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馬路安全王? 贊助
2021-05-24 06:10:03PChome書店

世界少年文學必讀經典60(33)基度山恩仇記


世界少年文學必讀經典60(33)基度山恩仇記
作者:大仲馬 出版社:東方 出版日期:2021-04-10 00:00:00

<內容簡介>

愛德蒙‧鄧蒂斯十九歲就當上代理船長,卻因此招來嫉妒,被陷害而關進黑牢。他在牢中認識了法利亞長老,不但學到許多知識,提升了自己的學識修養,還得知基度山島上埋著巨大的財寶。原本兩人計畫逃出黑牢後,一起分享寶藏,長老卻不幸病死。後來,鄧蒂斯逃獄成功,找到寶藏,化名為富可敵國的基度山伯爵,先是報答了從前善待過他的人,而對於陷害他的仇人們,則一個接一個的揭露了他們的違法行為,有計畫的展開了報復……

★本書特色:

揭露人性善惡的復仇劇

★專家推薦:

王文華(兒童文學作家)
李偉文(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
余遠炫(作家)
林良(兒童文學作家)
林玫伶(國小校長‧兒童文學作家)
洪蘭(國立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
徐永康(台灣閱讀協會常務理事長)
徐秋玲(北一女國文老師)
張子樟(兒童文學評論家)
陳安儀(親職作家)
蔡明灑(朗朗小書房創辦人)
(依姓名筆畫順序排列)

★得獎紀錄:

文化部推薦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
台北市政府評選優良兒童讀物

★目錄:

推薦序─閱讀世界名著,拓展國際視野
導讀賞析─乘坐文學時光機,走一趟成長之路
前言─走過一場恩怨浩劫

人物介紹
第一部 冤獄
暗無天日的黑牢
挖掘地道
學識淵博的長老
鄧蒂斯的身世
正確的判斷
斯巴達的寶藏
移花接木
第二部 報恩
遇難船的水手
基度山島
奇怪的長老
摩萊爾公司的危機
生還的船
洞窟的主人
羅馬的強盜
第三部 復仇三部曲
闖進巴黎
和情人重逢
名駒
攔阻奔馬
溫暖的家族
侯爵和小侯爵
損失和補償
神祕的藥
公主的身世
黑吃黑
原形畢露
海蒂復仇
挑戰
慈母的乞求
勇敢的謝罪
倒下了一個人
新郎逃走了
毒殺魔夫人
虎毒食子
一隻雞十萬元
白帆遠逝

<作者簡介>

大仲馬
十九世紀最受歡迎與最多產的法國作家之一,30歲時便以劇本創作而名聲大噪,開啟了法國浪漫主義戲劇的序幕,與雨果同被譽為戲劇界的雙傑。
他的父親是拿破崙麾下的將軍,他過世時大仲馬才四歲。
大仲馬的童年很像他的作品《大野心家》裡的寂柏,沒念過多少書,還經常在森林裡遊蕩,肚子餓了就獵野鳥果腹。
後來認識了一位叫阿道夫的瑞典貴族,引領他進入文學的殿堂。
阿道夫帶著他認識戲劇,以及拉馬丁等詩人的作品,使他立志成為作家。
他的第一部劇本《亨利三世及其宮廷》為浪漫主義戲劇,開創了新的文學體裁──歷史劇,破除了古典主義「三一律」。
一八四四年起,他陸續發表了通俗小說《三劍客》與《基督山恩仇記》等,幾乎已被譯成世界上所有的語言而廣為流傳,備受歡迎。
一生著有一百五十多部小說、九十多部劇本、二百五十卷文集,以歷史小說聞名於世。
他的小說情節緊湊、人物鮮活、舞台感豐富,風靡全世界的讀者,在法國文壇的魅力歷久不衰。

★內文試閱:

第一部 冤獄
暗無天日的黑牢
峭壁巉巖的斷崖、尖石林立的海岸,洶湧的怒濤激起了數丈高的水花,彷彿是隻猙獰的猛獸,張大嘴巴正要吞沒整個小島。法國南部有個面臨地中海的港口,就是有名的馬賽港。在馬賽港入口附近的海上,有一個叫做斜斗‧達爾夫的小島。這座小島上聳立著一個由石塊、磚瓦和三合土構成的古堡,外表陰森森的,令人毛骨悚然。每個人坐船經過那兒時,都會有種恐怖的感覺。古堡的地下室是座暗無天日的黑牢,裡面關著犯了叛亂罪的囚犯。當時的法國人都害怕的談論著:「萬一被關進達爾夫堡的黑牢,一輩子就別想再看到陽光了。」的確,根據傳說,自古以來只有一個人活著回到外面的世界,這可是空前絕後的例外。
距今約一百三十年前,鼎鼎大名的英雄拿破崙皇帝被流放到地中海的愛爾巴島上。有一天,他趁著黑夜脫逃出來,登陸法國本土,領導擁護他的人民,趕走國王路易十八,重新登上皇帝的寶座。可是沒多久,拿破崙和歐洲聯軍在滑鐵盧發生戰爭,一敗塗地,於是他又被流放到聖‧愛麗島去了。
這是西元一八一五年的事情。隔年,有個政府的欽差大臣到達爾夫堡來視察。他首先巡視普通囚犯的牢房,問了些問題,然後不耐煩的對典獄長說:「見一百個囚犯和見一個並沒有什麼差別,他們說的話都一樣,『我沒有犯罪啦、伙食太壞啦……』總是這一套。還有別的囚犯嗎?」
「有,地下黑牢裡還有兩個特殊的囚犯,一個是瘋子,一個是非常危險的叛徒。」
「真是無聊透了。我們就去看看吧!我必須完成我的任務。」
典獄長命令兩個獄卒點上火把,帶著三個武裝衛兵,自己走在前面,引導欽差大臣進入地下室。
走下石階七、八尺,差不多來到水平線下,周圍溼淥淥的,發霉的空氣迎面撲來,使眼睛、鼻子、喉嚨都異常難受。
「請長官先看看三十四號吧!那個傢伙可怕得很,有好幾次想殺死獄卒呢,凶得像獅子一樣。請您格外小心。」
「哦?好,我小心點就是了。」
不久,他們走到一個鐵柵欄門前,獄卒拿出鑰匙,插進鎖孔。鐵門便「呀──」的一聲開了。
這是個黝暗的房間,四面牆用石塊堆砌而成,房間的角落放著一張破舊的床。有個男人坐在床上,雙手抱著腦袋。當火把的光照到他時,他吃驚的抬起頭來。他就是三十四號囚犯。
這個囚犯似乎還很年輕,約莫二十歲或二十一歲。他穿著破爛的水手服,頭髮和鬍子都很長,一定是很久沒理髮了。可是他的眼睛黑白分明,閃閃發亮。他凝視那些進來的人們,露出疑惑的表情,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你有什麼希望嗎?我是政府派來視察的人,這裡的伙食好不好?」欽差大臣站在門口畏畏縮縮的問。他大概真的有點怕這個囚犯,連牢房的門都不敢進去。
聽了欽差大臣的話,囚犯的眼睛忽然射出一道希望的光輝。他從床沿站起身來,激烈的說:「有,有……那麼……那麼……」囚犯一邊嚷嚷,一邊衝向門口,好像要和欽差大臣拚命似的。
那些衛兵和獄卒看情勢不妙,急忙用刀槍擋住了他。「幹什麼?退回去!」
「請讓我說話吧!我是無罪的,我是……」囚犯大聲嚷著。他根本不把刀槍看在眼裡,仍想衝到欽差大臣的面前去。
那些衛兵和獄卒為了阻止他,有人抓住他的頭髮,有人抱住他的雙腿,但他還是企圖向前衝。於是,四、五個衛兵和獄卒只好把他推倒,壓在潮溼的地板上。有的踩他,有的踢他。抓著他頭髮的獄卒,更是用力的把他的腦袋壓在石板上。但他仍然扭動著身體,希望能夠起身。
「先生,請您聽我說。我絕對不敢反抗您。請您……我沒做過什麼壞事,我想知道我到底是犯了什麼罪。我請求舉行一次正式的審判。要是有罪,請立刻執行死刑;要是冤枉,請馬上還我自由……」囚犯發出悲痛的聲音,非常激動的說。
「這個也不例外,總是說無罪、無罪的。」欽差大臣對典獄長說,接著面向那些衛兵,「把他放開吧,他大概不會再亂來了。」
囚犯好不容易站了起來,雙手還是被衛兵拽著。他搖搖晃晃的走到欽差大臣的面前。
「你什麼時候被捕的?」
「一八一五年二月二十八日。」
「今天是一八一六年七月三十日。才十七個月呀!」
「咦?只有十七個月?先生,我原來是個船員,生活在廣闊的海洋上。家裡有年老的父親,還有心愛的未婚妻。他們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死了或還活著?我被關在這樣的黑牢……啊!已經十七個月了!多麼漫長的時間啊!先生,我不想獲得您的同情,只請求您把案子交付審判,好有個公平合理的處置。這種請求該是每個國民應有的權利,不是嗎?讓一個無辜的人民像我這樣,背著莫須有的罪名,關在殘酷的牢房,過著半死不活的非人生活,我想那些官吏也是對不起我們國王。這就是我的希望。」囚犯一心一意的訴說。他誠懇的態度和真摯的語氣,終於讓欽差大臣的心軟化了。
