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師推薦 營養三寶 照顧全家健康 贊助
2021-07-14 21:51:30shuwei

四天,雙寶就誕生了

一切是這麼的不可思議!

才經歷六月的五堂線上課程,用最快速的方法設計好片頭、片尾的動畫,好像才剛喘口氣,6.21創作坊團隊google meet,決定取消暑期班,轉做《詩經》線上課程;6.23秋芳老師寄出《詩經》十講;6.28 再次google meet決定工作責任、進度、時間,為了增加課程的趣味,先是在會議中設計出「桃花寶寶」一角配合依雯老師,在課程中和秋芳老師互動,正當負責「畫」的我還在想桃花長什麼樣子?晚上又接到依雯訊息,要我多設計隻「雎鳩寶寶」,她表示:「以小雞形象變形,和頑皮的桃花寶寶對照,依雯老師就不用出現。」一時之間,好像被催生的媽媽,明明一個寶寶都還沒生,直接被指定:「生雙胞胎更省事!」

生寶寶不是媽媽的責任,但是生出團隊需要的角色模樣,是我的工作。

剛開始想,「小雞變形」小事!先來處理「桃花寶寶」。更是天真地想,幾年前自己都能從文字記錄中把饕餮「變可愛」,這次我也可以用桃花特徵中找出桃花寶寶必須具備的形象。沒想到在神一般的google搜尋中,並沒有如我有願出現我要的桃花特徵,只是滿滿的桃花運、桃花面相、桃花手相……欸欸欸……我是要桃花,但是不是這種桃花啊!

網頁資料找不到我想要的內容,轉而搜尋圖片,謝天謝地讓我找到一張具備桃花「面相」、「手相」,可以開啟我「想法運勢」的「桃花照」。

(網路圖片)

對桃花有了一點認識後,我像個科學家,在實驗室進行基因排列、組合,在紙上畫出一個又一個草圖,隨著各種「怪模怪樣」出現,又想到兩個寶寶是一對,就要讓他們有一對的感覺,如果雎鳩寶寶是鳥兒的模樣,桃花寶寶也必須是花朵的樣子才行。決定好後,下筆,實驗箱打開,桃花寶寶第一版在7.2出場了。

圖在聯盟社團一貼出,秋芳老師回:這是桃子寶寶吧?桃花寶寶應該有一朵花啊,不是嗎?

哎呀,整個都是花瓣呀!

依雯老師走好相處路線:桃花寶寶的眼睛可以大一點嗎?因為是桃花眼啊,哈哈!!桃花寶寶張著水汪汪萌萌的大眼睛像是盼望些什麼,卻常常被秋芳老師敲打頭修理,好反差的療癒畫面啊XD(書瑋別打我,純粹小小建議,哈哈)

依雯老師不明白,眼睛事小,外型才是大事啊!!

第一版審核失敗後,又繼續找資料、畫草圖的迴圈,朋友知道後跟著我一起畫。我一看,快昏倒了,他跟我畫的第一個草圖幾乎一樣!除了錯愕,有更多的不甘心吧!

更讓我畫不下去的是,網路一搜尋,原來長得很像的很多。瞬間,像關在實驗室進行天大、了不起的實驗,打開大門,哇!原來我的實驗就是跟大家一樣啊!然後連實驗室都不想進了。

 (網路圖片)

實驗室關門關到7.6大家拍完線上課程,必須要有圖才能進行後製後重新點燈。而一開始就被我淘汰掉的草圖,卻在「四票對一票」下敗部復活了。

依草圖,我先用電腦「拉」出大概的模樣,先給秋芳老師看。秋芳老師卻覺得應該這樣就能定稿了吧?!這樣?!那票反對票要不要出來說些什麼啊?

雖然依雯老師也說很可愛,很有淘氣感。但是這怎麼看都像是顆假裝自己是花的水洗蛋啊!不,不,不,不行,我自己過不去。

就在過不去時,我轉「實驗」另一個雎鳩寶寶。依找到的資料,雎鳩較可能是現在的水斑鳥,然後利用剛認識不久的「小畫家3D」,組合出雎鳩寶寶第一版。

按例,讓秋芳老師搶先看。

秋芳老師:太隆重了吧!人家是自由的乖寶寶耶!這個看起來很像英國紳士。

接著秋芳老師具體化「修改方向」。先是:臉再瘦一點比較像鳥,胖一點會像企鵝。後是:畫圓圓的比較可愛,不哭鳥就好可愛。

……又要瘦一點,又要圓圓的,是不是因為錄影整天,現在又接近半夜了,所以要求也打結了呢?

瘦的我畫過了,就從圓的再試一次。

結果變成憤怒鳥了。

 

重新修改後,總算有點可愛的樣子了。

果然雎鳩寶寶就如同一開始設定的乖寶寶一樣,馬上定稿了,可以在半夜傳給大家隔天一早開始後製。

……桃花寶寶呢?

一早起來,打開電腦,看著敗部復活的草圖,決定保留可愛的地方,然後加上秋芳老師一開始看到「桃子寶寶」時說的「有一朵花」。

前一晚3D的「水洗蛋」實在太嚇人了,這次我還是回到我比較順手的PowerPoint。這幾次從做動畫、畫小天使表情圖,我開始跟PowerPoint建立起革命感情了。拉出它的幾何圖形開始拼貼,臉,挺可愛;身體,細細長長的創作坊風格;花,有點難度,但是也搞定了。

一如實驗室裡的科學家,研究有什麼新進展,第一時間要報告投資者。圖一完成,我馬上傳給秋芳老師過目。我的目標很簡單,只要比「水洗蛋」順眼、可愛就好,沒想到反應可不只「順眼」而已。秋芳老師直接來電說:「龜毛帥妹的堅持果然是有道理。」一邊興奮一邊要我改瀏海和身體比例,還預約這張「細細長長」的圖要留給她,臉還要變成她的樣子。

「她的三根瀏海代表說好話、負責任、團體感。變成我的樣子以後,妳要幫我想一個,代表『向有光的地方走去』的瀏海。」秋芳老師說。

「向有光的地方走去?」我重複了一下:「那就刺蝟頭吧!夠光了!

