑選出來的某個寶物開始。蒂姆結合了這些寶物與其他日常可見,卻同樣美妙的東西:剪報、舊底片膠卷、唱片封面,還有其他像回憶、美好故事、詩歌等無形的事物。同時收入蒂姆・沃克與場景設計師、造型師、髮型師、化妝師、模特兒及諸多靈感來源之間的精采對談,包括傑克・艾波亞德、佐伊・貝朵、泰瑞・布拉克森、艾蒂・坎伯、關朵琳・克莉絲蒂、喬瑟芬・科威爾、詹姆士・克魯威、瑪爾坎・愛德華斯、凱倫・艾爾森、凱蒂・英格蘭、愛德華・恩寧佛、阿曼達・哈雷克、蕭娜・希斯、杭格瑞/約翰尼斯・雅盧拉克、依布拉辛・卡瑪拉、凱特・菲蘭、詹姆士・史賓賽、傑瑞・史達佛、蒂妲・斯雲頓和葛瑞斯・萊頓。

【本書內含若干裸露照片,讀者閱讀請自行選擇閱讀】

★目錄:

致謝
館長前言
與談人

導論:靈感

光照
蒼蠅王
筆墨
九號雲
歡樂盒
龍崽
永生之鄉
小心輕放
何妨自我?
明日士兵
堅定的小錫兵

圖片索引

<作者簡介>

蒂姆‧沃克(Tim Walker)
1970年出生在英格蘭。對攝影的興趣源自上大學前那一年在倫敦康泰納仕公司負責建立瑟希爾‧畢頓資料庫的工作經驗,後來進入艾克斯特藝術學院繼續研習攝影。畢業後擔任兼職攝影助理,之後更到紐約市發展,正式成為理查‧艾佛頓的全職助理。
獲得年度獨立青年攝影師第三名之後成為了專職攝影師。起初專門為英國報紙拍攝紀錄影像與肖像照,這也開啟了後來為英國版Vogue、W Magazine、Harper’s Bazzar等雜誌拍攝專輯的機會。現在主要為美國版、義大利版、英國版與日本版Vogue雜誌拍攝。
作品風格獨特、奇異卻又優雅,就連商業廣告也能窺見一斑。至今合作過的客戶包括:Neiman Marcus: The Art of Fashion、Barney’s、Banana Republic、The Gap、Kate Spade、Comme de Garçons、山本耀司、Church’s 等品牌。
目前定居倫敦,但經常為了拍攝工作在外奔波。各地新鮮的人事物都是他最寶貴的靈感來源。

蘇珊娜‧布朗(Susanna Brown)
攝影策展人兼作家。最近為V&A博物館策劃的展覽包括:《販賣夢想:百年時尚攝影展》、《風格攝影師霍斯特特展》、《瑟希爾‧畢頓鏡頭下的伊莉莎白二世》等。

譯者:邱振訓
國立台灣大學哲學博士,研究專長為倫理學、道德心理學。譯有《大師與門徒》、《自己拯救自己》、《我們為何期待來生?》(原書名:來生)、《離經叛道的哲學大冒險》、《衝浪板上的哲學家》(皆立緒出版)等書。
E-mail: cch5757@gmail.com

★內文試閱:

