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強度照度計 贊助
2021-08-26 23:14:52涼風徹

【沒有選擇的選擇】

(圖說:愛琴海的落日)

〔1〕

大部份的時候,我們相信自己有選擇的權利,但實際上,並沒有。

又或者,我們可以做的選擇,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多。

然而,沒有選擇的選擇,經常也是選擇之一。

〔2〕

無所事事的某天下午,忽然想起某件往事。

說「忽然」,其實並不確切。

人不會沒緣由地想起某些事,一定存在著某種火花(不管當事人有沒意識到),點燃腦中迴路的引線,跟著一點一點地循著路線前進,最後「啪」地一聲引爆某個記憶的爆竹。

那麼,想起這件事的火花是什麼呢?他問自己。

阿!也許就是偶然映入眼裡的「喜年來」蛋捲禮盒吧!

那種二十公分見方大小,正上方有圓形開蓋,紅色的盒身上印刷著蛋捲圖片的老式鐵盒。

〔3〕

他跟著其他頂著平頭的年輕人一起站在洗手槽邊,仔細用肥皂清洗雙手。

會這麼煞有介事,倒不是因為要預防什麼傳染疾病,在那個連流感疫苗都還沒問世的久遠美好年代,沒有這麼麻煩的病毒,單純是因為等一下他要去抽籤。

那一年,他大學剛畢業,跟同學朋友醉生夢死地喝了幾天酒後,他就拿著畢業證書跑去戶政事務所兵役科對承辦人員說:「我想去當兵,越快越好。」

這倒不是因為他有多高尚的愛國情操,只是把逃不掉的兵役當成入監服刑的他,想快快服完刑期,得到真正自由之身。

於是,相隔不到10天,他就剃了光頭,展開為期一年十個月的軍旅生涯。

入伍之後,沒幾天,他就被告知自己被選入「某單位」。

倒不是因為他的身心靈有任何過人之處,只是因為那一梯次跟他相同科系的大學畢業生很少,而他唸的科系剛好符合軍方的需求而已。

那也不是一個多可怕的單位,當然也絕不是個爽缺。

對他來說,最在意的,也許是失去了選擇的機會。

「請問,我還有機會抽單位嗎?」雖然知道可能性很低,但他還是詢問了負責分發業務的班長。

「當然啊!我們保障每一個士兵抽籤的權利。」班長理所當然地說。

於是,他向同梯詢問了所有關於抽好籤的秘訣,並認真地照做了一遍。

〔4〕

看著排在前面的同梯們一個個抽完了籤,有人一聽到結果就放聲歡呼,當然也有立馬唉聲嘆氣的。

終於輪到他了,他口中念念有詞地,把同梯告訴他的抽好籤的咒語唸了一遍,正準備用洗得香噴噴的手去抽籤的瞬間,長官把原來的大籤筒移到一旁,拿起另一個紅色的喜年來蛋捲筒看著他,彷彿說著:來!抽啊!

他別無選擇地,伸手進去抽了一張,果不其然就是那個「某單位」。

如你所料,那蛋捲盒裡的每一支籤都是「某單位」。

班長(甚至整個國家)並沒騙他,他們保障了他抽籤的權利,只是能抽到什麼籤,他們早就決定好。

那天之後,他對這個世界,又多了一層認識。

〔5〕

你現在最想去哪個國家旅行?偶然,看到臉書的某調查。

嗯。我想去希臘看夕陽。很想這麼回答。

但這個選擇真的存在嗎?

認真思考現實的種種狀況後,只能從搖搖頭,硬碟中找出以前拍的照片過過乾癮。

【徹的話】

犯失語症般地,很久沒寫東西。。。。忽然想寫點什麼。。。歡迎看看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