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1 22:00:00泊樓

【重拾詩,新拾詩】

《重拾詩,新拾詩》
在當代社會,主流價值觀是資本至上,一切行事作風都是重視便利迅速,所有故事的欣賞都重視聲光刺激。即使有美學體驗,也都走出想像的世界,直接促成感官上的愉悅。 在這樣的社會,沉澱與靜諡,難得且稀有。如同繁忙的市中心還能擠出來的綠色公園,居然能拒絕炒地皮賺暴利的誘惑,入園者渾然不知「忙」為何物,實在不似人間。 能寫詩讀詩的人,無論怎樣的身份,都是小小的奢侈。 敢於支付時間、心力於此種奢侈,人的生活感受變得更細緻,於是更有能力去欣賞美。此謂「美感」。 未開發文字的美感前,人通常是遲鈍的。寫詩能讓人變得不同。寫久了,雙眼看出去,畫面顯得更活靈活現。 然而,若是很久沒寫,休眠狀態的詩人,很可能就像近視卻不戴眼鏡一般,美感逐漸鈍化。如同生鏽的刀,感受力方面,有些不夠犀利。 也許這種利度可以重新磨回來。如同任何久未練習的技能。 只是,利度回來後,感受到的滋味,依舊相同嗎? 不!總會有些許不同。 如同整容無法讓人真正變年輕那樣,有些感覺,會隨著時間逐漸成長、成熟、轉變。這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並不是回歸當初接觸的相同環境條件,就能恢復當初的感覺。 不只如此。你是否還是當年的那個你?你的身體上每一個細胞,已經全都不是當年那個你的身體細胞。你的長相、造型、體力、個性,也都和當年的那個你有或多或少的差異。既然如此,今日你的創作,又豈能同於昔時汝之吟哦? 青年的味覺,不會完全同於少年的口感。老年的夢想,也不會完全同於中年的渴望。男人的浪漫情操,不會完全同於女人的浪漫情懷。教授的理智思維,也不會完全同於學生的理解思考。 象徵的符號,放在此人的頭腦中,可能解讀出與彼人完全不同的意涵。節奏強烈的韻腳,在今日之你讀來,也和昔時之汝有不同領會意趣。 是的,回不去了! 然而,明天也許會更好! 年復一年的元旦,帶給人們的最大啟示,就是:每天都有新的太陽升起,也都有新鮮空氣要呼吸;每年也都有寒冬退去,春暖花開的溫煦。