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也吃得到了! 贊助
2021-09-04 06:48:02PChome書店

如果櫻花盛開


如果櫻花盛開
作者:築允檸 出版社:城邦原創 出版日期:2021-09-01 00:00:00

<內容簡介>

我想要給他一個幸福快樂的結局,
即使在這個結局裡,也許不會有我。

☆ 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愛情組小說組優選
☆ 實體書限定收錄暖淚系番外〈重新寫下的結局〉

「傳說,這是一棵只會開花一次的櫻花樹,如果能親眼見到它盛開,就會發生好事。」
自從和周澤彥交往後,我就變得愈來愈不像原本的我了。
周澤彥心中有個比我更重要的女孩,只要對方一通電話,周澤彥就會拋下我趕去她身邊。
當我在雨中失足從天橋跌落,失去意識前,我忍不住想,
如果沒有周澤彥,我會是什麼樣子?我的人生會是什麼樣子?

再次睜開眼睛,我發現自己身處全然陌生的世界,
外表是十七歲時的模樣,名字卻變成了別人,在這裡我叫做佟寧。
佟寧擁有幸福的家庭,性格開朗樂觀,一心一意追著名叫顧琮的帥氣男孩,
她的身上被加諸了所有我對生活的憧憬──因為她是我筆下所創造出的角色。
我居然穿進了七年前自己寫的小說裡,成了女主角。

在原先的劇情中,由於佟寧死纏爛打,導致顧琮對我始終沒好臉色,
為了爭一口氣,我在學校裡盛開的櫻花樹下,當眾宣示不會再喜歡他。
可很快我就後悔了,根據我的推測,若想回到現實,恐怕需要他向我告白。

於是我不得不設法接近顧琮,甚至告訴他我的真實來歷,他不肯信,
卻仍多次出手幫了我一把,儘管態度冷淡依舊。
我以為自己應該放棄讓他向我告白,又無法不在意顧琮的孤獨,
我想看他對我露出笑容,想知道更多他和櫻花樹的故事,想撫平他的悲傷……

「如果擔心我一個人,那妳就留在我身邊吧。留在這個世界。」

<作者簡介>

築允檸
方向感極差,擁有出門必被問路的神奇體質。
喜歡熱食,微波爐是居家好夥伴。
因為腦海時常上演小劇場而提筆,現在認為寫作是人生最美好的一件事,也是最奇幻的一段旅程。
希望未來能養一隻貓,以及寫出溫暖人心的故事。

曾出版《以你為名的星光》。

個人專頁:https://www.popo.tw/users/greeny0712
FB:築允檸
https://www.facebook.com/lemonwriting
IG:lemon_yunning

★內文試閱:

