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2-11 14:23:44伍季

【少作】團 圓

海洋是歸鄉人第一個驛站

我是上岸一根庫存多年的水鴛鴦

不易點燃,卻仍存著一嘯沖天的想望

將所有沉默淤塞於漆深的喉管

 

今年的煙火和去年一樣燦爛

昨日的問語預習明日的寒暄

聲音滑落肚腹,像圍爐的圓桌上

黃白沬洉分明的酒杯

 

像日復一日擦劃深夜火車的隧壁

以及,被隧道不斷呼吼的火車

 

我和我瘖啞乾燥的喉管,一如

父親和他一支又一支躁熱的菸頭

一如,母親急於撲救的嗽咳糖漿

 

父親的對面 和母親隔壁的那個位置,原是

我坐暖的椅墊。 現在,它們充填著我的影子

一如,海線最後一班列車

倒數最後一節的車廂 那個熟悉的座位

 

我們十分專注且細心地將米粒扒進相同喉管

並慢慢咀嚼它所散在舌齒間的味道

 

有種沙沙的感覺在我嘴中跑竄……

 

電視機賀歲的笑語轟轟響著

沙丁魚罐全都將身體拼找回來

在我面前炫耀一種完整的安詳

 

門外忽然傳來一聲巨響,那力竭的嗚咽

──倏地將我爆開

 

 

 2003年全國學生文學獎新詩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