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升級 Razer無線雙模滑鼠 贊助
2019-11-02 17:41:33辮子

欸,一起去咖啡店吧


         

  

  
  下課時,我們搭18路公車去離西側門大概五站距離的一家巷子咖啡店,它不顯眼,是之前偶然經過的。今天是第三次。
  
  第一次是學期初的第三週,我們各自點了冰拿鐵和冰美式,不需要拗口的名字,不需要漫長的抉擇,在天氣熱得令人發慌的季節裡,該慌的是那是還未結束的三月,該慌的是未來未能預估的熱度,該慌的不是菜單上的項目,只求誰能快領我們遠離這令人生厭的炙熱。這夏天究竟能有多長…
  
  咖啡店不大,兩張灰色布質小沙發靠近店裡角落,最遠的那面牆上有五六張冷門的電影海報,木椅兩兩一組擺在有細緻白色小紙花裝飾的落地窗旁,有幾張高腳椅面對老闆的工作區,對了,還有一隻淺灰白相間的胖貓,披著不顧一切向外奔馳的毛髮,總是懶洋洋在矮書櫃裡為王。
  
  店外正好面對著社區小公園,安靜明亮,透過幾棵樹可以看見一張長石凳和更遠一點的鞦韆,矮石牆上偶爾坐著幾個路人望向這兒,側面正是更寧靜的小路,車少,散步和騎單車的人們更喜愛的路徑。完美的三角窗地點,不擁擠,帶點暖意。
  
  回到關於氣溫的各種厭煩,那可能是三十分鐘都不夠說的深度,那是讓玻璃杯上的水珠慌亂下墜的躁鬱,再說到環保再說到飲料再說到海洋,再說到那位眼鏡厚到不知道真實面貌,髮線分邊工整的教授,我們都喜歡他發想的題目,可惜他悶在嘴邊的叨絮節奏我們跟不上,尤其下午委靡時段,更是拉長我們與書的距離。
  
  烤土司的香味忽遠忽近,天色也稍微暗了一點,鑲嵌在天花板裡的小燈陸陸續續亮了,望向落地窗,你說咖啡店裡的時鐘是否指向另一個時空(頓時讓我想作詩),而我還沒問到早上想問你的話,包包裡傳來一個聲響,才想起,晚上的英語家教課,你也與室友約了球賽直播與炸雞派對,我們才趕緊結束桌上的咖啡與綿長的對話。
   
  推開門往外走時你回了頭。「下次來這兒吃他們的招牌烤土司吧。」你說。
  
  
  
  
                                           

上一篇:紅豆餅配茶

下一篇:妳襪子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