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不能喝茶?選對就可以! 贊助
2021-09-01 05:34:03PChome書店

倒風內海(26週年典藏版)


倒風內海(26週年典藏版)
作者:王家祥 出版社:玉山社 出版日期:2021-08-12 00:00:00

<內容簡介>

台灣歷史小說的先行者,《台灣三部曲》電影原著小說重磅再版!
長銷26年的王家祥歷史小說,2021年全新改版隆重問世,
特別收錄魏德聖導演真情推薦序!

「災難自海上而來,降臨在我們身上。」
一句由巫婆口中吐出的夢兆預言,幾艘航向島嶼西南海平面的巨船;
大航海時代的外來者正步步進逼,將會把西拉雅人的命運帶往何處?

四百年來,吾土與吾民的壯麗史詩起點
揭開了海洋台灣步入帝國殖民史的序幕
西元一六二四年的台灣,鯨魚群乘著洋流追逐洄游魚類,來到食物豐富的西南海岸溼地;麻豆社傳奇獵人沙喃划著艋舺、穿越廣闊無邊的內海沼澤地,進入更密的疏林草原追逐鹿群……。

被迷濛的霧團籠罩佔據的大海遠方出現幾個黑點,那是幾艘巨船群集移轉方向,飄入往南洶湧的海流順勢,沿著海岸線而下,讓洋流推動前進。巨船們似乎正在找尋可以停泊之處……。

寫在荷蘭人來之後,鄭成功來之前
歷史從未教導我們,在大航海時代的台灣曾如此重要;
或許你我只能憑藉自身,召喚這段被遺忘的集體記憶……。

本書以台南的「倒風內海」為地理起點,融合史料研究、自然生態、人文特性三重面向,書寫大航海時代下的台灣歷史;以全知觀點敘述:在面對荷蘭人統治與漢人的殖民與侵佔下,西拉雅族文化所受到的衝擊與變遷。

融匯人文歷史與生態景觀的寫實文筆,再現四百年前西拉雅族人飽含生命力之原始生活以及面對大自然的敬畏之心。全書以西拉雅語建構,情節與畫面鎔鑄合一。使得讀者不自覺地進入故事,身歷其境地沉浸在西方人與漢人到來前,原民文化之時空背景;進而反思這塊土地、這片海域的興盛和衰微。

★本書特色:

26週年典藏版裝幀設計
由巫婆所說的預言:「災難自海上而來,降臨在我們身上」貫穿全書設計發想,以潑灑的油畫呈現瞬息萬變的海況,象徵著四百年前的西拉雅族人,即將面臨山雨欲來的威脅與危機。採用嚴選美術紙印刷、燙金製成書封,並以獨具手感且易讀性高的歐洲進口原紙印刷內頁,兼具典藏與閱讀的舒適性。

台灣歷史小說的先行者,《台灣三部曲》電影原著小說重磅再版!
2021年全新改版隆重問世,特別收錄魏德聖導演真情推薦序!

本書以台南「倒風內海」為地理起點,融合史料研究、自然生態、人文特性三重面向,書寫大航海時代下的台灣歷史;以全知觀點敘述:在面對荷蘭人統治與漢人的殖民與侵佔下,西拉雅族文化所受到的衝擊與變遷。

★名人推薦:

《台灣三部曲》電影原著小說,魏德聖導演專文推薦
「王家祥的文字非常有魅力,一字一句都充滿著畫面與氣味。……《倒風內海》對我來說,更是啟動生命血跡的一部作品。」
【口碑推薦】

<作者簡介>

王家祥
中生代優秀的自然與歷史文學作家。
一九六六年生,高雄岡山人,曾獲賴和文學獎、時報文學獎、散文評審獎、聯合報極短篇獎、吳獨流文學獎,作品多次入選年度散文獎。
著有《關於拉馬達仙仙與拉荷阿雷》《山與海》《小矮人之謎》《鰓人》《窗口邊的小雨燕》《魔神仔》《文明荒野》《自然禱告者》《打領帶的貓》等書。
曾任《台灣時報》副刊主編、柴山自然公園促進會會長,業餘從事台灣鄉野生態保育工作。目前專事寫作、繪畫。

