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5-11 09:00:00純純男子漢

【文字跑】03. 共夢系統連線中-上(with路痕)

 

在妖異藍瞳的注視下,時間彷如靜止

「果然是你。爆米花叔叔,這是你的副業嗎?」冰冷的嗓音透露出大難臨頭的訊息。

 

男子的興奮像是洩了氣的皮球消逝無蹤,一陣哆嗦,將不知壓抑多久的獸慾,一股腦兒地在女孩雪白平坦的肚腹間射出一片狼藉

女孩笑了:「這下你想賴也賴不掉了」用手指了指那片斑駁,接著說:「這兒,剛查扣了一大坨的『證物』哦男子目露凶光、動了殺機,隨即起身握起摺疊刀向她刺去

女孩翻身而起敏捷俐落,竟徒手奪刀,左手抓住刀刃猛拽,力道大的不可思議,雖然刀子被搶走,但也在那白嫩的手掌上劃出一道深紅的口子,鮮血頓時湧出,在漏水的地面上滴滴答答……

 

「這下真的『漏水』了耶~怎麼辦?有沒有止水帶?」

……

「因為你是第一個想和我交配的雄性,所以給你看樣好東西。」女孩將冒血的手掌伸到歹徒面前:「五、四、三、二、一。」

隨著倒數結束,溼手巾擦一擦,又變回纖纖素手,連條疤痕都沒留下。

「你什麼都不是。別想在這世界上留下任何標記。」

 

男子雙腿一軟、往後便倒,取而代之的,是難以名狀的恐慌──那原本是要送給不公社會的贈禮,現在全數回饋到自己身上。

趕緊轉身朝門爬去,卻哪裡來得及?

所幸男子仍保有一絲急智:「都已經開始倒數計時了,我不信你會拆炸彈,你要是敢動我,大家就一起……啊~~」

「這是我的。」

方棠君」在摀住那張臭嘴的同時,用力朝他生殖器狠力一踩,男子登時痛倒在地。

她想起先前在腦中閃現的畫面:小時候的溪邊、追逐蜻蜓、天黑迷路了很害怕、貌似忠厚的陌生伯伯、雜亂的甘蔗田、衣服破了、下面好痛……

「這是幫蠢妞討的,她不喜歡,我也不喜歡。」

雖然沒有必要,但往他腰眼再送兩腳,兩聲悶哼傳來。

 

               

 

08:13

08:12

……

……

方棠君」看向數字不斷減少的土製炸彈,彷彿欣賞博物館裡的藝術品,這落後的裝置有種古典的美感。

「有了,就這個。」

根據「二十世紀爆破性儀控裝置拆設要領(3)」的指引,「方棠君」花了二十九秒將之拆除後,放回水電工的工具箱。

 

「任務成功。輕輕鬆鬆,總算沒有白來。」

方棠君」看著工具箱裡的炸彈,然後目光緩緩移向另一半空空如也的空間,心底陡然升起不祥之感,趕緊把所有的細節在腦中回放一遍──

 

「都已經開始倒數計時了,我不信你會拆炸彈,你要是敢動我,大家就一起……

「都已經開始倒數計時了,我不信你會拆炸彈……

「都已經開始倒數計時了……

「『都』!?」

 

不妙!事件還沒結束。炸彈至少有兩顆,另一顆還在戲院的某處繼續倒數著……

 

06:37

06:36

……

……

方棠君」後悔剛才下手太重,那傢伙已昏死過去,讓他恢復意識再逼供絕對來不及。

特別強化的思維邏輯開始飛快運轉,以各面向的細節分析不尋常之處;最後,閃現在腦海中的,是一塊寫著「超重量巨無霸爆米花」的醒目看板。

爆米花為什麼是爆米花?

「對~難怪我聞不到!」

 

03:50

03:49

……

……

已經想通關鍵的「方棠君」迅速跑回影廳,廳內充斥著爆米花的香味,她邊四處移動、邊將感知力全部集中到嗅覺;單號區偵查完畢,沒有發現。

 

01:55

01:54

……

……

再來是雙號區。畢竟是巨無霸桶裝,絕大多數人根本沒吃多少,除了一個人以外──坐自己左邊的那位肥宅,在和蠢妞兩人不知節制的通力合作下,竟然嗑了大半桶,好讓方棠君」及時聞到邪惡的氣味,趕在肥宅抓起爆米花炸彈大呼小叫前,將整桶搶了過去。

 

00:23

00:22

……

……

一回生、二回熟,在夜視能力的輔助下,及時在爆炸前的最後兩秒解除危機。

 

「呼~好險唷差點死在古代。」

方棠君癱坐在走道上,此時才發現全身上下幾乎被冷汗浸溼。

 

               

 

「原來大哥跟三弟有龍陽之癖啊!」

 

觀眾席傳來一陣大笑,方棠君」也放聲笑了出來。

瞥眼見那肥宅不但沒笑,只顧盯著自己猛吞口水,正藉著螢幕微光,從岔開的裙擺和深邃的領口裡飽餐秀色,喃喃地道:「沒關係,你慢慢吃沒關係,全部給你也沒關係……

方棠君」此刻心情絕佳,乾脆坐到他旁邊,對著他回眸一笑。

 

