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6 14:46:24白色

20201126-夢見

或許身體慢慢習慣大夜班的生活,白天逐漸顯得疲憊,睡眠量也慢慢增加及穩定。只是今天如此特別,竟意外地夢見母親,這一幕期盼了多久,從母親離開那天開始,幾近12年又10個月之久。病末時期的母親無法對話,只是昏沉地睡著,想在夢裡聽見她的話語,卻一直等不到,直至今天的夢見。

 

畫面中母子兩人在公車上併排坐著聊著,母親的臉龐還是健康時候的樣子,溫和且溫柔地與我對話著。我無法判定那時的我是在哪個時期,只知道當時的視角只有母親的臉龐,而我在夢裡當時我的軀體裡。對話的畫面沒有太多,似乎是聆聽母親一些話語。夢裡母親告訴我,以前她曾碰觸到一些鐵鏽之類的物品,才會造成她消化器官不好胃下垂。聽起來似乎帶著一些迷信,但母親心中篤信著宗教信仰,在身體直落下時,宗教是唯一支撐她的力量。

 

母親在世時是虔誠的信徒,固定去媽祖廟拜拜祈福。身體不好後,也常常在家跪念著經文,並迴向給家人。年輕的我心不在家,錯過與母親太多的相處,能相處時母親身體已大不如前。短短的半年期間,走路從需要帶著拐杖,到後期已無法對話,只能看著母親昏迷的臉龐。就這樣讓母親在沉睡中道別,話語及思念藏在心裡,或是寫下文字之中。母親離開的那一個清晨,家人輪流守候著,那時家人完全凝聚在一起,在母親最後的時光。她等著我們輪流休息,當我們再次圍繞著她,看著她的雙眼霎然睜開,似乎是最後的道別。早上8:32am,她閉上了雙眼,呼吸也嘎然止息,離我們而去。時間過了好久好久,但還是如此深刻印記在腦海,如今寫下,依舊染著當時的畫面與傷悲。

 

去年搬家時,整理母親遺留的一切物品,想像她還在的模樣,在客廳裡閱讀著報紙或是念著經文。家裡的擺設整齊,有著母親的布置,抽屜裡留著她在報紙上剪下的文章。看似傳統持家的女性,也不忘閱讀書報,甚至去學校學習英文。大甲的家,有太多的情感,太多的連結與母親有關,離開有著萬分不捨,畢竟長大後與母親的記憶都是在大甲建立的。

 

夢境之後,是欣慰,開心有著母親的畫面進入夢裡。夢似乎也是個連結,連結另一個訊息。當天傍晚時刻,父親傳來訊息,告知大舅媽今天離世,就這麼巧合地發生在同一天。還記得母親說過,她在身體比較差時,曾夢見三舅媽及外公來夢境找她,這代表著指引嗎?!就這樣不自覺把今天的夢與大舅媽的離世連結了起來。還記得母親離開的前幾年,每年都有一位母親那邊的親戚離世,包含三舅媽,二阿姨,而母親在之後離世。冥冥之中,是傳遞訊息嗎?!不論如何,能夢見母親是欣喜的,畢竟已盼了多少年頭。

上一篇:20150127-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