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券無上限 五購給力 贊助
2021-09-06 06:20:02PChome書店

煦煦月光


煦煦月光
作者:lai 出版社:城邦原創 出版日期:2021-08-23 00:00:00

<內容簡介>

通往幸福的路途不會是一條直線,
我只希望彎彎繞繞後,能走向有你的終點。

☆ POPO原創網超人氣作者─LaI青春虐戀代表作
☆ 萬名讀者敲碗三年的經典作品,隨著時光加溫,感動升級!

我很慶幸我的青春裡有你,
卻也後悔沒在那段時光把握你。

我和何岳靖認識很多年了,
我們是最熟悉彼此的人。
所有人都以為我們的關係超越友誼,
但事實上,只有我一直暗戀著他,
卻因為膽小而錯過了告白的時機。

看著他和那位幸運的女孩幸福的模樣,
我明白只能守在朋友的位置祝福他們。
然而悸動的心卻難以控制,
我只能不斷在心裡提醒自己,
你已經是別人的,我必須遠離你……

★讀者推薦:

讀者感動推薦,讓人深深觸動的虐心與治癒氛圍!
「我一直都不是個勇敢的人,LaI的故事很貼近真實,往往能讓人看到自己,每次看完都豁然開朗,感覺自己又長大了。」
「這本小說寫實得讓人喜歡,看著看著好像被寫中了一樣,雖然心情很矛盾,不過就是因為他們的不完美才更顯得貼近人生啊!」
「從第一章開始就讀到了滿滿的後悔,後悔沒早些認識愛情,才會有那麼多的錯過……」
「默默守護著喜歡的人,即使轉身後不斷心痛流淚,也願意靜靜放手,甚至親手將她交給另一個人的那種成全,完完全全打入我的心!我就愛這種虐,超愛!」
「LaI的小說總令人印象深刻,每個故事都有不一樣的溫暖,總是陪伴我度過低潮。」

<作者簡介>

LaI
相信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任性隨和、偶爾強迫症,大懶人主義,喜歡野原一家。

FB:https://www.facebook.com/slowlyyylai/
IG:slowlyyylai
POPO:https://www.popo.tw/users/CrayonLaI

★內文試閱:

