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3 18:40:50黃裕文

近況

總會像今天這樣

借場地辦研習

鑰匙兩把

進出三次

都先用了錯的

 

這種巧合讓揣想忍不住

倘若某日注定

被運氣拒絕

反向選擇會不會就

盡如所願了

 

例如晚上九點鬧鈴響起

提醒我

該起身補充些運動了

擺爛繼續黏在電腦前微凸的小腹就

甩油了

 

例如更多的樹林被砍伐

種起光電板

更多的濕地被填平

養起光電板

裝矇繼續滑臉書潦草的綠電就

找到對的節奏走上對的路徑了

 

例如深深根植於土地的

人和房子

忽然被發展相中

埋進車水馬龍的冷漠中建設的巨手就

錯過他們了

 

那時種夢在樹下

也把自己種進了

那一季

十七年蟬

等不盡的寂寥

是否一夜間

在轉身離去時

無數小小心願就這裡那裡全爬到樹上羽化了

 

然而總會像今天這樣

社會不停息

從各個角落來

躺成眼前白紙

逼全身僅有的若干字

在上面重新學爬學走

慢慢跑成句

 

終究沒選擇逃離

因為問題其實在於

就像痠痛來襲

使用痠痛噴劑

第一按

總是噴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