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能M砲 ─ BMW iX M60 贊助
2019-12-28 20:45:41hatsocks

Netflix《安眠書店》第二季:原諒你就是原諒我自己。



「有創傷的人會吸引有創傷的人。」

隨著女友貝克的死亡,以及「死掉」的前女友甘狄絲的突然現身,讓喬伊不得不收拾行囊,搬到洛杉磯重新開始;原以為枯萎的愛情,因為認識善良熱情的樂芙而再次復活;喬伊洗心革面,想要成為配得上樂芙的新好男人,然而,過往的陰影,正緩慢追上他糾纏他......

其實對《安眠書店》第二季沒有太大期待,覺得劇情很難再翻出新花樣。第二季第一集,我不太能進入狀況,有種說不出的假掰感,看了幾集後,越看順越順眼,編劇在這一季確實丟出更多狀況以及更峰迴路轉的情節發展。

一,喬伊想當好人(繼續產出大量的內心獨白),但就像《無間道》裡的劉德華,漂白沒那麼容易,有時反而越弄越髒。

二,這一季的角色們,幾乎都有心理創傷,包括家庭暴力對兒女的影響、女性在職場或生活中遭受的侵犯、高階層者掌握權力,黑也能說成白的恐怖等。創傷有時會讓人堅強,有時會變成一種印記,成為無法被拆除的「未爆彈」。

三,喬伊不是影集中唯一的惡人,更多表面看來光鮮亮麗行為端正的好人,私下同等(或加倍)邪惡。第二季告訴觀眾,一旦掌控了權力,就算社會視清惡人的真面目,卻也可能礙於權力差距,而無法對他們做出懲誡(惡有惡報基本上不存在於這部影集中)。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如果他愛妳,那是最危險的事。」

四,第二季最大的劇情翻轉在於樂芙,她有著跟喬伊相似的經歷,他們都以愛為名進行對他人的傷害。諷刺的是,喬伊認為自己不夠好,不配擁有樂芙,當他發現樂芙原來跟他想得不一樣時,內心頓時陷入矛盾:如果樂芙沒有他想像的好,那麼,樂芙值不值得去愛?

《安眠書店》第二季逆轉了第一季的角色關係。第一季的貝克錯認愛情,急著想從恐怖情人手中逃出;第二季喬伊錯估樂芙的本質(不完美情人),他能否接受樂芙的惡?第二季的趣點,在於樂芙根本就是喬伊的翻版,喬伊能否接受思想與行為模式都很偏激的樂芙,其實就是喬伊能否接受不完美(且習慣用暴力解決問題)的自己。

第二季結尾,所有的問題都被一一解決,喬伊與樂芙終於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影集最後,我們看到生活趨於穩定的喬伊又開始覬覦隔壁鄰居女子。第二季結局自然是打了愛情一個大巴掌,無論是樂芙或喬伊,他們最愛的人並不是父母或弟弟或情人,他們最愛的人都是自己。

或說,為何喬伊和樂芙(或泛指所有人)可以允許自己不斷做惡?因為他們(我們)總能找到理由原諒自身的不完美,允許慾望(例如出軌或殺人)被適時的抒發。

《安眠書店》第二季透過喬伊的自白與經歷,讓觀眾明白:殺人魔(加害者)如何用各種理由與藉口,合理化(擁抱)自身的邪惡(抖)。

六,《安眠書店》第二季有一個驚喜,就是一開始被喬伊關起來的威爾,最後居然讓他逃過死劫,並且成了喬伊的好友;大難不死才能明白活著的真諦,倖存的威爾對喬伊的感激,像極了大衛芬奇導演的《鬥陣俱樂部》、《致命遊戲》、《戰慄空間》等片主角,唯有面對過死亡才能真正理解活著的意義。對了,《安眠書店》裡面有個角色就叫做:大衛芬奇。

七,第二季有幾個角色領便當讓我好難過喔,一是勇敢面對性侵陰影的狄萊拉之死,一是勇敢面對恐怖情人陰影的甘狄絲之死,這兩個女性都挺身對抗男性暴力,最後卻都死於樂芙(女性)之手,這……實在太諷刺太令人難以接受。然而,受害者擁有力量時,選擇加害跟自己過往有相同處境的人,以維持目前的優勢(避免再次成為弱勢),這樣的心態與行為,不正是我們現實人生常見的結果嗎?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