柯瑾瑜順著他清冷的視線,看向外頭濃墨般的夜色,今晚的雲層特別厚重,晚風帶著些微秋意,零散的星星灑在空中,竟有幾分孤獨與寂寥。
「喂……社長。」
嚴亦淡淡地應聲,清淺的呼吸,竟有幾分溫柔。
柯瑾瑜微愣,忽然笑了,因為這意外的友善語氣,讓她不再拘謹,「你怎麼不問我怎麼了?」
「妳想說自然就會說。」嚴亦依舊沒有看她,「妳不擅長隱瞞事情。」
她輕笑,語氣竟有些無精打采,「是嗎?」
嚴亦轉頭撇了她一眼,柯瑾瑜天生淡色的髮絲在室內燈光照耀下,漾著一圈柔淺的光暈,顯得更加細軟。
「最近總覺得……」柯瑾瑜停頓了下,惹來嚴亦擰眉,「自己很懦弱。」
「哦?為什麼?」嚴亦的聲音很平,聽起來有些意興闌珊,卻讓柯瑾瑜意外地放鬆。
她不喜歡太過積極的關心,某方面來說,這也算是種逞強吧。
柯瑾瑜笑了一下,「就是一種突然來的情緒啦。」她不常和別人分享心事,就連何岳靖也不曾,與別人吐露心聲的話,不就也給對方帶來困擾了嗎?她不想。
嚴亦再次皺眉,這輕鬆過頭的語氣,反而讓他聽得鬱悶,「妳要是弱女子,其他女生大概都是林黛玉了。」
這聲音不大不小,卻足以引來周遭人的側目,柯瑾瑜發現大家都在看她,甚至帶著打量之意,她困窘地低下頭,使勁地想用眼神殺死嚴亦,「你懂不懂得安慰人啊?」
「看吧。」嚴亦雙手一攤,「這不就沒事了。」
柯瑾瑜見又有人在竊笑,想生氣卻覺得丟臉,加上嚴亦在校頗有名氣,她怕隔天自己會登上校板,被指稱霸凌社長。「哼!我不是說力氣,是說能力、能力好嗎?」
她的語調激昂,甚至彎起她纖細的手臂戳著,舉動意外的搞笑,雖然柯瑾瑜是標準身材,但力氣卻出奇得大,戲劇社的道具有一半都是她在扛的。
「耍任性的能力很好啊。」
「……」
「不對嗎?」嚴亦摩挲著下巴,「不過這也不能怪妳,就怪何岳靖寵的。」
聽到關鍵字,柯瑾瑜驀地垮下臉,「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覺得自己在他面前……似乎什麼事都做不好。」
「妳想多了,是他的個性太婆婆媽媽了,什麼都覺得會有萬一。妳說妳懦弱,我告訴妳,何岳靖一定也有這種時候。」
柯瑾瑜抬起臉,有些驚訝地看著對面的嚴亦,「你在安慰我嗎?」
聞言,嚴亦擰了下眉,冷淡地看她一眼,「我就事論事。」
「所以你也覺得他這樣不好吧?」
「沒有不好,做事三思、心思細膩,不是每個人都能辦到。」嚴亦指著腦袋,「例如妳,完全缺乏這些能力。」
柯瑾瑜無言,「你到底是站誰那邊啊?」一下說何岳靖不好,現在又反過來糾正她。
嚴亦喝了一口飲料,「事實這邊。」
嚴亦根本不懂什麼是人生交叉口,柯瑾瑜沒好氣地橫他一眼,「算了,我不要跟你說話。」
嚴亦拍了腿,一臉讚賞,「就是這個任性的態度,很好啊!怎麼會不好?」
「你也不要跟我說話。」她現在已經在腦中盤算,待會要把他從山上推下去,還是踢下海。
他們之間安靜了五分鐘之久,柯瑾瑜不說話,嚴亦更不可能主動搭話。然後又過了五分鐘,柯瑾瑜先受不了地踢了下嚴亦的椅子,惹來他一瞪。
她似乎玩上癮,又踢了第二下、第三下,嚴亦的眉頭皺得愈來愈深,柯瑾瑜挑釁地打算再踹一腳,伸出腳的同時,嚴亦眼明手快地抓住她的腳踝,用力一拉,連人帶椅將她拖到自己面前。
「玩夠了嗎?」
嚴亦倏然湊近,剛毅漠然的氣息讓柯瑾瑜一愣,平時機靈的腦袋忽然壅塞,她看了一眼嚴亦,有些困窘地低下頭,緊接著抬頭揚起調皮的笑容,「還沒。」
