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外施打疫苗可以理賠嗎? 贊助
2021-07-21 20:21:44晚期風格〈書醫朱尚〉

「流」

開車這件事,無論是在塞車的市中心也好,還是在高速公路上,桂二郎都認為有「流」這個東西,這:個流究竟怎麼生成的他不知道,但是開車不順著這個流就會失去平衡,陷入一種莫名的不安之中.摘自宮本輝《約定之冬》

第六十三天…………兩個多月沒有出門辦事。

午飯後,搭公車去士林區公所打第二劑AZ疫苗。好久沒出門…………從掛勾上拿下掛在衣櫃邊的外出褲.,感覺有點魔幻…………兩個多月前,我把它掛在那裡,時間就停止了,那時候,我也沒想過會是這樣。所以,每個人有兩個世界:一個是外面的世界,一個是裡面的世界。以前很自然地在在兩個世界穿梭,你不覺得有兩個世界…………你所用的東西也分成兩個世界,甚至你所說的話語、考、情緒…………也分為兩個世界。

我想:兩個世界也有它們不同的「流」這個東西。

上一篇:做東西的工作

下一篇:枯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