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100!日本新益生菌,給你好精神 贊助
2018-06-10 11:33:32C. Wah

(166) 對倒的年華

對倒的年華 - 簡介劉以鬯先生的對倒

 

二十年來塵滿面,如今始得碧紗籠。

 

首先,讓我們看一看劉以鬯先生的對倒,從出世到出書的點滴歷程吧!

 

1972 年,原創為一較短的長篇小說,在星島晚報的星晚版連載。

1975 年,劉氏將其改寫為短篇小說,刊於四季雜誌的第二期。

1975 年,被本橋春光教授譯成日文,收錄在現代中國短篇小說選

1975 年,被中文大學的李文靜譯成英文,刊於中大出版的譯叢

1992 年,北京中國文聯出版公司,出版單行本。

1998 年,被收錄在福建海峽文藝出版社的世界短篇小說精品文庫之中國卷。

2000 年,被收錄在新加坡西北大學出版社的二十世紀中國短篇小說精選之第一冊。

2000 年,收錄在上海大學出版社的二十世紀中國短篇小說選集之第四卷。

2000 年,獲益出版事業有限公司,在香港出版兼發行。

 

對倒是劉以鬯先生於七十年代發表的一篇「小說」,但卻要待至二千年,才有機會獨立成書在香港發行。對倒的主題是時間的交錯,篇中透過一男一女,於七十年代的某一天,在香港旺角的街上閒逛時,各自對身邊事物的不同看法,從而勾勒出當時的社會一隅及一對背景迥異的人的內心世界。

 

我佩服劉以鬯先生,他在三十年前,已創作出這篇經得起時間考驗的作品。我第一次看對倒,是一九八九年的十二月,看的是短篇版本,那年,我購了天地圖書出版的《小說家族》,內裏輯錄了十一篇作品,全是香港電台電視部曾改編而拍成劇集的香港文學作品。當中有李碧華的男燒衣,西西的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鍾曉陽的翠袖等等,劉以鬯的對倒,便是其中一篇。最近,看導演王家衛的電影《花樣年華》,完場時,片末打出字幕,特別鳴謝劉以鬯先生,這觸使我重看對倒這篇小說。

 

對倒的突破,是小說裏居然沒有小說的兩大元素 :故事情節,但文字的暗示,卻留給讀者無窮空間。全篇小說,簡單而有內涵,處處出現一正一反的對倒,男與女,老與少,新與舊,上海與香港,港島與九龍,回憶與憧憬,平淡與刺激 而結構及技巧上,則用對比的雙線平行敘事法,利用人物心裏的獨白,腦海的幻想及其意識的隨意流動,寫出一對南轅北轍的人,對週遭事物的不同感受。年老的,每每想當年、思往事,而年少的則幻想將來、憧憬明天!

 

香港出版的《對倒》一書,由獲益出版事業有限公司於二千年十二月在香港初版,收在獲益文叢,並曾於二零零壹年三月再版。全書共335頁,四十頁的短篇及百多頁的長篇小說原本,皆有收錄,除了有兩篇序言外,更結集了各地學者及作家對劉氏的評論文字,載於五輯附錄中。其內容分別為 :

 

(1) 中德文學交流研討會,有關文學與電影的撮述。

(2) 香港電台小說家族的有關訪問,包括策劃人黃志對劉氏的印象。

(3) 董啟章以鏡子的倒影,而模擬對倒的一篇小說。

(4) 二十篇對劉以鬯作品的評論,當中有白舒榮以夢為題而析劉氏的長篇對倒,又有羅貴祥以心理學角度而評劉氏的對倒。

(5) 電影導演王家衛的對倒寫真集前言

 

劉以鬯的對倒,是寫七十年代的事,王家衛的電影花樣年華,是述六十年代的事,港台張少馨改編的電視劇《對倒》,是講八十年代的事。俯仰間,三十年已過,一切景物就像鏡子裏蒙上灰塵的影像,依稀泯沒。劉以鬯說 :「淳于白懷念的那個時代已過去,屬於那個年代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但回憶卻隨著年代的久遠而越加深刻,當日的淳于白苦苦追憶舊日的上海,今日,成長於七十年代的亞杏,或許,同樣是苦苦懷念昔日的香港吧! 雖云物換星移,情隨境遷,但對倒的年華,人性及社會的變化,仍依舊無限地延伸至今日這個千禧年代!

(後記 : 香港文壇教父劉以鬯先生於6月8日逝世享年99,上傳此文聊以悼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