她又補了一腳。
「……」嚴亦倏然垮下臉,推開柯瑾瑜的椅子,讓她轉了一圈後狼狽地回到原位。
「回去了。」
「這麼快?」柯瑾瑜的玩心才被激發,還想和嚴亦商量要去海邊吃宵夜。
嚴亦拿起手機,敲了兩下亮晃晃的螢幕,「已經凌晨一點了。」
柯瑾瑜哀號一聲,「大不了就不要睡嘛。」
「妳不睡,我要睡。」
果然就如何岳靖所說,柯瑾瑜有一堆燃燒不完的活力,明明今天看她東奔西跑一整天。
柯瑾瑜實在不想回去,除了不知道怎麼面對何岳靖,還有好不容易找到嚴亦這麼棒的聽眾,雖然說話不懂委婉,但正好是她喜歡的方式,她最討厭扭扭捏捏了。
她抬起頭,眼眸晶亮,一瞬不瞬地看著嚴亦,以前一直想問的話,就這麼脫口而出,「你喜歡淨敏對不對?」
說完她就後悔了,她的本意只是想找話題留住嚴亦,誰知就這麼不經大腦亂說話了。
「呃,我亂說的啦。」柯瑾瑜笑笑帶過,「走吧。不是說要回去?」
這回反倒是嚴亦沒了動作,「誰說的?」
見他貌似有延續話題的打算,柯瑾瑜感到異常開心,「我啊。」她的語調輕快地上揚,露出俏皮笑容,讓嚴亦覺得異常刺眼。
他沒有說話,眼底依舊毫無波瀾,深得像是海,卻夾帶著某種壓抑已久的情緒。嚴亦緊抿著脣,想說什麼,最後卻還是選擇無聲地看著柯瑾瑜。
即便嚴亦沒有露出一絲一毫被戳破的惶恐,甚至沒有承認,但柯瑾瑜就是知道,因為太過冷靜。
她連忙對著他搖手,「放心啦,我又不會大嘴巴跑去告訴何岳靖。」上次見識過他吃醋的模樣,她才不想成為挑撥離間的罪魁禍首。
「現在……也還喜歡嗎?」
嚴亦沒說話。
柯瑾瑜知道,沒有答案,便是答案。
她嘆口氣,「世界真的很小呢,所有喜歡、討厭的人都聚在一起了。」他喜歡呂淨敏,肯定不能接受何岳靖的存在吧,偏偏兩人就這麼成為朋友。
無奈,卻也怪不了誰。
聽聞,嚴亦忽然冷笑出聲,撇過頭望著窗外,「妳就這麼肯定?」
「別看我平時只會吃吃喝喝,人跟人之間的關係,我也是挺精明的。」柯瑾瑜驕傲地抬起下巴,對著嚴亦炫耀。
嚴亦挑起脣,鄙夷地看她一眼,「哦?那妳發現自己喜歡何岳靖了嗎?」
柯瑾瑜的笑停滯在臉上,閃閃發亮的雙眼忽而沉寂,嚴亦冷哼,像是反將她一軍。
柯瑾瑜以為自己藏得很深,這個祕密不會被誰發現,更不會是由一個根本沒說過幾句話,對她絲毫不了解的嚴亦給揭穿。
她喜歡何岳靖這件事,有時連她也會忘記。
她轉著杯中的吸管,盯著玻璃杯旁因承受不住重量而滑落的水珠,張嘴想反駁,卻無話可說,有時她真的好討厭自己在何岳靖身邊扮演的角色。
那樣模糊,那樣尷尬,看似自然卻有著太多考量。
只有幾面之緣的張棻琳看出來了,現在,嚴亦也是。
會不會從頭到尾都只是她在自欺欺人?全世界都知道她喜歡何岳靖,但最該知道的人卻不知道。
或者該說……他刻意忽略了嗎?
柯瑾瑜不知道。
對於何岳靖的心思她連猜都不敢猜,何況是深入探討,就怕自己期待太高,那該會摔得多疼啊?
她的內心想放手一搏,但理智不允許。
時間錯了,何岳靖有呂淨敏了。
柯瑾瑜倏地笑開來,用著像是談論別人的事,那樣輕鬆的語氣說:「兩情相悅這種事,現實根本就不存在。」
要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
「妳的行為已經不是蠢可以解釋。」
「那笨蛋呢?」
「好笑嗎?」
柯瑾瑜見嚴亦愣了幾秒後,沒好氣地瞪她一眼,如此人性化的表情,讓她忍不住笑了,總算覺得是在跟正常人相處。