我抬起頭,看著滿樹繁花爛漫,雖然記不清當初為什麼會設定這樣一個傳說,但盛開的櫻花樹讓我感覺有點悲傷。櫻花的美本就因為短暫的花期越加突顯,而窮盡一生只能綻放一次的櫻花樹更有種悲壯的美麗。
忽然,一陣強風颳來,粉色花瓣隨風飄落,交錯在眼前,彷彿下了一場浪漫的粉紅雨。
我不自覺地伸出手,當花瓣掉落到掌心時,幾名拿著竹掃帚打鬧的學生撞了我一下,一時間我站立不穩,踉蹌著撞到了後方的人。
「抱歉。」我忙不迭地說,卻聽背後傳來一道細微的嘆息。
「妳這次又想玩什麼把戲?」
我疑惑地轉過身,是一位長得很好看的男孩子,果然在小說的世界裡,處處可見帥哥美女。
不同於佟默斯文柔和的長相,這個男孩五官精緻、鼻梁高挺,細長的眼睛給人一種銳利的感覺,氣質獨特清冷。
「夠了吧,我真的很困擾。」男孩連說話的語調都是冷的。
「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吶吶地開口。
「妳說妳做的那些事都是誤會?」他哼了聲,看向我的眼神充滿厭惡,「好,那就當之前都是誤會,我希望妳以後別再接近我,我不可能喜歡上妳的。」
我被拒絕得莫名其妙,一旁的同學們還煽風點火。
「哇,顧琮這是當眾拒絕佟寧了?佟寧好可憐啊。」
「妳說佟寧會不會放棄?」
「她要是那麼容易放棄,佟寧就不是佟寧了,她可是死纏爛打追了顧琮一年半,臉皮厚到連子彈都穿不透。」
「不過說真的,我要是顧琮也受不了她。」
顧琮?
這個男孩就是顧琮?小說裡佟寧倒追的那個顧琮?我上下打量他,長得好看有什麼了不起,我怎麼會寫出如此沒教養又沒禮貌的男主角?
我不知道佟寧的臉皮是不是真的厚到連子彈都打不穿,但成為周遭人群議論的焦點,讓我的心情非常鬱悶。我根本不是佟寧,也不是自願來到這個世界,憑什麼得被一個小屁孩當眾羞辱?
顧琮說完轉身就走,我一口氣實在憋不住,大聲開口:「不用你說──」
他回頭看我,微微蹙眉。
「是我之前看走眼。」我故意朝他露出不屑的笑容,「正好,我也不打算繼續喜歡你了。」
此話一出,周圍又是一陣躁動,我沒多加理會,只用力抬高下巴,面無表情地從顧琮身旁走過。
我不斷叮囑自己,抬頭挺胸、氣勢不能輸!直到回到教室才放鬆下來。
如果在現實世界被人這樣冷眼對待,我一定孬得不敢回半句話,哪敢像今天這樣反擊。
不過好歹佟寧也是我筆下的女主角,是我對不起她,為她安排了一個那麼沒風度的對象,幸好現在改變她的命運還不算遲。
咦,那個從教室前門走進來的身影怎麼那麼熟悉?
而且為什麼他一直往我的方向走來?顧琮也在這個班級就讀?早自習時明明沒看見他……該不會他是特地來找我算帳的吧?
我頓時感到異常緊張,低垂著頭,不敢和他對到眼。
我屏住呼吸,注意到顧琮從我的座位旁經過,接著後方座位的椅子被拉開──我幾分鐘前暗罵的對象,居然是我的後座同學。
這是什麼可怕的巧合,為什麼要這樣整我?我剛剛就不該逞口舌之快,這下尷尬了吧!
得意沒多久,我又孬了,果然我還是那個我。
距離上課鐘響已經過了一段時間,化學老師遲遲沒出現,於是小老師決定去辦公室找人。
趁著這段時間,大家各自聊起天來,我和蘇瑀凌的位子隔得遠,又不熟悉左右鄰座,只能坐著發呆,偏偏一放空便冷不防想起顧琮漠然的眼神。思及他人就坐在正後方,我不禁有些坐立難安。
雖然是他先出言不遜,但我何必跟他計較,畢竟我又不是真正的佟寧。果然衝動是魔鬼,爭那一口氣做什麼呢?
幾分鐘後,小老師抱著一疊考卷,氣喘吁吁地跑回來,「化學老師臨時有事,會晚一點進教室,他讓我們先寫考卷,算一次小考成績。」