那位仁兄的臉頓時比螢幕上的「二弟」還紅,方棠君」伸出雙手捧著他的臉,將自己的嘴唇慢慢靠近……他的耳邊,輕輕地說:「謝謝你對人類文明的貢獻。」然後在他頸動脈上的一處穴位稍稍按壓,讓拯救世界的英雄得以暫時遁入自我幻想的無邊春夢。

 

接下來的事,簡單多了。

先回到洗手間,將兩枚炸彈藏在歹徒預先物色好的位置,以便日後取走,然後跟班長打小報告,哭訴歹徒性侵未遂的過程;就在曾淑娜大驚小怪之下報警,估計警察逮人時那傢伙還醒不來呢!至於筆錄,已經變回乖乖牌的方同學因驚嚇過度而答非所問,只好請社工師定期給予關懷輔導。

 

隔天一早,方棠君在餐桌上看到一個蛋糕,盒裡附著「17」的蠟燭,和一張卡片──

 

生日快樂。那液體味道不錯,下次記得配點花生米。

 

沒有署名,但方方正正、像是電腦打字時的新細明體,則有如用「知名不具」落款一般。

方棠君的嘴角向上拉出一抹十七歲女孩該有的微笑

 

               

 

維度:四維。

時空序列:母星,亞洲,臺灣,臺南公元1998

任務屬性:阻止。

執行結果:成功。

 

……

……

以下是來自倫特比翁級巡航艦「維吉爾號」第十三任艦長的訊息──

 

當你讀取這則訊息時,就代表你已為人類的發展多創造了一個嶄新的可能,我代替全體人類由衷地感謝你

我的生命此時或許早已消逝在宇宙洪流中,而化為你記憶庫裡的一則影像,但在聽取你的抉擇前,我必須慎重地再次重申我個人的立場──

我並不認為超夢者僅僅只是執行任務的工具或容器浩瀚的星河裡,人類太渺小了,如果在救亡圖存的最後關頭,思想卻依舊受限於地球重力的束縛,那將是多麼地悲哀

400多年的航程裡,議會對於「類人有機體」和人類共存時,是否應賦與相同人格權有過無數次爭論,直到AI取得多數席次後,才將變通機制寫入庫柏手冊中

在遲暮之年錄製這些話語,感觸特別的深;然而,儘管違背我個人意願,但基於艦長的職責,仍必須服從議會決議。此刻我不得不用更沉痛的心情告訴你一個事實,超夢者強大的能力是為了順利執行任務,但在任務完成後,這個新的物種(我稱之為物種)對已演化數千年而停滯不前的人類而言,卻充滿了不確定性,若持續共存並任其作為,可能會對人類發展製造更多的歧異點。

所以,已完成任務的你,必須在如下兩個選項中做抉擇:

 

A)  載體消滅。將由超夢者0號安排,意識體將以思想束形式回收至母艦後,汰除雜質,等待下一個任務。此為預設選項。

 

B)  意識體消滅。同樣由超夢者0號安排,載體可能以無意識或破碎意識的狀態度過其自然壽命。

 

或許你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與載體間已有一定程度的情感連結,因此這將是一個痛苦的決定,但你的邏輯想必明白此事的嚴重性;超夢者所有的參數中,只有」是無法被設定的,在最後的抉擇中,或許你能對這個人類千百年來始終無法參透的力量有所體悟,愛是一個倏忽來去的意志,儘管有時過於粗暴而原始,但我認為對於類人有機體的自我探索來說,並不是壞事。

 

孩子,我愛你,請以我們為鑑,你們才是人類的未來與救贖。

 

齊格飛.馮.凱因嘉德納

 

               

 

共夢系統連線中……

 

保留意識體?保留載體?

答覆期限為三單位地球日

逾期將強制執行預設選項

 

共夢系統已離線……

 

 

to be continued…

 

 

---------- 分 隔 線 ----------

 

作者碎碎念:現在的台長都那麼」嗎?招數變幻莫測,真的不好接……自己真是太自不量力了,看來要擺脫路痕不是那麼簡單,得想辦法再把故事拗回來才行~

里程數累計:13,593

 

秋天 2024-05-13 00:43:08

哈哈 ... 凡是殺不死你的,必將使你更強大

說實話,我倒是非常佩服你這次的自我挑戰
而且覺得,也因此看到你創作的另一個面向耶
(之前《我終於當了一回衛斯理》就讓人眼睛一亮)

版主回應
總該走出舒適圈體會一下刺骨寒風嘛
咻咻咻~~~
2024-05-13 23:49:18
其石山人 2024-05-11 22:51:38

深深向你們拜服,會寫小説果然厲害,妙筆生花,信手捻來。

版主回應
好說......這一系列不叫好也不叫座
(快放棄了)
純粹是挑戰自己
簡直自討苦吃嘛~~
2024-05-12 00:26:11
路痕 2024-05-11 10:38:48

哈哈哈,你可以的。
單單看你工科的專業能力,再加上限制級的性和暴力還有幽默的文筆,就令人期待這場好戲...
這篇我看了兩遍,因為沒有前情提要,只好再翻回去上一集重看。.
不過似乎還沒寫到我提示的劇情,好戲可不能寫得太短,休想這樣就交代了事,哈哈哈。
我得去買一桶爆米花再泡壺茶,慢慢欣賞...

版主回應
很難耶~~
她的金髮還沒變白髮前
我的黑髮都變白好幾根啦.....
2024-05-12 0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