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豬吃不吃,你有權選擇 贊助
2021-11-13 19:03:46Camille

四海

守夜人 / 余光中

五千年的這一頭還亮著一盞燈

四十歲後還挺著一枝筆

已經,這是最後的武器

即使圍我三重

困我在墨黑無光的核心

繳械,那絕不可能

歷史冷落的公墓裡

任一座石門都捶不答應

空得恫人,空空,恫恫,的迴聲

從這一頭到時間的那一頭

一盞燈,推得開幾尺的渾沌?

壯年以後,揮筆的姿態

是拔劍的勇士或是拄杖的傷兵?

是我扶它走或是它扶我前進?

我輸它血或是它輸我血輪?

都不能回答,只知道

寒氣凜凜在吹我頸毛

最後的守夜人守最後一盞燈

只為撐一幢傾斜的巨影

做夢,我沒有空

更沒有酣睡的權利

上一篇:Message In A Bottle

下一篇:Last Sc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