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X週年慶抽黃金等大獎! 贊助
2019-10-15 11:26:52慕松

『商旅行腳隨筆349-沙漠駝鈴夢』

 
照片-沙漠駝鈴-[網摘]。



       『商旅行腳隨筆349-沙漠駝鈴夢』

 

人生際遇很難說個明白,如夢似真,偏偏又是個虛幻。原以為「沙漠」這兩個字,只能在腦海或書本上去夢想。然而做夢也沒想到,這空幻的夢想藉生意之便,我與它親近了好幾次。初次相遇在澳洲,為了一睹傳說中的艾莉絲泉和艾耶爾大岩石,我坐了七、八小時的車子,橫渡過一片大沙漠到達目的地。跨下吉普車時,我的髖骨麻痺到無法步行。

 

第二次是在非洲的奈及利亞,為抄捷徑去首都阿布扎,結果車子在沙漠中拋錨。司機約翰修了一個多小時無法修復,他叫我們等候他跋涉十里外的加油站求救。又冷又餓風又大,等到救援車帶著師傅到來,我們五人已餓得可以吞下一頭巨牛。要不是有部比利時人的車子經過,好心施捨一條吐司和一大瓶礦泉水給我們,真的就魂斷沙漠找不到命了。

 

第三回是應蒙古朋友黎煥青之邀,特地去戈壁沙漠一遊。黎氏與我在德國柏林電子展場相識,只因我當時請他吃了兩包泡麵,互留下通訊處之後就再也沒連絡過。之後,兩人在澳洲布里斯班世界博覽會上巧遇。我把自己在澳洲沙漠的橫渡經驗告訴他,他淡淡一笑說這有啥了不起。改天你來烏蘭巴德,我請您去大戈壁沙漠見識見識。當時年少氣盛,二話不說便應了他的邀約。

 

兩年後某日,接到了他的電傳催駕,於是趁著到北京之行,繞道至烏蘭巴德與他相會。抵達烏市,讓我驚訝的是這個漠南大城的繁榮。我貪婪的左顧右盼,双眼不停的瀏覽這座城市的人與建築物。吾友的車子是一部俄國製的大頭休旅車,因在印巴及哈薩克等地方看過許多,所以對它的長相我並不覺得礙眼。搭乘休旅車在沙漠中行走,搖搖晃晃還嘎吱嘎吱的發出聲音,這也是一種意外之體悟。

 

  我們的車子跑出了市區之後,車窗外的景緻由綠變褐,空氣中的水分似乎越來越乾燥,鼻端已有著燥悶的感覺。又再前進不久,窗外變得黃沙漫漫塵土飛揚。房屋全無,就連人或駝隊都看不到。偶而路旁有旅人用石塊堆成的敖包堆,它竟讓我們誤以為旅店就快到了似的。行行復行行,耳畔除了風聲車聲和對話聲之外,四周幽靜得讓人心裡起毛。沿途還可見到白森森的獸骨,支離破碎怵目驚心。

 

  是日過得特別快,一轉眼夕陽已逐漸消失於西陲。我們在蒙古包民宿住一晚,次日起個大早,車子加滿油水之後駛出民宿,然後快馬加鞭朝向恐龍故鄉前進。晌午時分抵達「巴顏札格」現場,這裡就是眾所周知恐龍的故鄉。許多恐龍化石與恐龍蛋,就是在這裡出土的。恐龍故鄉政體來說,樣貌十分的純樸,當地並未因人潮之到來而改變。不過吾友告訴我說,此地有許多盜挖恐龍蛋之集團存在。

 

  利之所在,趨之若鶩,世界各地之古蹟,就是因為一個「利」字,所以,盜挖狀況層出不窮。因是之故,盜挖情形在這裡非常嚴重,此乃意料中之事。最近聽說又有大批恐龍骨與恐龍蛋出土,還好被送去東戈壁博物館保存。當地政府已將此地劃為古蹟保護區,盜挖偷竊恐龍骨骸或恐龍蛋者,將會受到嚴厲的懲罰。吾友還對我說:「大戈壁的乾旱舉世聞名,老天下再多的雨水都會被它吸乾。

 

  吾友又說:「大戈壁更像一頭太古的怪獸,人畜進入其中就如食物入腹中,如何失蹤不留任何痕跡。」他又說:「生長在沙漠附近的人,如果沒有駱駝可能無法生存。駱駝是沙漠之舟,它也是商家重要的財產。」一說到駱駝,眼前就如魔術般出現了一隊駱駝。駝鈴叮噹有韻,鈴聲隨風飄送老遠。我問朋友是否聽到陀鈴聲?他說沒聽到,我不信揉眼再看一下,眼前只見一片黃沙滾滾的沙漠罷了。 【完】


西風的話-兒歌合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