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車去玩 車對車碰撞怎麼辦 贊助
2021-05-04 17:06:07PChome書店

遊戲結束之前(04)絕望禁止


遊戲結束之前(04)絕望禁止
作者:草子信 出版社:三日月 出版日期:2021-04-28 00:00:00

<內容簡介>

生存守則④:
希望也是一種絕望。

◆ 高智商玩家╳偏執系犯罪者
◆ 暢銷作者草子信懸疑力作第四彈!
◆ 特邀新銳繪師日々繪製精美封面
◆ 殺戮、生存、信任、背叛,歡迎一起加入這場死亡遊戲──
--
主辦單位臨時發布的特殊任務,
讓剩餘玩家全數淪為獵物。
就在此刻,左牧失蹤、叛徒現身,
而扭轉整場遊戲勝敗的關鍵,
似乎就藏在訊號無法抵達的地底深處……

孤立無援、通訊受阻,
只在瞬間,左牧的生存籌碼便僅剩自己──
「獵殺遊戲開始了,左牧先生。」

★目錄:

楔子
規則一:罪犯在島內屬於自由
規則二:島上罪犯沒有確切人數
規則三:罪犯專屬的獵殺遊戲
規則四:追殺者與被獵捕的人們
規則五:自殺式攻擊具有極高風險
規則六:以失敗終結這場獵殺遊戲
規則七:好人的性格會傳染
規則八:嚴禁破壞島嶼上設施
規則九:島上的夜空布滿星光
規則十:規則允許夜晚偷襲
後記

<作者簡介>

草子信
喜歡跳脫框架寫故事的臺灣作家,有著時時刻刻都能萌生新坑的能力,但由於靈感太多手不夠用,所以每天都在幻想自己能長出N隻觸手來增加挖坑速度。
FB:https://www.facebook.com/kusa29
部落格:草子說故事

繪者:日々
畫圖的。
最近剛還清無人島的債款。

★內文試閱:

楔子

華麗的廳堂內,隨處可見各種精緻美味的食物、高聳的香檳塔閃閃發光,還能透過透明的玻璃地面,看見下方的流水與偶爾游過的各種魚類。
在這樣美麗的空間裡,穿著典雅的美女與西裝筆挺的男人們坐滿了血紅色的沙發區,帶著笑容高談闊論,話題永遠圍繞著金錢及權力。而在正中央的長方型螢幕中,出現的是表情痛苦扭曲的人們,躲避追殺、逃命、在槍彈雨林中死亡的可怕畫面。
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彷彿不存在你我身邊,此時此刻卻又無比真實。
對於畫面中死去的人,這些人不僅沒有半點憐憫,甚至開懷大笑,抓住大把鈔票扔在螢幕上面,完全不在乎這些紙張的價值。
「媽的,明明我很看好那傢伙,怎麼這麼簡單就死了?」
「您才剛入會沒多久,不必氣餒。推薦您投注另外一位玩家,最近他的勝率很高。」
沙發後方的侍者恭敬地彎腰,端上一杯透亮的紅酒。壓在酒杯底下的白紙上,寫著英文和數字亂數搭配的密碼。
抱怨的男人看了一眼,這才稍微消氣,繼續將注意力投向其他螢幕。
侍者轉身離開,訓練有素的他,在完成任務後就會立刻返回工作崗位。此處的侍者只會乖順地聽從耳機裡的指揮,其他事情都與他們無關。
在他經過另一處沙發區時,有名男子舉起空酒杯,侍者很自然地用托盤接下,接著與一名穿著高衩白裙、身材妖豔的女子擦身而過。
女人踏著閃閃發光的紅高跟鞋來到男子面前,她的臉上沒有半點笑容,雙眸冰冷,看不出目的和想法。
男子彷彿早就料到女人會出現,從容地點了根菸,深吸一口。
「你早就計畫好了,是嗎?」
「我不懂妳在說什麼。」
「……你推薦到E3區遊戲場的玩家,現在正打算入侵島內系統、干擾遊戲進行,別跟我說你完全不知情。」
「想誣賴人也要拿出證據吧?我是有推薦人選,但推薦方又管不到玩家在島上做的事情。而且決定玩家人選的是主辦單位,不是我,就算他真想做什麼,又和我有什麼關係?」
由下注者推薦玩家人選早已成為常態,光靠這點就想來追究責任,根本就站不住腳,這是「參與者」都知道的事。
聽見他的回答,白裙女子非但沒有放棄,還隱隱露出憤怒。
男子勾起嘴角,將菸叼在嘴裡,顯然不打算繼續說下去了,女人也只能撂下狠話。
「我會找出證據,將你逐出俱樂部。」
「呵,請便。」
男子取下菸撚熄,看著優雅離去的深V裸背,心情好得不得了。
眼前的螢幕出現一名戴著眼鏡的男人,他剛走出房屋,面向荒蕪森林的眼神看起來充滿自信及覺悟。
「出發吧。」
螢幕裡傳出那名男人的聲音,另一名戴著奇特防毒面具的男人隨即出現,兩人並肩朝森林前進。
男子盯著那張臉,將含在口中的白煙吐在螢幕上。
「你果然是最適合終結這場遊戲的人選。」
他的聲音很溫柔,微笑的嘴角卻隱藏著一抹不安。
「你是我看上的男人,可別輕易死掉哦──『刑警』先生。」