喔!當然不行啦!

藉著客製修改,順道練習不熟的小畫家3D

 

至於「頭髮要細一點,尤其尾端要尖,才有瀏海鬚鬚的感覺」恐怕要等「髮型服裝師」朋友上工了。

短短四天,桃花寶寶三度變身。

說好話、負責任後,自然是團體感了。

原本依照雎鳩寶寶的「鳥模鳥樣」(純形容,不是不好聽的話),桃花寶寶也該是「花模花樣」,現在頑皮的桃花寶寶搶先定稿成「人模花樣」,她的同伴再不願意,也只能接受「人模鳥樣」了。因為實驗室負責人,實在不想再桃花下去,再下去恐怕等不到「桃之夭夭」,先「逃之夭夭」了。

循著桃花寶寶的「人模」和身體比例,更重要的是,雎鳩寶寶本身乖巧懂事的原設,新稿一下就出來了。

給兩個寶寶來張合照。

3D

 

2D

 

為了搭配桃花寶寶頭上的花,也試著讓雎鳩寶寶的頭上「有戲」一點,可惜先是太「水泥」,

再來是顯得太幼稚不受青睞,只好讓他繼續「留三撮」加強「護髮」

經過髮型設計師修改後,雙寶照。

為了讓他們兩位可以好好跟著秋芳老師去旅行,還分別幫他們設計了從跳蚤市場買的行李箱,跟桃花口味的白果後背包。

希望他們跟著秋芳老師,自由自在地在《詩經》世界裡遊玩。當然,記得要乖乖喔!!

秋芳 2021-07-16 10:02:11

【忙翻了!也是一種「長假」的幸福】
「人生不如意的時候,是上帝給的長假,這個時候應該好好享受假期。突然有一天假期結束,時來運轉,人生才是真正開始了。」木村拓哉的這段話,讓《長假》的療癒言情,一下子提昇到「生命預言」的高度。
三級警戒,應該也是上帝給的長假吧?全世界的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書寫出屬於自己的故事。
《詩經》十詮十美,是屬於創作坊團隊的「生命預言」。我跑第一棒,交出初稿後,依雯接棒寫劇本、分鏡,注入現代活水;大家約在一起先錄了五集後,毓庭和淑君忙翻了,書瑋的圖繪在熬夜和抽筋中反覆,還不斷自責,是不是自己拖慢了後製速度。
忽然,我變成這個趕路團隊中的「時間閒人」,除了不斷看書瑋的稿負責「吐槽」,接下來的時間,不想讓這個難得的長假空轉,決定回到《山海經》的迻寫。
進行《崑崙傳說》時,我像任性的開明獸,逡巡在幾本很喜歡的《山海經》圖錄裡發想,啊,這隻我很喜歡,喔,那隻應該很有戲……,就這樣,想到哪就寫到哪。時間讓我們長大,蒙昧的九頭獸在三部曲之後成熟為小管家開明,開始「用頭腦過生活」。我也一樣,《玉山傳說》主舞台都發生在〈西山三經〉,」我參考張步天教授的研究,把現代疆域的猜測加進去,畫了示意圖,方便創意著床。一邊畫,一邊聽廠長問:「怎麼不叫書瑋畫ㄌㄟ?」
「你要她抽筋?還是躺平?」哈哈!不要說我,因為不斷產出的動畫太可愛,連廠長也開始向書瑋訂貨了。不好意思相煩,我還是靠自己畫到三更半夜,第二天一早繼續加上樂遊山旁的200里流沙,那是吉羊母神的眼淚啊!想起來,自己還真有勁呢。
邊界和惡地形剛畫好,接到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全民閱讀.終身學習」的邀約,談《崑崙傳說》附學習單。啊,這也太不巧了吧?要怎麼去掉圖上半的疆界邊線和下半的山巒惡地呢?習慣接受「訂貨」和「改製」的書瑋,很快「接單」完工。
這個長假,除了我只學會Google Meet,其他夥伴都在大踏步前行中「斜槓」成原來想像不到的樣子,好厲害啊!

創作坊 2021-07-16 10:01:07

【《詩經》十詮十美:盡力把自認為很重要的事做好!】
創作坊經歷六月的五堂線上課程,相熟的家長說,孩子整天坐在電腦前,線上課,吃零食,不運動,身體日漸橫向發展。
我們不喜歡看見孩子變成這樣,決定取消暑期班。讓孩子們回到純粹喜悅的閱讀,隨著粉專提示寫作;給團隊基本生活保障後,讓大家放輕鬆,就當作一場長假吧!日後回想起來很美。
沒想到,毓庭老師提案做影片,慢慢把創作坊課程數位化。議題從《論語》轉到《詩經》,秋芳老師提出《詩經》十講初稿;依雯老師專案管理;毓庭老師和淑君主任後製;書瑋老師負責所有動畫預定,就這樣,從六月中旬開始旋轉,大家比暑期班更忙碌。
書瑋老師接生雎鳩寶寶和桃花寶寶的過程,就在一天比一天更努力中,確實一天比一天更好。為了配合大家「趕路」,先用最習慣的ppt,直到完工,才開始熟悉繪圖板,那又是另一個「把重要的事做好」的新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