‧導讀

維多利亞與艾爾伯特博物館館長前言
蒂姆‧沃克(Tim Walker, b. 1970)是世界頂尖的攝影師之一,以非凡的想像力和能夠帶領觀眾進入栩栩如生的異世界而聞名。沃克和維多利亞與艾爾伯特博物館(V&A)早有淵源,二十多年前,他的三幅早期作品早在1998年就已列入館藏,2008年更擴大增收了其他作品。
本書所收入的眾多精采新作,就是從V&A博物館浩如煙海的電子收藏中搜羅所得。在策展人、館員與技術人員的帶領下,沃克探進了博物館各個廳室的最深處,甚至還爬上了屋頂、深入地底的管線迷宮,只為汲取靈感。歷經好幾個月的研究之後,他選定了一組最能夠反映出V&A博物館廣博一面的物象來當作最新創作的靈感。這項成品──包括了十套攝影作品集與一部短片──不僅十分充滿沃克精神,更能直接撼動每位觀眾的心靈。
V&A博物館自草創之初,就一直是支持攝影藝術的先驅。首任館長亨利‧柯爾(Henry Cole)本人就是一位業餘攝影師。博物館成立之後,他就開始蒐集當代的攝影作品──當時攝影術才剛問世十年而已──並於1858年開辦全世界 第一場在博物館內舉行的攝影展。
如今,V&A博物館已經是擁有全世界最多、最重要攝影作品館藏的博物館,而沃克的作品也與他崇拜的攝影師名作齊肩並列,包括:威廉‧亨利‧福克斯‧塔爾伯特(William Henry Fox Talbot)、茱莉亞‧瑪格麗特‧卡麥隆(Julia Magaret Cameron)、黛安娜‧阿博斯(Diana Arbus)與瑟希爾‧畢頓(Cecil Beaton)。
《蒂姆‧沃克:美妙事物》是V&A博物館與當代藝術家大型合作、常駐、委任計畫中的最新一檔。V&A博物館自從創館之初,就是眾多藝術家與設計師在創作上的靈感泉源。隨著館藏項目逐年倍增,我們也愈加期盼能讓每位觀眾都深受感動。
這本美麗的新書以及同時舉辦的精采展覽,集結了沃克的美妙創意和眾多團隊成員的精湛才華。這是一場團隊合作的傑出成果。容我恭喜蒂姆、策展人蘇珊娜‧布朗(Susanna Brown)以及其他眾多團隊成員和V&A博物館為此計畫辛苦奔走的同仁。尤其是蕭娜‧希斯(Shona Heath),一手擘畫出了奇幻迷離的展場,令人在這裡逐步踏入沃克攝影中的美妙世界。
我衷心期盼這場展覽能夠啟發更多朋友,透過V&A博物館展開自己的創作旅程,追尋激發心中想像力的那美妙事物。
V&A博物館館長 杭立川(Tristram Hunt)


你可曾追尋過彩虹的盡頭,到頭來才發現這根本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在我們開始製作這本書之前,我原本想像著我們可以揭露出蒂姆‧沃克攝影時的內心世界:這本書可以變成一部指南,多多少少透露出他究竟是怎麼拍出那些精采絕倫的相片的。但是當我一看見攝影現場的蒂姆,我就明白我心裡頭那種書絕對寫不出來了;光靠文字,根本不可能解釋清楚他怎麼化腐朽為神奇──他的手法實在太過多變,與他合作的對象更是個個不同。親眼看著他如何拍攝有點像是在觀賞一齣戲一樣。演員扮裝登台上場,但是導演、舞台設計、燈光技師、服裝、髮型、化妝團隊也都同樣盡收眼底。他們各自有著不同本領,卻又全都帶著無比的專注、能量和共同的願景來參與這場大戲。
這本書的書名靈感來自建築師霍華‧卡特(Howard Carter)的一段話,也就是大約一百年前發現埃及法老王圖唐卡門陵墓的那個人。蒂姆在V&A博物館大肆探索的那漫長旅程中,想起了卡特在1922年11月26日日記裡的一段話,敘述著他初次見到法老王陵墓中那金碧輝煌的模樣:

等我的眼睛慢慢適應了光線,房裡的細節就慢慢從迷霧中浮現,各種奇珍異獸、雕像、黃金──到處都金光閃閃……我真的是瞠目結舌,卡納馮爵士實在忍不住了,焦急地問:「你有看見什麼嗎?」我只能勉強吐出幾個字:「有,寶物。」

本書的每一章都鋪陳了每一場不同攝影,而且各章都以在V&A博物館館藏中精心挑選出來的某個寶物開始。蒂姆結合了這些寶物與其他日常可見,卻同樣美妙的東西:剪報、舊底片膠卷、唱片封面,還有其他像回憶、美好故事、詩歌等無形的事物。每一場攝影都是一場旅程,而在他起身之前,他總會將行囊裝滿各種重要元素。不過,他也一定會留個空間給最重要的東西:緣分。在緊鑼密鼓準備幾個星期後,當打開相機的時刻到來,蒂姆依舊泰然,隨時留心讓他的相片走向未知境地的美妙驚喜。
我擔任博物館策展人的責任之一就是研究相片的豐富歷史,看出它的未來潛力。那麼,蒂姆的作品若放到一個世紀後來看會是如何?他在偉大攝影師齊聚的萬神殿裡又居於何處?他時常被人稱為現時今日的瑟西爾‧畢頓,但是在蒂姆和像蕭娜‧希斯這樣的展場設計師手中創造出來的奇妙幻境,就連畢頓在1930年代裡最超現實的作品都望塵莫及。要說蒂姆的視野與哪位攝影師相似,說不定反而與十九世紀初期的浪漫主義畫家或詩人更接近:他們都有一份對童年的興趣、對自然的敬畏,有著強烈的感性與情感,渴望歌詠個體的慾望,以及強大的想像力。從另一方面來看,蒂姆也是個浪漫分子:當他見到美麗絕倫的藝術品時,會叨叨唸著「一見鍾情」,還會說他小心翼翼地拍攝,彷彿要將這一封「情書」交給V&A博物館文物管理人。蒂姆就是對他所拍攝的每一張相片都如此用心留情。
對浪漫主義畫家約翰‧康斯特柏(John Constable)和浪漫主義詩人威廉‧沃茲沃斯(William Wordsworth)而言,彩虹是希望的象徵──是所有美麗卻短暫、可見不可及的事物的終極形象。而蒂姆的相片也和彩虹一樣,藉那彩色的拱弧讓我們的靈魂翱翔,用那迷人的魔法使我們欣喜難忘。
V&A博物館攝影部策展人 蘇珊娜‧布朗