★內文試閱:

‧作者序

回到內海 王家祥

我常回到四百年前獵鹿人自由自在的疏林草原與內海去。

四百年前的台灣西南海岸,由北而南依次排列著倒風內海(今南鯤鯓、麻豆、佳里一帶),大員內海(今安平、四草),漁夫灣(今二層行溪河口至茄萣半島),援中港(今高雄右昌、後勁),援中港(今高雄);西拉雅與馬卡道族人便是生活在這片沼澤與草原,丘陵與河海相交之地,獵鹿人時常划著艋舺(獨木舟)穿越廣闊無邊的內海沼澤地,登陸、進入更深更密的疏林草原去追逐鹿群。羅列在嘉南平原上的中央山脈,正是獵人在奮力穿越內海與草原時,偶爾抬頭仰望且迷惑的雲端諸神之所在。

每當我對現實的台灣社會感到苦悶且窒息時,每當我獨自遊晃梭巡於海岸線僅剩的沼澤荒野時,常常不由自主地循著古文獻回到諸神浮現的古台灣。那時代,獵人全心信仰的天地諸神仍然眷護著這片土地,諸神會飲所剩的瓊漿玉汁自高山流下成為白水溪,白濁的溪水再流入急水溪匯聚為倒風內海。漢人海盜、漁夫、走私者沿著內海外圍一連串被漢人稱作鯤鯓的沙洲進入內海,尋找烏魚的蹤跡和卸貨的避風港;浮現於海面上的沙洲形狀的確像一尾大海中的巨魚;巨魚指的便是漁夫叫作海翁的鯨魚;荷蘭古文獻確實記載著大員內海被稱作「鯨骨之海」,明確的意義到底指的是沙洲上時常有鯨魚擱淺死亡,露出白晃晃的鯨骨?亦是指沿海沙洲延伸的形狀有如鯨骨一般?則不得而知。然而鯨魚群千百年來一直乘著洋流追逐洄游魚類來到食物豐富的西南海岸溼地,則是漁民們熟悉的故事;即使在今日,仍然時有迷航的鯨魚擱淺於七股、四草、安平及高雄海岸。每年仍然有大批候鳥蒞臨的四草湖就是大員內海最後的殘餘,四草大眾廟旁有一間抹香鯨骨陳列館,收藏一對擱淺在曾文溪出海口的抹香鯨母子遺骸,便證明了自古以來此地即是鯨魚留連忘返之地。

《倒風內海》這篇小說的主要場景麻豆社,在四百年前被荷蘭人稱作「兩河之地」,因為它的位置剛好座落於急水溪(倒風內海上游)與曾文溪(古稱漚汪)的沖積平原之間,地理位置非常重要;「麻豆」便是西拉雅語「眼睛」的意思,指的便是麻豆社位居西南海岸各部落的靈魂中心,往東可聯絡內陸各社,往西可接收海岸部落與入侵者所帶來的文化衝擊,但似乎又有某些距離;小說中的主角獵鹿人沙喃便是象徵麻豆社眼睛的傳奇英雄,透過巫婆的夢兆「災難自海上而來」貫穿全篇,揭開海洋台灣正式進入海洋殖民史的序幕,那巫婆的夢兆或許是真的,如今聳立在南鯤
鯓這座往昔倒風內海的大沙洲上的大廟,曾經在四百年前未成形前便出現在巫婆的夢境中,在某一處文獻被記錄下來,再次被我遇到,成為此篇故事的謎題;這個謎題有待你翻開此書去解答。

我的父系祖先便是活躍在內海上的海盜或漁夫;我的母系祖先則是擅長在內海捕魚或進入內陸狩獵的民族;我的血液裡流著自由奔放,冒險犯難的海洋文化。我是一尾洄游在大灣(指大員內海,即台灣名稱的由來)預備向世界出發的鯨魚。

