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02 11:45:25(砂子)

三十五年不見了

小人國離我們家只有四十分鐘車程,可是我卻有三十五年不曾來過

七十六年的年底,聯合報我的長官打電話給我,要我接桃園縣的特派員,我心一驚,怎麼會是這樣?直接回問:那我們龍頭呢?
龍頭是我們桃園全體伙伴對當時的特派員吳心白先生的稱呼,長官說:調他回總社
三天後,桃園採訪辦公室忽有安排在小人國聚餐,席間,吳心老宣達了這項人事安排,即刻起由我接任他的職務
他在第二天就回總社去了
我接任才二十天,七十七年元月十三日蔣經國總統去世,桃園面臨極其嚴峻而紛冗的採訪任務,給我這個菜鳥特派員第一埸考驗
小人國那場餐敘之後我一忙就是三十五年沒有再去過
小人國開國初期,國王朱鍾宏和我頗有交情,有一次他安排盛宴款待全國媒體,餐畢我私下正色要求他以後別再上一道上半身還是活生生會瞪眼張嘴下半身炸得酥脆的活魚了,他一楞:這是沒有幾人做得出來的宮廷名菜,宴請國賓才上的呀!
但還是同意把它撤掉,不再出現
這件事我覺得他可以是我深交的朋友
好友竟也是三十五年不見了,我真的是不夠朋友的人

上一篇:畫家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