‧摘文

靈感
蒂姆‧沃克、蕭娜‧希斯與蘇珊那‧布朗的對談
蒂姆:V&A博物館的館藏真的包羅萬象,我想這就是為什麼讓我如此心有戚戚焉的緣故吧。關鍵就在於這座博物館的廣博。我雖然是個攝影師,但我從來不曾將相片當作靈感來源。繪畫、食譜、報紙報導都能啟發靈感,甚至是沙發上的纖維或是磚頭表現出來的質地都行。這真的是別開生面,而這也正是V&A博物館對我的意義。
蘇珊娜:你花了好幾個月來探索這座博物館,認識了許許多多的策展人與館員。你看到了隱密的倉庫,也來來回回走過了不知多少次藝廊,甚至還爬上了雄偉的屋頂,鑽進了地底排氣管線區。真的是很投入、很令人動容。
蒂姆:這趟旅程真的很漫長。接觸那些事物,不管是平面或立體的東西,就像是認識人一樣。有可能會發生化學效應,也可能不會。即使先前已經跟這些人談過話,卻還是能立即感受到某種很棒的感覺──這種感覺不是興奮,這叫……這該叫什麼來著?
蕭娜:這就叫做連結感。我覺得你經常會關注到那些精美至極的事物,而我就不太會對那些纖美非凡的東西留下印象。我比較喜歡奇怪特異的作品,就是會讓我想「這天殺的怎麼做出來的」或是「這是誰花工夫做出來的?為什麼要這麼做?」不過說穿了,就是連結感。
蒂姆:對,就是連結感。我覺得無生命的物體也有各自的個性。當你看到、接觸到它們,有時候某些東西就會以美來迎接你。我們在V&A博物館裡穿梭時,就是這些東西扣住了我的心弦。就是對某個東西突然爆發出一份愛,愛到你會想要試著拍下它來──相片不僅連結起了那個對象的具體存在和美感,還連結到你對那個東西的情感反應。
蘇珊娜:簡直就像是每一張相片都是對那個事物的一首情詩或一封情書一樣。
蒂姆:每張相片的確都是寫給V&A博物館內某件事物,或是給某些東西的情書。我跟那些事物的關係就像是跟某個對象墜入愛河一樣。這連結到我們身而為人如何互動,如何與某個人成為莫逆之交。這是一個結交新朋友的過程。假如你原本就認得那個東西,那就像是與老朋友重逢的感覺。我真的會把那個事物當作人來對待,然後自問:「這是因為這東西的每一分一毫都是出自人手嗎?你是不是其實正在認識做出這美妙寶物的那些男男女女?」我們在看到那個出自十七世紀少女之手的首飾盒時,我們是不是在結識那位少女?她是不是也以某種方式活在我們心中?我是以非常直接的方式觀察對象,那是一種本能反應。我不需要知道關於那個事物的點點滴滴,因為不管是在意外間發現某個事物,還是在某個事物身上發現先前所不知道的東西,或因而想起其他事物,對我來說都具備了更加強勁的力量。也就是對於那個對象一無所知的威力。
蘇珊娜:這時候你的想像力就有了揮灑空間。
蒂姆:對,我的想像力當然會奔騰飛揚,那時候我是真的陷入愛情之中了。那就像一場煙火秀一樣。創意就像超新星誕生一樣迸發出來,讓人會忍不住想要低頭蹲下。無數點子在你腦海裡爆發出來,你只想趕緊把一切都寫下來、裁開來,接著你就會把這一切全都透過相機灌注在一個畫面裡頭。
蘇珊娜:我發現你的反應好直接,所以你在博物館裡看到某個東西的時候,有時候就會馬上開始畫起拍攝的草圖耶。
蒂姆:受到對象啟發是一種直接而充滿生命力的經驗。碰!的一下,整個靈感洶湧而來。那是一股能量。也是一場追獵。蕭娜和我在一直在書裡看啊看的,而且往往連自己在找什麼其實都搞不清楚的時候,常常會有這種經驗。