‧推薦序

這更是啟動生命血跡的一部作品 《台灣三部曲》電影導演 魏德聖

「沒有一個地方的女人像這裡一樣,這麼愛洗澡……」我就是這麼被他某一篇小說的開場給吸引,一口氣買下了書櫃裡所有王家祥的小說。

王家祥的文字非常有魅力,一字一句都充滿著畫面與氣味。我還記得當年著迷在他的故事氛圍裡的我,常常一個人坐在城市裡的咖啡店裡看著窗外發呆,想像著車流變成了水流、建築物變成了森林……想像我是幾百年前的那個不想過去,不思考未來,只是等待獵殺飲水鹿群的獵人……有將近一年的時間,我都在他文字的虛實時空裡,著不了地。

《倒風內海》對我來說,更是生命血跡被啟動的一部小說。我是台南永康人,鄭成功登陸地、郭懷一起義地,都是走路可以到的地方,但是我對自己生命血跡的探索,卻是在看完《倒風內海》之後。我甚至還特別跑到我父親每天自四草漁港打著膠筏進出的鹿耳門水道旁坐了一整個下午。曬著太陽、吹著海風……原來四百年前的台灣是這樣子啊……

我是如此的著迷,那是世紀末的一九九九年……我想改編成電影劇本,雖然我也不知道將來該如何將劇本變成一部真正的電影,但我還是大膽地寫了一封信,透過出版社轉交給王家祥,沒幾天我接到了王家祥的電話……沒太多廢話「你就改編吧,我完全沒問題的……」。其實,要從他迷幻的文字綑綁裡跳脫出來並不容易,我用力的連續三天重複看完三次之後,丟掉,完全丟掉,到劇本完成前都不願意去碰它一下……兩年後,我把完成的三本劇本寄給了王家祥,兩個星期後,他回了信,他對我將他一本小說生出三胞胎的劇本感到驚喜,也對這幾乎不可能被完成的三部電影,滿懷期待和祝福……

二十年後的今天,被冷落的《倒風內海》即將再版,被冰在抽屜裡的劇本《台灣三部曲》也即將被開拍……二○二四年我們要一起送給大家,四百年前,那又熟悉又陌生的母親島……福爾摩沙!

送上這一切原點的那句開場「西元一六二四年,春夏之交的倒風內海……」

‧摘文

倒風內海,南起麻豆、佳里興,北達鹽水港,東達茅港尾等地,西方則有一連串的沙洲,與台灣海峽隔開,約為今日之海岸線,乾隆以後日漸淤塞,終成平陸。

西元一六二五年,日光憤怒,赤身裸體的夏季;伊拉(母親)在庄外郊野的粟米田已漸漸黃熟垂重,麻哩(風)吹過時沙沙作響的聲音飄送入村內,提醒長老們粟米收成時的豐年節又該在月圓夜舉行了。伊拉去年收割的粟穗已剩下不多;那一束束曾經吊掛大屋內,不脫殼的粟穗,可以顯示這家的伊拉是多麼能幹與富有。伊拉每晚將粟穗取下二、三束吊掛於火堆上烤乾,翌日天亮前便起床舂米,為沙喃和阿兼(父親)煮一鍋熱騰騰的粟米粥,然後便背起竹簍和石鐮刀,下田砍柴除草去了。勤勞的伊拉和阿寶瓜(母姨)永遠有做不完的農事,直到日光憤怒的午時才頭頂盛滿水的陶壺從漚汪(溪)回來;日正當中的午時,村子開始慵懶沉睡,男人們狩獵打漁歸來,皆躲在高腳長屋的涼棚下吹著南風整理獵具。沙喃野性的眼睛仍不時望向潮水起伏的清涼內海。他已經去過內海緊連的真正大海;潮水有時從大海湧入,一直湧到南邊的麻豆港。那湧動的清涼海水打擊在身上多麼消暑呀!把夏季日光的憤怒全都趕走!

