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3 03:16:24熊爸

哀傷的逸鳥 595-栗背地鶇

595-栗背地鶇  Chestnut-backed Thrush  2021年台北捷運竹圍站外

熊爸手頭上的印尼諸島鳥書介紹栗背地鶇是分布在小巽他群島(龍目島以東至帝汶),屬不普遍至還算普遍的鳥種,生活在400公尺以下的森林內。IUCN歸類為近危物種。不過在維基百科中,卻寫道這種鳥數量急遽下降且在龍目島上已經滅絕,也可能在小巽他其他島嶼上消失了,因此歐洲幾所動物園開始復育也取得了初步的成果。熊爸的推測是印尼人大量捕捉所導致,如同熊爸在峇里島看到的情況。

這隻鳥是印尼島上的留鳥,如何會出現在臺灣,而且是不應該出現的地方(竹圍捷運站外自行車道旁的雜樹林)。合理的推測是這隻是走私進口的籠鳥,飼主不知怎的良心發現,野放在竹圍(真是野放的熱門點!),然後告訴了朋友,朋友將訊息放到拍鳥社團臉書,這樣大家都知道了。

由於疫情關係,拍鳥人沒法出國,因此這段時間,只要有特別的鳥,鳥人們都是一窩蜂(上百隻大砲在追鳥也不稀奇)。熊爸熊媽也是憋得慌,加上離家也近,網路上通告沒幾天也來賞鳥。

第一次去沒等多久就看到栗背地鶇飛下來吃鳥人餵食的麵包蟲,從鳥的行為就可知道這是隻逸鳥而非迷鳥。因為完全不懼人(過程中偶爾有行人、自行車經過,鳥不為所動),而且會在定點待很久,還會盯者人群看。另外一個判斷因素是這隻鳥略肥,表示吃太好了,不像一般跨海候鳥的精實,而且在短時間反覆飛下來吃蟲,表示習慣同一地點,沒有飛遠,像是野放不久的行為模式。

相隔一個月後,熊爸再度造訪,這隻鳥的行為模式有點改變。下地次數變少,可能是因為每天定點食物供應無虞,鳥也就不那麼對食物有強烈慾望。但仍在附近,領域沒有改變。熊爸1月22日去的時候,旁邊坐了一位歐吉桑,手持Sony a7III,可能等太久不耐煩,受不了栗背地鶇下來時間太短讓他拍不爽,於是放Youtube上有人錄的同一隻鳥的鳥音,想把鳥call下來。熊爸沒有阻止,只是有淡淡的哀傷。

比較感性的說,這隻鳥不會離開,將來就是孤獨終老於臺灣,如同多年前在桃園八德某公園有一隻非洲的麗椋鳥一般,運氣不好還可能被野貓捕殺,永遠也不可能回到印尼真正的老家。

一隻令人哀傷的逸鳥。

上一篇:80-仙八色鶇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