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4-22 02:15:23hana

眾鳥喧嘩的冬之晨

【2024.1.7】

花嘴鴨

晨運沿著淡水河健行,河岸為我鋪陳了一條賞鳥之路,四時都能遇見形形色色的鳥種。行至淡水河和基隆河的交界處,不甚明朗的天空,吹起了冷涼的風,河面上倒是出現水鳥來覓食。

蒼鷺

每回看到鳥出沒,都會暗自慶幸「幸好有出來走路」,才能順利捕獲這些可愛的鳥兒啊!

保護區內的鴨群們在打盹,這也意味著時候不早,今天有點晚出門。

 

站在自行車道望向水塘,一對琵嘴鴨在休憩。

琵嘴鴨(Nothern Shoveler),雌雄各異。牠在淺水鴨中外型最為特殊,具有狀似大湯匙的喙,喙沿邊緣突起,以過濾水中的微小甲殼動物和種子。公鴨嘴黑色,虹膜為黃色,有著明亮的白色胸膛、鐵鏽色的側面和綠色的頭部。雌鴨有巨大黃褐色的喙,全身為斑駁的棕色羽毛。

 

火山下,高蹺鴴在沙洲上排排站,看來關渡平原今天鳥況不錯!

時不時有雁鴴飛過天際,只見陸地「砲台環伺」,原來今年冬天平原來了一隻稀客大鵟, 大家聞風而至。

 

來自中國北方的大鵟,為體型最大的鵟類猛禽,牠一個早上都站在攝影機高台上,眾人都在等待牠飛起的剎那,自知配備不如人,遠遠地有拍到就好,繼續健行去。

 

行至河邊的咖啡屋,喝完咖啡再前行。附近的河岸常見到磯鷸。

喝完咖啡繼續沿著大排水道前進。聽到熟悉的滴~滴聲,褐頭鷦鶯(Plain Prinia)現身。

褐頭鷦鶯又名純色鷦鶯,外表清新可人。喜歡藏身在芒草或蘆葦間,以芒草的纖維織成布袋狀的鳥巢,故有「布袋鳥」之稱。難得今天能拍到高清版,多分享幾張美圖,哈哈…

原先只想避開人潮走小路,沒想到田間小路眾鳥喧嘩, 田壠邊有隻紅尾伯勞在等待獵物。

如何區分紅尾伯勞和棕背伯勞,簡易法為看牠們的眼罩,紅尾的較細;而棕背的較粗,幾乎蒙住了半張臉,僅供參考了。

喜鵲、黑領椋鳥在收割完後乾焦的田地裡攝食,更在水圳邊佔地為王,高分貝的叫聲很驚人。

高大的芒草,棕背伯勞正倚著草莖盪鞦韆。

 

附近的鳥兒來來去去,只有牠八風吹不動,好看又好拍。每次走這條路都會看到牠,對我而言,牠是平原的定錨。

白腰草鹬(Green Sandpiper),牠長得有點像磯鷸,但體型稍大且翼角無白色縮角,單腳站立似乎蠻放鬆的。

     

草場上褐頭鷦鶯正放聲高歌。

田鵐

斑文鳥和麻雀都是田原大軍,休耕時在灌叢棲息。

另一支白鷺鷥軍團緊跟著耕耘機。

半個月前從紅樹林站沿著自行車道往台北方向行進,鄰近原本為民宅和樹林,最近發現住宅搬遷,砍樹整地,明明是河邊惡地,留著當綠肺不好嗎?看不出開發有什麼好處?而關渡平原這塊淨土,希望能永遠保留下去,讓鳥兒能自在地在天空遨翔。

經過一個又一個草場,褐頭鷦鶯已經三拍了,萌到百看不厭。

褐頭鷦鶯

草間飛舞的小紅蛺蝶      

最後一哩路會經過菜園,紅尾伯勞總在一旁守候。

閱讀的時候,我把有感覺的句子收進筆記本裡。寫部落格時,我將外拍可愛的鳥照放進格子裡。儘管耗費不少體力和時間,絲毫不以為苦,收穫滿滿的一天!            

上一篇:歲末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