在這天晚上,許久沒有主動跳出來的螢幕畫面,毫無預警地傳出熟悉的聲音──
「各位玩家,晚安。我們是這場遊戲的主辦單位,很抱歉這麼長時間沒有發布任何鑰匙爭奪任務,今夜便臨時公告,新任務將於明日上午舉行。」
到廚房拿冰啤酒的左牧正好經過客廳,好巧不巧聽見主辦單位的直接通知。
他大口灌下啤酒,走到電視機前,兔子和羅本已經站在那裡了。
「左牧,這是……」
「是啊,」左牧垂下眼簾,「那些傢伙果然已經按捺不住了。」
主辦單位的主動聯繫,完全在左牧的預料之中,而這就是他們在等待的機會。
「由於目前島上玩家人數過少,所以暫時取消鑰匙爭奪任務。但也請不用擔心,主辦單位將舉辦其他遊戲,讓各位在補充下一批玩家前的這段空檔也能獲得最高層級的遊戲樂趣。」
補充玩家?
聽見這四個字,左牧相當懷疑。都已經決定殺光島上所有玩家,怎麼可能還想補充玩家進來。
除非他們是想清除現存的所有玩家,直接換一批新玩家來重新進行遊戲。
原先的猜測,在此時此刻得到證實。面對主辦單位接下來說的話,左牧露出了比以往都還要認真的表情。
電視中出現相當可愛的動畫娃娃,並開始進行說明。
「明天開始,要請大家尋找島上的指定目標人物,並進行獵殺。獵殺分數有所不同,請各位玩家留意,更詳細的遊戲內容和規定已經傳到各位的平板,傳真機則會列印紙本的分數列表以供查看。」
剛說完,左牧就看見一旁的傳真機發出聲響後開始列印,距離最近的羅本拿起來一看,頓時臉色大變。
「喂!左牧,這是──」
左牧接過羅本匆匆忙忙遞來的紙張,還沒來得及看內容,就聽見可愛的聲音繼續說:「請記住,這場獵殺遊戲將從明天早晨開始,至晚上八點結束,請在這段時間內好好活下去吧!」
動畫娃娃露出開朗活潑的笑臉,「另外提醒各位玩家,這個消息已經同步傳遞給島上的所有罪犯。但請不用擔心,在遊戲規定的時間內才能進行獵殺。」
隨著左牧的表情越來越難看,主辦單位的發言聽起來也越來越刺耳。
「請享受這場小遊戲,主辦單位由衷祝福各位玩家。」
動畫娃娃消失在螢幕上,整個「巢」頓時鴉雀無聲。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的兔子,正左右為難地看著左牧的臭臉。
「這可不是什麼好玩的獵殺遊戲。」羅本冷著一張臉道,「簡直就像回到集體殺害玩家事件那時候……」
羅本說得沒錯,在看完紙張內容後,左牧也鎖緊眉頭。
「沒想到那些傢伙竟然會出這招,看來他們已經完全不打算隱藏目的了。」
紙上寫著的是現存的玩家名字,旁邊則是分數列表。
獵殺的目標不是那些罪犯,而是玩家。
主辦單位打算利用那些無主罪犯一口氣剷除剩餘玩家,才制定出這種瘋狂的遊戲。
他們不過區區五人,就算加上手下的罪犯,也不可能贏得過島上所有罪犯的圍攻,雖然獵殺時間並不長,但──活下來的機率真的微乎其微。
轉眼間,「玩家」已經不是這座島上最安全的身分。
抓到正一和黃躍雪的話可以折抵刑期二十年,博廣和的話則是五十年,邱珩少和他則是直接免除罪行。
「唉……看來今晚別想好好睡覺了。」左牧頭痛萬分地將紙張揉成球,扔進垃圾筒,「主辦單位既然已經把情報告訴所有罪犯,那就表示從公告結束後,這場獵殺遊戲就已經開始。」
主辦單位突如其來的一招讓他們措手不及,甚至沒有時間彼此聯繫。但好處是徐永飛不會有危險,因為清單上的目標只有他們五個人。
「要怎麼做?」羅本雙手環胸,詢問他的意見。
左牧再次嘆氣,「你跟兔子準備準備,得趁這裡被包圍之前先離開。」
現在島內全是毒氣,雖然普通的罪犯大多數都和他們一樣無法行動,但可能有人取得了防毒面具。再來還有那些無主的面具型罪犯,這場遊戲對那些人來說是絕佳的機會,絕不可能錯過。
相較於邱珩少,他比較危險,因為眾所皆知他身邊只有羅本和兔子兩人。
沒想到當初為了方便行事的計畫,現在卻讓自己落入最危險的境地。
「這座島無處可躲,你要有心理準備。」羅本十分認真地對左牧說,但也對他說:「我會盡我所能保護你,可是你別抱太大希望。」
「別擔心,我也沒打算依賴你們。」左牧從兔子的手裡拿走平板,走向自己的房間,「你們準備武器,不用太多,簡便就好。羅本,我知道你在外面幾個地點都有藏備用武器,緊急的話就拿它們來用。」
「什、你是怎麼知道的!」
「這可是我的『巢』,沒有什麼事能瞞過我。」左牧勾起嘴角,用平板輕敲自己的肩膀,態度相當欠揍。
羅本頭痛萬分地扶額,果然在左牧面前,沒有祕密隱藏得住。
「兔子,跟我來。」羅本對心不甘情不願地兔子說,「我們去武器庫,這次你可別只給我帶刀子,好歹拿把槍。」
兔子皺起眉頭,看起來不是很願意,但心裡很清楚,他們即將面對的狀況不容許他再任性。所以這次他沒有反對,而是順從地跟著羅本。
左牧回到房間後,隨口一喊:「布魯。」
「是,左牧先生,請問有什麼需要協助的地方?」
「幫我傳訊息給其他四名玩家,就說後天中午我會舉辦餐聚,請他們吃飯。」
布魯難得地遲疑了幾秒,並沒有像之前那樣果斷回應。
「……是的,我明白了。只要傳達以上訊息就可以嗎?」
「這樣就好。」
他想,那些人不可能笨到不知道他刻意約後天餐聚的用意是什麼。
而且他也相信,這次的遊戲大家都能平安活下來。
此時此刻,左牧樂觀地規劃未來的情景──然後,面對主辦單位設下的最糟糕難題。
他收起輕鬆的態度,嚴肅地盯著平板電腦。

