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即是永恆 贊助
2018-10-24 22:46:23鯤鴻

馬祖受訓之旅心得

馬祖受訓之旅心得

託上天的福,三日行程(9/10~9/12)以陰天居多,行程遊歷不必受秋老虎的熾烤,加之景點相鄰不遠,步行短,故而與行之成員就益發神彩,未曾露出一絲疲態與怨言,是一次大夥兒都盡興之旅。

 馬祖與金門同屬第一線的離島,面積雖有差異,但是就屬性與地質大致相同,觀光屬性與金門有很大雷同,不過仍有其獨特性的風貌。同一個地點,同一段時間,眾人眼見、耳聞雖然相同,卻隨人心境而有不同感觸。

 一方土,產一方物,養一方人。不同時期,都會有不同的變遷與因應,能存在,自有它的道理在,馬祖,當然有它不同的專屬特色,一是天然環境,二是人定勝天的鑿做,三是結合人文的拓植,遂使彈丸之地,擁有它獨俱的特色,雖小,卻迷人。

埠地小,花崗岩為主地形,沒有幾處平坦,坐著車,沿途總是一會兒地爬上爬下,難見幾處田園,沒能被樹林遮蔽的盡是秃大的巨石坐臥其間,可推知其農作之匱乏,幸而得通貨之便,生活物資才得以充足。文方主任曾問我,看到腳踏車嗎?對吔!沒有。何故?以其地高低起伏多平坦少,不利騎,費力且危險。

昔日為戰地前線,居民多數得駐兵之利而富庶;今日成光觀景點,居民變少了,福利卻不少,多了不少現代建築,光觀為居民收入的一個來源。這麼小的地方,人口不滿一萬人,能擁有淨水廠與新型乾淨的發電廠,政府待之可謂甚厚矣。生活機能,與台灣沒有兩樣了。心境恬淡之人,居處此地,必是怡然自得。

天然環境與金門相同,當然也有一樣的水質,因此也有馬祖自產的高梁酒,風味品質自是不亞金門所產,走進了空氣瀰漫酒味的八八坑道之天然釀酒勝地,看了酒廠歷年出產的陳列與影片的製酒介紹,看著成員在品飲與購買,品質自有它的水平在。

人定勝天,說穿了是人們生存意志的最佳表現,為了生存,再困厄的環境也能克服。這裏與金門一樣,在堅硬的花崗石下,有著數不清的坑道,這些坑道皆為戰爭開鑿而來,以北海坑道的工程最為盛大,聽了導遊娓娓陳述一切的過往由來,既佩服又感嘆且辛酸又感念,走進坑道,佩服這樣開鑿,偌大而長而深的坑道,有如鬼斧神工,難以想像當時的破鑿;感嘆戰爭之無情,粉碎支離了多少家庭的流離失所;辛酸官兵頻因爆破的錯估而造成多次人員死傷;感念他們的付出與犠牲,得以保有台灣這塊民主聖地。

藍眼淚,多麼詩情畫意的名字,多少遊客因你之名而嚮往而想像,到馬祖看藍眼淚成了旅遊的一個目的。原來它是肉眼看不清楚看不見的一種會發光的夜光蟲,在四五月份時,會浮在海水淺表,在夜裏,隨著浪潮起伏的刺激,即產生極短暫的發光現象,它的光是白色的,為了補捉它的光芒,攝影師用了特殊拍照手法,將光留影下來,因呈現藍色,有人將之命名為藍眼淚,好美的意境之名。此時九月份,氣溫已降,此蟲已潛伏水下,在海邊就看不到了,居然此蟲在北海坑道也有,因此夜裏,隨導遊來到坑道,八人一船,由掌舵者,一人分一小槳,全就定位後熄燈,在前行中,用槳撥水激發,果然乍現螢螢白點,或大或小,無不驚奇地以各種力道與撥勢,期以賦予光點更多變化,來疾去快,只能留印在心中,無法拍照,不知撥水已過多久,船頭竟已回到原點。

 媽祖在馬祖,多在理且自然的一句話,心念至誠,自能通神而靈,巨神尊因之而成。以一塊完整的巨石雕成28.8公尺的全世界最高神像,在圖繪神像定稿後,之後的這塊巨石就很難找,雕工也難找,搬運更是棘手,經幾年尋覓與祈求,才得以尋得這塊巨石,鳩集工匠完成後,搬運成了問題,得媽祖神示,終以切成365塊,依序編號,運回拼組起來,巍峨矗立在馬祖山之顛,周圍一體的造景,宛如媽祖駕著一艘船出海一般,翼護著整個馬祖與出海的人。切塊數以應一年之數,高度與馬祖面積相應,其上之避雷針所增高度則為填海所增之數,足見島民人文之用心。

 芹壁閩東聚落,看似與金門山后村的建築相若,同是以花崗石為建材,前者緊倚著山腰山麓櫛比鱗次而建的私人房舍,後者則是平舖而建的幾進之宅院,由政府重修之古蹟,前者的氣勢與可看性遠大於後者。遠遠觀之,灰白交錯的花崗石牆壁,間有爬藤的綠意,在光影的映照下,有一點古典又有一份傲氣,這別俱特色的聚落,人間少有。親臨其間,踏著石階,緊鄰身旁的花崗石牆壁,粗獷而灰樸,大小不一的岩塊,有緻地組疊堆砌,面面都不一樣,甚有從罅處迸出綠意的小草,屋屋所佔面積不同,建造形貌亦殊,有如人之天性,個個不同。緩緩穿梭其間,尋幽探訪,意趣盎然,神遊其間,樂不知疲。

 凡物皆有可觀,不在奇,不在大,在乎個人一顆能觀照體察的心,馬祖雖小,亦足我觀,遊往其中,亦有所得。

能寫馬祖者,豈只這幾項,若要破點,每個點都是一個面,一旦情事物交織,便可化成數不清寫不完的軼事。古人常說紙短情長,此之謂歟!只好擇寫要者分享。 

ps:去年得總幹事派去參加三天的金門受訓之旅,今年又派此次馬祖受訓之旅。能得總幹事垂青,由衷感激。

上一篇:網路之益

(悄悄話) 2019-03-30 00:17:17
愛馬氏 2018-11-19 04:23:22

民國73年我戍守在南竿一年,當時有燈火管制,夜行軍休息時躺在草地上,可看到天上銀河,美極了!

版主回應
我則77、78、79年近2年在金門,也是燈火管制,記得夜行軍那夜累躺在路溝旁,很快就入睡,沒有多餘的心思。 2018-11-20 21:01:17
農軒 2018-11-08 16:16:42

是的.人的記憶是有限的.最近幾年著重服務與印證.正在點滴整理成冊

版主回應
沒錯,人的記憶是有限的,且生命亦是有限的,趁精力與腦力還好時,早日整理,好方便將精華留與後人傳承。 2018-11-15 21:5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