此刻,我實在不願面對顧琮,於是接過從前方傳來的化學考卷後,我以極其彆扭的姿勢凹折手臂,用不轉過頭的方式,將手中考卷往後遞,隨即便懊惱地把頭埋在桌面上。
許若庭,妳究竟在做什麼?這不過是個虛構的小說世界,妳居然怕面對一名高中生?
「欸,佟寧,不准作弊!」
突然被點名,我抬起頭,化學小老師指著我的鼻子警告:「猜了還有分數,作弊直接算零分!」
他也太瞧不起人了!一下說我用猜的,一下說我作弊,這些知識姊姊我老早就學過了,怎可能需要用猜的,更用不著作弊。
我拿起筆,看清試題後,忍不住一怔。
……這是什麼?確定沒有拿錯試卷嗎?
「在室溫,某高壓鋼桶盛入液態二氧化碳,其密度……」我默念題目,眉頭越蹙越緊。我高中時有學過這些?
「在100℃,latm下,使液態水……」
奇怪了,為什麼我一題都看不懂?
教室裡很安靜,僅有鉛筆摩擦考卷的沙沙聲響。
同學們都在振筆疾書,我卻已經放棄掙扎,撐著頭看向黑板左上角的大考倒數日,不由得有些懷念。曾經我覺得被考試填滿的生活很煩悶,巴不得趕緊畢業上大學,可如今重回高中校園,我反而懷念起那個只因為考不好就以為世界要毀滅的自己,還有那個敢於做夢的自己……
不知過了多久,化學老師推門進來,劈頭就說:「抱歉來晚了,考卷都寫得差不多了吧,有沒有人還沒寫完?」
從回憶中猛然回神,我驚恐地盯著眼前一片空白的考卷,連忙舉手,「老、老師,我還沒寫完!」
「佟寧?妳需要多少時間?五分鐘夠嗎?」
「夠了夠了!」我用力點頭,橫豎也不會寫,五分鐘猜完綽綽有餘。
在選擇題的部分胡亂填上一排順眼的答案,我匆匆寫下姓名,再次舉手,「我寫完了。」
「還有沒寫完的人嗎?」老師環顧班上一圈,「沒有的話就交換改,把考卷往後傳。」
往、後、傳?
我心頭一驚,這化學老師會不會太懶惰了,遲到就算了,連考卷都不收回去自己改?
「都往後傳了嗎?我要開始念答案了。」老師再次催促。
冷靜!只要能找到回去的方法,這裡的一切就與我無關,沒必要繼續糾結,把顧琮當作路人,盡量無視他就好。
我牙一咬,迅速將考卷放到後方桌上。
對完答案,我感覺自己的椅背被敲了兩下,我看都沒看顧琮一眼便抽回自己的試卷。
不出所料,我的分數淒慘無比,今天的運氣有夠差,以前選擇題不會寫,猜B和C也能矇對幾題,怎麼這次連五題答案都是A?設計考卷的人不知道要平均分配選項嗎?
下課鐘聲響起,化學老師宣布:「麻煩每排的最後一位同學幫我把考卷收上來。」
當負責收卷的同學走到我的座位旁邊時,我正要交出試卷,目光卻不經意瞥到寫在姓名欄的「許若庭」三個字,頓時怔住。
「我、我還想再看一下這題。」我慌張地拿過筆袋蓋住姓名欄,「你先收其他人的吧。」
「那妳等一下自己交給老師。」
「嗯。」
真是的,才下定決心要扮演好佟寧,轉眼就差點破功,萬一被老師看到,我說破了嘴也解釋不清,好險及時發現。
等那位同學離開,我立刻用立可帶塗掉許若庭三個字,寫上佟寧。
寫完,盯著塗改的痕跡,我突然有種把自己弄丟了的錯覺。倘若真的回不去,我是不是得永遠留在這裡,以佟寧的身分繼續生活下去?
不會的,一定能夠找到回去原本世界的方法。我甩甩頭,拋開消極的想法。
繳交完考卷,我直奔蘇瑀凌的座位,「快帶我去。」
蘇瑀凌一愣,「什麼?」
「昨天我跌下來的那道樓梯呀。」我說:「帶我去那裡!」
「什麼跌下來?說得好像妳是不小心似的。」她吐槽我,「妳明明就是故意摔下來的。」
