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豬吃不吃,你有權選擇 贊助
2018-01-02 11:28:11慕松

緬甸和尚也瘋狂

 










照片-緬甸和尚-[網摘]。



 

          『緬甸和尚也瘋狂』

 

  緬甸僑商黎先生,原是北越河內市人。越共盤據北越之時,腥風血雨的整肅,讓他心生害怕。尤其那些游擊隊員,對商人予取予求的行為,更使商家感到痛苦萬分。於是在北越進攻南越之時,他偷偷罄盡家產,天價賄賂高官,換得一家人平安逃抵緬甸依親。起初,他在仰光擺地攤維生,專賣一些舶來品賺進不少。由於他的電子基礎不錯,很快便在仰光的電子街,盤下一間小店面出售音響器材。

 

  他的貨源來自曼谷,但因曼谷進口商,把價錢釘得死死,無利可圖之下,迫使他與一些攤商,積極的向外尋找貨源。民國8710月,臺北電子展開幕之日,他單槍匹馬來到台灣參觀。在展場與我認識之後,双方之間開始有了生意上來往。當時我並不知道,他是我曼谷買家之下游。之後經曼谷商友之告知,我只好忍痛與緬甸停止生意。

 

  嗣後有家緬甸新客戶與我洽談,同鄉公會開具證明,證實他是當地的殷商,所以我便將商品賣給他。這家商號生意做得不賴,購買力超強。某日,該商家派其代表來台與我洽商,希望取得我商品在泰北、緬、寮與高棉一帶之總代理權。我想那些都是鳥不生蛋之地,有人願意代理自然是樂觀其成,因此我就答應了對方要求。待至簽約日,我才知道,這家商號的總主席董事,竟然是久違的黎先生。

 

  是日,簽約儀式在公司大樓舉行,黎先生本人也親自出席。他在席上告訴我說:因為我方的產品,在其商區內受到肯定。加上他們改用放遠帳方式,硬將數家對手之生意爭取過來。時機已經成熟,他所掌握的商區也夠大,這才向我提出總代理的要求。生意做到這種節骨眼上,跟著台灣又受到不景氣的壓制,我只好順水推舟,將那些地區的代理權簽給他們啦!

 

  簽約之後,雙方生意如魚得水,出貨量越來越大。這年,他私人在緬甸租借場地舉辦展覽,邀約我前去主持開幕儀式,順便與他幾個大咖下游見面。愛屋及烏,當然責無旁貸,遂於公事交咐清楚之後成行。記憶中,當天初抵仰光,便被她的人文風采所吸引,故耳順勢推舟,決定在此逗留兩週觀察商情。緬甸的公務人員很特殊,他們大都穿軍服上班。公車擠得像沙丁魚,一點也不稀奇。

 

  我在路邊攤看到,有些攤子很像台灣的檳榔攤。小販將石灰塗抹在綠葉上,放些像糖一般的東西,然後把葉子捲起來往嘴裡送。樣子古怪稀奇,所以我問阿黎,那是啥麼玩意兒?他笑著說,這就是緬甸的檳榔啦。他說:「葉片內包的是切碎的檳榔丁,配料是來自印度的香料與糖丁。有些撒上芝麻,有些則是撒甘草或肉桂粉末。也有一些攤子別出心裁,加上一些,家中自己爆炒的香料爆米花。」

 

只要不吃出毛病,啥麼花樣都有人搞。此地之檳榔,緬幣一百元就可以買三、五個,無聊男人都喜歡咀嚼它打發時間。黎先生又說:「這玩意兒不只男人愛嚼,就連和尚也愛它。」說著說著,他指著路邊兩個小和尚給我看,他們手抱著托缽,嘴角紅灩灩的咀嚼個不停。黎先生他又說:「和尚在緬甸都受到供養,他們屬於小乘教派,刻苦修行,民間供養被認為理所當然。」

 

果不其然,當我們要走過紅綠燈之時,又見四、五個小和尚口嚼檳榔,他們嚼得嘴角溢紅,過路外客給與拍照或盯瞧,他們都不在乎,頂多別過頭去,依舊若無其事的咀嚼不停。這時候黎先生吩咐他他的司機,要他停車路旁順便買些上車。他們各自塞一顆入口,然後問我要不要試試?我急忙搖手拒絕,口中還對他們說了一句「敬謝不敏」的斯文話咧。  【完】

 

跟往事說乾杯-姜育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