「我們真的沒什麼,我可以發誓我沒有做出任何對不起淨敏的事,喜歡何岳靖也只是我單方面的……」柯瑾瑜作勢要舉手發誓,嚴亦眼明手快地拉下她的手,免得別人真會認為他們在上演分手與挽回的戲碼。
「我知道,我看著。」
柯瑾瑜無奈地用手撐頰,重重嘆口氣,「有時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何岳靖,我已經盡力了。」她低下頭,掩藏心中那份嗆鼻的酸澀。
嚴亦濃眉一擰,以為她哭了。
「喂。」
「……嗯?」
「女生哭很醜。」
柯瑾瑜猛然抬頭,嚴亦見她眼中沒淚,心裡忽然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他咳了一聲,「妳果然不是林黛玉。」
「別說哭了,我只想揍你。」柯瑾瑜咬牙切齒,嘴角卻揚起一抹笑。
她都陪在何岳靖身邊這麼久了,即便是看著他與呂淨敏親密,她都能昧著真心揶揄他們,還有什麼是過不去的呢……
柯瑾瑜小心翼翼看向嚴亦,「我就是隨便問問,你就隨便答,或是不答也可以。」
「那妳問幹麼?」
「就好奇嘛。」
「……」
「淨敏知道你喜歡她嗎?」
「……」
「第一題就不答喔?」柯瑾瑜撇嘴,「小氣!我都跟你說我的祕密,你跟我透漏一點有什麼關係?我們現在是同一條船上的人耶。」
「我要跳船。」嚴亦的手肘撐起椅子把手,作勢要起身。
「喂,不行!」柯瑾瑜連忙拉住他的手臂,薄上衣透出他微燙的體溫,她愣了愣,連忙收回手,隨後緊張地補充道:「我不管,你都聽了。」
嚴亦拍平了袖口的皺摺,依舊不冷不淡,不答反問:「妳是怎麼知道的?」
「聽到何岳靖說你是淨敏的高中學弟,後來仔細想想,你偏心得那麼明顯。」柯瑾瑜激動地說:「你只對淨敏說話,只對她笑,我們這些旁人對你來說只是空氣吧。」
「……」
柯瑾瑜不知道這話像極了吃醋的女朋友,仍繼續指責他,「不過我們那時候想,搞不好是你慢熱、害羞內向,所以只和把你介紹進來的淨敏要好,結果根本就是喜歡人家不敢承認嘛……」
嚴亦扯了扯嘴角,擱在腿上的手微微收緊,「妳是最沒資格對我說這種話的人!」他的聲音微微加大,柯瑾瑜總算見到一次他激動的模樣。
意外的,她居然不害怕,眼裡只看到一個氣急敗壞又困窘的毛小子。
這才正常多了。
「我是被拒絕的啊。」她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說出這件從不敢向任何人提起的事,「我要是對他承認,我們就真的當不了朋友了……」
她別無選擇,只有做朋友,才能心安理得待在他身邊。
聽聞,嚴亦微微蹙起眉。
「既然都沒希望了,我也不想破壞跟他的友誼。」她一直好好守住朋友的位置,不靠近也不後退,說穿了也是她的私心。
只是她最近有些力不從心,突然覺得身心疲憊,彷彿只有她一個人在硬撐這層早已不對等的關係,何岳靖卻絲毫不費力。
因為他從來就沒有喜歡她,自然也不需要隱藏些什麼,所有事對他來說都是游刃有餘的。
何岳靖對她的好,僅限於朋友之間,從來沒有越界,不曾干涉她的私事,不理會她和哪個男生出去,和誰曖昧,誰又對她獻殷勤。
僅僅只讓她出門小心,別太晚回家,因為他睡眠品質差,怕吵。
有幾次她故意把那些正在追她的男孩拿出來和他討論,要他給建議。孰料,何岳靖比她預想得還認真,而她卻笑得心涼。