兔子和羅本完成準備工作後回到客廳,只見左牧背著熟悉的隨身背包,雙手插入口袋,對兩人露出笑容。
「準備好一起逃命了嗎?」
兔子和羅本同時瞪大雙眼,眼前之人並沒有因為被通緝而陷入恐慌或害怕,反而露出自信滿滿的表情,彷彿認定自己能平安無事。
羅本越來越搞不懂左牧這個人了,一般人這種時候肯定已經驚慌失措,而且他才來到島上沒幾個月的時間。
他還沒回神,左牧就扔了兩個東西給他們。
兩人反應很快地接下,羅本還以為是自己遺漏了什麼裝備,打開掌心一看,竟然是根棒棒糖。
他困惑的模樣讓左牧笑了出來。
「糖分能提高專注力,也可以讓人冷靜下來。」左牧將棒棒糖放入口中,「別緊張,我不會死的。」
「……真不知道你的自信是從哪來的。」羅本大聲嘆息,但不得不說,左牧的舉動讓他放鬆不少。
兔子已經將棒棒糖收進胸前口袋,小心翼翼地珍藏,羅本看了他一眼後,也跟著照做。
見兩人都沒打算吃掉,左牧也沒說什麼,拿起掛在旁邊架子上的防毒面具。
「走啦,要開始逃跑囉。」
「別用郊遊的輕鬆口氣說這種話啊你……」
獵殺遊戲已經開始,像這樣的輕鬆對話,不知道還能持續多久。
如果可以,羅本希望當他們回到這裡的時候,左牧還能像現在這樣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