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新醫學期刊發現 贊助
2019-07-14 15:42:28小狐狸

【深井效應】讀書會有感二

當我感到焦慮的時侯,現在我會深呼吸。

專注空氣進入鼻腔時的感受,想像能量進入全身,刻意秉住呼吸停留數秒鐘,才將氣息緩慢吐出。

一次,二次,三次....
慢慢來,慢慢來,再慢一點...

沒有關係,
生氣沒有關係,難過沒有關係,
那就是我,別急著趕走它,它都是我的一部份,感受它,接受它,陪伴它。


--------------------
參加數次的讀書會,
持續了1年半,讀了7本書,我學會用不同方式去和孩子對話,學會用欣賞、正向的好奇接納我眼前那小小的生命。


如果當初我只參加了一次就退出,我絕對不會明白書會的目的是什麼(只會覺得這到底是什麼邪教,一直說什麼冰山和應對姿態,全部攏聽嘸),也不會知道和孩子間的情感及關係互動可以更不一樣,我欣賞自己的努力。


偶爾,我又會像以前一樣,只希望她們能滿足我的期待,忽略她們的感受,但我慢慢感覺到自己的不一樣。


即使只有進步一點點,
但我從一個總覺得是孩子不受教、自己沒有錯的媽媽變成想要和她們一起學習的陪伴者,這樣的想法越來越多越來越大,
我知道我可以成為她們生活壓力的緩衝墊,而不是製造更多壓力給她們的那個人。


------------------------
這次,很可能是最後一堂讀書會(老哥上次有發文說他下半年真的抽不出時間辦了),很可惜因為我有一些私事只參加了半場。

不過瓊玉老師和美杏老師的活動還是給了我一些觸動,趕快跟大家分享。


瓊玉老師要大家重新分組,一開始我有點緊張,因為前幾次我都跟我大學同學Joey Wang一組,二個人有時候在活動練習中常會扯遠(都是他不專心影響我啦,趕快撇清😂), 一下子聊到親子關係、家庭狀況一下子又扯到大學生活和同學近況(Jasmine Cheng妳放心,他有說欣賞太太,如果忘記感恩老婆,我會幫妳教訓他)



現在要和新的夥伴重新編組,狐狸的確不安了一下。

瓊玉老師指示,新的4人小組必須有一人要離開,請成員彼此討論一下誰要當離開的這個人。

新小組成員一千師父(對不起,我不知道他的真實姓名) 說這個活動他有玩過,以前他都為了討好別人自己先離開, 但這次他想要留在組內聽聽每個人的想法後再做決定。

這時候我才驚覺, 我常常是成員裡面不願意表達真實想法的一名, 我希望由別人來承擔風險和責任, 但如果別人說出了他的想法和我期待的不同,我又會不甘心和不開心😅




但為什麼我會這麼害怕改變? 到底和我童年的經驗有怎樣的連結,我一直找不出來( 或許是我害怕找出來), 新成員裡面的另一位夥伴跟我說, 這需要時間和練習,沒有關係慢慢來。



美杏老師帶我們做呼吸練習, 在療癒音樂和她溫柔聲音的引導下,
我穿過一條走道來到童年的家門口。
美杏老師請我們轉開手把踏進童年的家, 那一瞬間,我害怕了起來(差點哭了)。

我猶豫了一下,鼓起勇氣打開了這扇門。

美杏老師請我們找找童年的自己,在家裡的哪個角落?
我看到小時候的自己了,她在某個房間蜷縮著身體啜泣著, 因為她剛剛又被爸爸媽媽責備和打駡了。


她好害怕她好委屈她好希望自己的父母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來對待自己, 可是她很小她沒有力量, 只能任由他們這樣的處罰。
我走了過去抱抱她, 告訴她,那些都過去了。 現在她很安全,因為有我,我長大了,我有能量也有勇氣我會一直陪著她。


這個活動實在很可怕, 就差那麼一點,我就快要崩潰快走不出來。

但也因為這樣的活動,讓我看清楚教養者的對待會影響一個人到成年, 所以我絕對不要成為增加孩子身體和心靈傷口的父母,我要改變, 我可以改變。


謝謝老哥的推薦, 謝謝老師們的導讀, 謝謝夥伴們的分享, 也謝謝自己的不放棄。

💎期待老哥可以再舉辦新的書會
💎 我問多多, 妳有感覺媽媽參加讀書會後有改變嗎?
她說『有啊, 罵得更兇了!』
(臭小孩, 每天都在激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