「這個男生看起來就很花心,不行。」
下一個。
「我知道他,在系上風評不好,離他遠一點吧,免得被牽扯。」
下一個。
「這個人……」他嘖了一聲,「柯瑾瑜,我覺得妳先去斬爛桃花吧,不然我建議妳單身一輩子。」
「……」
何岳靖真的很認真幫她物色對象,這是好事啊。
讓她連一點奢望都沒有,反倒覺得自己很卑鄙、不要臉。
呂淨敏是她的朋友,何岳靖是她的男朋友了,張棻琳說得沒錯,她的一舉一動就跟電視劇演的第三者沒什麼差別。
嚴亦面無表情,撐著下巴,似乎在思索著什麼,但看起來並沒有打算說出口。
柯瑾瑜見氣氛又怪了,立刻搖手說道:「不過我真的沒有討厭淨敏,我覺得他們很配,何岳靖跟她在一起也很快樂……」
她欲言又止,嚴亦仍舊沒有動作,眸光銳利,彷彿將她看得透澈,她果然就如他所說……隱瞞不了事情。
呂淨敏和何岳靖是在她畢業那年在一起,呂淨敏在離校前鼓起勇氣向他告白,何岳靖答應了。而後迎來暑假,柯瑾瑜破天荒地回家了。
兩人很少吵架,至少柯瑾瑜不曾見過,比起她和何岳靖三天兩頭就嘔氣、冷戰,他們至今還沒有吵得不可開交。
柯瑾瑜有時會自我安慰,她和何岳靖這麼常鬧不合,要是交往了,搞不好三天就鬧分手,說出去肯定丟死人,大概連朋友也不用當了。
柯瑾瑜抬頭,見嚴亦還是沉著一張臉。
她後知後覺地意識到,在一個喜歡呂淨敏的人面前說這種話,根本就是在別人的傷口上撒鹽……
她慌張地想解釋,但冷靜想了想,呂淨敏是何岳靖的女朋友,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你該不會也從高中就喜歡她了吧?」
嚴亦看向她,眼眸深邃。
「這麼說來,我們的處境還真像。」柯瑾瑜抿脣笑了笑,雖然話題沉重,但她卻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暢,「難怪你一下就看穿我了。」
她能夠大方承認喜歡何岳靖,也能夠把長期累積在心裡的話傾瀉而出,無須擔心自己的自私,受到他人的譴責。
因為她和嚴亦,同病相憐。
「我猜淨敏不知道吧。」嚴亦不說話,柯瑾瑜也只能猜。
「……」
「不知道是好事。」她點頭,「要是知道的話,淨敏這樣善良的人,肯定會覺得對不起你吧,也沒辦法平常心了。」
柯瑾瑜不知道之前是怎麼看著他們從曖昧到交往,她一點都想不起來,只記得一個閃神,何岳靖就成為別人的了。
連後悔都來不及。
氣氛再次沉靜,這次柯瑾瑜沒有選擇打破,她也很意外自己怎麼會對嚴亦如此坦白?這些事她誰都沒有說過,全世界的人都以為她把何岳靖當作很好的異性朋友。
連她都差點被自己瞞過去。
最後,柯瑾瑜還是被嚴亦強行拖回家,他一點都不想陪她去海邊瘋。
柯瑾瑜站在公寓門口,不甘願地脫下安全帽,「謝謝你送我回家。」
「嗯。」
「晚安。」
嚴亦沒答話,默默發動引擎。
「不跟我說晚安嗎?」
「嗯。」
「嗤,多說一點話是會減壽嗎?」柯瑾瑜無奈地朝他揮手,「騎車小心啊。」
「晚安。」語落,他騎車揚長而去,只剩微弱的車尾燈在黑夜中拉出一條光線,像是夾著尾巴逃走的小動物。
柯瑾瑜一愣,忽然笑開了。
儘管剛剛都是她單方面在講話,嚴亦自始至終都是安靜的,聽她傾訴單戀的無奈與痛苦,聽她抱怨這世界有太多不盡人意的事。
還有……何岳靖不喜歡她這件事。
這是柯瑾瑜一直不想承認的,因為一旦看清了,他的好,就真的只是出自於友好與舉手之勞。