我被她堵得一噎,「隨便啦,不管是不小心還是故意都好,總之妳先帶我去看一下。」
「奇怪,那不是妳自己安排的地點嗎?」
在我的不斷要求下,蘇瑀凌雖然一臉莫名,還是領著我來到事發現場。
「妳說妳觀察過了,下午的打掃時間結束後,顧琮固定會走這裡回教室……喂!佟寧,妳在做什麼?」
我跑到樓梯的最底下,從那階往下跳,沒有任何異狀,於是我又再往上爬一階,一次躍下兩階,依舊什麼也沒發生。接著我鼓起勇氣一次躍下三階,還是並未出現任何我所期待的變化。
不應該這樣啊,既然我是在佟寧摔下樓梯的瞬間穿越來的,照理說只要重現一遍當時的情況,或許就能回去了,難道是跳下去的高度還不夠?
我又往上爬高一階,剛想往前邁出腳步,蘇瑀凌立刻拉住我,「神經病啊,妳到底在幹麼?摔一次還不夠?」
「妳還記得佟寧昨天是從哪摔下去的嗎?」我焦急地反抓住她的手臂,「她是怎麼跌的?能告訴我詳細的經過嗎?」
「妳在說什麼?妳不就是佟寧?」蘇瑀凌瞪大眼睛看著我。
意識到自己的口誤,我稍微恢復了一點理智,「對,我、我的意思是,妳還記得我是從哪一階摔下去的嗎?」
「妳今天真的很奇怪,不只當眾對顧琮嗆聲,然後又莫名其妙跑來跳樓梯。」蘇瑀凌看著我,眼裡滿是不解,「不管妳在動什麼歪腦筋,最好還是放棄吧,同一招顧琮不會上兩次當的,到時候妳反而先把自己弄殘,多不划算。」
「妳知道我對顧琮說了什麼?」我訝異。
「我聽說的,那棵櫻花樹突然開花,大家都搶著去看,你們選在那個地方講話,圍觀的人那麼多,消息一下就傳開了。更何況這還是顧琮的八卦,向來只有顧琮拒絕別人的份,這可是他第一次被女生當面說不喜歡他。」蘇瑀凌道:「不過妳之前不是說等櫻花開了要向櫻花樹許願,希望顧琮能喜歡上妳,向妳告白……妳現在這樣是欲擒故縱還是逆向操作?」
完了,這下真的完了!我內心頓時一陣絕望。
「我想聽聽看妳有什麼鬼點子,妳每次的發言總是能突破我的想像。」蘇瑀凌湊近我,一副看好戲的表情,「只要不是危險的事情,我還是可以考慮幫妳的。」
這是稱讚嗎?怎麼聽起來怪怪的?
「我沒有在打什麼主意,是顧琮先開口傷人的。」我面無表情,不帶情緒地複述剛剛顧琮所說的話,並為自己辯駁,「他是不是很過分?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得那麼難聽!」
還以為身為佟寧摯友的蘇瑀凌會和我一樣激動憤慨,但她卻露出了有點微妙的表情。
「我能做什麼,他需要把話說得那麼絕嗎?」我不解地問。
蘇瑀凌小聲地說一句:「妳做得可多了呢。」
「什麼?那妳倒是說說看啊!」佟寧不過是一介高中女生,行徑能多誇張?
「從高一新生訓練對顧琮一見鍾情開始,妳就偷偷從班導那邊弄來了他的聯繫方式,分組時威脅利誘同學換到和顧琮同組,數不清有多少次在抽籤換座位時私下動手腳,讓自己可以坐在顧琮附近,還有……」
「好了!」
蘇瑀凌一臉可惜,「欸?我還有很多精彩的事蹟沒說到耶,比如照三餐噓寒問暖……」
「夠了夠了!」我制止她,實在聽不下去。
雖然是自己寫出來的女主角,但這死纏爛打的程度,光聽我都替顧琮感到心累,難怪他會對我那麼不耐煩,能夠忍到現在才爆發,也算有風度了。
「我到底是怎麼想出這些花招的啊?」我嘆氣。
「我也很想剖開妳的腦袋看裡面裝了什麼。」蘇瑀凌也嘆氣。
聞言,我的視線不自覺移往腳下的樓梯。
還是再試一次吧,現在也想不到其他辦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