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種後住院 & 喪葬費保險金 贊助
2021-07-10 15:53:36海豚藍

楓落,聽見無聲的語〈四〉

<中文系106教室>

「小語,想不到你會來找我耶!有什麼事嗎?」小侑開心的邊收剛上完的日間部課本,邊對著從教室前門走進來的小語說。

「我有件事想請學姐幫忙!」

「這裡太多人了!可能不方便!」

小侑頓了一下,想著:「該不會小語要跟我告白吧!」

「好啊!不然我們去吃午餐,邊吃邊聊吧!」

「那個...學姐......可以問妳關於可楓學姐的事情嗎?」

正夾著一塊高麗菜要往嘴裡送的小侑,停了下來說:「可楓?」

「嗯,學姐跟可楓學姐認識多久了啊?」

「我跟她是高中同學,同窗三年,又一起考上同大學,還同班,大概快五年了!」

「嗯,那...可楓學姐的...」小語話說到一半,便被小侑給打斷了。

「小語,你是不是喜歡可楓?」

小語沒有否認,輕輕的點了點頭。

小侑嘆了一口氣:「那我知道了!要我怎麼幫你?」

「我...我不知道!」於是,小語便把昨天和可楓的互動一五一十告訴小侑。

「這傢伙看來還是忘不了那件事!」

「那件事?」

「小語,這件事是可楓的秘密,我沒辦法跟你講,抱歉!不過,我會去了解一下可楓的想法,你也不要太擔心!感情急不得的!」

「嗯,我明白了!謝謝小侑學姐,麻煩妳了!」

 

 

<性別社辦>

可楓趁著一二節空堂整理著社辦的宣傳文宣,順便將社辦打掃擦拭過一遍。

「可楓!」小侑背著包包走了進來拍了拍可楓說著。

「我想說你跑哪去了勒!一二節不是空堂,還跑的不見蹤影!」

「你喜歡小語,對吧?」小侑單刀直入的將話題給帶了出來。

可楓沒有回應,只是自顧自的擦著擺在鐵櫃上的獎牌。

「施可楓!你還要折磨自己多久?你怕感情的拖累,難道就真的不會碰上感情了嗎?小語是喜歡你的,我們都很清楚,不是嗎?為什麼你不能坦蕩一點面對?那件事已經過去那麼多年了!你也該放手了吧!」

「你說夠了沒有?」可楓冷冷的說著,接著想往門外走去。

「你又想逃避是不是?」小侑攔住可楓,衝過去抓起了他的衣領。

「那你呢?你喜歡她不是也一樣沒有勇氣表白!」

「誰說我沒有勇氣,我在等待時機,至少我的態度很明顯,我就是想和小語約會,所以我很勇敢的去跟小語邀約!」

「那我祝福你們啊!」

「施可楓!你這王八蛋!小語喜歡的是你,不是我!在我知道小語的心已在你身上時,我就已退出了這場比賽了!你懂不懂啊!」

「那又怎麼樣!」

「施可楓,你...」小侑氣得狠狠揍了可楓的胸膛一拳。剛進門的社員嚇了一跳,趕緊衝過去把小侑給架開。

「小侑,有話好好講就好,不要動手啊!」

可楓仍舊不發一語,拿起包包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社辦。

 

走到了文學院門口的可楓,突然聽見一群人在起鬨著...

原來是一名男大生站在學校頂樓,拿著擴音器在做「愛的大告白」。

可楓沒有興趣跟著眾人瞎起鬨,卻在走進中庭時聽見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韓語潔,我叫邱啟鴻,大三電機系,今年22歲,我很喜歡妳,請妳跟我交往!」

可楓停了下來,又往門口走了回去,卻見眾人將小語不斷往門口推去起鬨。

「答應他!答應他!答應他!」

小語整個不知如何是好,在場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等著她的回答。

小語眼見事情無法收拾,只好開口:「抱歉,我心有所屬,讓大家失望了!」

眾人聽完這句話後,接著一哄而散,留下尷尬的男大生錯愕不已。

小語鬆了一口氣似的,背起包包往校門口走去,這幾天發生的事情,除了心情大受影響之外,更使自己頭昏腦脹,反正三四節沒課,打算搭公車回租屋處休息。

可楓也無心上課,隨後背著包包走出校門,此刻的她需要好好冷靜一下。

 