柯瑾瑜按了電梯上樓,明明說了很多苦澀難堪的事,她卻覺得通體舒暢,藏在心裡太久了,害怕被發現,她誰也不敢提。
只要有人將他們牽線在一塊,她就會敏感地立刻澄清,外人看似抗拒,只有她自己知道,是怕被揭穿的心虛與惶恐。
進屋,一片漆黑。
柯瑾瑜躡手躡腳地拉開紗窗門,當腳趾碰上冰冷的地板,她抖了抖,心想要快點洗洗睡,不然明天肯定爬不起來。
經過何岳靖的房間時,她警覺地快速通過,但何岳靖就像是在她身上裝了雷達似的,他的房門在下一刻打開。
柯瑾瑜嚇得倒抽一口氣,抬起的腳還懸在半空中。
何岳靖頂著凌亂的髮,面色清俊逼人,緊抿著脣。
他稍稍蹙起眉,外頭搖晃的路燈黏在冰冷的磁磚上,暗色的眸光此時顯得更加清冷。
「怎麼現在才回來?」
「呃……你還沒睡啊?」
「睡了,又醒了。」
「喔,我都忘了你很淺眠。」柯瑾瑜想藉由閒話家常,逃過被他碎念,「還是我幫你熱一杯牛奶?你喝完後再睡。」
話一出口,柯瑾瑜就後悔了,她才正要好好與他劃好界線……
何岳靖按了按側頸,俊容帶著剛睡醒的倦意,「不用了。」
柯瑾瑜聳肩,「那我回房啦,晚安。」
就在她向前走幾步,拍胸慶幸自己逃過暴風式念到死的劫難時,身後的何岳靖忽然喊住她,「為什麼這麼晚回來?不知道還有宿營嗎?」
她的背一涼,轉身向他討好地笑,「啊,就是說一下社團的事嘛。我會設鬧鐘,絕不會睡過頭。」
何岳靖沒睡好的頭隱隱作痛,「從高中到現在沒見妳準時過。」
真不知道該說她時間觀念差,還是看心情和風水在選時間出門,有時異常早到,有時直接遲到半小時以上。
「你要對我有點信心啊。」她拍胸兩下,「唉呀!你不要再跟我說話,我要少睡十分鐘了。」
何岳靖沒好氣地看她,「和嚴亦在一起的時候,怎麼都不會想到要早點回來?還可以多睡一小時以上。」
「我們是談正事。」
「難道我們現在是在說廢話?」
柯瑾瑜轉了轉眼,想要點頭,然而抬眼看見何岳靖冷然的臉色,只好拐個彎說:「我早一點睡,你也可以早點睡嘛。」
柯瑾瑜發現自己又錯了!不該說些界線不明的話,甚至是放任自己遊走邊緣。
這是他們上大學住在一起後養成的習慣,何岳靖要睡,柯瑾瑜也得跟著熄燈睡覺,因為他淺眠,怕吵。每每她都得配合,甚至不惜打斷追劇時間。
好險她夠慷慨仁慈,不然打擾女生看劇是會被殺頭的,雖然最後回房間還是躲在被窩用手機繼續看。
習慣這種事,果然很難改。
柯瑾瑜煩躁地抓了抓頭,使勁的摩擦聲,讓何岳靖聽得頭皮發麻,「妳到底是幾天沒洗頭?」
他皺眉抓下她的手,下意識地湊到柯瑾瑜頭上嗅了兩下,柯瑾瑜立即反駁道:「我也才兩天沒洗!」不知道有多少女生都是三天起跳的。
這不知恥的口氣,全世界也只有柯瑾瑜能夠說得這麼理所當然。
何岳靖冷靜地用修長的食指勾起她一綹黏成條的髮絲,幾乎可以感受到上頭的油膩。他受不了地抽了抽嘴角,「妳知道嗎?妳要是嫁不出去,我一點也不會懷疑哪裡出錯。」
柯瑾瑜呿他一聲,「那也是我的事,你管不著。」她下意識就和平時一樣與他鬥嘴,卻發現這話像極了鬧彆扭的情侶。
何岳靖想都沒想,微微聳肩,深邃的臉龐在夜色襯托下晦暗不明,語氣卻是無關緊要的,「當然!我又不是妳爸,我只是同情妳未來的另一半。」
柯瑾瑜微微掀起嘴角,低斂著眸光,試圖掩蓋眼底那份落寞,用輕揚的語調回道:「哼,搞不好淨敏也都久久洗一次。」她朝他努起下巴,「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聽聞,何岳靖擰了擰眉……他還真的不知道。
「嘖嘖,太單純了你。」柯瑾瑜驕傲地朝他搖了兩下手指,「女生可是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祕密。」
不洗頭這種事是家常便飯。
「哦?例如什麼?」何岳靖似乎來了興趣。
柯瑾瑜見他難得像個好學生發問,平時他都自視清高,唯我清流,對於男女情愛之事也沒什麼高深的情操與見解。
但她從認識何岳靖開始,從沒見過他對誰有興趣,秉持著男人的天性,看見美女依舊會看幾眼,也會和男生們討論身材、臉蛋這類話題,但卻從來沒行動。
何岳靖是只要人不犯我,皆和顏悅色,所以人緣一直很不錯,比起一般男生的粗線條,他的心思細膩、為人正直,因而得了不少女生的戀慕。
私底下還曾獲得女生票選為最想嫁的男人。
柯瑾瑜撇嘴,對於他良好的評價不予置評。
