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Pro MAX 超大電量升級組 贊助
2021-12-10 15:16:24hatsocks

《大白鯊》:當鯊魚(疫情)悄悄來襲時

一、重溫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導演的《大白鯊》,我想當年的觀眾肯定會覺得這部片很「可怕」吧?但對現在胃口養很大的觀眾來說,它不太像災難片,反而比較像是三個不同階級與身份的男性,一起出海獵捕鯊魚的「冒險片」。

二、《大白鯊》劇中,警長不斷警告市長:有一隻鯊魚正在海中作惡。市長為了城鎮經濟,堅持開放海灘,鼓勵遊客下水,直到發生另一起慘劇,海灘才正式關閉。隨後,警長要求市長簽署文件,讓他聘請專門捕獵鯊魚的船長昆特。只見市長不斷地喃喃自語,表示也許八月時可以重新開放海灘?警長斥責說,今年夏天已經不可能開放了!這時市長一臉哀戚地對警長說:「...我的孩子也在海灘上玩。」

以前看《大白鯊》,能夠理解警長的無力感,並覺得市長是「反派」,迂腐,鐵齒,不顧人民性命安危。這次重溫,卻能稍稍明白市長的考量,靠海的小鎮,每年就只能依靠夏季旅遊業來賺一筆,如果大白鯊肆虐的新聞鬧大,如果小鎮被迫關閉海灘,如果小鎮的形象與危險重疊,如果遊客不再來到這個高度仰賴旅遊收入的城鎮,經濟受挫,也許會導致城鎮的邊緣化,沒落,淘汰。

「我的孩子也在海灘上玩。」其實是有點無奈的台詞,為了證明海灘的安全性,市長的兒女得要出現在海灘上,給予眾人信心,並且自我催眠:「沒事的,沒事的,沒事的...」。

疫情期間看《大白鯊》,格外地有既視感:鯊魚即是病毒,遊客是群眾,警長是衛福部,市長是政府。鯊魚(病毒)肆虐,眾人束手無策,只能想辦法防堵或消滅。遊客(群眾)對於水中是不是有鯊魚(懷疑病毒是真實存在或是控制人民的手段)要不要下水(打疫苗,恢復社交生活)感到焦慮與疑惑。警長(衛福部)該不該封鎖海邊(邊境管理),該不該「強制」禁止人民戲水(打疫苗),陷入兩難。至於市長(政府),關閉一年海灘(國境),就真的能心安嗎?如果鯊魚(疫情)一直無法被捕獲(控制),那麼該怎麼辦?小鎮到底能封鎖多久?經濟到底能撐多久?

三、《大白鯊》除了有神出鬼沒的鯊魚,很多機關設計也很有意思,例如利用浮桶來監控鯊魚的位置(魚鰭、浮桶,都讓這部片在受限的技術下,達到嚇人的目的),另外,本片的人類角色也寫得精彩,片中沒有以一擋百的超級英雄,警長從小對水懷有恐懼,大半時間,警長都對海洋以及鯊魚懷抱著敬畏且敬而遠之的態度,只有在最後階段才終於鼓起勇氣「面對」鯊魚(直視自身的恐懼)。

可惜《大白鯊》取得票房的成功後,鯊魚電影裡的人類角色,戲份越來越少越來越不重要,鯊魚的戲份越來越重,也越來越強調血腥暴力場面,導致劇情失衡,觀眾對於鯊魚電影的捧場與喜好,快速消退。其實大半的災難電影都是如此,《侏羅紀公園》第一集裡,人類與恐龍各佔一半的篇幅,平衡地恰到好處,觀眾被恐龍驚艷,也對角色有著情感投射,《侏羅紀公園》的續作,特效更多,場面更浩大,但情感面的經營都沒有第一集的成功,即便是史匹柏親自執導的第二集也是如此。場面壓過情感,反而容易被觀眾所遺忘。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