可楓騎著機車循著往常的路徑,在接近租屋處前幾個巷口的看見小語薄弱的身影。正想騎過去打聲招呼,卻發現一名男子早一步出現,尾隨在小語背後。

可楓擔心小語會出事,趕緊將機車停在路邊停車格,跟了上去。

小語不知後頭有人尾隨,傻傻的轉進了巷子,走過這個小巷,對面便是租屋處的那棟大樓。

那名男子在小語轉進去巷子後加快腳步,快步走到了小語面前,攔下小語。

小語被突如其來的身影,給嚇了一大跳,大聲驚呼。

「不要叫!小語不要叫!小語!」男子一手將小語壓在牆上,一手摀住小語的嘴巴。

小語定睛一看,是剛剛跟自己告白的那個男大生----邱啟鴻。

「你你要做什麼?」

「小語,我真的很喜歡妳!為什麼妳不跟我交往?我不相信妳有喜歡的人,告訴我,我哪裡不好,我可以改,求求妳給我機會,我會好好愛護妳的。」

「你沒有不好!只是我真的有喜歡的人,真的很抱歉!」

「給我機會,讓我愛你,好嗎?」說完,邱啟鴻竟將嘴嘟上,欲強吻小語。

小語拼命掙扎,卻怎麼也無法將魁梧壯碩的邱啟鴻推開。

說時遲那時快,可楓衝了上去,一把拉開邱啟鴻狠狠的往他胸膛揍了一拳。

邱啟鴻整個人跌到了牆邊,可楓立刻將嚇得驚慌失措的小語拉到了自己的身後。

「就算小語沒有喜歡的人,也輪不到你!」

邱啟鴻簡直氣炸了!站了起來,一拳就往可楓的方向打去,可楓閃了過去,邱啟鴻又用右腳想踢可楓的腹部,可楓也順利閃避,緊接著邱啟鴻又一拳往可楓的臉上招呼,可楓來不及閃躲,右臉頰掛彩,嘴角滲出鮮血。

小語大叫,衝過去扶住可楓,大喊:「不要!不要再打了!可楓!可楓你有沒怎樣?」

邱啟鴻根本殺紅了眼!舉起右拳又想往可楓身上招呼

此時,小語扶起可楓的臉,迅速的吻上可楓的唇。眼角的淚再也擱不住掉了下來。

邱啟鴻傻住了,舉起的右手還停在空中

可楓也呆住了,任憑小語的唇在自己的唇上輕輕碰著。

「你放棄吧!我喜歡的是女生!我不可能喜歡你的!」

邱啟鴻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這一幕,緊握著拳頭,征征的望著緊抱著可楓的小語,久久無法動彈,最後,失落的離開巷子

巷子又恢復到往日的平靜,但可楓仍無法從剛剛小語的那一吻回過神。

小語勉強的用著自己的身軀想撐起可楓,可楓淡淡說了句:「小語,我沒有你想的那麼脆弱!」

小語根本不敢抬頭看可楓,只能呆呆愣在原地。

可楓走到一旁將自己和小語的包包拿在手上,說道:「我車子停在路邊停車格,陪我過去牽車,好嗎?」

小語點了點頭,卻仍舊低著頭,沒有往前跟上可楓的腳步。

可楓見小語沒有跟上來,走了回去輕輕牽起小語的手往路口走去。

 

回到租屋處大樓,小語堅持要幫可楓擦藥,於是可楓便讓小語進到自己的房子。

「醫藥箱放在哪裡?」

「在電視櫃子的抽屜裡。」

可楓靜靜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小語用醫療棉花棒沾著藥水,接著往自己的嘴角輕輕的按著、擦著,望著小語的臉,可楓迷惘了。

想起了剛剛那個淺淺的吻,可楓的胸口開始無法自制的跳動,身體也逐漸熱了起來。

在小語放下手中的棉花棒後,可楓輕聲喚了小語一聲。

小語回過頭的那一瞬間,可楓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那股悸動,吻上小語的唇。

輕輕的淡淡的吻著,可楓緩緩地將舌頭伸進小語的口中,柔柔的吸吮着。直到小語的呼吸急促,無法喘過氣來,可楓貪戀的汲取著屬於小語的氣息。宛若等這一刻,已等候千年。

小語的呼吸因這個吻顯得錯亂,可楓眼神迷濛帶著一絲慾望,望著小語。

「我不能夠給妳百分百的保證,在我的過去,我曾經用我的生命保護過一個女人,但最後,她還是離我而去。所以,我害怕感情上的彼此牽累,害怕又會再一次付出所有,最後還是失去所有。我承認小侑說的對,我確實喜歡妳,喜歡到連我自己都不自覺,但我卻無法真實的去面對自己。即使是我一直以來渴望的簡單生活,我也只敢一人,只敢在那藍圖放自己一人。這樣的我,妳還要嗎?」

「要!我要!我要可楓!我不管妳的過去如何,我只知道現在在妳眼前的是我,所以妳只要看著我就夠了!未來的藍圖不會只有妳一人,因為我會陪妳走到那裏,只要妳願意相信我,相信妳自己,我們都可以辦到的!」

「小語...」小語的堅定,遠比可楓想的還要來的堅決。

解開了彼此心中最忐忑的那一層疑問,兩人緊緊抱著彼此,相偎入眠,直到天色漸漸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