但她知道,何岳靖的一舉一動其實都是虛有其表,他能夠面不改色地說謊,有時候即便心裡在意,他也隻字不提。
這強大的自制力,挺有他的風格,甚至比她的脾氣還拗。
即使擁有異性的愛戴,也從未見過女生正式追求他,多數只是暗自傳訊息製造曖昧,或是默默暗戀,大家都隱約覺得何岳靖不好得手。
總散發著一股若有似無的距離感,讓人產生不敢高攀的自卑感。
柯瑾瑜深有同感,這也就是為什麼她一開始沒有選擇告白的原因。她一點都不擅長隱瞞心事,只是這件事攸關兩人的關係,不是她想怎樣就怎樣……
何岳靖國三時有一任女朋友,對方倒追他整整兩年,這該要有多厚實的臉皮才能一次又一次地從他的拒絕中站起來。
這點讓柯瑾瑜著實敬佩,女生整個國中的青春歲月,幾乎都葬送在何岳靖那傢伙身上了啊!
「你是被她的毅力感動,還是真的喜歡她?」柯瑾瑜當時這麼問他。
何岳靖聳肩,朝她投了視線,「妳覺得是哪個?」
柯瑾瑜不明白,為什麼何岳靖總是喜歡把問題丟給她?
她沉吟了一聲,「是喜歡吧,你這麼一個嫌麻煩的人,還有莫名其妙的道德感,要是不喜歡,才不會昧著良心隨便招惹人家。」
他可是認為亂丟垃圾的人都該被抓去關。
「嗯,妳說是就是。」他抿起笑,看上去對這件事沒太大的探討興趣。
「我是問你,不是讓你聽我的想法。」
聞言,何岳靖側頭朝她一笑,「有時候旁人比自己還要了解自己。」他說:「既然是妳說的,我就這麼信了。」
柯瑾瑜臉頰一熱。
何岳靖就是這點討厭,三不五時就蹦出擾人心弦的話。
國中畢業後,他們就分手了,聽何岳靖說是對方忍受不了遠距離,所以先斬為快。
柯瑾瑜想,好不容易追到手,怎麼就輕易地說不要了呢?
「你當下聽了沒有很難過嗎?」
「我問過原因。」
「她說什麼?」
「說大概是在追求的過程都把愛情磨耗光了,所以最後只剩想跟我在一起的執念,但早就沒了喜歡的成分。」
柯瑾瑜那時候聽了,才恍然發覺,愛一個人原來也是有期限的。
過了激情,剩下的就是等待時間來將愛消磨殆盡,要麼一方先感到煩膩,不然就是另一方先走一步。
柯瑾瑜看著何岳靖半晌,在他回望的時候,她匆忙拾起笑,下意識說了老套的安慰台詞,「沒關係啦!分手就是要讓你遇到下一個更好的人啊。」
何岳靖輕笑,眸光深邃,睨了她一眼,「是嗎?那真希望她快點出現。」
言下之意,那個人還沒有出現。
他接著問:「妳不是和曖昧的學長出去嗎?結果呢?」
柯瑾瑜回神,聳肩,「一起出去後就發現還是當朋友好了。」
「為什麼?」
「當朋友比較快樂啊,不用在意這麼多事,更不用擔心他對妳許的承諾,是不是也對別人說過。」
何岳靖笑了一聲,拉了拉她的馬尾,「這麼膽小啊?」
對於何岳靖,她最常任性和唱反調,但那天卻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隱藏自己最真實的情緒反應,「我是啊。」
她明明笑不出來的。
之後,升上大學,何岳靖隔三差五就被柯瑾瑜喊去戲劇社幫忙,因緣際會認識了呂淨敏,一群人甚至還一起合租了公寓。
呂淨敏是第一個問她,是不是喜歡何岳靖。
最近老是這樣,以前能笑著過去的事,突然就不行了。
柯瑾瑜不敢再想了,總覺得再這麼放任自己的心越界,後果會一發不可收拾。她得想想辦法……
她再次搔了搔頭。
何岳靖追根究柢起來很煩人,對於他不苟同的事,怎麼樣都要說到別人點頭認同他的觀點。
「呃……好比說胸部!」她瞎扯,本來說話就習慣配手勢,但現在這話指的位置實在有點尷尬,她索性放棄。
「……」
「看到跟摸到是兩回事。」柯瑾瑜講解認真,對上何岳靖探究的眼神,有點搞笑。
許久,何岳靖輕咳兩聲,直接中斷話題,「去洗澡吧,很晚了。」
柯瑾瑜點了點頭,「早點睡。」她轉身走了幾步,忽然想到,「你要是真睡不著就來找我聊天吧,反正不差那幾個小時。」
何岳靖看著她沒有說話,幽深的眼眸在柔和的月光下顯得異常明亮,正當他想回話時,柯瑾瑜突然露出驚嚇的模樣,連忙朝他搖頭。
「呃,不要好了,你不要找我。」她略為慌張地說,「你要麼數羊數狗,或是吵黃凱橙都可以,別來找我!千萬不要聽到沒!」
柯瑾瑜懊惱地敲著自己的腦袋,這些聽起來越線的話,不能說!不能說!不能說!
「為什……」
「我去洗澡了!晚安!」她一溜煙躲進房間。
獨留錯愕的何岳靖站在原地,「她說話什麼時候這麼欲擒故縱了?真不知道誰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