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0 16:38:50Sophia Chen

生也有涯,知也無涯

學術研究的旅程從這裡開始,

去年的八月底開始我們到了同一間學校報到,

當時素未謀面的故人:喜馬拉雅山哥,第一印象是活潑充滿自信的朋友

半年多的夜間課程,讓我回想起來他的座位旁總是有一個空位,

時常趕車奔波的老師,移動的地點都是在不同島之間,

老師也沒有特別注意這些朋友們的關注,

連上課都像鴨子聽雷,有聽沒有懂,一知半解的過完這些課程,

後來山哥不厭其繁的幫忙閱讀大量的外文文獻,

當時老師在疫情期間埋頭在書寫最後的計畫時,

三更半夜遇到山哥在電腦的一端幫忙濃縮資料研究,

開啟了蘇格拉底式的對白,旅程中擦出不少火花,如天火般一樣燃燒

山哥從小就成績優異,對於理工方面有興趣,後來他決定去從軍,學習中醫

家鄉的大學邀請他去講學,後來因為諸多因素他無法獲得講學金

當時老師聽到旁人提起,雖然一頭霧水,但深感同情

研究計畫是記錄研究者畢生想要研究的翻譯問題

我們一起看了不少名人傳記,其中在德國的生理學家出身跟我們類似,

格蒂·特蕾莎·科里(Gerty Theresa Cori),格蒂·科里出生於一個猶太家庭

在進入女子學校之前她受家庭教育。

格蒂·科里與她的丈夫卡爾·斐迪南·科里1947年共同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格蒂·科里是第一位獲得該獎項的女性,因其闡釋了葡萄糖代謝作用,這對治療糖尿病以及解決眾多醫學問題有重要作用。

“Not all of us can do great things. But we can do small things with great love.”
― Mother Teresa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