不過,阿兼嚴格的狩獵訓練使他暫時離不開身。那是一位好戰士所必須養成的好習慣,狩獵歸來,無論遠近時程,首要工作便是坐下來修補獵具,磨利刀和箭。他已經無法像短髮的加踏那麼隨心所欲,自由自在。他會參加今年秋季的團隊獵鹿,一年一度的大盛事。他也會參加各社庄聯合舉行的「巴達興」走鏢競賽,誰跑第一,誰就是村子裡的英雄;美麗的擺擺(女人)不會拒絕英雄向她吐出阿迷希(檳榔汁)表明熱血沸騰的愛意。他再也不能像少年阿喇喇們貪戀清涼的海水而不認真學捕魚了。自從阿兼允許他頭髮留長之後,他的弓和箭以及鏢槍忽然間變得沉重而凶猛,阿兼說那是戰神塔拉夫拉賦予一個成熟獵人生命般的武器勇猛的靈魂,你必得虔誠地讓它沾血,愛護它,否則它會不高興。你必須與它形影不離,日夜守顧,否則它會失去力量。因此,突然間,一切狩獵的學習和傳授皆變得嚴肅認真,絲毫不得馬虎,不再是少年時的遊戲玩耍了。

沙喃一隻隻以山豬和麋鹿的骨頭磨製的箭鏃,有些損鈍,必須重新以磨石器磨利。沙喃的阿兼從檳榔袋內掏出檳榔青和荖藤葉做了兩粒阿迷希(檳榔)並且遞給他一粒之後便爬上阿奇阿奇(男子)的長屋內聊天去了。沙喃繼續坐在長屋腳下的蔭?處嚼著檳榔耐心地磨製他的骨器。他不想加入長屋內男人的聚會;只要他來得及把箭鏃和鏢槍磨利,那麼一整個悶熱的午後便可以盡情地與潮水嬉戲,直到伊喇哈(太陽)回到祂地底下的家,煞火(夜)又出來掌管大地為止。

阿奇阿奇的長屋內,坐滿了躲避憤怒日光的獵人們。老人達來正無所事事地抽著煙草,驅趕夏日嗡嗡的飛蠅。阿兼悠閒地口咬檳榔且一邊修補他的獵具,加朥油正在全神貫注編製華麗的羽毛藤帽,因為他最近捕獲一隻鷹,榮譽多得可以把全身插滿鷹的羽毛。尤篤則繼續刻著他的踏答(刀鞘),已經刻了一個冬季又一個春季;他那把銳利的烏律(鐵刀)是在去年秋天的獵鹿季節以五張鹿皮向蕭社的獵人換來的,正是與山豬搏殺的好刀。尤篤正為它的新踏答刻上五隻鹿和一隻野?的圖案,代表這隻烏律的價值。在春天的時候,換穿五鹿新刀鞘的這支好烏律,已經為尤篤宰殺了一頭雄野豬;尤篤可能會繼續刻上第二頭野豬或水鹿,因為尤篤是一位好獵人。

今日輪到壯碩的買投準備午食。他捉著兩隻今早捕獲的肥壯野兔驕傲地敲響他牽手梅雍的長屋家門,梅雍早就準備好一盆用黑陶碗盛滿的粟米粥,外加棕櫚葉包裹的鹿肉乾,讓買投小心翼翼捧來阿奇阿奇的長屋,餵飽這群從日出奔馳至日中,辛苦追逐獵物的飢餓男人。無論多麼善跑的獵人皆不會在伊喇哈高掛天空時仍奔馳於草原上,那只會使他力竭脫水而亡。躲避憤怒的伊喇哈,唯有藏在這陰涼的樹下,或者回到樹葉與樹枝搭蓋的長屋之內。

只有大樹能夠溫柔慈悲地遮護草野上追逐野獸的獵人,免於日光憤怒的懲罰或暴雨無情的鞭韃。因此,西拉雅走進森林裡,尋找大樹健壯的肢體和濃密的毛髮造長屋。西拉雅將長屋搭起和大樹一般高,和棕櫚一樣清爽,和鳥類的羽毛相同柔軟;西拉雅人像鳥類一樣安心地棲息在樹上,棲息在舒適乾淨的高腳長屋內,洪水、毒蛇與野獸爬不上,惡毒的日光與猛烈的暴雨無法入內。可是和善涼爽的南風卻被允許飛進每一扇茅草編織的窗櫺內。因為西拉雅的長屋仍舊是一棵棵會呼吸的大樹,吸進內海上的涼風,吐出肚腹內的熱風。

壯碩的買投將一大盆的粟米粥端進?爽的長屋時,眾人必須沃沃沃大叫地表示歡迎他。輪值的主人買投也大聲招呼:「拉卡古馬!沃!沃!沃!」(眾人呀)「布納」(粥)「麻目吉打!」(吃飯吧!)

