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日本最新\​夏日防曬/推薦 贊助
2022-08-04 16:29:31hatsocks

《四百擊》+《夏日之戀》:楚浮的青春與愛情

「你父母說你很愛說謊。」
我只是有時會說謊,因為有時如果不說謊,他們就不會相信我,所以我寧願說謊。

重溫楚浮(François_Truffaut)導演的《四百擊》,男孩安端跟輔導人員的這段對話實在悲傷,課業成績不佳又常惹麻煩的安端被視為問題少年,他的父母親和師長試著要「馴服」安端而非理解安端,治標不治本,導致安端與父母師長的距離越來越遠。電影裡,大人常指責安端說謊,但影片中的大人們未必就更誠實。孩子們說謊,會受到大人的教訓,大人們說謊,卻可能反過來威脅孩子不准說實話(例如安端發現母親外遇一事),原來在特定的情境下,孩子又是被允許說謊的啊。

安端喜歡巴爾札克的文字,師長只看見他的抄襲,無心聆聽他的辯解、安端偷竊父親(繼父)的打字機而被父親送去警察局,看似要讓孩子回到正軌,其實是父母親想把燙手山芋丟給國家「管束」的偷懶。《四百擊》寫成人的無力感(經濟困頓,婚姻不滿),如何變相成為加諸在孩子身上的暴力。《四百擊》也寫不被理解的孩子,內心的茫然與徬徨。

《四百擊》尾聲,安端從感化院中逃跑,他跑到海邊,眼前是大海,身後是把他推到這個處境的社會,他該何去何從?《四百擊》結尾令讓我想起《畢業生》的逃婚戲,兩部片都是戛然而止的開放式結局,像是導演對廣大觀眾的提問:「然後呢?」(留給觀眾自行填入答案)。《四百擊》的結局也讓我想起蔡明亮導演的《愛情萬歲》,在大安森林公園漫步與哭泣的楊貴媚彷彿是長大了的安端,依舊找不到出口,只能漫無目的地走著,不曉得終點會在何處...(飾演安端的 Jean-Pierre Léaud ,也確實在多年後演出了蔡明亮導演的作品)

你說「我愛你」
我說「等一等」
我正要說「佔有我」
你卻說「你滾開」

楚浮導演的《夏日之戀》講一段三角戀情,1912年,來自奧地利的朱爾和法國人吉姆成為好友,他們同時對性格外放的凱薩琳有著好感,朱爾早一步與凱薩琳相戀,並囑咐吉姆不可以跟他爭奪凱薩琳的愛。朱爾與凱薩琳婚後,育有一名女兒,凱薩琳漸漸對一成不變的日子感到無聊而有外遇,為了讓深愛的妻子留在身邊,朱爾希望吉姆能跟凱薩琳成為戀人,三人共同生活相互照應。然而,當戀人之間再次出現嫉妒、不滿、挫折與各種填不滿的慾望時,三角關係立刻變得搖搖欲墜岌岌可危...

《夏日之戀》藉由朱爾的外國人身份以及一戰情節,影射愛情就像一場戰爭,看似自由奔放的愛情,藏著獨裁霸道的心情,為能掌握一段關係裡的權力,侵略與控制,攻擊與傷害,無所不用其極。劇中的三個角色,就像戰場上立場不同的國家,或中立、或玉石俱焚、或渾然不覺一段關係已經病入膏肓。《夏日之戀》雖是 1962 年的作品,片中的男性角色委曲求全,女性角色理直氣壯地追求慾望,不禁覺得法國人談愛談權力談性別好前衛喔。

《夏日之戀》的三個主要演員:Jeanne Moreau(凱薩琳)、Oskar Werner(朱爾)和 Henri Serre(吉姆),好帥也好美,三人合作演出很舒服很迷人!!

《夏日之戀》影片尾聲有一場戲,分隔兩地的吉姆、朱爾和凱薩琳依靠信件交流,凱薩琳懷孕,她和朱爾希望吉姆可以搬來跟他們同住,由於信件寄抵時間大約需要三天時間,時間的落差,導致三人的對話頻率永遠落一拍,衍生出更多的誤會。對生活在網路世代的人們來說,無法及時與人聯絡的焦慮感,已經從三天大幅縮減為小時與分秒。時間差的問題獲得解決,當代人在溝通上產生的誤會並未獲得改善,由此可見,時間差不是造成誤會的主因,戀人心思不在同一個位置上,才是溝通阻塞的真正原因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