蕭娜: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大約是2000年左右吧,我們很顯然都十分懷念小時候住在英國鄉下的日子,而且對於故事書和圖畫都無比著迷。我們回顧自己的童年印象時,居然有一整套類似的目錄,從喜歡依序排列彩色鉛筆,到《水孩子》(The Water Babies)的插圖,而且我們倆也都愛死了吉特‧威廉斯的那本《假面具》(Masquerade)。如果你跟某個人有許多共同的童年回憶,那真的是很特別的一件事。我小時候就喜歡看花樣跟壁紙,往往會花好幾個小時在找有沒有重複的圖樣。後來我主修印刷設計,而對我來說,V&A博物館就是連結印刷和花樣的寶庫,比方說,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的壁紙設計就是。V&A博物館咖啡區那裡的莫里斯廳就是整座博物館的心臟,也一直都是我最愛這博物館的地方。我老想著要摸摸它,還想要把所有桌椅通通搬走,看看那廳裡空蕩蕩的模樣。
蘇珊娜:你們倆都說到V&A是座寶殿,或是一個神聖空間。
蒂姆:我覺得是一座美的寶殿,也是夢想的寶殿。這是一座人人都觸摸過每件館藏的寶殿。對我來說,美就是一切──就是我所渴求的東西、我一心傾慕的目標,也就是無限多樣的美。這說起來有些私密,但是又不得不講:我進到V&A博物館裡的時候──在館內張大雙眼,四處遊蕩,把倉庫裡的每個箱子盒子一一打開,和所有策展人一一認識──我那時候其實正難熬。那是我心碎傷痛的一段日子。我想V&A的館藏真的滋養了我,與美的相遇治癒了我心中破碎的那部分。我從沒預料到會這樣,我也希望其他人也同樣能得到這道靈藥。
蘇珊娜:聽起來有點像是一種靈啟經驗。
蒂姆:是一場精神靈啟沒錯,也是一種醫治療癒,而且極具療效。接觸到好幾世紀以來人們所展現出來的美麗事物,有很強烈的效果。這真的在方方面面都深深滋養了我,真正的美能夠提升靈魂。我們為了這次展覽與這本書所進行的拍攝都是試圖傳達出我是如何領略到那真正的崇高。這些拍攝既要表達出表面的美麗,也要流露出更深層的情感。這是一次嘗試,但是我想我大概永遠也不會有完全滿意的一天。當你接觸到這麼美麗的事物,而且試著透過攝影來回應那份美麗時,總是會想:「我有拍到嗎?有拍好嗎?有清楚抓到那份美嗎?」
蕭娜:這種神魂拔升的感受和賓至如歸的感受就是我們在設計展場中的相片如何佈置時想傳達的心意。博物館從某方面來說是一座寶殿,你走進來的時候,馬上就會覺得這是個美妙的地方。但這地方又是一個不會拒誰於外的空間,你會覺得這裡是個真正開放的所在,所以說不定根本不能稱作殿堂。這就是它的迷人之處──你可以盡情深入,隨時想來就來,而且它還邀請你來認真探看。你可以在圖書典藏室一隅鎮日研究,也可以在畫廊裡坐下來素描,甚至是找個安靜的角落好好休息,就像在家裡一樣。我想每位遊客都會有各自不同的體驗。
蘇珊娜:你開始攝影的時候,就打算將V&A博物館和童年寶貝館的方方面面都捕捉下來嗎?是原本就有意如此,還是自然而然的呢?
蒂姆:我記得你一開始就說了這座博物館分了多少部門、有多少館藏。我把這件事當成一項挑戰。我覺得我以前總被平面的事物所吸引,所以並不留心鐵鑄、金工等其他東西。所以我強迫自己要儘量去接觸那些我不知道自己會否感興趣的東西,當然,也要去接觸我所喜愛的那些事物。
蘇珊娜:你們倆都說過你們熱愛挑戰。
蒂姆:對,我想那大概是因為想要感覺到某件事物吧。人要是處在熟悉的領域裡,就不會再有感覺,因為你會因為重複體驗而變得麻木。為了當攝影師,我總是盡力逼自己進到未曾認識的領域去。
蘇珊娜:我覺得你們倆都是那樣做事的。比方說,在拍攝小龍鼻煙盒那場就是一次新挑戰,因為那是你第一次用上紫外線光源來拍。