然後阿奇阿奇們便各自拿著自己的椰瓢或貝殼碗盛起微溫不燙嘴的粟米粥呼嚕呼嚕地吞吃起來了。鹽醃的鹿肉脯正是佐飯的好菜。這是一場純屬男子們的典型聚會,每日在男子會所裡隨機發生無數次。狩獵完畢的阿奇阿奇皆會躲入男人們專屬的會所無所不談,逃避女人的嘮叨和悶熱的天氣。

老人達來說:「內海的東方有肥美的魚群出現了。」

尤篤說:「凶惡難纏的雄野豬出沒在大溪南岸的草埔,要小心。沒有數人的合
力圍捕和獵犬的幫忙,以及一把銳利的烏律(刀)是無法對付那頭吃得太好的野獸。單獨出獵很危險,你會白白損失好幾隻優秀的阿都(狗)。」

加朥油則說:「加貓家的年輕擺擺(女人)乳房高挺又圓漲,為何還沒有麻達(未婚男性)向她吐出阿迷希呢!」

買投指向阿兼說:「你們家的沙喃不是已經留長髮,夠強壯了嗎?」

阿兼笑著說:「我只教他打獵,不負責教他摘花呀!」

然後眾人皆笑了,笑聲傳出長屋之外,沙喃聽得一清二楚;他也不是沒有渴望過擺擺的胴體,擺擺的胴體勝過夏日飽滿艷麗、柔軟多汁的野果,藏匿在濃密的草叢中等待男人撥開多刺的枝葉去探取;擺擺的果實藏在遮陰布下那一叢黑色的毛髮間,需要麻達努力去撩撥才會柔軟多汁,那是少年阿刺刺們口耳相傳的祕密;可是他完全沒有任何可誇耀的功績或故事能夠追求美麗的擺擺。不是英雄、尚無機會帶回敵人的頭或毛髮,甚至一頭鹿或山豬也沒有。他只有一副好歌喉,弓琴奏得還不錯而已。要是今年的巴達興能夠跑贏別人,也許美麗的擺擺便不會輕易拒絕他的阿迷希。他要緊跟著阿兼加強練習狩獵,成為一名善跑的獵人,便不能貪戀海水的清涼與戲水的胴體。只有那群尚未長大的少年阿刺刺仍然睜著飛鼠般夜裡發光的雙眼,好奇地妄想少女們的乳房和遮陰布,卻害羞地什麼也不能做。

「沙喃已經有資格了!」他一邊磨著鹿骨做成的箭鏃,一邊望著緩緩下滑的平野與潮水起伏銜接的海岸。那兒遠遠有一群麻豆港的少年少女們頂著烈陽正在戲水。他的村社與會所建築在緊鄰海岸的小土丘;以往的日子,他總是直接從土丘上的長屋一路衝下,跳過鄰居的文殊蘭,穿過別人的宅院,閃過無數的檳榔與椰子樹,那管什麼文殊蘭與檳榔樹當界標,一路往下滑進清涼的內海裡,清涼整個悶熱的胸膛。以往,除了帶刺的林投與刺竹叢,什麼也無法阻止他一路跳躍直奔清涼的海水。

「沙喃要讓自己成為少女們眾所注目的胸膛和長髮!」他驕傲地心想。

突然間,高高的瞭望樓上遠遠傳來警戒木鐘叩叩叩地急響,各幢長屋內的族人們立即跑出長屋外張望。瞭望樓上的輪值戰士大聲呼喊:「陌生人出現,陌生人在……。」聲音遠而模糊;由各方角落巷弄湧現的獵人們立即拿起隨身的武器衝向公廨前的廣場集合。沙喃也起身跳入這群迅速匯聚的戰鬥人潮中。

廣場前的甲必丹(頭目)正呼喊著「拉卡古馬!沃!沃!沃!敵人從南邊的大溪上岸,有數十人,所有戰士往南邊村口集合!」

瞭望樓上的戰士也大叫:「他們有武器!赤崁人帶頭!也有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