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超夯露營週邊.先搶先贏 贊助
2022-08-06 20:18:37Camille

為薯國作藍玫序

《藍玫》,本來寫作的出發點單純只是跟新聞台台友們的遊戲之作。

也就是文人間以詩文應答之作,朋友間鬧著玩。

沒想到,越寫越荒腔走板,自己沒梗了,還居然被人敲碗!!!

讓我時不時惡搞一下他們,加以諷刺時事,還是一些其他什麼。

反正,不能直接講出來的,通通寫在我的文字異想世界。

有時候寫詩,有時候寫古文,有時候瞎鬧武俠,有時候譬喻寓言。

但是,我不喜歡寫得太囉嗦,喜歡講重點,所以是小說亦非小說。

朋友說,我的故事太跳躍,沒有交代清楚,沒有連貫性.....

嗯~~~我只能說,當我們說別人的文章讓我看不懂的時候,

是否想過為什麼其他有些人能夠看懂呢?

故事的人設,我自己清楚就好。

讀者只需要理解,單篇作品我想要傳達的觀念就可以了。

當然,我沒有每篇都那麼嚴肅。

有時候也會亂寫,當一種過場。

然後,寫著寫著,居然讓我達到自我期許的向《詩三百》致敬!

寫到現在都不知道我該怎麼收拾,也很怕被台友們催稿啊!

哈哈哈,我先解決我對形式的考量與堅持

上一篇: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