蕭娜:那一場拍攝的佈置靈感是來自蒂姆在博物館裡看到的一個小鼻煙壺,而我則是從簡訊裡看到他拍的那張圖片來發想的。那張圖片很模糊,我在看的時候看見了閃爍的虹彩,還有某種像是珍珠母上頭的那種磷磷螢光。我情不自禁想到要怎麼將這效果和攝影連結起來,試試看我們從未嘗試過的不同技術。
蒂姆:在當攝影師這條路上,我現在正處於一個我已經全副武裝,只想前往未曾抵達之境的階段。會令我感興趣的就只有接觸從未見過的事物,還有讓我自己置身於截然不同的環境之中。這就是V&A這案子的意義,而我也正處在人生中覺得自己膽敢放手去做的階段。
蕭娜:沒錯。無所畏懼是最要緊的,不然就什麼也做不成了。過去五年裡,我注意到你的工作手法有了變化,你現在比較會在拍攝時接受未知和臨時的狀況,讓畫面走向未曾預期的方向;也比較少事先規劃。這種工作方式也讓我更放得開,因為我就可以創造出一個讓你棲身其中,悠遊探索的世界。這是一種自信──你知道你能拍得出好相片,所以你有自信可以將一些事情拋諸腦後,任情況自由發展。這讓工作充滿了新能量。
蘇珊娜:看了這本書裡所有的相片之後,我發現你還會以另一種方式突破極限,你會在大型攝影棚裡拍攝,也會在超小攝影棚裡拍,還會在外景定點拍,例如像在雷尼紹廳那組就是。
蒂姆:這也和V&A有關。一走進V&A博物館,會覺得別有洞天。你得走過博物館的四方院。你會經過一面大窗,看到了某個東西,然後走進了一座漆黑的藝廊,牆上掛著好幾面大型掛氈,看起來冷颼颼的,轉眼間你又走進了陶瓷廳,又覺得炎熱如夏。博物館裡的光線變幻莫測,各個角落才顯得如此不同。你不覺得走進V&A博物館,就像度過了四季一樣嗎?
蕭娜:沒錯,而且還觸摸得著:有時候摸起來像塑膠,有時候柔滑,有時像織布,有時又像玻璃。
蒂姆:真的是千變萬化。對我來說,V&A博物館真的是包羅萬象。這就是整個世界──整個藝術創作史都齊聚在一堂了。這裡跟國家美術館(National Gallary)或國家肖像館(National Portrait Gallary)截然不同,那些地方有他們嚴格的規矩。V&A博物館更不拘一格──其他博物館可沒這麼。V&A的收藏涵蓋了今天到西元前十二世紀的東西。埋首在這千百年來時光洪流中眾人對美的表現之中,真的是太美妙了。
蘇珊娜:說不定是因為這座博物館幾十年來的不斷擴建也促成了這形形色色的四季氛圍吧?
蒂姆:我們為了這個案子第一次踏進V&A博物館的時候,走遍了整座建築,明白了在這經年累月裡是如何擴增了各個部分。V&A博物館是許多人心中的最愛,而我竟能有此殊幸一探究竟,當然也要背起隨之而來的責任。我很清楚這機緣難得。我剛接下這案子的時候心想:「可以看遍這一切實在是太棒了!」但後來我不得不承認我根本看不完所有東西。誰都看不完。你可以試試看,但是這裡根本沒有真正的起點,也沒有真正的終點。你會不停地拍,但拍上一輩子也拍不完你想訴說的內容。這一點就反映在V&A博物館的碩大無朋身上。
蕭娜:我想我們應該都對於要怎麼好好訴說V&A的故事倍感壓力,對吧?我偶爾會想像誰會是觀展的第一位觀眾,而且我也真心期盼他們會迷失在我們所創造出來的這些畫面與世界裡,讓他們覺得自己置身異境之中。我希望他們在看到每件東西的時候,眼裡都發出驚奇的光芒,覺得深受啟發,離開展場後會以不同的眼光來看V&A博物館。那博物館就是靈感所在。只要走進去看一看,認真地看一看,就能夠找到靈感。
蘇珊娜:我覺得這裡是世界上最能啟發靈感的地方了。而且就像蒂姆說的一樣,這裡真的大到誰也看不完。你在這裡永遠不會無聊。我自己當了策展人,就是要不斷研究和增添館藏,我時常覺得自己做的事就是在這博物館歷來的策展人所做的一切上再增添一點點,而且以後也還會有其他人再繼續增添下去。
