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極度厭世的...... 贊助
2015-07-06 21:11:12hatsocks

台北電影節《大佛,四十三階,棲居如詩,他好嗎,溺境》:各自精彩。



《大佛》:有佛有保庇?

終於看到黃信堯導演的短片《大佛》,23分鐘長度,黑色又趣味,影片從大佛雕像延伸出不同議題,包括官商勾結、情殺兇案、貧富差距及貪婪人心,若說上流階級貪財貪勢貪美色,那麼經濟困頓的小人物眼見兇案發生,為求溫飽,選擇噤聲,燒香拜佛求心安也求中彩券的心情,同樣是貪與不正義(還有無奈);影片滿是諷刺,信徒崇敬的佛像,裝載著凶殘真相,佛像內外都是如此,外是權力象徵(準備請總統來剪綵呢!),內是腐敗真相(世人多崇拜偶像,但偶像內裡卻可能長滿蛆蟲啊),《大佛》藉佛批人,也批社會亂象;黃信堯導演將影片拍的生猛活力,氛圍處理到位,全片不見鬼影,卻又鬼影幢幢、對白編寫精采、色彩運用亦有巧思(「有錢人的人生也是彩色的!」,這段真妙)、演員表演可圈可點(但可以再琢磨些),劇本將社會議題與宗教信仰做連結,觀來很是親切,片尾神(鬼)來一筆的收場,更是讓我叫好也驚驚驚!!有神有佛?有鬼有靈有因果?或只是巧合,所有的惡都被埋藏在道貌岸然的表象底下,人們繼續過著虛偽生活?

從《唬爛三小》到《帶水雲》再到《大佛》,無論是抒情、白爛、鄉野等題材,都能玩出獨特味道,好希望黃信堯導演日後能夠接拍劇情長片,總覺得他會交出很奇特的成績單!

對了,鑄造佛像的公司叫做「黃三界」,這三界指的是人、佛、鬼界吧?一間工廠,三界同處,很奇妙的設定啊。
另外,《大佛》片末的廣播劇(導演親自上陣錄音)實在太好笑太有哏,聽完片末廣播,我都想去第二市場的鴨肉攤找導演喝茶聊天囉!




《四十三階》:陪彼此走一段人生路。

講祖孫感情的短片,若能讓觀眾感受到祖孫間真切的信任、疼惜與愛,電影就算成功了。
《四十三階》劇本對我來說有些四平八穩與理所當然,理所當然的魔幻慰藉、理所當然的開花結果與生命傳承(開花)云云;但祖孫倆人的互動實在太自然太討喜,祖母不服老不服輸的爬階梯舉動,已經讓人感到動容,小孫子重複奶奶的行徑,更輕易勾勒出他對時刻陪在身邊的奶奶的思念與掛心,而夢中祖孫兩人征服的長長階梯,可以是孫子陪奶奶走完生命最後一哩路之意,也可以是奶奶教導孫子,只要有心沒有做不到的事,生活是場不停歇的戰鬥,直到結束一刻的來臨。




《棲居如詩》:告白?

導演說,水中的屋子,象徵人們對母親子宮的思念,爆破,則是以為安全的避風港(家),卻並不安全。
《棲居如詩》令我想起《告白》片尾的爆炸與時間回溯,影像美則美矣,但欠缺劇情而難以激發觀影感動;好奇一部實驗短片《棲居如詩》,如何和《大佛》、《四十三階》等劇情短片共同角逐台北電影獎?截然不同的類別怎麼比較與分勝負?




《他好嗎?》:冰淇淋的滋味。

「這冰淇淋吃起來很假,不像真的。」女孩A說。
「那真的是什麼味道?」女孩B問。

《他好嗎?》藉兩個女孩的對話,闡述愛情/人心的真假,女孩B暗戀女孩A,所以她說女孩A的男友看起來很油,吻起來一定也很油,可是女孩B沒有跟男孩交往過,她只能猜測,只能隨口說說;女孩A對女孩B說她已經和男友發生過性關係,她說那沒什麼,話語中又有幾成真幾成假呢?她難道不是在激怒對方?不是在逃避些什麼?她選擇與男生在一起,就代表她不愛女生嗎?
沒嚐過不同便利商店冰淇淋的女孩B,不識怎樣的冰淇淋吃起來才是「真的」味道;但嚐過不同便利商店冰淇淋的女孩A,就能辨識出冰淇淋滋味的「真偽」嗎?若把片中的「冰淇淋」換成「愛情」,《他好嗎?》的簡單劇本便顯得很有意思。




《溺境》:愛的私心。

一個孩子的溺水死亡,激出羅生門情境,是意外不是意外,兇手是誰?
《溺境》劇情令我想起奉俊昊導演的《非常母親》,不管是成人或孩子,面對摯愛,他們都會做出違背自己良心的舉動,那不代表他們是絕對的惡,而是膽怯之外,還有保護天性,不願「單純」的孩子一輩子背負著殺人兇手的陰影,只能自私地將過錯推給他人,將自責一肩扛下。

《溺境》劇本規矩、化妝與音效做的到位、幾個兒童演員也討喜(劇中兩個小童星有出席映後座談,童言童語很讓人印象深刻),只是電影之於我仍嫌力道不足,我覺得既然已經將化妝做到逼真,影像可以拍的更激烈(恐怖)些,讓哥哥揮之不去的惡夢陰影(心理壓力)更有說服力。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電話 2015-07-07 17:52:13

感謝分享!電影節的時候我都沒有去看這啊!那天工作有咪忙,我都錯過了,看來到時得找一個時間去好好看一下那些電影了。贊一個!
南港區借錢 http://www.z57.tw/P_5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