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4-03 21:54:33Katle and Joe

夢魘


博赫丹·霍洛米切克 (Bohdan Holomíček) 的銀鹽明膠印相 (gelatin silver prints)

惡夢的三溫暖,把鬱積並難以紓解的滿腔情懷狠狠撕裂、翻轉、捶打,攪拌、篩洗。醒來,疲憊的身心彷彿有了微曦慵懶的初識。莫名的芽苗正蠢蠢滋長。睜開惺忪的眼睛,原來的世界,不知何時披上了新衣。依然朦朧隱約,但帶著輕鬆的旋律,蕩漾在亮潔的天地。風,一陣陣迎面吹送,昨日已落在身後看不見的角落。一個我死了,另一個我誕生。試著從爬行開始,學習走路站立。學習重新觀看和命名;顫顫巍巍,這初生的小老兒!

不怕!卅而立和四十不惑的中年,如父執般懷抱、呵護、照顧著。或者十有五的少年站在搖籃邊,一面輕搖著搖籃,一面溫柔地注視。一生經歷的每個階段,都守護在身旁,不離不棄。晨光透進屋裡,室內一片祥和。

一天天,隨著日子的消逝,又將繼續成長⋯⋯別怕!




上一篇:春夜漫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