蒂姆:就是這樣。就好像一場永無止盡的關於美的對話一樣。我們很慶幸能有這麼一扇機會,而且我們趁隙鑽了進來。能參與多久就參與多久吧。我喜歡打破社會所建立的常規與隔閡,讓新型態的美有機會出現。像絲蓋兒‧伍德(Sgàire Wood)和詹姆士‧斯賓塞(James Spencer)這樣的模特兒都在創造這樣的可能性,而我也歡迎所有關於性別、差異的對談。我認為人類拋給攝影師的可能性愈多,我能欣賞的可能性愈多,就會愈好。要當個人,就是不斷地改變。凱倫‧艾爾森(Karen Elson)的美是一種完全新穎的美。現在大家都認為她是個古典美人,但是她剛出道那時候,她那種雌雄莫辨、獨樹一格的新體態在當時可不吃香。她促成了對於美女長相觀念的改變,讓愈來愈多原本以為自己不漂亮的人認為自己其實也很美。我和凱倫共事了將近二十年,她一直都是讓我充滿拍攝靈感的對象。我們的對話是一種肢體對談,是一種心電感應,是一種舞步。與我合作的模特兒都是美的泉源。他們會演出來。他們會走進畫面裡,化不可能為可能,因為他們相信著美,也合該如此。他們身上有著美。偉大的模特兒能控制鏡頭,能控制我,沒有他們我拍不了相片。會讓我感到愈來愈焦慮的是這案子就要結束了。這是一場漫長的交會,這案子有著無窮的面貌,但通常蕭娜和我合作的案子都是比較短的拍攝。
蕭娜:我們跟這個案子一同生活了好久。算一算我們總共花了兩年吧,一般的拍攝案子通常不過兩個星期而已。這整個過程牽涉的層次真的太多了。我想我們就是一直在V&A這棟建築、館內的物品、攝影、舞台設計、展場設計和展覽敘事之間不斷來回碰撞。我們老是在想希望觀展的觀眾會有什麼樣的體驗。
蘇珊娜:我能體會案子要結束的那份焦慮,但是我並不覺得這案子真的會有個終點,因為這座博物館還是會繼續啟發你的靈感。
蒂姆:噢,那當然了。而且我發現它之所以能啟發靈感,有一部分是因為與所有權無關。策展人打開盒子的時候,還戴著白手套,他們會帶著一股自豪呈現掌中的物品。他們會盯著你看,彷彿在問:「我覺得這真是美極了,您說是吧?」這句話說得千真萬確,而且與所有權絲毫無關。這就像你跟朋友坐在車裡或走在路上時,他們說:「看,有光打在那棵樹上,真是超美的吧?」但你們誰都不是那棵樹的主人。這境界比去到某個人的家裡,聽他說:「看,這是我剛買的畫」高深多了。博物館是個更神聖高深的地方,在這裡工作的人天天都在接觸與保存那些訴說著神聖語彙的東西。
蘇珊娜:而且博物館保存的東西是要讓人人都能享受得到的。
蒂姆:我覺得這是比所有權更強大的一種舉動了。這裡頭包含了一種普世性。在博物館裡展示的館藏,就意味著那是要給所有人看的。這是人民的聖殿。能夠看到這些精巧脆弱的東西在博物館內受到何等細心照護保存,真的是千載難逢。
蕭娜:看他們怎麼保存東西真的令人大開眼界,比方說一件洋裝好了,那一層層的保護包裝本身就都美到不行。那層層疊疊的包裝輕撫著彼此──每一層都保護著不同的部位,腰歸腰,背歸背,衣領歸衣領,袖子歸袖子。這麼細心真的叫人歎為觀止。
蒂姆:我永遠忘不了進去保存動物產品的倉庫,看到1870年代用魚鱗編成的王冠那一刻。我想是因為那些魚鱗看起來就像是在蜜蜂翅膀上或是蝴蝶翅膀上的鱗粉一樣。魚鱗感覺起來比較像是一種圖樣,不像是真的能觸摸得到的東西。居然有人把一片片魚鱗這樣串在一起,編成一件珠寶、一頂王冠,這真的是太令人瞠目結舌了。這還是我頭一次說不出話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