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注力越來越差竟是身體警訊!? 贊助
2021-11-21 14:14:30hatsocks

金馬58《花果飄零》:不要忘記,不要放棄,充實地活下去


「信不信由你。」
「很多事情不是由我。」

羅卓瑤導演的《花果飄零》,分成兩條故事線進行:一條是導演追尋兄長的下落,一邊從導演翻出兄長多年前離去時留下的物件,回溯澳門的歷史,探問這些物件代表的意義,一邊跟貌似兄長的鬼魂交談,詢問他的生命經歷;另一條支線敘述英國留學回港的音樂家 Jeff,身處在政治環境劇烈變化的香港,他與一名有著通靈眼的少女敏的互動,看見香港年輕人憤怒不安徬徨的心,並在與音樂老師的重逢,自省藝術(心靈的探索)與現實(商業與政治的考量)的關係,思索著自己該要走向怎樣的未來...

《花果飄零》是一次有意思的實驗,電影有鬼,有人,有過去的時光,有現在的時代,有追求藝術的心,也有受制現實的無奈,影片穿梭古今,陰陽兩界,看見前人追求理想的前仆後繼,也看見時間不斷前行,但中國、澳門、香港的歷史,卻像是被輪迴所禁錮,反覆上演著相似的情節。電影裡,回不了家的魂,一如流亡海外的人、前人革命的犧牲,一如當代香港青年的奮鬥、有調性的音樂轉為無調性的音樂,一如香港回歸後,在威權體制下,逐漸喪失的主權,以及無法掌控未來(調性)的焦慮感。

不要忘記,不要放棄,充實地活下去。

《花果飄零》是一部需要觀眾付出耐心的電影,它的形式特別,看似雜亂,但退一步看片,才會發現劇中的人事物被巧妙地連結在一起,是不捨(澳門與香港變得跟自己記憶中的不同),更是期許與疾呼(不只是追求改變,也是希望年輕一輩不要喪失希望,活著就有未來)。

「你要等到什麼時候?」
「船未到,只可以靜靜等候。」

《花果飄零》入圍今年金馬獎的最佳導演,即便我對影片的架構與內容仍有些茫然,但導演在有限的資源裡,試圖玩出不同的敘事語言,確實是目前看過的四部作品中,較有意思的一部。

後話:
一、看完電影後有映後座談,跟遠在澳洲的羅卓瑤和方令正導演視訊對談,兩位導演侃侃而談,很熱情地分享他們的創作理念,座談會進行了 25 分鐘左右,看見金馬工作人員私下跟聞老師提醒:「只能再講五分鐘喔!」但是導演講得投入開心,而且遠在澳洲,因此聞老師無法打斷他們的談話。

試問,如果你是聞老師,發現導演講得太投入,但下一場放映已經要開始進行準備工作,你會打斷導演的談話,讓影展順利進行,或者,你會讓導演講到一個段落結束呢?

二、看完《花果飄零》,覺得今天天氣真好,決定去便利商店買一瓶啤酒和一個飯糰,打算坐在戶外椅子上寫文喝酒。等待飯糰加熱時,一對父子在櫃檯付帳,店員說:「有會員嗎?」爸爸說:「沒有,我沒有買芋圓。」我聽到時,很努力忍住不要笑出來(內傷啊)。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