「好吧,我替你想想辦法。」欽差大臣說。
囚犯興奮得跳了起來。「啊!先生,我從您的聲音裡聽出來您已經開始同情我了,謝謝您,非常謝謝您。我得救了!請您幫助我恢復自由吧!」
「不,不要弄錯了。我並沒有權利讓你恢復自由,不過我可以查查你的檔案,盡量替你想辦法。至於結果如何,我不敢保證。」
「謝謝您。那位奉命逮捕我的代理檢察官維爾福先生也對我很好,麻煩先生和他商量一下,想法子救救我。」
「維爾福先生嗎?他早在一年前調到別處去了。關於你的案子,我會仔細的調查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漏洞。你耐心等著吧!」
囚犯高興得跪在地上,高舉雙手,流著眼淚開始祈禱。欽差大臣不再理他,叫人把鐵柵欄門關好後就離開了。
「唉!真麻煩。現在去看看二十七號吧!他是個義大利的長老,聽說以前相當有名,可是自從他瘋了以後,老是幻想自己有個驚人的寶藏。他關在這裡的第一年,就說要獻給政府一百萬贖回他的自由;第二年,兩百萬;第三年,三百萬。數目一年一年的增加。今年是第五年,也許會增加到五百萬。」典獄長邊走邊向欽差大臣說明。
「哈哈!那倒是瘋得有趣。」欽差大臣忍不住笑著說。
他們沿著另一條石梯進入地下室,走到二十七號牢房。這也是和三十四號相同的黑牢,裡面有個約莫六十歲、頭髮和鬍鬚都白了的老頭,正在一塊從牆上剝下來的水泥板上,專心的畫著幾何學的圓圈和線條,歪著腦袋,好像在研究什麼困難的問題似的。這位就是大家管他叫「瘋子長老」的囚犯。當他注意到牢房裡來了這麼多人的時候,簡直嚇了一大跳,急忙抓起扔在地上的被單,裹住幾乎裸露的身體。
「你有什麼希望嗎?」欽差大臣依然用公式化的問句,呆板的問。
「我嗎?」長老瞪大眼睛說:「我什麼希望也沒有!」
「你還不明白?我是政府派來視察的官員,目的是要聽聽犯人有沒有什麼要求。」
「那就另當別論了。那麼,讓我們商量商量吧……我的名字叫法利亞,是義大利的長老,羅馬人。法國政府把我抓到這兒來關了五年,可是,我不曉得到底犯了什麼罪。所以……」年老的囚犯滔滔不絕的說。
欽差大臣笑了笑,忽然打斷長老的話。「是,是。不過,你對這裡的吃和住有什麼意見嗎?」
「吃的和住的跟其他牢獄沒什麼兩樣,那倒不是什麼問題。我只想對您透露一個祕密,非常重要的祕密……」
「看,又講到那件事了。」典獄長站在旁邊耳語,欽差大臣同意的點了點頭。
「你這種要求我不能接受。」欽差大臣說著,回頭就想走開。
法利亞長老慌忙攔住他。「不,典獄長先生既然在這裡,不妨請他也聽聽我的意見。要是我獻給政府價值五百萬的金銀財寶,請問先生,我可不可以獲得自由?」
「嘿!連數目都被你猜中了。」欽差大臣朝著典獄長笑了笑。然後義正辭嚴的告訴長老:「政府有的是錢,用不著你的金銀財寶。你還是留著,等出獄後自己享用吧!」
長老的眼神閃了一下,一把抓住欽差大臣的手,大聲喊著:「我沒有瘋,我說的是真話。萬一我沒機會宣布我的祕密就死在這間牢房,那些寶藏該怎麼辦?不是白白損失了嗎?與其那樣,倒不如讓政府和我共同分享這份利益。那麼,六百萬怎麼樣?我只要得到剩下的就滿足了。但條件是恢復我的自由。」
「我問你的事,你還沒回答我呀!」欽差大臣不耐煩的說:「你的伙食好不好?」
「您也沒回答我呀!」長老失望的放開欽差大臣。「您也和那些傻瓜一樣,不肯相信我說的話。唉!這是上帝的意思,我還有什麼話說!請快點走開吧!」說完,便狠狠的扔掉裹在身上的被單,坐回老地方,繼續演算他的幾何學。
「他到底在研究什麼?」欽差大臣離開牢房後,邊走邊問典獄長。
「大概在研究寶藏的位置吧!」典獄長回答。
「果然是個瘋子,真可憐!」
他們回到典獄長辦公室後,欽差大臣沒有忘記對三十四號許下的諾言,立刻檢查了檔案,結果發現下面這張紙條:

愛德蒙‧鄧蒂斯──偏激的拿破崙黨員。曾協助逆賊拿破崙逃出愛爾巴島。應嚴加看守,小心戒備。

當時,路易十八已恢復王位,統治著整個法國。拿破崙是澈底失敗了。在這種政治環境裡,欽差大臣也愛莫能助。他只能拿起筆來批上一句:「無法可施。」
這樣一來連最後的一線希望也沒有了。三十四號囚犯愛德蒙‧鄧蒂斯,注定要在達爾夫堡的黑牢關一輩子,如果沒有奇蹟出現,他恐怕真的再也看不到陽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