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8 11:33:04慕松

『商旅行腳隨筆462-澳洲烏魯魯國家公園夜宿隨筆』


照片-澳洲烏魯魯國家公園剪影-[網摘]。



 

     『商旅行腳隨筆462-澳洲烏魯魯國家公園夜宿隨筆』

 

  哲人常云:「將一個高傲者置諸海邊,他將知道自己有多麼的渺小。」其實,把一個人送到廣袤的沙漠裏,他的反應也會覺得自己的渺小。澳洲傷友格奇,這傢伙老是給我製造「Surprise!」每回我去澳洲,他都會搞些嚇不死人的玩意兒,非讓我這位樸實的造訪者,弄得尷尬萬分哭笑不得他才稱心如意。這回他們約錫蘭商友伊克奈雅克遨遊澳洲,竟然要求我軋上一角當個陪客。

 

  「人在商場身不由己」,伊克奈雅克又是熟友,只好勉為其難的客串一下下了。雖然說,為朋友兩肋插刀在所不計,但總得問個明白,到底是為何而戰?否則,莫名奇妙的貿然前往,相信會死的很慘的!然而格奇還是老套,故作神秘不告訴我。儘管我用黃牛爽約威脅他,可是他卻輕鬆回到:「As you like!」意思擺明他不吃這套。逼不得已拉下臉彎起腰,改以柔軟態度求他告知。

 

  又是那句老話:「不告訴您,到時候您就會知道的!」。真拿他沒辦法,誰叫我要交到這種損友。沒有任何答案或暗示,我只好按照約定時間,搭機前往澳洲會合。這天我搭著澳航直飛雪梨,並在雪梨的歐林斯飯店下塌,等候著格奇和伊克前來會合。這裏鄰近港區,水手漁夫進進出出,除了少許的喧囂之外,其實還算蠻安靜的。剛剛安頓好行李,格奇與克里斯連袂來訪。

 

  它們各自手提一盒燒烤和沙拉,算是這次合作的前謝禮物。至於後謝,則是一份五千美元的新訂單。「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當我收下他們的前謝之後,那就表示我們已經是共犯團體。為了演得逼真,我準備豁出去了。下午三點鐘左右,伊克也順利的抵達雪梨下塌同家飯店。一宿無話,第二天大早格奇和克里斯開車來接我們。因為旅程顛簸遙遠,所以我們將大件行李寄放櫃檯。

 

  車子駛出雪梨市區,上快速道路直奔中澳。一路上油加利樹連綿成林,在艷陽照射之下,樹巔蔚起藍煙氤氳不散。途程之中,克里斯一語不發。格奇則手扶著方向盤,雙眼緊盯前方的指示牌。其實他是在留神,防備不期然竄出路上之袋鼠。雖然車子前面已裝有結實的防衛檔板,但他不希望,帶人外出撞死袋鼠召來霉頭。行行復行行,烏魯魯國家公園(Uluru-Kata Tjuta National Park)已然在望。

 

  附近的紅土閃耀著亮光,滿眼紅暈讓人感覺恐怖。這裏有「紅色沙漠」之稱,戲局就是設在此處。原來伊克最近標得一樁工程,必須使用大量紅土。格奇在這附近有塊礦地,透過我的引薦認識伊克,終於做成了這筆生意。在這裡格奇已訂好露營宿處,靠近烏魯魯巨石處帳棚處處。來自各地的觀光客,為了接近該石觀察變化,川流不息來往於巨石附近。

 

  格奇介紹說:「這塊巨石會随著光線之不同,顯示出不同的顏色。」時值黃昏落日,巨石一片通紅十分耀眼。可惜我們只停一晚,它有多少變化?我們全都無從欣賞。是晚夜宿於帳棚,大夥席地而坐把酒言歡。伊克與格奇之生意談得很順利,買賣合約也已正式簽訂完成,所以,這頓晚餐他們雙方都吃得舒服極了。我與克里斯兩人是陪客,自然也吃得順嘴。

 

  今晚野餐是由附近一家飯店供應,內容豐富花樣多,甚至還有袋鼠與鴕鳥肉排,還有一道從未吃過的鴕鳥蛋料理。我們大夥邊吃邊聊,既可看到夕陽西下之美景,又可吃到許多野味野味。我們各個心情舒暢無比,說話轟笑聲音傳透空中,引得夜鳥呱呱鳴叫個不停。周遭還有許多野宿帳篷,他們受到我等喧嘩聲音之共鳴,也都不甘寂寞的紛紛出聲應和。

 

  本來寂靜的沙漠宿第,經此一鬧逐漸熱鬧起來。夜色越來越濃,星空燦爛,星兒們盡情的閃爍跳躍。我們四人一字排臥地面,月朗星明蒼穹無雲,澄澈夜空令人遐想無邊。不知何處傳來音樂聲音,熟悉的「田園交響曲」在耳邊斷斷續續。格奇與克里斯兩人已有點酩酊,講起話來打牙結舌。我勸他們早點休息,二人不予理會,反而勾肩搭背晃到別個帳棚搭訕去了。

 

  夜越深沉,沙漠之星辰越是明亮。月兒不甘寂寞,放亮與星兒比拼,但她放盡光芒,仍然掩蓋不了星星的光輝。難得奇景可賞,我與伊克貪婪的享受著月光浴。我們高談闊論著將來,烤龍魚烤袋鼠肉裝滿肚子。佳釀通海,一杯杯的喝個没完沒了。直到月滿星耀裝滿蒼穹,我們仍舊戀棧不願上床。最後進入帳篷躺在行軍床上,聽著、吃著、看著、喝著、不知不覺裏我們都已墜入夢鄉矣! 【完】


又見秋蓮-鳳飛飛
新聞台Blog小天使 2020-02-19 09:48:47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